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善波:用“联邦”或“邦联”解决台海问题?痴人说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071 次 更新时间:2023-11-10 10:11

进入专题: 台湾问题  

邵善波 (进入专栏)  

 

台海现状不可维持

最近,新加坡前外长杨荣文在台北举行的“亚太千里论坛”上表示,“两岸分离的现状不可持续”。也有亲国民党的名嘴,在回应海峡紧张的局势时认为,“两岸已经不可能有维持现状的选项……必须开放式地去讨论这件事情。”

台湾海峡早已被国际社会列为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之一,寻求如何处理这个局面,自然成为各方面关注的问题。因为各人的立场不同,无论意见、观点对与不对,在这过程中,都应该以开放、建设性的态度面对,尽力争取达成一些大家能接受的基础,再在这些基础上,寻求解决分歧的办法。尽量避免以武力解决这一问题,应该是各方面目前起码的共识。

蓝营的名嘴在面对不可维持的现状时,首先提出台湾要想清楚自己的底线是什么。他提出的“底线”,就是他们喜欢自己的生活,虽然对台湾的制度充满了怨言,可是还是喜欢自己的制度多一点。这就是他们的底线。

这看来也没有问题,不单止与“一国两制”并没有什么冲突,维持台湾原有的生活方式、社会制度基本不变,本来就是“一国两制”的目的。尽量维持台湾人民生活方式不变,社会、经济、政治制度基本不变,看来也可以成为各方面在处理这问题时的第二个共识。

这里加了一个规范词“尽量”,是明白到如果两岸现状出现变化,撇开因为社会发展而必须做出的调整外,台湾的政治制度不可能完全不变,问题只是“为什么要变?”、“如何变?”,这是需要探讨的问题。

“三不”政策目前是胜利者

离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投票日不到几个月,持“台独”明确观点立场的民进党参选人赖清德,虽然民调长期只有三成多的支持率,但由于对手的分化,仍然被认为是选举胜算最高的人。在野的三个山头能否成功整合,情况看来并不乐观,民进党继续执政的可能性非常高。大陆对赖当选后两岸局势会继续恶化的提示,对选情并没有发生什么作用。

统一还是“独立”,看来并不是这次选举的主要议题。维持现状,不仅仅是大部分台湾人的意愿,也是四个参选人在明在暗的基本立场。唯一能挑动台湾人神经的,看来只是“会不会打仗”。

但“打不打”与台湾“独不独”,有着明显的关系。“独”就会打这道理,台湾人还是明白的,美国人也不例外。但没有几个台湾人及政客愿意面对、需要面对这问题,因为没有人认为台湾会宣布“独立”,无论它的领导人是姓蔡还是姓赖。简单地说,就是美国不同意,不准。

维持台湾现状不变,看来是个广泛的共识。这不只是台岛上的蓝、绿、白是这样看,美国也持同样的态度。“不统、不独、不武”的“三不”政策,看来是目前唯一的胜利者。大陆一方主打的是“反独促统”,但看来若台湾的情况不恶化,维持现状暂时也可以接受。

如果这有点简单化的观察尚属正确,那为什么海峡两岸仍被广泛认为是全球“最危险的地方”之一?为什么不少人也会认为,现状难以维持呢?

寻求阶段性安排

面对这个局面,新加坡前外长杨荣文日前在台湾的一个论坛上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建议台湾将“一个中国”诠释为“一个中国人的邦联”,以此作为导向最终两岸和平统一的进程,避开两岸开战的悲剧。

杨的建议似乎是基于新加坡在英联邦的经验,建议引起了台下热烈的反映,包括马英九及台湾的前外交负责人林永乐,虽然大多人都认为建议并不可行。以联邦制解决两岸的问题,在台湾确实有支持者,如张亚中,其背后的考虑仍是阶段性的统一模式,不是最终结局。

仔细看杨荣文的建议,其实他主要是在努力推动两岸重新启动对话、交流。这是缓和两岸目前情况的最起码条件,而且双方也有这个意愿。坚定支持“台独”的赖清德,也表示希望与大陆对话。但大陆对话的先决条件,是对方要承认“九二共识”,接受海峡两方同属一个中国。但将“一个中国”诠释为“一个中国人的邦联”,也解决不了民进党否定“九二共识”的困局。

在寻求缓和当前海峡的局势,逐步解决台湾问题,采取阶段性的安排,应该还是一个正面、可行的建议。那邦联、联邦是个可以考虑的模式吗?

