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定学:陈无尘老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920 次 更新时间:2023-12-21 12:28

进入专题: 陈无尘  

陈定学  

 

前几日在书柜中找资料,忽然一本《黄帝内经素问》映入了我的眼帘,看到这本书不禁想起了敬爱的陈无尘老师。五十多年前的1965年,那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陈老师正是拿着这本书走进了我的家门,他还在书上写上了“不为贤相,则为良医”八个大字。陈老师为什么送我一本中医典籍?又为什么在书上写下“不为贤相,则为良医”八个大字?这里面有一段曲折而又感人的往事。

1959年,我小学毕业考入河南省渑池县一中,班主任就是陈无尘老师。陈老师那时还很年轻,高高的个子,清瘦的身材,戴一副白框眼镜,穿着一件雪白的运动衫,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风华正茂、英姿勃发。陈老师出身耕读之家,深受孔孟思想的影响,他把教师这一职业看得十分神圣,决心要在自己的学生中培养出几个出类拔萃的人才。

陈老师对工作尽心尽责,为了把我们班的工作搞好,他就把自己的床搬到教室后面,整天住在教室里。只要他没有课,就坐在教室后面同我们一起上课;班里有什么问题,他便随时解决。在他的努力下,我们班的各项工作都搞得有声有色,受到学校的表扬。他不仅是我们的班主任,而且还是我们的历史老师,他的历史课讲得也很精彩。记得讲到宋词时,他专门用一个小黑板抄录了两首著名诗词——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和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他把小黑板挂在黑板旁边,对这两首词作了细致的讲解。这堂历史课变成了中国古典诗词课,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爱好文学的同学很快就把这两首词背了下来。受陈老师的影响,我开始爱上古诗词,爱读爱写,这种爱好一直保持到今天,可以说是陈老师把我引上了诗词之路。

中学的生活是快乐的,但不久我右腿淋巴结发炎肿大,劳动时又被架子车撞了一下,结果溃烂化脓,不得不到县医院作了手术。手术后不能行走,无法去学校上课,只得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等我病好返回学校时,期末考试即将开始,陈老师关心地对我说:

“你因病耽误功课太多,可以不参加这次考试,以后补考。”

我谢绝了陈老师的好意,毅然参加了考试。出乎他和全班同学意料的是,我期末考试的成绩门门优秀,与一个名叫刘小俊的同学并列第一。我的考试成绩让陈老师大吃一惊,他开始对我刮目相看,并把我列为重点培养的苗子。为了让我学习更多的知识,陈老师特意借来一些高中课本,让我提前学习。那时学校的图书室只对老师开放,学生不能进入,陈老师专门把我带到图书室,让我挑选喜欢的书带回去读。那时管理图书的是一位姓周的女老师,通过陈老师的介绍,我获得了借书的“特权”。在小学我读的大都是小说,但在这里我接触到了更多的知识门类,开始阅读历史、政治及其他理论性著作。

有一天陈老师拿来一本哲学书让我读,书名是《人为什么会犯错误》,那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书中说人之所以会犯错误,主要原因是主观不符合客观。客观,主观,主观要符合客观,虽然这些都是最浅显的哲学知识,但对于一个从未接触过哲学的初中一年级学生来说,我却被深深地震撼,我觉得哲学真是一门高深而又神圣的学问!这本小册子把我带进神奇的哲学世界,也许是我与哲学三生有缘,我立马疯狂地爱上了哲学,爱上了这个让我付出毕生心血的哲学!陈老师看我如此爱好哲学,便鼓励我将来报考北京大学哲学系,他说北大哲学系是国内最好的哲学系。从此考上北大哲学系就成了我的奋斗目标,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争取进入梦想中的北大。

陈老师不仅是我的诗词引路人,更是我的哲学引路人,在他的指引下我开始进入宏大的知识殿堂。

我在初中读书时正值三年大饥荒,我亲眼看到农村大食堂几乎无米下锅,大家不得不用树叶、野菜和“淀粉馍”充饥,人们在饥饿中挣扎,很多人患上了浮肿病,不少人因饥饿失去了生命。那时我年轻、纯真、热情,具有强烈的家国情怀,严重的大饥荒让我忧国忧民、夜不能寐,我决定上书党中央毛主席,为民请命。1961年的夏天,我冒着极大风险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万言书”,真实地反映了大饥荒的严重情况,并对“五八年大跃进”、“五七年反右斗争”提出尖锐的批评,还提出在农村实行“包产到户”、“整顿干部作风”、不搞政治运动、实行民主等多项建议。1961年暑假期间,我将“万言书”分别寄给了党中央毛主席、农业部部长和中南局领导人,并郑重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地址。

一个小小的中学生竟敢给党中央毛主席上书,这件事在学校引起了极大的震动,虽然那时陈老师已经调到偏僻的乡村教书,但他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他连忙从乡村来到我家,规劝我千万不要上书,以免给自己带来灾祸。后来知道木已成舟、无法挽回时,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了“初生牛犊不怕虎”几个字。

陈老师的担心真的变成了现实,1965年1月,我正在渑池高中读书,准备迎接高考。高中突然搞起了“革命化运动”,我被打成“反动学生”、“小反革命”,被开除学籍、团籍,送农村监督劳动改造,遭遇了灭顶之灾!

