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奈特:亲历新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068 次 更新时间:2023-12-02 09:57

进入专题: 新疆  

迪·奈特  

 

迪·奈特(Dee Knight)是布朗克斯反战联盟(Bronx Antiwar Coalition)以及DSA(The 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 国际委员会反战小组委员会的成员,他写有《通往和平的现实之路》和政治回忆录。本文翻译:郝俊龙。

在乔·拜登总统和习近平主席二人于本周旧金山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上,会谈的重点既不是和平也不是共同富裕。拜登似乎决心顽固持有新疆维吾尔族人口的“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这一虚假的主张,而新疆是中国经济活跃的最西部省份。他似乎希望中国接受美国如何看待对台湾、乌克兰战争和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导致的种族灭绝。

《纽约时报》11月10日的一篇报道称,中国希望得到保证,“美国不寻求改变中国的制度,不寻求新的冷战,不支持台湾独立,无意寻求与中国脱钩”。不过双方目前意见仍然相距甚远。

新疆是中国最西部的省份,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接壤。它是中国通往这些国家的“一带一路”门户。

11月初,我以“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为主题,对中国进行了为期10天的访问,并有机会访问了新疆的两大城市乌鲁木齐和喀什,希望能近距离观察中国局势。美国官员和主流媒体曾骇人听闻地声称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人口受到严厉镇压。

虽然根据赛勒斯·詹森(Cyrus Janssen)的YouTube报道,这些说法最近又被“撤回”,或者沦为“文化种族灭绝”之类的说法,但我们代表团想亲眼看看。(“文化种族灭绝”的说法涉及这样一个事实,即普通话是新疆学校的必修课,而维吾尔语是选修课)。

新疆的惊喜

无论你对新疆有什么期待,它都充满了惊喜,而且大多都非常令人愉快。从北京出发,经过五个小时的飞行,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仿佛一片山谷绿洲,崎岖不平又非常高耸的天山在附近若隐若现。这座拥有400万人口的城市,其中一半以上是维吾尔族,回族和哈萨克族占比例较小,此城就是一个市场中心,是通往中国著名的“一带一路”西部边缘的中亚门户。

它热闹非凡,尤其是在批发市场附近,贸易商从各地订购各种消费品,但主要来自当地工匠或中国东部和东南部的制造业中心。我们利用批发价买了一件适合寒冷秋天来穿戴的外套和帽子,以及一个额外的行李箱来收纳我们的旅游购品。

中国国务院于10月31日宣布了一项建设新疆自由贸易区的计划,包括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喀什和霍尔果斯。这是中国西北边境地区的第一个自贸试验区,也是中国第22个自由贸易试验区。

在主要集市上购买漂亮的丝巾时,是一位21岁的维吾尔族妇女为我们提供服务,她的英语说得近乎完美。她告诉我们,她是在政府资助的培训中心参加为期10个月的课程时学到的。培训使她掌握了在集市上谋生所需的技能,她的其他家庭成员也在那里工作。

集市为所有人服务,但维吾尔人多于汉人,欧洲或北美游客很少。媒体对镇压甚至所谓“种族灭绝”的坏消息报道肯定产生了影响,尽管每天都有大量的汉族游客涌入。我们注意到维吾尔族和汉族人在购物和做生意时,漫不经心地混在一块儿,没有什么交集。路牌和广告通常以汉字和维文出现。

在街上,我们注意到许多主要十字路口都有小型的警察站,我们甚至看到在两个地点部署了军事警卫。我们的导游说,自2009年暴力事件爆发以来,这种安全水平一直很有保障。我们的感觉是,守岗的哨兵其实也没什么可做的事情。

购物后,一群年轻的维吾尔族男男女女们为我们带来了精彩的舞蹈表演,他们邀请我们加入跳舞的行列。我们现在有一段视频,我的多米尼加妻子康苏埃洛与维吾尔人一起跳舞。然后,我们在集市上闲逛,从十几种诱人的选择中挑出经典的维吾尔美食,包括烤肉串、囊和美味的辛辣炖菜,有鸡肉、土豆和其他蔬菜。