邦联、联邦模式,主权先行

邦联、联邦的组合模式,前提是各自是一个主权实体,如美国立国前的13个英国殖民地。美国联邦的组成,是这13个拥有主权的单位,自愿让出一些权力,大家结合组成一个联邦政府,一个新的国家。组成后,这些州仍然拥有自己的主权。在联邦制下,这些州如果想退出,需要得到其他大多数州的同意。邦联组合的关系则松散得多,成员交出的权力亦比较有限。邦联中的一个邦如要退出,并不需要其它成员同意。邦联组合与联邦的差别,主要就在这一点。

不少人曾经向大陆提出邦联、联邦的构想,大陆方面多没有回应,或干脆没有理会。这建议的问题,不在许多潜在的障碍,例如有人提出的两个政治实体在经济、军事各种实力上的差距、邦联内的成员在国际组织各自拥有席次的分配等问题。这个建议的死穴,就是先要承认每个成员的主权实体。即要大陆先承认台湾是一个主权实体,这是不可能的。不理会,已是客气的回应。

中国是一个单一制国家,不可能接受联邦或邦联制,即使只是作为一个阶段性的安排。要大陆先承认台湾地区有主权地位,再慢慢寻求最终的统一,是痴人说梦话。在大陆也有一些人推动以邦联制解决台湾问题,主要是他们不明白邦联、联邦制的性质,及组合基础。

台湾不是香港,也不会是香港

台湾的蓝营名嘴陈凤馨在一个节目中回答观众时直言:“台湾不会是香港,(我)觉得不管如何去谈两岸之间阶段性的安排,台湾不会在这里面交出的几个权力,一个是‘军事权’,一个是‘外交权’,因为这个原本就存在,你(台湾)只要不交出这两个权力,他们(台湾)就永远不会是香港,所以这是最根本的一个基础。”

这番话当然也引起台湾一些统派的反驳。

回归前的香港,在英国统治下,是没有“军事权”和“外交权”的;回归后根据“一国两制”的原则、基本法的规定,国防及外交也属于中央政府的事务。但这与台湾会不会是香港,没有什么关系。

台湾要保持军事及外交权力,目的是什么呢?

在“一国两制”下,以香港的例子,台湾统一后会拥有广泛的外事权力,特别是在社会、文化、经贸活动中。台湾现在有的所谓“外交权”是什么样子,他们自己应该非常清楚。“一国两制”下的台湾,对外事权力的范围及对象,绝对会大大超乎台湾目前所有的,起码他们可以像香港一样,参加很多国际机构的活动。故此不放弃“外交权”是个伪命题。

至于台湾人想保留“军事权”,也不只是这个统派名嘴的独有意见,台湾退役军官黄征辉对统一也有同样的要求。但台湾统一后要保留自己的军队,其实际的作用是什么呢?是保卫台湾,对抗美国、日本、菲律宾、或澳大利亚的侵略?当然不是,因为如出现这些情况,解放军早已出手了。保留“军事权”实际是用来对抗大陆。按黄征辉的说法,就是要留有一手,万一将来大陆反悔,台湾还有军队可以自保。这是个笑话,但也反映一个基本问题,像香港人面对九七问题时一样,就是台湾人对解决方案的信心问题。

军队就是国家主权的象征、维护主权的工具。在联邦制下,各邦也不会有自己的军队,正如美国的加州、得州、纽约州也不会有自己的军队。黄征辉担心的问题,也不可能以维持军事权来解决。

香港的“一国两制”,本来是针对台湾而提出来的。在香港先行应用后,中央也期望它能变成“一国两制”的一个样板,协助说服台湾接受同样的安排。回归头几年,这正面作用着实产生了一些效果。不少台湾人觉得如台湾统一后,也能像香港1997年后的样子,也不错,可以接受。但不久,香港的情况迅速变化。香港的经验不单止没有说服台湾统一后的好处,更成了一些台湾人抗拒统一的理由,这也是蔡英文能够连任的一个原因。不少台湾人高呼“台湾就永远不会是香港”,这是中央始料不及的,也是继续推动以“一国两制统一台湾”这政策下,需要面对的新问题。

台湾不是香港,就等于“阿妈是女人”,是不需要论证的。台湾不会是香港,以前不是,现在更不是,将来也不会是。但真正的问题,是台湾要不要“一国两制”?从目前参选的三大政党的代表及一个商人的政治表态来看,台湾不接受“一国两制”。但这些人又拿不出什么可行或起码说得过去的解决办法,这就是台湾问题的闷局。

“亲中”恐惧症与夏立言的委屈

国民党副主席夏立言在一个访问中表示,“中国国民党绝对不是一个‘亲中’的政党。”这话引起了轩然大波,引至国台办迅速表态“对有关言论表示关切。大陆民众对这种损害两岸互信、伤害两岸同胞感情的言论纷纷表达不满。”这迫得夏立言急急申辩,指责“大陆有几个政治评论员断章取义”,表示“我是一肚子委屈”。

作为香港人,我明白夏立言的“委屈”。他其实想说的不是亲不亲“中”,而是不亲“共”(产党)。将“亲共”(产党)说成“亲中”,是香港习惯的做法。一般的理解,这不表示当事人不爱国,否认自己是中国人。夏立言当然没有忘记“中国国民党”的党名,也没有忘记“中国”。他感到委屈,被人误解,是可以理解的。但夏立言这话的语病,他可能自己也不知道出在哪里。