那时高中的校园里贴满了批判我的大字报,其中一张大字报矛头对准了陈老师。我怕老师受到牵连,就偷偷给陈老师写了一封信,提醒他多加注意。他接到信后很快来家看望我,看到我求学路断、前途渺茫,他建议我学医,他说“不为贤相,则为良医”,当一个好医生照样能为人民服务,照样能够报效祖国。他从包里掏出一本《黄帝内经素问》送给我,鼓励我刻苦自学,成为一名良医。在我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陈老师又一次为我指引了人生的道路。

我遵照陈老师的指引,开始自学医学,决心通过自学成为一名良医,治病救人,为社会作出贡献。

离开学校后,我开始了劳动改造的岁月,踏上了一条艰难坎坷的人生之路。那时我头上压着一座沉重的阴山,不仅在政治上屡受打击,精神上蒙受屈辱,而且在生活上动荡不安,经济上穷困窘迫,工作无着、厄运不断、度日艰难。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我写好了一封信,竟然连8分钱的邮票钱都没有,那时的我几乎是处在一个山穷水尽的人生绝境之中!

那时渑池有一些实在无法生存下去的人,冒险跑到新疆去寻求活路,就像山东人闯关东那样。处于绝境中的我决定效法他们,也准备跑到新疆去寻求活路。西出阳关,路途遥远,不知何时才能见到敬爱的老师,所以在出发前我给陈老师写了一封信,向他告别。没有几天,陈老师就风尘仆仆地来到我家,他关心地询问去新疆的具体情况,叮嘱我一定多加小心,注意安全。临走时,陈老师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沓钱,他说这是他一个月的工资,送给我作路费。那时已近年关,陈老师还有一大家人需要钱过年,他却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老师的关怀让我热泪盈眶!陈老师原本对我寄托了很大的希望,结果我穷困潦倒,一事无成,深感愧对老师!

由于父亲突患重病,我需要在病床前照顾他,新疆之行只好作罢。后来我把户口迁移到义马的一个小山村,在那里担任赤脚医生。1973年岁末,在农村劳动改造八年后,我终于有机会当上了一名煤矿工人。在艰难的逆境中,我发愤图强、刻苦自学,不仅学完了中西医大学教材、掌握了中西医诊疗技术,治好了不少疑难病症,而且还在医学杂志上发表了论文。1976年,我被调到矿医院担任医生,这时陈老师也调到义马矿区高中担任历史教师。

“莫道浮云终蔽日,严冬过后绽春雷”。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拨乱反正,乾坤扭转。1979年,我的冤案得到平反。1981年,在全省医务人员职称晋升考试中,我考取了100分的好成绩,名列全区第一名,被越级晋升为中医师。1982年4月5日,《河南日报》发表了长篇报道《青春的答卷——记在逆境中刻苦自学的青年陈定学》,《河南青年》、《健康报》、《中国人才报》、《义马矿工报》等多家报刊都转载了这篇文章,河南电视台还专门播发了电视新闻,河南省委宣传部主编的《为中州添光彩的人们》一书也收录了我的事迹。我开办了脉管炎专科,为全国各地的大量病人解除了病痛,发表了一百多篇论文与文章,获得两项科技成果奖,并出版了两本书。

当我的书出版后,我首先想到向老师汇报。那时陈老师退休住在老家的村子里,他看到我出版的新书,十分高兴,前前后后翻看了许久,就是不舍得放下。陈老师的孩子们偷偷告诉我,陈老师的身体里发现了恶性病变,那次我正好带着相机,我准备给陈老师拍张照片。在拍照时,我看到镜头中的陈老师头发已经全白,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可恨的病魔正在侵蚀着他的身体,当年那个英姿勃发的年轻老师变成了一个憔悴的老人,我不禁泪水涔涔!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在我的求学生涯中,接触到的老师有许多,但对我影响最大、帮助最大的就是陈无尘老师,他是我永生难忘的恩师!

    进入专题: 陈无尘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773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