晚饭后,我们沿着餐馆的林荫线徘徊,直到我们找到了公共洗手间,这显然是中国大多数大城市的常见建筑,我们在上海和北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洗手间非常干净,有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负责,洗手间分男女两侧,每个洗手间大约有八个比较私密的隔间,前面有一个男女皆宜的洗手区。

我们乘坐地铁只是为了享受这种体验。它大约有20年的历史,两端都有自动扶梯,并铺有很干净的大理石地板。车厢和上海、北京的一样,非常干净、安静。当列车进出车站时,由厚重玻璃制成的移动屏障为乘客提供保护。还有一个柔和的广播来宣布每个站点,同时还显示在车内明示的电子地图上。

我们的导游检了车票并告诉我们,中国有31个主要的城市现在都拥自己的地铁系统,大约相当于世界其他地区的总和。

从地铁出来,我们见到了城市市中心街道的喧嚣,酒店、餐馆和商业中心之间闪烁着各种颜色的灯光。这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城市并非完全禁欲,但不要指望在晚餐时提供啤酒或葡萄酒。

关于前面有提到暴力事件的爆发,以及政府的相关应对措施,以下摘录自我的著作《通往和平的现实之路》,其中提供了一些有据可查的重要发现。

西方媒体上充斥着关于维吾尔人困境的丑闻。他们中的许多人呼应了美国政府关于中国正在犯下种族灭绝这一罪行的说法。考虑到一再被揭穿的脆弱“证据”,这种说法显然没有根据。使用“集中营”一词来描述拘留设施也是可疑的(我们在集市上遇到的21岁女孩告诉我们,她在培训中心学习英语)。

这些设施由政府设立,旨在为就业不足的维吾尔人提供职业技能、娱乐活动、医疗服务和其他福利。大多数都包括宿舍,住在远离市中心的人可以在周内住在那里,周末再回家。

美国媒体的报道没有提到新疆的战略重要性。加拿大记者丹尼尔·邓布里尔(Daniel Dumbrill)报道说,声称对新疆和中国其他地方的袭击事件负责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已被中国、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土耳其和美国政府认定为恐怖组织。

美国政府于2020年10月将东伊运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此后通过国家民主基金会 (NED) 向其提供资金。在“东伊运”发生爆炸性恐怖暴力事件后,中国政府以强硬姿态作为回应。而强硬举措的程度和持续时间则成了待有争议的问题。

2021年4月,诺姆·乔姆斯基在接受《纽约时报》播客采访时被问及维吾尔人的处境是否比加沙人民更糟糕时,他说:“当然不是”。

维吾尔人的发电厂没有被摧毁,他们的污水处理厂没有被摧毁,并且“没有受到定期轰炸”。(最近美国官方否认巴勒斯坦的种族灭绝,在美国的支持下,数千人被以色列炸弹炸死,这为以色列领导人开脱了罪名,他们称巴勒斯坦人为“类人般的动物”,并承诺将他们赶出这片历史悠久的土地。相比之下,他们高喊新疆的“种族灭绝”和“奴役劳动”,却没有提供证据。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想亲眼看看这里。)

在那里,被安置在教育社群和设施里的维吾尔人,确切人数尚不清楚。而中国称这些是大规模的就业培训项目,是全国反贫运动的一部分。丹尼尔·邓布里尔(Daniel Dumbrill)在对新疆的一次个人访问中发现,很大一部分人都能受益于职业培训。

纽约的约翰·杰伊学院(John Jay College)【1】的徐准(Zhun Xu)教授说,“如果(中国)对一个弱势的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进行强制同化并最终抹杀掉”,那么维吾尔族人口应该会减少,而汉族人口应该会增加。但从2010年到2018年,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口增长了24.9%,而新疆的汉族人口仅增长了2.2%。(Reese Ehrlich引自徐准即将出版Sanctions as War一书)

