王传利:观察世界复杂现象的指导性线索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3 次 更新时间:2018-12-17 14:08:22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阶级分析方法   资本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王传利  

  

   〔摘要〕和平与发展成为当今时代的主题,但没有改变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根本性质和总主题。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并没有过时,依然是观察世界复杂现象的指导性线索。如果离开了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人们无法把握包含全球两大矛盾即南北矛盾和东西矛盾的变化及其规律,无法说明当今世界存在的阶级现象。苏共自我放弃马克思主义阶级观点和阶级立场,导致亡党亡国的悲剧。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观察世界复杂现象,与“以阶级斗争为纲”有严格的区别,要求人们既要研究分析人类社会的阶级历史,也要研究当今世界出现的新情况新特点。

  

   〔关键词〕阶级分析方法;阶级观点;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基金项目〕2017年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与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建设工程重大项目“新形势下加强对‘一把手’教育、管理、监督的途径和方法研究”(2017YZD06)

  

   〔作者简介〕王传利,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100084。

  

   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不仅在《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和《反杜林论》等著作中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学说,而且在《资本论》等经典著作中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阶级对立的根源和条件,更是进一步在一系列历史著作如《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法兰西内战》《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中,为后人提供了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研究历史、分析每个阶级以至一个阶级内部各个集团或阶层所处地位及其斗争的光辉而深刻的范例。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宝库中的毋容置疑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列宁在介绍马克思学说的内容和特点时指出:“某一社会中一些成员的意向同另一些成员的意向相抵触;社会生活充满着矛盾;我们在历史上看到各民族之间,各社会之间,以及各民族、各社会内部的斗争,还看到革命和反动、和平和战争、停滞和迅速发展或衰落等不同时期的更迭——这些都是人所共知的事实。马克思主义提供了一条指导性的线索,使我们能在这种看来扑朔迷离、一团混乱的状态中发现规律性。这条线索就是阶级斗争的理论。”〔1〕

  

   今天,距马克思所处的年代已过去百余年了,时代面貌发生了许多变化,那么,马克思主义给我们观察世界的这条指导性线索是否依然具有科学指导意义呢?在有些人看来,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的主题,世界范围的阶级斗争也随着冷战的结束而远离人寰。我们已经万分幸福地步入了一个没有阶级差异、没有阶级斗争的桃源仙境,阶级斗争理论这条指导性线索理所当然地被淡化,被遗忘,被摈弃。然而,这不符合当今世界的现实。观察当今世界,依然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

  

   一

  

   观察当今世界,之所以依然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首先是因为在现今世界上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根本性质不同的社会制度、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种根本利益对立的阶级之间的较量远未结束。和平与发展成为当今时代的主题,但没有改变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根本性质和时代总主题。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在所谓 “亲切友好”气氛中频繁发生的文化交流和贸易活动,并不意味着人类已经进入了太平盛世、大同世界。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法并没有过时,依然是观察世界复杂政治经济意识形态现象的一把放大镜。

  

   随着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和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科学社会主义在列宁和斯大林领导的俄国无产阶级手中由科学的理论和崇高的理想变成活生生的现实,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局面被打破,人类历史进入复杂的、多变的、严酷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根本性质不同的制度之间并存、竞争的时代。一个是只有压迫其他国家吞噬国际剩余价值,才能获得滋养自身繁荣与发达;一个是只有摆脱被压迫被剥夺的命运,才能获得新生。一个是只有掠夺世界人民的劳动成果,才能成为列强;一个是只有保卫自己的劳动成果,人民才能过上幸福生活。两种制度,两种阶级之间的冲突,成为不可回避的矛盾。

  

   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百年来,同居于一个星球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根本性质不同的社会制度之间、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种根本利益冲突的势力之间,发生了多少革命与反革命、颠覆与反颠覆、侵略与反侵略、围剿与反围剿的较量和冲突!社会主义制度的诞生、成长、壮大,不是在和平的温室中培育出来的,而是经历了用革命武装抵抗反革命武力威胁和干涉的血与火考验。1871年,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成立,立即遭到惊恐万分的国际反动派的联合绞杀。1917年,列宁胜利地领导了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但国际帝国主义马上商定采取一切措施,以制止“恐怖”的布尔什维主义蔓延。若干主要帝国主义国家纠集了几十万、上百万军队,发动大规模的联合进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帝国主义先后在新中国南北两个邻国燃起战火,中国人民不得不进行抗美援朝、援越抗法和抗美援越战争。年轻的远未成熟的社会主义制度处于发达的、占据经济科技优势地位的资本主义体系的包围高压下求生存求发展,尽管久经磨难,遭遇无数曲折,但并没有被消灭,反而愈发显示进步性和富有生命力。在武装进攻、政治孤立、经济封锁等等遏制、扼杀社会主义制度的手段相继失败后,帝国主义国家实施“超越遏制”以“接触促演变”的战略,使得当代世界范围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阶级斗争局势更加复杂和微妙。

  

