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修泽:从海南“冬交会”看到了全国什么? —— 一场“送上门”的调研所见所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50 次 更新时间:2023-12-22 00:36

进入专题: 冬交会  

常修泽 (进入专栏)  

「编者按」这是一篇仔细观察社会“见微知著”的微信报告,通篇图文并茂,引人入胜,值得一看。第26届中国(海南)国际热带农产品冬季交易会(以下简称“冬交会”)于2023年12月14日-17日在海口举行。国内诸多省区和部分国际企业参会。官方数据显示,期间现场订单交易总额59.74亿元,现场交易额3853.78万元,签约项目13个,签约金额7.58亿元。截至17日14点,现场人流量约14.89万人次。正在海口著书的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常修泽先生,把此看作“一次送上门的现场调研”,遂于开幕式当天详细调查了7个多小时。他以一位经济学家特有的眼光,看到了其中蕴含的一些情况,并有感悟,撰写并及时发了三篇“所见所思”微信短文。读后颇有启发,确实是“世事洞明皆学问”。本网现将常教授三篇短文整合如下,以飨读者。

 

第一篇:海南篇

 

图1.引人关注的全国性“冬交会”,12月14日在海口国际会展中心开幕,恰好与我的驻地都在“西海岸”。早上9点半,修泽与同住专家公寓的宿三丰(投资专家)结伴前往,一直看了七个多小时,很过瘾(这是进门参观指南)。

图2.整个交易会设六个馆(其中海南占前四馆),在海南“全产业链”馆,看到海南咖啡、橡胶、胡椒、各种热带水果、南海水产、菜蔬等等。其中胡椒展区引我关注。胡椒,去年曾去琼山大坡镇看过的。现全岛种植30多万亩,占全国92%,不愧为海南热带作物“王牌”之一。此次发现:胡椒产业已经成立“产业联盟”啦。但“产业联盟”究竟如何办?是政府办?还是协会办?还是企业自由结盟办?如何防止行政权力渗透到产业联盟?如何正确处理产业联盟与行业垄断的关系?值得探讨。

图3.还有咖啡呐!注意: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咖啡产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30%,其中:以越南(全球第二大)、印尼(全球第三大)、印度(全球第七大)为主,中国大陆咖啡消费市场近年发展迅猛,每年增速超15%。提醒企业界朋友:按海南自贸港独有政策,“国际加工增值超过30%,则免征进口关税”,来此进口加工投资者甚多。同时,本岛兴隆、澄迈等地也有地产上等佳品,与国际馆的越南咖啡可媲美呢,看着开心。

图4.看到槟榔(下图),很亲切。2021年冬,曾应邀参加海南槟榔树、椰子树、橡胶树“三棵树论坛”,了解后指出海南“槟榔产业链短、加工度低、销售量小”三问题(下图,2021),情况有变化吗?

图5.两年过去。今天展销,看到产品“无卤水,低纤维”,很高兴。但,老问题:槟榔产地在海南,而槟榔产品深加工和销售却在湖南,能叫“海南产品的全产业链”吗?

图6.来到品牌馆,看到南国食品集团,很熟悉。今年3月曾与天津华旗集团创始人霍洪敏董事长一行前去参观,与董事长刘汉惜畅谈。十分巧合:两位董事长均在1992年创立食品公司,霍洪敏作山楂果茶,刘汉惜作椰子粉等海南食品。我问柜台:“汉惜董事长来了吗?”答:“来了”(不便打扰)。

图7.关注种业,“南繁育种基地”——海南亮丽名片!重点调研海南九圣禾(种业科研机构)。其总部在新疆昌吉。一小故事;本来起名“九禾”(农业嘛),但注册时得知,重名,于是,中间加个“圣”字。子公司海南九圣禾落户三亚崖州科技城(南繁育种基地)。集团培育的棉花、小麦等良种名列全国前茅。在此详细了解全国种业及国际“转基因育种”情况。

图8.现场与公司孙光宇总经理交谈。他一开口,我说您是辽宁人?他说“铁岭的”,并说曾听过我的报告,有缘。讲了他由东到西(新疆)、由西到南(海南)经历。告诉我:公司在海南新培育的西甜瓜(瓜种),风味独特!

图9.他让我尝一口,果然口感不错(真切切当了一把“吃瓜群众”)。他的宣传语不错,有文采,也有哲理:“一年四季,我们培育希望。”忽想起徐怀中的长篇小说类似名字《我们播种爱情》,一样浪漫而深沉。

图10.新发现:海南有个“鳄鱼小镇”(海南大学帮助创建),在东方市三家镇红草村。一了解,奥,红草村原本传统农耕,经过结构转型,成了闻名的“鳄鱼村”,现在鳄鱼养殖约500亩,占海南的80%,占全国的30%,家家户户吃上了“鳄鱼饭”。我不由指:“这是中国农村产业转型一个好案例啊”。当场与三丰先生约定,抽时间去东方看看。

(海南篇完)

 

第二篇:南方(省区)篇

 

图1.V文发了海南篇后,引诸多朋友观看。现发第二篇:南方(省区)篇。

此届展会主宾省是湖南,你看这幅图,多有意思:“湘当好”,好创意。

图2。请看:我指着这全国农业七大指标,湖南:获三个第一,三个第二,一个第四,过去不知,长见识啦。见到这张“中国人的饭碗”标语,立即想起:湖南出了个“为中国人造饭碗”的囯宝级专家袁隆平先生(虽然他是江西人,且从重庆“西南农学院”毕业,但事业主要在湖南)。

