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兴:近现代诗歌中的敦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739 次 更新时间:2023-05-27 17:16

进入专题: 敦煌  

杨东兴  

 

1900年敦煌莫高窟藏经洞的发现,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大事件。清末民初,敦煌文物屡遭西方探险家与中国贪腐官吏的劫掠、破坏,损失惨重,陈寅恪先生发出感叹:“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敦煌文物遭劫,引起了罗振玉、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沈汝瑾、于右任、高一涵、冯国瑞、张大千、易君左等学者、诗画艺术家的密切关注。他们或远赴西北,实地考察敦煌莫高窟,或在亲友处寓目散佚各地之经卷,感于敦煌文物的坎坷遭遇,创作了许多优秀的诗篇,或赞美敦煌文物之精美,或感叹敦煌文物遭劫的境遇,或表达保护敦煌石窟的美好愿望。

阅读这些诗歌,我们既可了解敦煌藏经洞遭劫的状况,也感佩于近代以来知识分子的文化良知。这些诗歌是早期敦煌学史上的重要文献,应该引起学界关注。

赞赏敦煌文物之精美

藏经洞的发现使得敦煌莫高窟名扬天下,诗人们看到其中的塑像、壁画、经卷时叹为观止,纷纷借诗歌表达赞美之情。如陆廷栋在《千佛洞怀古》中写道:“画留北魏传神笔,经译初唐入道心。”“传神笔”一词体现出诗人对千佛洞中精美壁画的赞美。

1941年,时任甘宁青监察使的高一涵随于右任考察敦煌。高、于二人为莫高窟中精美的壁画、造像所深深吸引。高一涵在《敦煌石室歌》中写道:“画师一一逞意匠,妙到秋毫难穷状。飞楼涌殿灿珠光,幡刹幢牙列仙仗。”诗人认为,这些艺术品是敦煌画师高超艺术手法的结晶。于右任《敦煌纪事诗八首》之三亦云:“敦煌文物散全球,画塑精奇美并收。同拂残龛同赞赏,莫高窟下作中秋。”诗人来到敦煌莫高窟,与同行之人中秋赏月,欣赏壁画,赋诗感怀。“同拂残龛同赞赏”一句既再现了众人观赏莫高窟的生动场景,亦表达了诗人由衷的赞美之情。1948年,《和平日报》社长易君左随“和平将军”张治中赴河西考察,其间创作了许多敦煌题材的诗歌,表达了对敦煌艺术的赞美之情,如其在《敦煌石窟歌》中写道:

八宝庄严何代建?大千灿烂此中收。眼花缭乱口难言,魂灵飞越足难周。行云流水随时尽,沧海桑田一笔勾。人言佛法本无边,我言国力罕匹俦。千佛洞如大海潮,一洞即是一浪头;千佛洞如大海浪,一浪搏击一孤舟。世界无如此伟大,人生从此消烦忧。

此诗写敦煌莫高窟中的壁画、造像等艺术珍品琳琅满目,令诗人“眼花缭乱”,置身其中,可以永消心中的烦恼与忧愁。“世界无如此伟大”一句体现出诗人对敦煌艺术的由衷喜爱。

悲叹敦煌文物之破坏流散

作为敦煌藏经洞发现、遭劫这一重大事件的“在场者”,晚清民国诗人在赞美敦煌壁画、造像时,又悲叹敦煌文物所遭之破坏流散,谴责了斯坦因、伯希和等西方探险家与中国贪腐官吏破坏敦煌文物的行径。

其中,部分诗人或为官,或考察,或游览,他们远赴河西,亲眼目睹了莫高窟的破败,用诗歌作了如实记录。如甘肃诗人杨巨川在《游千佛洞》中写道:“劫火经兵燹,丰碑剩粉侯。铁围原幻境,释教亦漂沤。历落丹青剥,推迁岁月遒。菩提难此证,祀事叹谁修。”诗人曾任敦煌知县,公务之余游览千佛洞,目睹了藏经洞历经兵燹与劫掠之后的残破之状,故而发出“祀事叹谁修”的感慨。又如高一涵在《敦煌石室歌》中写道:

斯氏伯氏一顾空,毡苞席卷间关走。后有好者勤搜求,十存一二遗八九。瑯嬛福地一朝空,欧西书府栋为充。石室遗书传万国,秘笈翻为天下公。世界竞夸敦煌学,失马浑难罪塞翁。我来又后四十年,烟熏壁坏损妍鲜。篝火入室摩挲遍,粉墨剥落叹神全。

