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不确定的时代,为什么我们更需要学习经济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47 次 更新时间:2023-03-04 00:19

进入专题: 经济学  

姚洋 (进入专栏)  

近日,由机械工业出版社主办的“商业阅读新风向——2023年度知识发布主题论坛”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经济学的意义》作者姚洋以“不确定的时代,为什么我们更需要学习经济学?”为主题进行演讲,本文根据姚洋教授的演讲整理。


经济学能干什么?

大家知道,经济学是唯一一门能颁发诺贝尔奖的社会科学。诺贝尔奖会发给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医学,但社会科学只发给经济学。这意味着经济学也是像物理学、化学那样的“高大上”的科学。

我们一般人学习物理学基本上就学到高中阶段,高中之后,基本上全忘掉了,反正现在很少有人记得高中阶段学的物理学知识。我们知道物理学、化学肯定是有用的,但是离普通人是有一定距离的,因为它的门槛非常非常高。

但经济学不同,因为经济学所研究的那些东西是我们日常经历的。所以,我们在社会上就会看到有很多人都自认为他是经济学家,好像经济学每个人都可以来做研究。主要原因是因为经济学研究的对象是和我们的日常生活非常贴近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经济学研究本身是容易的。

所以,要讲经济学能干什么?我觉得还是得从亚当·斯密讲起,因为是他发明了所谓的现代经济学。亚当·斯密所处的年代是启蒙运动时期,他代表的是苏格兰的经验主义的启蒙。启蒙运动的对立面是什么?主要是宗教,宗教那种固化的思维,特别是中国人不信教,所以我们很难理解西方启蒙运动那种冲击力。过去,所有的事情你不用思考,因为上帝都告诉你了,你照做就行了。启蒙运动却说,不对呀,我们自己就可以产生道德,道德在我心中。其实,这些东西王阳明早就说过了。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现代性比欧洲要早至少300年,王阳明的道德在我心中,是不用去求助外界的,不用去学习的,我自己就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而西方的启蒙运动说到底就是有了这么一个认识。

但是,它往下走了,我们却没有往下走。它往下走是说,人性解放了,可是人心里头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你怎么去遏制人恶的一面,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亚当·斯密的好朋友休谟提出这个问题,“人的行动是受感情支配的,不是理性支配的”。那么,问题产生了,我们这个社会没了神的指引,走到哪里去了?亚当·斯密说走到市场去了,市场给我们人的本能冲动提供了一个出口,你不用去偷,不用去抢,你到市场上去生产,去交换,你就能得到你应得的东西,整个社会也变得更好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看不见的手。

那么,亚当·斯密的出发点是什么呢?是人性。是我们日常所观察到的人性。所以,应该说经济学几乎所有的结论都是和我们的常识相关。所以,自打经济学被发明以来,经济学就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经济学经过两三百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座大厦,从常识升华,变得更加系统化了。所以,你看经济学的教科书,特别是研究生阶段的教科书,那么厚的一本都是数学公式,它是从常识发展出来的一个严谨的科学。

为什么普通人要学点经济学?

我们普通人学习经济学有什么用?我觉得经济学有很多层次,普通人即使不用做经济学的研究,至少也可以学一些经济学的原理。

学了之后有什么用呢?我觉得至少有这么几点用处:

1.认识了市场经济到底是怎么运转的。

2.你有一些经济学的背景知识,还有逻辑、认知,你就不会被我们现在的这些网络大V给忽悠了,因为现在忽悠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3.和你的日常生活也有关系,特别是你做投资,或者做企业,做生意,学一些经济学的原理,我觉得是非常有帮助的。

先从认识市场经济的规律这点说起。我在北大也教过经济学原理这门课,我们的学生都是来自北大各个院系,还有校外的学生。我教的时候就有一位在北航的研究生,说自己是学计算机的,但是他读我们的双学位。他说听完我讲的经济学原理之后,认为这门课改变了他的人生观。因为在过去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讲社会,他根本不知道我们整个经济系统是怎么运作的,因为我们初中、高中教育都没有这种社会科学的教育,不教市场是怎么运作的。

