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RCEP的机遇,中日韩不应错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42 次 更新时间:2023-06-26 22:57

进入专题: RCEP   中日韩  

迟福林 (进入专栏)  

 

近段时间以来,日韩在安全、经贸等各领域的交流合作回暖,其背后的美国因素明显,华盛顿意欲以更大力度推动其亚太盟友构筑排华的产供链。然而,中日韩长期互为重要经贸合作伙伴,中国是日本和韩国的最大贸易伙伴,韩日分别是中国的第四和第五大贸易伙伴。共同维护地区和全球产供链稳定畅通,符合中日韩三国及地区的共同利益。就此而言,依托已经正式生效的RCEP提供的重要机遇,深化中日韩经贸合作,不仅有利于三国,也有利于地区的整体稳定和繁荣。

中日韩服务贸易发展空间巨大

在RCEP框架下深化中日韩经贸合作,重在推进服务贸易。从数据看,中日韩三国服务贸易规模不仅在持续增大,而且仍有较大增长空间。2012-2021年,三国服务贸易总额从1.02万亿美元增长到1.4万亿美元。但从这一服务贸易总额占GDP的比重看,2021年仅为5.74%,远低于全球同期11.80%的水平。初步估计,如果中日韩服务贸易水平翻一倍,占GDP比重接近或达到全球平均水平,将带来至少1.4万亿美元的新增市场。

中国是日韩最大的市场,这在于中国经济结构转型蕴藏着巨大的服务贸易需求,由此为中日韩三国服务贸易发展提供巨大空间。2012-2021年,中日服务贸易额从257.31亿美元增长到314.23亿美元;中韩服务贸易额从222.88亿美元增长到324.45亿美元。并且,中国对日本、韩国的服务贸易长期保持逆差。2012-2021年,中国对日本、韩国的服务贸易逆差累计分别达到1090.05亿美元和408.91亿美元。以数字服务贸易为例。中日韩三国具有相当强的互补性。2013-2021年,中日、中韩绝大部分年份的数字服务贸易互补性指数超过1,这就意味着在数字服务贸易领域的互补程度在不断提升。

目前,中日韩三国双边贸易中的服务贸易占比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2021年,中日、中韩、日韩双边贸易中服务贸易占比分别为7.8%、8.22%和11.06%,低于全球21.4%的平均水平。适应全球服务贸易发展大趋势,中日韩要把经贸合作的重点放在服务贸易上,由此形成新的贸易增长点,推动三国贸易结构升级。

三国共同的市场开放很重要

RCEP框架下,深化中日韩服务贸易合作的关键在于市场开放。某些国家试图“脱钩断链”等做法将严重损害市场开放。中日韩都是以市场和规则为基础的自由贸易的受益者。过去是,今后也会是。1995-2021年,日本货物与服务出口额占GDP的比重从8.8%提升至18.4%;韩国从25.7%提升至42%;在很多年份,其外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都大于内需。从现实看,前不久通过的IPEF供应链协议,企图在亚太构筑以价值观为前提的排他性的供应链体系,其实质是以自身利益为驱动、以牺牲别国利益为代价维护自身霸权的零和博弈。例如,美国禁止韩国芯片制造商填补美国在中国市场份额的缺口;日本将先进芯片制造设备等23个品类纳入出口管制清单。从以往数据看,韩国60%的芯片出口至中国,日本30%的半导体出口至中国。无论是基于自身利益需求,还是基于市场发展趋势,日韩都需要把握RCEP的发展趋势,把握亚太地区发展趋势,增强战略自主性,警惕“脱钩断链”的做法,推动以市场和规则为基础的更大的市场开放。

而且,中日韩三方共同的市场开放很重要。经合组织(OECD)的测算表明,韩国服务贸易的外资准入限制指数高于OECD平均水平80%;日本的与OECD平均水平大致相当,但其服务贸易限制性指数(STRI)是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等主要发达国家的两倍。也就是说,推进服务业市场开放,是中日韩三国的共同任务。顺应科技进步趋势,发挥中日韩在研发、设计与制造上的比较优势,要在相关行业建立中日韩制造业产业联盟,加快实施制造业项下的生产器械、技术服务、联合研发、技术人员自由流动等贸易政策,以中日韩生产性服务业合作推动东北亚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融合。适应数字经济发展趋势,中日韩需要积极探索数据安全有序流动的相关安排;在确保数据流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扩大数据领域开放,实现数据充分汇聚,推动形成东北亚数据要素市场。

2018年以来,中国在服务业市场开放上有明显进展,金融等领域开放承诺提前落地,这些开放进展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2018-2022年,中国累计进口服务2.3万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服务业市场开放还有相当大的空间。比如,在RCEP框架下,中国服务业市场开放承诺采取的是正面清单形式。适应服务贸易发展趋势与结构转型对服务贸易发展的需求,中国下一步将加快出台实施全国版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并且稳步推进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制度型开放。随着这些开放举措的持续落地,预计到2025年中国服务贸易额将达到1万亿美元,其中进口额将达到6000亿美元左右,这对日韩拓展国际服务市场将是一个重大利好。

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应尽快实现突破

中日韩三国GDP、贸易额占RCEP的80%以上,在落实RCEP承诺、务实推进RCEP进程中有着重要作用,承担着重要责任。未来,作为全球与区域大国,中日韩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经贸合作,不仅对推进RCEP进程具有关键性作用,也具有全球影响。这就需要中日韩、尤其是日韩排除各种干扰,合力推进RCEP合作进程。

中日韩也有条件率先实施“完全累积”的原产地规则。RCEP生效使中日和日韩首次形成相互开放市场、降低关税的制度安排,并将中日韩三国纳入统一的经贸规则框架,但双边仍需要20年以上的时间实现90%左右的商品“零关税”目标;其中,中韩需要35年的“零关税”过渡期。建议中日韩三国尽快协商,按照中韩自贸协议中20年的标准,明显缩短关税减让过渡期。更重要的是,三国应率先推动原产地规则从“部分累积”向“完全累积”过渡,率先实施“完全累积”的原产地规则,这将对三国企业优化产业链供应链布局产生重大影响。此外,在原产地证书方面,日本已经实施了进口商原产地自主声明制度,建议中韩尽快对标日本,缩短原产地自主声明实施的过渡期。

适时推进RCEP与CPTPP的规则对接融合,是RCEP高水平开放的重大选项。日本是CPTPP的主导国,中韩也都申请加入CPTPP。若中韩能尽快加入CPTPP,不仅可以进一步提升RCEP与CPTPP的成员重合程度,促进RCEP与CPTPP规则融合,也将使得CPTPP经济体量超过RCEP,在全球经贸规则重构中的影响力将大幅提升。建议积极支持中韩早日加入CPTPP;与此同时,中日韩三国形成合力,共同促进RCEP服务贸易、电子商务、竞争政策等领域的规则标准逐步对标CPTPP。

此外,RCEP协议在关税减让、市场准入、区域供应链调整等方面为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的突破提供重要条件。在中日韩三国的经济互补性强、市场依赖程度仍然较高的背景下,需要排除域外干扰,在RCEP框架下把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议题进行分类,在传统贸易议题基础上,将更多的新议题,如知识产权保护、服务业开放、环境标准等纳入其中,尽快实现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的重要突破。(作者是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进入 迟福林 的专栏     进入专题: RCEP   中日韩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国际贸易理论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4016.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环球时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