诗人不仅痛斥西方列强劫掠敦煌经卷的行为,而且记录了遭劫后藏经洞的惨状。1941年,出于对敦煌艺术的热爱与向往,国画大师张大千不辞艰辛来到河西,考察敦煌莫高窟。在此期间,张大千不仅潜心临摹壁画,而且为好友范振绪所绘《敦煌访古图》题诗云:“碧眼从他夸重宝,神州随地有骊珠。”(《题〈莫高窟访古图〉》之二)前一句有注:“阎立本《历代帝王相卷》已流入美利坚。”感慨愤懑之情溢于字里行间。再如易君左在《敦煌石窟歌》中写道:“惜哉大者盗而小者偷,真者沉而伪者浮。颓者垣而荒者丘,断者头而抉者眸。艺术宝藏任毁灭,髯翁只眼独千秋。”

此外,还有一些诗人虽未亲至敦煌,但从亲友处寓目流散的敦煌经卷时,内心感慨万千,发而为诗。如沈汝瑾《观吴趋王氏摹印敦煌石室碑拓经籍,为赋长歌》写道:“赠与海客作缟纻,指点搜括岩穴空。英法好古胜中土,宝玩故纸如黄琮。龙骧万斛载归国,伦敦院与玻璃宫。偶携数册示朝士,相顾惊叹迷双瞳。”面对敦煌文物遭劫的现状,诗人发出了“中国国粹日见少,兵火劫共人沙虫”的慨叹。诗人还由敦煌文物的遭劫联想到近代以来西方列强瓜分中国的侵略行径:“暏兹楮墨念疆土,瓜分说更悲填胸。”面对“瓜分”危机,诗人怒不可遏,表达出“主权丧失尚不惜,欲雪国耻无英雄”的无奈之情。

梁启超在《自题所藏唐人写维摩诘经卷,为敦煌石室物,罗瘿公见赠者》中写道:“碧瞳胡儿解望气,求遗乘传如陈农。神物耀眼喜欲倒,万里茫屐镵(ch?觃n)鸿蒙。牛腰捆载渡西海,夺我燕支难为容。流传京国尚千卷,耗矣廑比爨(cu?觓n)下桐。卿鱼名士善胠箧,一夕采撷空珠丛。”又在《瘿公以唐道士索洞玄所书〈本际经〉属题》中写道:“千年石室一朝剖,完轴零缣各胠剽。景教秘录诧海西,尤物强半落蛮徼。”梁启超在诗中谴责了西方列强与中国贪腐官吏劫掠、破坏敦煌文物的无耻行为。

梁氏弟子冯国瑞在《禹卿丈以所藏敦煌唐人写〈法华经〉长卷见赠赋谢,兼题其尾,用任公师〈自题所藏唐人写维摩诘经卷,为敦煌石室物,罗瘿公见赠者〉韵》中写道:“剽盗端为斯坦因,络绎玉门毂纹重。欧人竞夸盛流西,恒沙异典饱碧瞳。”又在《题鸿汀先生〈敦煌访古图〉》中写道:“华夷竞趋敦煌学,流传玑羽海西东。”诗人不仅痛斥了斯坦因、伯希和等人盗劫敦煌经卷的行径,而且指出作为国际显学的敦煌学之盛况。

这些诗歌为我们讲述了敦煌莫高窟在清末民初的坎坷境遇,体现出诗人们崇高的爱国情怀。

呼吁保护敦煌文物

诗人们在诗歌中呼吁国人保护敦煌文物。如曹经沅《乙酉夏,鸿汀来渝,以〈敦煌访古图〉属题四首》之二写道:“时荒醉汉亦称祥,何况千秋选佛场。说与邦人应护惜,无忘石窟与云岗。”此诗是曹经沅题于《敦煌访古图》上的,表达了诗人保护敦煌文物的愿望。又如高一涵《敦煌石室歌》云:“月仪墨迹西夏字,幸从灰烬见残编。汤盘孔鼎器已渺,文辞述作尚连篇。敦煌艺术卓千古,薪尽行当看火传。”为了不使敦煌文物继续受损,诗人认为国人应该保护与传承“敦煌艺术”。于右任更是发出了“敦煌学已名天下,中国学人知不知”(《敦煌纪事诗八首》之六)的强烈呼吁。

除以上诗人外,许承尧、汪辟疆等人也创作了一些题咏敦煌经卷的诗歌。这些诗歌既是晚清民国诗歌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敦煌学研究的重要文献,具有独特的文献价值与学术价值。

(作者单位:兰州交通大学文学院)

    进入专题: 敦煌  

本文责编:editor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3218.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中国社会科学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