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鹏:应当提出琉球地位再议问题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86 次 更新时间:2023-06-22 00:48

进入专题: 琉球  

张海鹏 (进入专栏)  

 

琉球历史上是一个独立王国,与明清时期的中国有着紧密的藩属关系,1853—1859年间,琉球王国曾与美国、法国、荷兰签订修好条约,表明琉球王国的独立主权国家地位。1879年日本政府非法强行吞并琉球王国,将琉球改名为冲绳县。清政府曾正式提出抗议,中日两国为琉球地位进行了数年谈判,因因甲午战争失败,中国未能继续交涉。2013年5月8日,《人民日报》曾在政治版发表张海鹏和李国强合写的《论<马关条约>与钓鱼岛问题》,提出了琉球地位再议问题,引起国外舆论。目前,鉴于东亚以及太平洋地区局势的不平静,鉴于台海地区紧张关系,鉴于日韩两国紧抱美国大腿,实在有从战略上正式提出琉球地位再议问题。

我的理由如次:

一、当前提出琉球再议,学理条件是充实的:历史事实清楚,国际法理由充足。

中国学者认为,1879年前的琉球是一个独立王国,有明确的地理位置、人口和语言文化,有一千多年的发展历史。自明朝初年以后,与中国建立了紧密的宗藩关系,长达500多年。中琉之间的宗藩关系,就是琉球王国新王继位,要接受中国皇帝的册封。这种关系不同于西方的殖民体系,实质是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帮助琉球王国的发展。朝贡关系实质是经济贸易关系。中国在琉球没有一兵一卒,没有中国官员在琉球常驻,中国政府不干预琉球的内政和外交。琉球官方纪年采用中国皇帝年号,官方记载采用汉文,是琉球自己的选择,当然也体现宗藩关系的属性。

到了近代,琉球王国与美国(1854)、法国(1855)、荷兰(1859)分别签署了修好条约,建立了外交关系,中国政府表示了支持。条约文本分别用中文与英文、中文与法文、中文与荷兰文写成。签署时间,琉球署的是清朝咸丰年号。这些签约表明,在近代国际关系上,琉球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签约行为完全符合国际法。琉球王国不仅在前近代是独立国家,进入近代琉球也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

1872年,日本明治政府强行宣布改琉球国为琉球藩,1979年,日本政府以武力将琉球国王从阿坝押解到东京,宣布废除琉球国,改为日本的冲绳县。日本政府的行为是非法的,是违反国际法的,在没有任何借口的情况下,以武力消灭了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琉球国王没有在灭国的文件上签字,多次向清朝政府请求援助。清政府自顾不暇,未能有效出手援助。但清政府从来不承认日本吞并琉球。中日两国之间谈判琉球地位问题数年之久,未达成协议。甲午战争,中国失败,中国方面就无从谈论琉球问题,琉球地位问题成为悬案。

1943年11月开罗会议,美国总统罗斯福与蒋介石在开罗会谈,提出战后中国托管琉球。蒋介石回答中美共管,未形成决议。这说明中美两国都认为琉球不是日本的领土。《开罗宣言》规定:“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从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我三大盟国稔知朝鲜人民所受之奴隶待遇,决定在相当时期,使朝鲜自由与独立。”1945年《波茨坦公告》明确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可以领有之小岛在内。”这个公告明确规定琉球不属于日本领土。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日本投降,明确接受《波茨坦公告》。战后根据美国主导的《旧金山和约》,琉球归美国代管。以上都说明,琉球的国际地位是未定的。1945年8月美国占领琉球群岛,实行托管,在琉球成立“琉球民政府”,废除了冲绳名,启用了琉球名,这是不承认日本吞并琉球的表示。1972年,由于国际形势变化,美国把琉球的行政管理权交给日本,琉球主权还是悬置的。此后,日本虽把琉球重置为冲绳县,但并未解决琉球的地位问题。

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1879年日本吞并琉球是非法的,是违反国际法的。《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两个最重要的国际文件都否定琉球是日本的领土。1972年以后,日本重置冲绳县,并未解决国际法上有关琉球独立主权地位问题。