右翼宗教极端分子阿德里安·曾茲(Adrian Zenz)声称自己由“上帝带领”来执行“反华使命”,是美国政府和媒体批评新疆局势的主要声源。他还得到了詹姆斯敦基金会【2】( Jamestown Foundation)的资助,詹姆斯敦基金会是华盛顿特区的一个极端保守的国防政策智库,由里根的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凯西共同创立(William Casey)。

其他重要来源包括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国际维吾尔人权与民主基金会(International Uyghu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Foundation)和维吾尔美国协会(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所有这些都获得了大量的NED基金【3】资助。

其他来源包括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和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这两个机构都是由美国和西方政府和武器制造商资助的军国主义智囊团。ASPI和CSIS成功地在新疆带头发起了一场反对“强制劳动”的运动,刺激了国会禁止美国从新疆进口的举措。

新墨西哥州立大学(New Mexico State University)的肯尼斯·哈蒙德(Kenneth Hammond)教授最近解释了中国政府对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政策的两个主要方面:第一,保护和尊重他们的语言和文化,第二,包容性和机会,通过教育、医疗保健和职业培训来实现。新疆医疗保健计划的改善使新疆的预期寿命从1949年的31岁增加到目前的72岁。

1949年,新疆有54个医疗中心;2017年,有7300多家医疗机构和1600多家医院。在同一时期,识字率从10%提高到90%以上。自2017年以来,新疆的平均收入增长了10%以上。

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信奉伊斯兰教。在中国官方承认的55个少数民族中,有10个是逊尼派穆斯林。中国的伊斯兰清真寺比美国还多。维吾尔族是仅次于回族的第二大族群。

大多数维吾尔人信奉一种温和的伊斯兰教,称为苏菲主义【4】(Sufism),它提倡禁欲主义的生活方式,回避物质上的需求。苏菲主义与激进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瓦哈比主义【5】(Wahhabism)不相容,这些极端主义信仰近几十年来一直与恐怖主义有关。绝大多数维吾尔人的观点压根不是什么激进派或极端主义。

在离开乌鲁木齐之前,我们参观了附近的乡村,坐落在山脚下。我们惊讶地发现,这里有两个滑雪胜地和一个艺术家聚居地,还有一个小镇,那里有一系列提供美味佳肴的商店。有些是当地制作的,有些则来自附近的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我们走进了一家非常别致的咖啡店,在那里眺望着群山。

我的卡布奇诺至少和我们在纽约格林威治村的雷焦咖啡馆(Caffe Reggio)一样好,只是没有壮观的山景。我们的导游提到,在该地区定居的汉族游客和商人的生活水平比新疆的大多数居民要高一些。它们往往不会像我们在乌鲁木齐观察到的那样融合相混。

我们应该记住,在过去十年中,汉族居民的增长刚刚超过2%,而维吾尔族增长了约25%。中国的混合经济在新疆随处可见,到处都是小企业。

古老而迷人的喀什噶尔

我们从乌鲁木齐飞往喀什,喀什是新疆第二大城市,约有70万居民,包括维吾尔族、汉族、塔吉克族和吉尔吉斯族等众多民族。维吾尔人占多数。我们的司机和我们的导游说普通话,但用维吾尔语与其他人交流。这个地方热闹非凡,但程度不如乌鲁木齐或中国东部的“内陆”城市那么狂热。

我们参观了雄伟的艾提尕尔清真寺,这是中国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它面向古老的喀什老城区。清真寺入口附近有一块牌匾,上面有中文、维文和英文,上面写着它于2001年被国务院指定为“重点文物保护地”。从那时起,国家为重大维护项目分配了大量资金。

