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麒元:外汇储备与货币估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26 次 更新时间:2023-11-21 14:46

进入专题: 外汇储备   货币估值  

卢麒元 (进入专栏)  

对人民币汇率的理解,关乎基本国策,关乎国家安全。

外汇储备,又称外汇存底,是一个国家或经济体的货币当局持有并可随时兑换他国货币的资产,通常以美元计算。狭义而言,外汇储备指一个国家或经济体的外汇积累;广义而言,指以外汇计价的总资产,包括现钞、黄金、国外有价证券等。外汇储备是一个国家或经济体国际清偿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对于平衡国际收支、稳定汇率有重要影响。但是,外汇储备往往不是净资产,不能视为可供国民直接分享的国家财富。

货币估值,通常是对货币价值变动趋势的判断。货币的发行和管理,很难与经济运行高度匹配,往往会出现货币估值与货币现值的差异。一般,高速增长的经济体,货币估值会比较高;一般,低速增长的经济体,货币估值会比较低。严重高估的货币,会存在巨大的汇率风险。亚洲金融风暴,就是高估值货币的一次集体崩溃。与之对应,严重低估的货币,汇率存在较大的上行空间,其相关资产具有较高的投资价值。一九九五年,中国建立人民币与美元联系汇率,人民币价值被人为地严重低估了,导致西方资本大规模流入中国,中国资产价格连续二十年升值。一般而言,低估值货币升值会带来繁荣稳定,高估值货币贬值则充满了经济和政治风险。毋庸讳言,大部分国家的改朝换代都与此有关。

通常,低估值货币无须积累外汇储备,特别是无须积累巨额外汇储备;通常,高估值货币必须积累外汇储备,特别是必须积累巨额外汇储备。因为,高估值货币回归价值的过程,必然发生要素价格的重置,要素价格重置将导致恶性通货膨胀,会引发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所以,高估值货币必须积累外汇储备,用以控制汇率调整的速度,用以控制要素价格重置的节奏。举例,当出口出现严重问题,国家仍拥有进口粮食和能源的硬通货,就可以平抑瞬间爆发的恶性通货膨胀。然而,巨额外汇储备的“巨额”存在悖论,外汇储备来自于强制结汇而非税收,因为此“巨额”并非国家巨额财政结余,你可以用它技术性应对外汇收支平衡,却不能够备兑支付本币实质购买力缺口。汇率风险本质是政府的信用危机,政府的信用危机就是财政危机,财政危机从来都不是单纯的经济危机,央行“工具箱”里的那几种“货币工具”,根本不足以解决并不单纯的经济危机。历史经验证明,盲目的自信往往比无知更可怕。

一般而言,负责任的政府,是不会允许本币严重高估的。道理很简单,就算是拥有巨额外汇储备,本币价值回归过程也是充满了风险的。俄罗斯卢布在二零一四年底的暴跌就是例证,俄罗斯用五千亿美元外汇储备并不能在预定价位形成坚固防线,俄罗斯卢布在极短时间内贬值幅度超过百分之一百,俄罗斯经济发展遭到了严重破坏,俄罗斯政府开始陷入财政危机,俄罗斯民众的国民福利大幅度下降。如果,此事发生在中国,人民币贬值幅度超过百分之一百(既12.5人民币换1美元),你敢设想会发生什么吗?你知道二十六年前美元转强中国发生了什么吗?你知道二十六年前美元转强导致了苏联解体吗?负责任政府不在于积累巨额外汇储备,负责任政府绝不应该允许本币严重高估。

那么,为什么一些发展中国家,本币总是会出现严重高估的状况呢?通常,这些国家,受利益集团主导,其财政结构会陷入极度扭曲。一般而言,发展中国家,没有能力节制资本,甚少针对资产持有和资本利得课税,这些国家的财政会对劳动者课以极重的税赋,当这些国家劳动者税负达致承受极限后,这些国家的政府必然通过金融手段解决财政困难。所谓金融手段就是土地财政,土地财政就是这种拙劣治理逻辑的必然结果,土地财政本质上就是通过超级地租来套现铸币税。超级地租是不受法律约束的准财政行为,其经典方式就是大规模地货币扩张(所谓的资本化),超级地租必然导致资产泡沫迅速膨胀,必然形成虚妄的GDP增长奇迹,结果必然导致本币的超发行。於是,本币开始高估,直到进入严重高估的危险状态。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国家一定会有一批“芝加哥男孩”,为本币严重高估进行高大上地诡辩,他们要确保这些国家本币彻底崩溃,直到陷入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为止。

人民币高估了吗?