所以,如果你到了大学阶段,不学经济学,你就会停留在高中阶段,你关于整个社会,整个市场的运作的认知就会停留在高中阶段。但那跟现实恐怕是毫不沾边。

因为时间短,我在这里就举几个例子。

第一,关于价格。价格起什么作用?价格在经济学里是非常重要的,有时候别的学科老骂经济学家,说他们是经济学帝国主义。然而,经济学家之所以能成为帝国主义,就是因为他们有价格,可以去度量。但对于我们经济学家来说,价格做什么呢?价格会指引资源分配。

但为什么我们要关注价格,而不是去关注所谓的价值?是因为价值在很大程度上是无法衡量的。一块土地对于投资者来说,它值一百万,但是对我来说,这是传下来的,那就值一千万。你说谁的判断是对的呢?

就像大众辉腾。辉腾这辆车停产了,这是辆豪华车,你要看它的配置和乘坐的感受,我觉得是超过奔驰的,因为我坐过。但它卖不上价去,在中国只卖60多万,还没人买,最后只好停掉了。大众为什么要生产这辆车?因为大众当时的老总有一个情怀,说我们也得造豪华车,花了好大的劲造豪华车,销量却上不去。

那么,整个社会要有效率,你一定要指引着资源向着有效率的地方去配置,什么叫有效率的地方?就是有人买你的东西,没人买你的东西,你不可能有效率。

第二,边际的概念。这一点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举个例子,20年前我在北大工作,那时候还很年轻,我们觉得北大分的房子太小了,燕北园的房子太小了,又是一楼,努力挣了挣,去买房吧,买到了西三旗一个偏僻的小区。但那时候高速路收费很高,只要过清河收费站就花十块钱,那时候十块钱还花得起,这么开下来,20多分钟到北大。后来有人说通勤的路,这个钱要减下来,不能收十块钱,要收五块钱,结果就因为五块钱的差距,那条路就开始堵了。

说明什么呢?说明有些人对高速路的收费是极其敏感的,可能中间有些人并不在乎五块钱,但是有一部分人是价格非常敏感的。你要是做生意,你的定价就是应该关注边际上那些人,而不是关注中间的那块人,极端的那块人,这是我们的边际的思维。你如果建立起来这套边际的思维,可以理解很多的现象。

第三,关于激励的问题。人是需要激励的。小岗村是我们农村改革的先锋,小岗村1978年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它一年的产量相当于人民公社25年的产量,不可思议。因为在人民公社时代,生产的东西不全是归他的,到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生产的东西基本全归他了,他有了激励。

我觉得学了经济学之后,大家不容易被极端的言论所忽悠。我想举几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关于中国和世界脱钩的问题。我们现在听到的这些大V们的说法都是产业在向东南亚转移,在向印度转移,中国经济完蛋了,不再是世界工厂了等等。这样的说法事实上对于我们严肃的经济学家来说是一文不值的,基本上是胡说八道。但对于我们普通大众来说,怎么去辨别它是胡说八道?经济学有个原理,就是比较优势。

你要是懂得了比较优势这个原理就不会去相信他们了,因为中国到了今天已经建立起来了强大的优势,我们的工业基础非常的完备,在世界产业分工里占据了中间的很大一块;另一方面,产业向东南亚的转移是符合比较优势的,是低端的转移到东南亚去了,中国的产业实际上是升级了,最后的结果是水涨船高,东南亚受益,中国也受益。

第二个方面,就是最近大家讨论的关于货币的问题,债务的问题。有人说,你不要又鼓吹债务,问题在哪里?由于我们很多人,包括所谓的大V他根本就不懂什么叫货币,什么叫信用,货币和信用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这个其实不太容易说清楚。今天我站在这里,也不太容易把这个题目给说清楚,但我想告诉大家,你对货币还有债务问题如果有所了解,你不会受这样的大V的忽悠。