琉球历史上与中国建立紧密的政治、经济、文化关系长达500年。清政府就琉球地位问题与日本谈判数年未达成协议。美国实际上不承认日本对琉球的主权。琉球成为太平洋上一个独立国家,对中国的海洋发展战略极为重要。中国把琉球独立建国作为战略问题思考的时机到来了。

步平、 北冈伸一《中日共同历史研究报告书》(北京,社科文献出版社, 2015 )已经正式公布了中日之间对琉球地位的基本看法。张海鹏、李国强发表《论马关条约与钓鱼岛问题》(《人民日报》2013年5月8日),文章提出了“历史上悬而未决的琉球问题也到了可以再议的时候”,日本政府官房长官菅义伟就此正式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抗议,我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拒绝了日本的抗议。国内外新闻媒体就此做足了文章,形成了舆论氛围。中日两国政府和社会的心理准备已经有了。

二、日本国内矛盾甚多。

护宪与修宪的矛盾冲突形成为社会政治的对峙状态;安保与反安保的矛盾冲突,促成社会的民主反战力量持续高涨;历史认识的分歧与对立,表现于社会政治文化教育诸多方面;冲绳的美军基地与琉球民众身份认同,强化了当地民众对于冲绳大战那样的危机意识,琉球民众的身份认同,同近代以来一直存在的琉球人独立意识相结合,致使当前该地区民众坚决反对美军基地、要求“自我决定权”“琉球独立”等意识不断高涨。

琉球独立与自治运动日益高涨,困扰着日本政府。琉球社会上层精英与大学教授、市民等各阶层逐渐形成共识。自立、自治派以“争取自己决定权”为口号,是为琉球当地实力派。该派批评日本在冲绳的现行政策,质疑近代日本合并琉球合法性,主张捍卫琉球历史文化。成员涵盖各政党议员、实业家、大学教授等。独立派以“琉球独立”为口号,直接批判日本吞并琉球的殖民性质,要求恢复琉球主权地位。该派目前在人数上暂不具备优势,但其影响力与发展前景看好。中间派,既同意保留日本政治态势,也认同琉球人身份。日本本土移居琉球者,承认日本对于群岛的主权统治,认同自己的日本人身份。

现任冲绳知事玉成丹尼是主张自治的,是反对美军军事基地的。前任知事翁长公开表明自己的自治立场,更前任知事大田由过去的自立派转向独立派。一批大学教授是独立自治运动的中坚与前沿动力,前日共领导人德田球一的后裔、义士林世功后裔等名人都有参与。近年出现的动辄十余万、数万民众参与的各类抗议活动,则显示了独立自治运动深刻的民意基础。日本本土政治家鸠山由纪夫、河野洋平等同冲绳的关系密切,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著名动漫画师宫崎骏等人给予了独派自治派深刻同情,等等。

冲绳的反美军基地运动,多年来持续发展,声势浩大,可视为独立、自治运动的组成部分。反基地运动已具有类似1960年代反安保运动的规模与影响力。边野古地区民众数年来一直坚持在修筑现场阻扰、抗议。反基地运动直接关涉日美同盟以及美军在亚太地域的存在等重大国政治外交问题。

独立与自治派的思想理论与口号主要有:“恢复自我决定权”,“琉球独立”,“1879年琉球处分非法”,“1972年美日归还协定未解决主权归属”,“不做军事殖民地”,“1854年美琉等三条约证明琉球是独立国家”等等,在宣传上颇占上风,使日本政府相当被动。琉球独立与自治运动,呈现加速国际化趋向。包括翁长知事、参议院议员等政界要员、实业家和学者教授等多批次赴联合国人权组织会议,揭露日本政府对于琉球人、在日朝鲜人的反人权、反文化政策实质。

琉球当地报刊以《琉球新报》、《冲绳时报》为中心,得到东京的《朝日新闻》等媒体的支持,加之2014年新创《琉球独立学研究》和老刊《うるまネシア》(可译为《琉球之弧》已发行近20年)等多家倡导独立、或自主自立的报刊,以及海量的文章论著,显示了独派与自治派的思想主张已经理论化、体系化、普及化。

2013年5月15日“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成立,重新燃起琉球独立的火炬。这是战后所有琉球自决运动团体中平均学历最高而且最年轻的一个。这个团体的领导群体的思想、主张比以往的运动者更成熟。这表现在对待“台独”与钓鱼岛归属问题上。

