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明:新工业诗歌为时代生活吟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52 次 更新时间:2023-11-30 00:12

进入专题: 新工业诗歌  

张德明  

2023世界机器人大会会场展示的服务机器人,让观众感受机器人为生产生活带来的变化。新华社记者 任超摄

新工业诗歌创作而今已成热潮,这一方面是因为当代中国科技发展和工业兴旺的良好态势让诗人们大为震撼,驱使他们命笔抒怀;另一方面是因为当代新诗寻求与时代进程和现实生活发生更紧密的关联,借此提升诗歌的生命活力。当下的新工业诗歌既容纳了现代顶尖科技的技术要素,又将互联网语境下人们的生活节奏加以逼真呈现,既呈现着生动的现实感,又体现出深刻的历史感。新工业诗歌的新颖和新奇之处是不少的,在我看来,速度奇迹与时间哲学是其中最值得关注的两点。

 

我们坐在闪电里:速度奇迹令人欣喜

“提速”是当代人常会言及的关键词,它意味着当代中国社会在诸多方面的快速和高效,意味着人们在生活和工作中更大的投入与产出,以及更多的消费与获得。速度奇迹,正是当代新工业诗歌所展示出的重要主题。

诗人们首先聚焦新工业时代的物理速度。无论是高铁、快递还是计算机技术,都显示着惊人的速度所具有的神奇魅力,都带给人们持续的惊叹和震撼。

诗人不约而同将高铁的运行比喻成闪电划过。李木马在《高铁,高铁……》中写道,“那是一道银色闪电穿越燕山走廊/我是一根轨枕,早就懂得了担当/我是一枚道砟,刚刚学会了飞翔/我是一颗螺丝,在劳动中拥有了骨肉/我是一个在桩孔沉潜下去的意象/我是清华园隧道中的‘天佑号’盾构机/在图纸上的轴线坐标中校正方向”。田湘的《高铁之美》写道,“把它当作闪电的影子/我们坐在闪电里/身体与思想轻了起来/我们追上了一座座城市/然后退去,喧嚣也退去”。

王二冬在《每个人的赛场》中形容从事快递工作的人为“城市的超人”,他们一旦投入快递工作,就是走上了自己的赛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赛场,生活或事业/不是一道关乎是非的选择题/我们必须向前,奔跑是他唯一的答案/林立的写字楼是属于他的沙袋/他争分夺秒练习耐心,签收是他的临场休息”。快递小哥,就是城市里的优秀奔跑者,他们通过马不停蹄前行,将一件件快递及时送到人们手中,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和快乐。

计算机里奔跑的数字,同样也是速度奇迹的具体体现,这在新工业诗歌中也屡被写到。王学芯的诗《在大数据办公室》就把这种数据奔跑的速度奇迹艺术地演绎出来,“敏锐的柔软闪电/都在毫秒里上下游渗透和归纳/在加速的加速中/清晰数据 听到/手表/轻微的/嘀嗒声音”。

新工业诗歌还展现了信息速度的迷人之处。物联网、电子云、区块链、聚合车间、大数据……这些新工业术语表明,新工业时代的信息是无限丰富的,信息洪流已然构成工业腾飞时代显著的人文景观。王学芯在《碰撞》中写道,“格局和格局 状态和状态/在其外 在其中 在共振的区域/新产品 新事物 新工具/鸣响一口钟的光芒”。龙小龙的《聚合车间》写道,“这世间有许多电子、粒子、高分子/我们的肉眼看不见/必须借助第三嗅觉和思维的瞳孔/必须加持智慧的滤镜,和智者的情怀/方能看得清楚”。这些都将新工业时代高速度输出的信息形象表达出来。