再一个就是我们关注的房价,我们一提到房价高,一定是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造成的,因为他们想卖地,推高房价,然后去赚钱。这种说法听起来好像有道理,但是这种说法基本上是错误的。

为什么呢?土地供应是无弹性的,需求是有弹性的,土地供应即使是你能扩,比如北京你再扩,它也是无弹性的。无弹性的意思说多一点,就是供给曲线是垂直的,那么这个价格完全取决于你的需求。说句不好听的,有点不太受老百姓欢迎的话是什么?房价高跟我们老百姓手上的财富变多有关系,是需求决定了房价。如果懂了一点所谓的供给需求,考虑到均衡的结果,你就能理解这一点。

第三个方面,对我们个人,我觉得也是有用的。我们多多少少都会做一些投资,但很多人都被骗。为什么?说白了,能骗你,就是他给你承诺高回报。如果告诉你投资只有5%的回报,你基本上不会听他的,他要骗你,一定跟你说,一年有20%的回报,甚至50%的回报。

对于经济学家来说,这家伙一定是骗子,因为这个社会上不存在这么高的回报率。他说回报率是50%,但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所谓的高回报一定是和高风险联系在一起的,如果告诉你20%,即使是真的,那失败的风险极有可能能达到50%。你能不能承受?

举一个更加有意思的例子,我们看电影演员的收入,大家最关注的是什么?头部的几个电影演员,什么这个冰冰,那个冰冰,收入几千亿,但事实上绝大多数电影演员都在餐馆里头刷盘子,全世界都是这样的,你最后发现,电影演员这个行当平均收入跟我们普通人的收入基本上是一样的,这就是价格在起作用,价格在指引分配。

如果说电影行业,做电影演员真能赚到我们普通人的几百倍,那大家都去做电影演员了。不是所有的电影演员都是长得很英俊,现在很火的电影演员张译,曾跟我一起参加总理的座谈会,我觉得他没我长得帅,但是人家是名演员,那他演技好,演技好是可以学的,它不就是一个技能吗?可以去学。所以,从这个例子大家也看到,就是价格在起作用,你不要被这些所谓的高回报给忽悠了。高回报一定是伴随着高风险,你能不能承担这样的风险?

做企业,也要学点经济学

如果你做企业,你第一个要考虑的是什么?是顾客的反应。有一次我带队去重庆的一个校友企业参访,那个校友企业做房地产赚了钱,然后他说我要做实业,要做高科技的东西,要做小的芯片,装在汽车里头,把汽车驾驶员的驾驶记录全记录下来,然后跟保险公司合作,保险公司掌握着这些数据,就可以做很好的精算,就省钱了,他觉得这个能卖得出去。

后来我问他,你想过没有,你这个东西要装到顾客的车上去,去监视这些顾客的驾驶习惯,他会装吗?“哟,这个事没考虑过。”他这个所谓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是走不通的。我们经济学家的第一考虑是什么?人对你的政策也好,商业计划也好是会有反应的,人是需要激励的。你想好的这个模式是从自己的角度想的,不是从顾客的角度想的,经济学家第一想的是顾客会怎么想。这说起来好像是一件很小的事,但到了具体的例子上就变得很重要。

再举个例子,我们经济学家非常重视一般均衡,什么叫一般均衡?就是负反馈机制。举个例子,就是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国家把人民币高估的非常厉害,最高的时候我们兑美元的比价是,美元兑人民币1:2.5左右。为什么我们要高估我们的人民币呢?因为我们缺外汇,缺了外汇之后,我们就想那怎么办呢?把人民币高估一点,卖一件东西,能赚回来更多的外汇,搞计划经济的人就不懂这个负反馈机制,不懂一般均衡原理,你定那么高的比价,那你的东西在国外就很贵,就没人买你的东西了,所以我们的外汇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就会被高估的越来越严重。如果你做生意,一定要考虑存在这样的负反馈机制。

时间原因,我和大家分享的内容就是这些,希望我的分享对大家学习经济学,对大家理解经济学有所帮助。谢谢大家!

来源:经济观察报



进入 姚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济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1217.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