牌匾上写着“这表明我国实施了宗教自由政策”。人们在清真寺里来来往往,每天五次它几乎挤满了两到三千名信徒来祈祷。

维吾尔人是苏菲派穆斯林。与中亚和西亚大部分地区推行的逊尼派伊斯兰教相比,他们与众不同,没有那么严格。喀什作为维吾尔文化的中心,素有“歌舞之乡”的美誉。我们喜欢在喀什和乌鲁木齐观看近乎自发而兴的舞蹈表演。跳舞时,维吾尔族妇女穿着鲜艳的连衣裙,戴着头巾和耳环、手镯和项链。

很明显,这种“更快乐”的表达方式与圣战-瓦哈比教派【6】(jihadi-Wahhabi)那种保守而严格的纪律相冲突,该教派组成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发动过一场暴力运动,试图使维吾尔人皈依并利用他们来实现分裂计划。这一努力没有奏效,但促使人们继续加强安全存在,特别是在乌鲁木齐,以防止暴力再次升级。

棉田里的奴隶制?不存在!

喀什北部和西部的乡村是一片农间仙境。苹果园、葡萄园、棉花和麦田绵延数英里。由于美国和欧洲歇斯底里地声称“奴隶劳动”,还导致了对中国棉花产品的广泛抵制,所以我们对棉田特别感兴趣。我们观察到一排排的半挂拖车,上面装载着三吨重的棉花。

我们看到一台大型机械收割机在几英亩的棉田里“咀嚼”棉花并“吐出”棉花包。我们在午餐时间之前到达,发现收割机已经完成了一半的田地,生产了20包,共有60吨,预计当天结束前会完成整片田地,总共40包。同样的收割过程已经清理了该地区数十片类似的棉田。

我们还看到几帮手工工人在这些田地的边缘清理棉花,他们以十到十二人为一组,他们的摩托车停在田地的两边。我们确定这些人是通过当地临时劳工合作社签约的临时工。他们以“计件工作”的方式通过他们采摘的棉花袋获得报酬。我们的导游说,他们一天的工作收入在20到40美元之间。

当然,也不多,但这绝对称不上什么奴隶制,它只是让人们清理大型收割机无法碰到的棉田边缘部分。我们还可以看到离田地不远的加工厂外,有棉包和手工采摘的原棉堆。这些捆包的库存比手工精心挑选和采摘的要多得多。

这一发现很重要。它表明,西方对“奴隶劳动”的指控有助于制造丑闻,试图孤立中国并扼杀其经济发展。

一些美国时装公司主动进行调查,以证明他们没有参与“奴隶贸易”或从中受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奴隶制”的诽谤可以被认为是西方几个世纪以来,依赖奴隶制来致富并引发工业革命的某种投射罢了。

这反过来又使英国有可能摧毁印度的棉花和纺织业,随后在19世纪中叶的鸦片战争中入侵中国。西方列强对中国的百年屈辱对侵略者们来说很有好处。现在他们假装关心中国的“人权”,而他们真正的问题是中国已经成功了,现在能够从自己的农业和工业中繁荣起来。

新疆,尤其是乌鲁木齐和喀什这两个重要城市,是一个迷人的地方,充满了可追溯到几个世纪前的异国文化和历史。它也是中国蓬勃发展的“一带一路”中一个非常特殊且充满活力的枢纽。喀什本身正好位于上海和巴黎之间,相距5000公里。

它位于与巴基斯坦接壤的边界上,是中巴经济走廊(CPEC)的起点,该走廊有助于促进两国的繁荣,并为中国提供进入巴基斯坦在阿拉伯海港口卡拉奇(Karachi)的通道。

乌鲁木齐和喀什都充满了旅游业,但我们是唯一在场的“外国佬”,一名中国警察这样告诉我们的导游。所以说,西方的误解真是一场悲剧。更多的西方人需要来新疆亲眼看看这一切。这可能是反驳西方官方政府和媒体诽谤的最佳方式。它还有助于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友谊。我们发现我们访问的几个地方都很友好。

当我们尝试用中文交流时,人们很高兴,也很耐心地与我们交流。中国人民绝对不是我们的敌人,他们的政府在服务和保护方面做得很好。美国政府确实应该更加努力地同中国交朋友,帮助实现共同的繁荣,成为命运共同体。