货币估值极其复杂。货币,作为一国之信用,既有经济上的因素,也有政治上的因素。综合经济和政治因素,货币就是一个国家经济状况的晴雨表。现代经济学,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状况的核心数据,当然不仅仅是营业额(GDP),更重要的是股东权益收益率(ROE)。如果,ROE呈现负值,GDP毫无意义。一间公司,无惧亏损(ROE呈现负值),拼命保营业额(GDP高速增长),管理层一定有无法言表的隐情。一间公司(政府),变卖资产(国有和集体的资产),往往是ROE呈现负值了,这其实是一种极其可悲的状况。因为,这间公司的股票(货币),将最终成为一堆废纸。“芝加哥男孩”为什么不会去德国、法国、英国、瑞士忽悠?因为,这些国家有自己的思想家,这些国家有负责任的管理层。说的再直接一点儿,这些国家的国民还没有丧失主体性,这些国家的资本还不能发挥决定性作用。人民币严重高估了,举国上下视而不见,炒完楼市接着炒股市,衮衮诸公如此荒谬,怎能保障国家安全呢?

鉴于一些原因,笔者不便使用非公开经济数据,笔者亦不便公布人民币高估的计算结果。国家信用,有赖于国民经济的健康水平。国家的资产负债表表达了国家信用的状况,也决定了本国货币估值的合理水平。如果,一个国家,总负债超过GDP的322%,全部盈利甚至无法覆盖利息支出,甚至变卖资产来填补支出差额,还固执地解说本币无汇率风险;那么,一定是这个国家的集体认知能力出现了严重问题,没有一个睿智的国家会含笑冲向万丈深渊的。至于,外汇储备和黄金储备等技术性手段,有什么决定性的意义吗?外汇储备,黄金储备,仅仅能够影响汇率变动的时效,而绝对无法改变汇率变动的趋势。那些花里胡哨的骗人故事该结束了!

结论很简单:当国家总负债超出公允水平(既超过公允总资产估值),本币必然会出现严重高估,并必然需要回归价值。那些认为可以用外汇储备操纵汇率的人,若非完全无知,就是别有用心。同时,在本币严重高估时,不愿意去杠杆(收缩资产负债表),搞资产泡沫(保增长),搞债务扩张(宽货币),是极端不负责任的政策投机行为。他们,必须为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承担全部责任。

怎么办?

最好的方法,往往是最笨的方法。去杠杆!调税收!增效率!

首先,必须对政府、机构、个人进行坚决的债务重组。不要怕打破坛坛罐罐,不要怕退潮后裸露的真相。地存人亡,人地皆亡;人存地亡,人地皆存。放弃GDP指标,准备过苦日子,完成工业化升级,重建国家竞争力,为下一个三十年高速增长奠定坚实基础。

其次,必须立刻改革税赋结构,对资产持有和资本利得课征累进制税赋,用现代文明的税赋制度鼓励劳动,激发全民创业与创新热情。再也不能继续激发全民的投机热情了。税政改革,将极大地改善国家财政的实力与能力,将为国家长远发展战略奠定坚实的制度基础。

最后,必须通过管理进步和科技进步,极大地提高国民经济运行效率。管理进步,意味着大幅度降低制度成本;科技进步,意味着大幅度降低要素价格。管理进步和科技进步,在信息技术革命的时代,不仅仅是一种可能性,更是一次生死存亡的竞争。中国所有产业都需要经历e化革命。当然,最需要e化革命的就是政府,迅速e化就是简政放权,反腐败自然也在其中了。

总之,中国已经处于历史性的拐点了。不仅仅是经济的拐点,也同时是政治的拐点。我们如果不能勇敢地选择历史,历史将会对我们做出残酷的选择。

进入 卢麒元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外汇储备   货币估值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692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