2017年10月22日“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修正了章程,删除了先前列举的其他独立运动(包括“台独”)。“琉独会”从一开始就不把钓鱼岛视为重要议题,其创始人之一的松岛泰胜更是为此写了专著《帝国之岛》(2020年7月出版),根据历史及法理公开主张钓鱼岛属于中国。于是,横亘在中国人民与琉球人民之间的两个障碍物都被搬开。这使得琉球自决可以与中华民族复兴走在同一方向。

当然,琉球一般民众的觉悟还停留在“反基地”层次,并未提升到自决独立。“琉独会”的领导人很务实地与其他“反基地”的人或团体合作,并未要求大家都在现阶段支持自决独立。

琉球普遍的看法是,琉球的未来,必须在中国强大到重新主导东亚国际秩序之后,才能真正见到曙光。

三、当前提出琉球问题是可行的。

琉球问题是中日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是二战后的历史遗留问题。二者都与中国直接相关,中国不能不关心。

琉球问题,也是日本前任首相村山富市谈话中的“殖民地问题”。琉球王国被吞并成为近代日本第一块海外殖民地,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历史罪责。清算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责,要与处理琉球问题联系起来。

琉球主权未定,这是二战以及战后处置的遗留问题。中国作为国际条约的参与国,作为战胜法西斯国家的不可替代的成员,作为联合国发起国和常任理事国,有权过问,提出琉球问题绝非干涉日本内政。原则上,琉球问题是国际问题,不是日本国内问题。

以上是提出琉球再议问题的战略和国际法根据。我认为,在中日关系中,从战略上提出琉球地位再议问题,应该是可以的,在法理上,在历史事实上都是站得住的。当然,这样重大的战略问题,不是一两次访问能得到解决的,在短期内解决也不大可能。支持琉球自决和反对台湾独立,都是我们的责任。我认为,我国领导人在访问日本时应当关心琉球自治问题,关心日本政府在琉球各地部署军事设施问题,可以提出琉球再议问题。中国有关政府部门要支持琉球自治运动,支持把冲绳县厅改为琉球自治政府。最重要的还是美国。当前中美关系紧张,美国对琉球问题一定会偏袒日方。但是,提出琉球再议问题,也许会加深美日矛盾。提出琉球再议问题,也是要设法把美国军事基地逐步挤出琉球。从长期看,美国不一定反对琉球独立。由于琉球历史上与朝鲜友好,提出琉球独立问题,估计韩国不会反对。短期内,争取实现琉球自治;长期目的,争取琉球独立建国,在东亚形成中、日、韩(朝)、琉四国局面,对中国在东亚的利益是有好处的。

提出琉球再议问题,是支持琉球自决,而不是利用琉球自决,不是为了支持琉球自决而反日,也不是为了中日友好舍弃琉球人民的自决利益。我们要把中日关系与琉球自决分开处理。在中国看来,中日关系是中日关系,琉球问题是琉球问题。我们不因琉球再议而破坏中日关系,也不应因强调中日关系,而把琉球问题放在一边。

今天提出琉球问题,必须基于中琉之间超过五百年的历史情谊,负起1879年日本并吞琉球时我们当时难以顾及的历史责任。恢复琉球的国际法主体地位,不是为了将琉球收为中国所有。必须明白,就在那500年期间,琉球也是一个独立国家,虽然与中国建立藩属关系,但琉球不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关怀琉球,呼应其自决要求,这是中国的历史责任,也是《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赋予中国的责任。我们绝不把琉球当作棋子,鼓动琉球反日而损害中日关系。只有坚持这种立场,中华民族复兴事业才能在东亚国际关系中站在道德和正义的制高点上。如果我们主张收回琉球,反而显出中国有自私目的,因而丧失国际道义制高点,在国际上授人以柄,是不可取的。

今天,为了反击美国霸权、反对日本右翼、反对“台独”分离主义,都必须立即开始与琉球人民中有民族意识的有志之士合作,不可为了短期利益而牺牲琉球人民的长远福祉。否则,长远而言必将陷于被动,后果难以挽回。

2023年5月14日

进入 张海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琉球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专题研究 > 琉球研究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2876.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