图3.现场看到一大亮点:“新晃龙脑”(公司名为[湖南龙脑王]见图3)。“新晃”是地名,古代属神秘“夜郎国”,今属湖南怀化(新晃侗族自治县)。“龙脑”是一种天然植物提取物,既是传统药材瑰宝,列入古代四大名香——沉香、檀香、龙脑香、麝香,又是保养佳品,被称为“植物软黄金”,很珍贵。

图4.落座后,与公司何总经理深谈:他身份证[何伟松],名片[何伟菘]。我想,多的草头,就是公司种植的万亩原生龙脑樟吧?名贵也。难得田纪云前副总理题词:“发展龙脑产业,服务人民健康”。(见图4)。

图5.云南这位参展姐姐,来自红河州蒙自。抗战时期,母校南开大学被日寇炸毁,西迁云南,第一站即落脚“蒙自”。感谢当年接纳之恩,买了几袋黑芝麻产品。

图6.这片展区是全国供销社组织的,广西“供销三冠”很醒目,其销售的浦北陈皮引我注意:去年新冠疫情期间,润肺陈皮走俏。陈皮精品,除了广东化州,原来还有广西浦北。

图7.故乡山东,地理属北方,但划华东片(属南方,我们村的老干部有的就随“华野”到了上海)。看到潍坊诸城的“诸小糯”(玉米速溶粉),很亲切,不由想到:老家山东的农作物亩产量最高的就是“大棒子”:小时候就是吃玉米面长大的。随口用乡音问:“诸城得利斯公司咋样了?”答:“挺好”。

图8.偶遇西藏“藏传绘画艺术大师”安多强巴的女儿强巴拉吉(安婧),大师70多岁生她,80岁生其弟,奇也。看:安婧介绍的这幅唐卡,画得白度母何等慈祥,幸得保佑!

图9.交往获知,大师安多强巴曾任西藏美协第一任主席。青海人,上个世纪30年代徒步到拉萨,脱掉袈裟走进八廓街,成为著名画家,他绘制的唐卡被供奉为珍宝,他的巨幅壁画,至今在布达拉宫、罗布林卡被世人瞻仰。这就是安多强巴大师像。

图10.“名门之后”强巴拉吉(安婧)告诉我,她在拉萨长大,上完小学中学,后赴美留学,专攻艺术。学成归国,继承父业,并有创新。她向我展示其文创产品,确有创意,给“冬交会”带来新奇与暖意。谈及文化,她约我再去拉萨、再去八廓街,我请她有机会到北京或海南,交流藏汉艺术,扎西德勒。

(南方省区篇完)

 

第三篇:北方(省区)篇

 

图1.先看东北。您看清这背景了吗?对,长白山天池,这位穿朝族服的姑娘,即来自长白山北坡的延边州和龙巿(鑫诚公司)(恰好,我夏天住的安图县小镇,就与之比邻)。她带来的基本是长白山产品,如人参、灵芝、松茸、桦树茸等,北国风味。

图2.旁边另一位姑娘,来自延边州北部汪清县,不只带来新的商品,而且带来新的理念:“打破传统消费牢笼,创造…全新消费模式”。她的公司叫“吉货淘”。从“吉货淘”说开去,我说,吉林省产品市场化指数排在全国第二和第三方阵“对缝处”(第20位上下),有很大发展空间哪。

图3,到了西北展区,你看我举的是啥东西?来自甘肃酒泉金塔县大漠农林生态公司的小胡介绍说:叫“锁阳”。同行的宿三丰恰好是甘肃金昌人,细说“锁阳”如何,第一次听说,很喜悦。

图4,交谈方知:这家大漠农林生态公司用十多年时间完成了43万亩的荒漠化治理项目,现在已经种了肉苁蓉12万亩,锁阳3万亩。既治理了沙漠,又发展了农业,仔细看了他们的材料,颇有感概:这不就是可持续发展吗?落实联合国倡导的“可持续发展议程”,一个活生生实践。

图5.这是他们在大漠中生产出的鲜肉苁蓉,又鲜又壮。

图6.甘肃旁边是新疆。在此看到新疆和田大枣,很温馨!去年六月莫干山研究院组织到南疆考察,曾到过和田地区皮山县,大枣恰好是皮山县出产的。买几袋,留纪念。

图7.来到青海展区。看着地图,我说:青海八个地、市、州:“东、西、南、北、黄、果、树,中间一个西宁城”。有一困惑:七个都已标出地名(包括这个果洛州,对的),但旁边这个“黄南州”为啥没标文字啊?

图8.我问这家“青海柴达木莫河骆驼场公司”带队领导:您的企业为啥叫“骆驼场公司”?他给我讲当年和平解放西藏时,解放军骆驼队如何进军西藏,后来队伍如何整编等。现在是省国资委所属企业,重点发展牧业,生产上等牛肉。

图9.这张展图有用。参观快结束时,一记者模样女士拿着话筒问我:有何感想?我说:“有收获,但也有一点,共六个馆,8万平米,海南占四个馆(2/3),开阔的很,而其他省区只有一个馆,拥挤的很,布局不合理...”。未等说完,她扭头就走了。

图10.看了一天(连走七小时),确有收获,忽想两句老话:一句:“人间自由真情在”,另一句:“世事洞明皆学问”(可惜时间紧,意犹未尽)。边参观的同时,也为“扩内需”做了一点贡献。傍晚时分,与同伴宿三丰朋友满载而归(正叫滴滴出行)。

【全文完】(2023年12月19日补充整合)

进入 常修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冬交会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813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