此外,新工业诗歌还展示了现代服务速度的大幅度提升。快递、外卖等行业的时兴,意味着人们在消费上对快捷方便品质的追求,这也对从业者的服务质量和业务水平提出更高的要求。新工业诗歌对快递、外卖从业者在服务上的高效快捷进行了艺术书写。诗人王二冬在《链接的力量》中这样描述快递行业的工作性质:“产业链、创新链、供应链、价值链……链,是多维的、立体的,链是一个生态圈。快递,即是如此。从鸿雁天使到快递小哥,从绿色邮车到无人驾驶,从方寸邮票到电子面单,从一件到一千亿件……收快递早已成为老百姓新的开门七件事之一,它连接千城百业,联系千家万户,每个人都生活在快递编织的大网中,享受着快递服务带来的暖意。”他的诗集《快递中国》正是对快递这个蓬勃发展的新兴行业的集中聚焦,《快递宣言》《云中记》《单翅飞翔》《奔跑者之歌》等诗作,围绕快递工作者服务的速度、工作的敬业、职业的担当等展开形象描述。快节奏、高频率的生活步伐,也在一定程度上改造了现代人的精神世界和心理结构,从而促使其情绪变化、心灵律动的速度也随之不断提升。“如火箭,生活的边界正越过格律/选择与别无选择是一样的/——命运共同体和万物互联是新韵/我们的兄弟打开未知传播到未来……”马飙的《新工业之歌》就是这方面的一个例证。

 

我和另一个我在虚拟现实交互:展望未来科技新气象

新工业诗歌不仅从多个向度言说了速度奇迹,还将一种新的时间哲学有力彰显出来。这种时间哲学,首先表现为“未来已来”的历史认知。新工业诗歌站在超前性的思维视角上,对未来若干年可能发生的科学事实、可能会成为一种普遍现象的前沿性景观,进行展望性书写,让读者真切地听闻到未来正在大步走来的足音。王大笨的《疲劳检测机》虚构了一种可能会在未来出现的高科技机械设备,能将人类的身体疲劳状况及时检测出来:“你不会想到,一个人的疲劳/可以量化为一组数据/pH将你储存的机能,写在一张纸上//这是一台看似冰冷的机器/由无数个细小的零件组成/每一个,都身怀绝技/每一个,都细微缜密//紧张或者骨折;喜怒或者疼痛/眼睛或者骨头,脑袋或者颈椎/都在一张纸上//于是,当你伸出舌头的时候/你就被一台精准的仪器/捕获。唾液不过是/你留在机器上的,一小点证据//你觉得,人就是一台/不断修整的机器”。人的机器化和机器的人化,是否就是未来人类社会的一种基本生命形态呢?新工业诗歌所陈述的未来性时间哲学,具有发人深省的丰厚意味。

新工业诗歌的时间哲学里,还包含着现实与未来混杂的时空叠加关系。在新工业诗人看来,现实的时间已经不再是单向的、一维的时间,而是多向度的、多维的时空结构。现在时间和未来时间往往会交融在一起,现实和梦想又彼此缠绕,从而形成一种复合型时间秩序。杨克的诗《触碰三维空间打开眼中新世界》这样写道,“当我的眼睛被奇数偶数帧图像牵引/物理的枷锁被心理打开/灵魂开始沉浸式穿越//我和另一个我在虚拟现实交互/模拟多感知外界的身体/给三维建模,一切都多了自然视角”。在三维空间里,物理的时间被心理的时间所取代,现实情境和梦幻情境相互拥抱,一种超时空的精神现象赫然出现在我们眼前。从这个意义上说,呈现着时空叠加、现实和未来混杂的新工业诗歌,往往凸显出某种穿越性和科幻性的特征。

新工业诗歌在当下的繁盛,既是中国科技实力突飞猛进的客观现实所催生的文学现象,同时也是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密切关联在一起的。在复兴梦和强国梦的召唤之下,新工业诗人们目睹了祖国科学事业的蓬勃发展,他们为之欣喜,为之欢呼,同时也展望民族未来的无比灿烂和辉煌。龙小龙的《追光者》写道,“我们始终在以追光者的名义/告诉所有热爱光明的生灵/世界的格局正沿着一种笃定的信仰改变”。王二冬写有《飞驰吧,青春中国》,“飞驰吧,青春中国!/飞驰吧,中国快递!/我们的脚步正坚实地踏在时代磅礴的鼓点上/只要速度足够快,我们就是祖国腾飞的翅膀/在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中/我们的祖国已做好充足准备/人类命运共同体中,所有的传递都充满意义”。这些充满激情的诗行,喊出奔向中华民族壮丽前景的最强音。

(作者:张德明,系岭南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进入专题: 新工业诗歌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7668.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光明日报》( 2023年11月29日 14版),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