台湾人不想台湾变成香港,但实际上,台湾与香港有不少共通的地方。

国民党的两种“统”与其尴尬的处境

有一个台湾有、但香港没有的问题,就是台湾对“统”有两个含义:统一的“统”,与正统的“统”。

国民党坚持自己一方代表正统中国,香港没有这情况。无论对中央政府持什么样的态度,香港人都认为国民党早已失败,在北京的政府才是中国政府。而对统一的“统”,国民党是否定的。国民党公开反对统一的立场,可以说是蒋家王朝成为过去后,长期及明确的。其背后的理由,也是因为他们拒绝放弃所谓正统地位。

国民党这立场与现实完全脱节,只会越来越难坚持。这也是为什么国民党越来越难吸引台湾年轻人的原因。在这问题上,国民党的出路只有两条:一是像香港人一样,接受现实,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不然,就只能跟着民进党走,走向“台独”的路线,这即一些台湾人所谓的“华独”。

国民党的这个尴尬处境,是台湾问题的一个重大变数。这也是大陆政府需要面对的一个现实和问题。

国民党面对台海“现状不可持续”的局面,又要维持台湾内部的生活方式、政治制度的现状,同时又探讨彻底解决问题的底线,这是个不容易的任务。

保留“军事权”与“外事权”,不做香港,是个伪命题。做到了也没有什么作用,也不是一般台湾人关注的问题。国民党想维持目前的生活方式,但又不接受统一,不接受“一国两制”;民进党主张“独立”,但在大陆武力威吓、在美国反对下,又不能做。这就是台湾问题目前的闷局,也是个危险的情况。

树欲静而风不止

美国投资基金“桥水”的瑞·达利欧,与台湾的苏起,都认为台海局势虽然严峻,但中美双方都不想打仗。那战争的危险又来自哪里呢?

现实是,打不打,如何下最后的决心,美国的情况和中国不一样。美国的政治体制及生态,是权力分散,山头多,他们之间的关系复杂、互动的空间大,变数非常大,决策很多时候是在博弈中决定的,出事的可能性非常大。

例如有一个观察,小布什政府入侵伊拉克一事,到目前还说不清楚是谁,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场合,决定动手的。在台海问题上,如中方出手,多会是被逼的,因为有人过了红线。正如目前出现在台湾周边的军事行动,也是针对美国或台湾内部出现的一些举措,而作出的反应性措施。如美方先出手,则各种可能和原因会很多。唯一可以相对确定的,是如美国先动手,起码最原始的动作,不会是美国国会通过正式决议向中国宣战。

不少人认为中国目前更在意的是发展,会尽一切努力维持和平的局面,不急于解决两岸问题。这观察大概也正确。这看法与香港1997年后地位问题出现时,英国对中国的看法和对局面的评估,非常相似。

但香港后来发生的,证明英方的判断是大错特错的,因为这里有一个严重的盲点及误判,即中国对一些不能逃避的主权原则和问题,是不会以眼前的功利考虑,作出交换或取舍的。西方人很难明白这种思维,正如他们不少人到今天,也不明白当年中国为何要介入朝鲜战争一样。

努力维持一个有利于国家发展的和平环境,是中国当前的主要倾向。但认为除非有人跨越红线,否则中国大陆也不会对台湾动手这一判断,也不是绝对的。因为中国大陆还有一个公开明确的态度,就是如果和平解决问题无望,或问题拖延得太久的话,采取武力方式仍然是一个选项。况且,中国政府已明确表示,2049年前,即第二个百年,这个问题必须解决。这实际是为解决台湾问题定了一个时限。外界对这个态度会造成的影响,似乎未有足够的了解和重视。

这就是台湾海峡出现危机的所有原因,也是现状不能维持、不宜维持,需要各方积极处理的原因。而三方最关键的一方,我认为应该是在中国大陆。简单的理由是,美国及台湾内部的情况,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不会改变,而我方影响这两个因素的能力,亦非常有限。中央领导曾提出,要求大家对两岸的协商形式提出建议,对“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进行研究。这是一个积极进取的姿态,但几年来,这两方面的进展均不大。以下的几个问题,可以是工作的一个开始:

1.台湾的“一国两制”与香港澳门的经验,会有很大的不同。差异在哪里?有什么经验是可以参考、可以用的?

2.台湾的“一国两制”方案,会是什么样子?

3.在一国的原则下,台湾的政治制度,需要做出什么调整?什么可以不变?什么必须改变?

4.“一国两制”模式,是否也只是一个阶段性的解决方案,并不是台湾或者香港、澳门的最终归宿?

对于这些问题,习近平主席在香港回归25周年庆祝活动中的讲话,已明确表明“一国两制”政策没有时限。这个表述是清楚的,而其背后的根据、理论及构思,有待进一步丰富及说清,这样也有利于化解对政策的信心问题。

进入 邵善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台湾问题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707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