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麒元:债务人的盛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12 次 更新时间:2023-10-27 23:34

进入专题: 债务人  

卢麒元 (进入专栏)  

笔者按:这是2008年的旧文。重发的目的在于说一说负利率,特别是想说一说中国累积多年的实质负利率(名义利率减去实质通胀)。是的,中国是高储蓄国家,政府和居民是存款者,也是真正意义的债权人。中国的金融政策,常年以实质负利率剥夺政府和居民财产(存款收益)。这种由政府进行的劫掠,比苛捐杂税更隐蔽且更残忍。不要抱怨房地产泡沫,不要羡慕投机房地产的伟大投资者,这一切都是这场世纪劫掠的一个侧影而已。我们的老百姓整体上善良到愚昧的程度,他们总是羡慕投机者的聪明,他们抱怨自己太笨和太胆小。他们不懂得政策劫掠,他们也从不懂得维权。别抱怨你可怜的家人了,他们不是太笨和太胆小,他们压根就没资格去参加劫掠团伙。你们要做的,就是揭露劫掠者,掀翻这桌人吃人的盛宴!

 

持续的实质负利率政策,是债务人的盛宴。

这是一种信用剥夺。无论是依靠政府(中国人民银行),还是依靠特权机构(美国联邦储备局),总之,这是信用特权的滥用。这在本质上,是债务人集体赖帐行为。也可以看作债务人对债权人的欺骗、敲诈、盗窃和打劫。

中国人不熟悉现代资本家的真实含义。资本家,是资本持有者。资本持有者,不一定是资本所有者。在中国,资本的所有者,可能就是你我这些憨憨的民众。当然,资本的最大所有者还有我们憨憨的政府。

由债务人合法打劫债权人,这是赤裸裸的、血淋淋的现代金融流氓逻辑。遗憾的是,中国还是没有办法避开资本原始积累过程的残暴、无耻和血腥。

美国政府是聪明的,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务人。美国国民是聪明的,他们是世界上最庞大的债务人群体。有人聪明,自然有人笨。中国外汇储备已经荣升全球第一,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人。请注意区别:债权人而不是资本持有人;债权输出而不是资本输出。在全球金融市场找笨蛋的游戏中,我们“光荣”地成为了世界第一。

当然,中国人也不全是笨蛋。在中国,也有超牛的债务人。随便举一个例子:周正毅。在中国,只要获得信用特权,丑小鸭即刻变成白天鹅。

笔者写过一些文章,谈论中国的房地产问题。天真的孩子们整天争论不休。其实,功夫在诗外。中国房地产最大的问题是金融问题。持续的实质负利率造就了《吸血的砖头》。对此,任志强们无须负首要责任。中国竟然有数万家地产开放商,而它们的负债比例之高,足以惊世骇俗。他们在中国分享债务人的盛宴。所以,竟然有地产商狂吠,让人民银行作他们的陪葬。

当然,在中国超牛债务人后面,必须有超笨的债权人。他们的名字很响亮:政府和人民。打开人民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按照实质负利率,计算一下金融系统转移支付规模,你的心一定会流血。你终于可以理解了,我亲爱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勤劳而善良的他们是如何重新成为穷人的,是如何再次陷入贫困的。

请注意笔者使用的两个重要概念:信用特权;超牛债务人。

美国人搞的金融创新,不过是骗取信用的金融马戏。用极其复杂的技术与工具,将债权转变成股权,然后请君入瓮。笔者在《次按风暴背后的金融骗术》一文中,有详细论述。

中国人不用搞金融创新。中国的政商学铁三角,足以垄断信用特权。剩下的就是选择代理人的问题。现代中国,成功商人和商人成功,很少经得起推敲。因为,中国的非国有商业成功差不多是一个物理学问题:距离。商业成功变成了可以用尺子衡量的技术性问题。商业成功,决定于债务人与信用特权的距离。中国人很含蓄,将距离说成关系。但是,关系也是距离概念,必须用远近来描述。而拉近距离的手段就非常清楚了,那就是腐败。没有陈良宇怎麽会出周正毅。陈良宇代表的是金融特权;周正毅代表的是超牛债务人。当这一问题不再是偶然,债权人的命运就十分令人忧虑了。

以民为本,这是个大问题。本字可以有两解:一个是根本;一个是资本。陈良宇犯罪的本质,就是忘记了人民是根本,而是用人民作资本。

中国国民是朴实的。他们辛劳而节俭,从牙缝里抠出一点剩余,变成储蓄。他们信任中国人民银行,就如同他们信任党和政府一样。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是世界上最穷的债权人。他们更不知道,他们是世界上最愚蠢的债权人。他们根本无力过问债权真实价值缩水的问题。他们成了信用欺骗和信用劫掠的对象。

信用本质上是一种信任。人民的信任,转化成政府的信用。当政府的金融信用被特殊利益集团私有化之后,成为特殊利益集团的信用特权。信用特权产生超牛债务人。这就是中国债务人盛宴的本质。这也是中国金融腐败广普性的根本原因所在。这应该引起最高管理层的高度重视,并进行深刻的反思。

笔者在《美元的走向》、《人民币的个性》、《关于经济政策的若干思考》等文章中,对于中国经济政策和策略有较为系统地分析和建议。这里不再细述。当然,细述也未必有用。笔者这种唐吉哥德式的冲锋,到底有多少实际意义呢?前面矗立的不是一架风车,而是一个强大的铁三角体系。

美利坚合众国真的是够奸的。它不仅仅是一个强大的金融帝国,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金融流氓国家。但是,这个国家还是懂得善待国民的。在实质负利率中,美国国民减少的是相对债务,而得到的是已经预支了的国民福利。笔者不得不为格林斯潘的两个伟大泡沫喝彩。高科技积累是真实的;广厦千万间也是真实的。唯独债务是虚拟的。绝顶聪明的真实与虚拟。笔者觉得格林斯潘先生或许更懂得以民为本的真实含义。

债务人的盛宴还在进行中。饭桌上盛满了中国国民的血汗。中国主权外汇债权一年的贬值损失,可能相当于一次汶川大地震的直接损失;而中国国内债权人的一年债务贬值损失,远远超过一次汶川大地震的损失。血还在不停地流……。

参加盛宴的人们已经忘了,中国的国歌并没有更改,那是一支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当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起来的时候,盛宴也可以马上变成葬礼。

进入 卢麒元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债务人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691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