 

原文:https://deeknight.blog/eyewitness-xinjiang/

 

注释:

【1】据了解,John Jay College是纽约市的一所大学,全名为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它是纽约市立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简称CUNY)系统的成员之一,位于曼哈顿的洛厄尔街(Lloyd Street)。该学院以美国开国元勋之一、首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杰伊(John Jay)命名。John Jay College是一所专注于刑事司法和社会科学的学院。它提供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课程,涵盖了犯罪学、刑事司法、警务管理、心理学、社会工作、国际犯罪等领域。该学院致力于培养学生成为犯罪正义领域的专业人士,包括执法人员、刑事律师、社会工作者、犯罪学研究人员等。

【2】"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是一个美国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成立于1984年,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该机构的使命是通过提供深入的、全面的、及时的分析,为政策制定者、学者和公众提供关于全球政治和安全问题的信息和洞察力。它的研究领域包括国际关系、地缘政治、恐怖主义和军事问题等。该机构的研究成果被广泛引用和应用于政策制定和学术研究领域。

【3】"NED"指的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是一个非政府组织,旨在促进和支持全球范围内的民主发展和人权保护。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通过向民主运动、人权组织、独立媒体和公民社会组织提供资金和支持来实现其目标。该基金会的资金来源于美国政府,但它是一个独立的非政府组织,拥有自主的决策权。

【4】 据说Sufism是伊斯兰教内的一支神秘主义派别,强调个人与神的直接联系和体验。它强调内在的精神修行和心灵的提升,通过各种灵性实践来寻求与真主的合一。Sufism的信徒被称为苏非,他们通过祷告、冥想、禁食、音乐等方式来追求神的真理和爱。Sufism的核心理念是通过内在的心灵修行来实现神的认识和体验,与伊斯兰教其他派别相比,Sufism更加注重个人的灵性成长和内在的体验,这使得它在伊斯兰教内部一直有着特殊的地位。苏菲一词来源于阿拉伯语“羊毛”,因信奉者身穿羊毛褐衫而得名。

【5】据了解,Wahhabism是一种伊斯兰教派别,起源于18世纪的沙特阿拉伯。它由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瓦哈卜创建,主张严格遵循伊斯兰教的原始教义和实践。Wahhabism强调对《古兰经》和哈迈德·本·哈姆德·阿勒·哈利法的解释的忠诚,反对任何形式的异端和崇拜圣像。Wahhabism在沙特阿拉伯得到了广泛传播和推广,并成为了沙特阿拉伯的国教。它对沙特阿拉伯和其他穆斯林国家的政治、社会和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的传播和影响也引发了一些争议。一些人认为其过于保守和排外,导致了对其他宗教和派别的不宽容。另一方面,一些人则认为Wahhabism对于伊斯兰教的原教旨主义有助于保持宗教的纯洁性和一致性。无论如何,了解Wahhabism对于理解伊斯兰教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是非常重要的。

【6】“圣战瓦哈比”是一个复合词,其中“圣战”指的是伊斯兰教中的圣战概念,即为了宗教信仰而进行的战斗。而“瓦哈比”则指的是一种伊斯兰教的教派,源自沙特阿拉伯的一位伊斯兰教学者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瓦哈卜。瓦哈比教派强调对伊斯兰原始教义的严格遵循,主张清真的一神教信仰,反对一切形式的崇拜偶像和圣徒。“圣战瓦哈比”一词常常用来描述一些激进伊斯兰教徒,他们信奉瓦哈比教义,主张通过圣战手段来推动伊斯兰教的传播和影响力扩张。这些激进分子常常以恐怖主义手段来实施他们的圣战行动,对世界和平造成严重威胁。在当今世界,激进伊斯兰主义和恐怖主义问题备受关注,对于了解“圣战瓦哈比”这一概念,有助于加深对于伊斯兰教派及其在世界政治和安全中的影响的理解。

    进入专题: 新疆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吾乡吾土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773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