   万变不离其宗。在当今世界,国际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以千百倍的疯狂,联合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的反动势力,消灭社会主义的意图没有变;现实的社会主义国家将长期处于强大的凶恶的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的敌视、压制、演变之中的格局没有变。战争的暴风雨催生了社会主义国家,和平的细雨春风可能消融掉和平建设者的坚强意志。战争是对社会主义的生死考验,和平也是对社会主义的严峻考验。帝国主义对社会主义发动的战争可以威胁社会主义政权,帝国主义对社会主义的和平演变也可以使社会主义运动遭受严重挫折,社会主义建设成果付诸东流,甚至颠覆社会主义政权。诱导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的甜言蜜语,不是为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强盛和人民的幸福,而恰恰是为了诱导这些国家的毁灭。借助社会主义改革搞活的政策,西方反共势力对社会主义国家从事颠覆活动再度升级,在中国的“八九”风波和苏东剧变中的,造谣生事,推波助澜,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程度。即便是对那些已经由社会主义演变为非社会主义的国家,西方势力依然不放心,继续在那些国家搞什么“颜色革命”,继续围堵反西方的力量。在他们看来,这些原对手国家仅仅改变社会主义走向、取消马克思主义、放弃无产阶级专政、共产党下台,这还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折断这些国家发展的脊梁,完全纳入到西方发展需要的轨道,完全屈从于依附于西方,严防这些国家东山再起而成为新的对手。这才是近年来美国纠集欧洲列强国家围堵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北约东扩,产生乌克兰问题、叙利亚问题的本质根源。即便中东中亚地区的问题解决了,西方还会制造出针对社会主义国家或者原社会主义国家的其他国际热点问题。一旦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人们能够看清国际社会发生的这些政治事件的实质吗?

  

   环顾今日全球,日益密切的经济联系,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正在为各国经济的发展提供历史机遇。当代中国,几乎没有人反对开放政策。中国人民已经形成这样的共识:当今的世界是开放的世界,孤立起来闭关自守是不可能的。中国加快发展,要注意学习世界各国的先进经验。如果有争论的话,也仅仅表现在怎样开放的问题上,而不是发生在要不要开放的问题上。对外开放不是免费的午餐。从理论上说,落后的社会主义中国追赶世界先进国家,具有后发优势,也就是直接吸收先进国家已经发展出来的高科技成果,迅速地实现现代化。但是,现实并非如此。对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来说,绝对不愿意在瓦解苏联之后,再培养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对手,不管这个对手叫中国,还是叫俄罗斯,或者什么“金砖”国家。尽管对社会主义国家技术封锁的“巴黎统筹组织”已取消了,但是,西方一些反华势力出于围攻社会主义中国的战略考虑,严防新技术流入社会主义中国,实质上的禁运、限制和歧视从来没有停止过,比如2018年美国政府对中兴关键技术的“封杀”。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显示出无比强大的优越性,中国社会全面而快速进步,越来越接近民族复兴的目标,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使得不断衰败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相形见绌,引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如鲠在喉、如坐针毡般的强烈排异性反应。2017年新一届美国政府上任以来,固执地坚持“美国优先”原则,实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和经济霸权主义,利用不断加征关税等极限手段进行经济恫吓,而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则是人们认识和理解中美贸易冲突内在实质的钥匙。

  

   冷战结束多年了,但这个世界并不太平。苏联解体后,西方敌对势力用各种方式和手段对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实行“西化”“分化”的战略,企图颠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最终纳入国际垄断资本的统治,纳入资本主义的轨道,变成资本主义的附庸国。这些年来,不断借助人权、民主、民族、宗教问题和台湾问题等发难于我国。我国发生的数起暴恐事件中,不断闪烁西方反华反共势力的鬼怪魅影。难道这不是国际阶级斗争在我国的表现吗?正如恩格斯所言:“一切历史上的斗争,无论是在政治、宗教、哲学的领域中进行的,还是在其他意识形态领域中进行的,实际上只是或多或少明显地表现了各社会阶级的斗争。”〔2〕我们在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等方面都与西方国家完全不同,这就决定了我们同西方国家的较量和斗争是不可调和的,因而必然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时甚至是十分尖锐的。西方国家不论是从战略格局上来说,还是从意识形态上来说,都绝不会希望看到像我们这样的一个社会主义大国顺利实现和平与发展的。而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搞垮我们的领导、颠覆我们的社会制度。我国有十三亿多人口,南北东西政治经济文化基础差别很大,与西方政治发展渊源存在巨大差异,强力推行西方那一套三权分立、多党制,肯定水土不服,天下大乱。如何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占据世界主导地位的情况下,在与资本主义打交道过程中,既坚定不移地实行改革开放,吸收外国的管理经验、科学技术和资金,又要防止西方敌对势力的侵袭,坚决抵制和粉碎西方敌对势力搞渗透、颠覆、和平演变的政治图谋,保持社会主义的巩固和发展,的确是高难度的决定社会主义命运攸关的历史性战略性课题。如果放弃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把一场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生死存亡的阶级斗争看成是由于互不了解而造成的一些误会,就等于自己解除思想武装,实际上是取消了回击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进攻的自卫权,取消了中国人民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选择权,取消了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发展权。

  

最大危险在于意识不到的危险。毋庸置疑,我们是进入了和平发展的时代,但和平并不等于安全,没有战争的状态是和平,没有受到威胁的状态才是安全。在你死我活的战争状态中,社会主义者往往比较容易感到帝国主义的威胁,而在将改革开放定为国策的社会主义和平建设时代,人们往往不容易觉察到每时每刻的来自帝国主义的和平演变和颠覆活动,而真正的危险性也在这里。西方敌对势力教导我国国内的一批应声虫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阶级分析方法   资本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02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