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节:也谈靖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6 次 更新时间:2022-09-26 14:33:10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梅节  

   靖本是南京浦口区靖应鹍家藏的一个《石头记》抄本。1959年为毛国瑶先生发现,录下150条有正本所无的批语。1964年4月毛君寄给俞平伯先生,渐次传开,70年代公开发表。由于靖本旋即迷失,加上有些批语与某些红学家的观点抵牾,一开始便风风雨雨,争论不休,“文革”中靖家与毛君更饱受压力。近些年,红学界有些人掀起了对靖本的打假,贵州《红楼》辟有“靖本谈”的专栏,逐渐形成红学一个新热点。

  

   记得1997年9月应邀参加红楼梦国际研讨会,住在北京饭店,有一次和蔡义江先生聊天,谈到红学界近况。蔡先生问:“注意最近关于靖批的讨论没有?”我说:“从《红楼》上读到一些文章,不全,好像来来去去都是那两三个人抡大锤。”又问:“你相信那些批语是毛国瑶造出来的吗?”我说:“不知道毛国瑶先生造得出来造不出来,反正我造不出来。”他说:“我也造不出来。”

  

   1999年应邀参加金华中青年红学研讨会,住在山中望湖居。冻雨敲窗,夜长少睡,晚上多聚在一起聊天。有一次又谈到靖本问题。参加的有蔡义江、梅玫、杜春耕、香港的洪涛和我。还有什么人,不记得了。我谈了我的看法。我说造假本来就不容易,造曹雪芹、《红楼梦》的假更不容易。有高手不是试过了吗?我不相信一个二十九岁、在大学读了一年中文系,被打成右派退学在家的青年,能串通编造靖本及其批语。

  

   又快两年了。胡文彬、杜春耕二先生近日到江、浙讲学,顺道到南京探访毛国瑶。毛君患脑血栓已杜门不出。他把1959年抄录150条靖批、后经俞平伯朱笔校过的笔记本,影印给了胡、杜。杜先生后来又将之复印给我。这促使我写这篇文章,谈谈个人对靖本的看法,希望抛砖引玉,引起讨论。

  

   一、一个“补”字,彰显芹脂关系的疏远冷淡

  

   靖本牵涉很多问题,我只选择几个例子来谈。

  

   庚辰本第二十二回,惜春谜以下中断,有一眉评云:“此后破失,俟再补。”另页有一行字:“暂记宝钗制谜云。”在“朝罢谁携两袖烟”七律之后,有一批语云:

  

   此回未成而芹逝矣,叹叹。丁亥夏畸笏叟。

  

   靖批也有这条批语,“未成”作“未补成”,多一个“补”字。靖批未出现前,眉评和回末评在打架,前者说惜春谜以下中断是“破失”,畸笏说是“此回未成”。红学家也在打架:赵冈先生说这回雪芹已写完,现在残缺是因为破失[1];曾担任俞平伯助手的王佩璋女士认为惜春谜以下是留空,雪芹未写成就死了。[2]及靖批出现,此条作“此回未补成而芹逝矣”,庚辰本原来脱一“补”字。这样,二十二回断尾,不是未写成,而是未补成。与眉批“此后破失,俟再补”合榫。

  

   靖批作“未补成”是合理的。因为我们不相信,曹雪芹像胡适博士设想的那样作三级跳写作,写完第八回跳写十三回;写成十六回便跳写二十五回。[3]我们也不相信,几个劳什子诗谜会难倒雪芹,至死编制不出来。所以,二十二回烂尾,不是作者的问题,而是己卯、庚辰四阅评本藏主的问题,也就是说,不是曹雪芹写不出来,而是脂砚斋保存不善有破失。

  

   脂砚的四阅写定本有残缺,但雪芹始终没有替他补,也没有借本子给他抄。靖批闲闲一个“补”字,给芹脂关系打上问号。对脂砚斋,现在的红学新锐可能有点失敬,但在雪芹创作《红楼梦》期间,在他们那个圈子,已有“一芹一脂”的提法。“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脂砚还是主角。在老一辈红学家中,胡适把脂砚同作者画等号,脂砚就是曹雪芹即书中的贾宝玉。俞平伯认为是曹雪芹的舅父;王利器、吴世昌认为是其叔(本裕瑞说);周汝昌先生认为是曹雪芹的晚妻,即书中的史湘云。但靖批一“补”,把这些亲密的关系弄得不可爱了。试想想,脂砚己卯、庚辰整理其四阅定本时,他的本子已有残缺,如二十二回末页破失,就要“俟补”。但从己卯到甲申,有两三年时间,始终没有补上。如果说脂砚是作者的叔父或舅父,一个住在城里,一个住在西山,年老行动不方便,联系不易,还说得过去。脂砚斋若是曹雪芹的“新妇”,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何须“俟补”?难道雪芹和他的“新妇”脂砚斋已协议分居?而且第二十二回并非孤证。第七十五回宝玉、贾环、贾兰咏中秋诗留空,庚辰本回前总批云:“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丙子下距甲申足足八年,雪芹始终未把三首诗补上。雪芹原稿第十七、十八回未分开,共用一个回目。有回前总评云:“此回宜分二回方妥。”脂砚断不开,雪芹不帮忙。他的四阅评本便出现这样怪诞的合回目:“第十七回至十八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脂砚的定本,不仅有破失、缺文,有许多编辑工作尚未完成,还遗失了六十四、六十七两整回。曹雪芹生前对此统统不理,反映他对脂砚斋的冷淡和疏离。脂砚整理四阅评本也绝得很,不说“曹雪芹原著”,连“曹雪芹编次”的字样都不愿加上。这哪里像妻子替丈夫整理遗稿,恐怕连好朋友都够不上。

  

   应该指出,脂砚何人,和曹雪芹是什么关系,目前红学界有种种推测,但都缺乏足够的证据。笔者反对佞脂,反对把脂砚与作者“画等号”,反对把脂砚内造为《红楼梦》里某个人物;但也反对把脂砚“妖魔化”“虚无化”。脂砚对《红楼梦》前八十回的保存和流传有贡献,他的一些评语对我们了解《红楼梦》及其作者也有帮助。他也许只是常人,并不是坏人。这是题外话,笔者有机会将另撰文论述。但靖本“未补成”的批语,揭示雪芹对脂砚的冷淡,是我们研究芹、脂晚年关系的重要材料。

  

   二、更号“芹溪”,反映晚岁逃禅

  

   曹雪芹于乾隆丙子(1756)前后从城里搬往西郊,离开了包括脂砚斋在内的那个宗学贵族子弟的圈子。他在西山生活的情况,我们所知极少。除二敦兄弟诗中偶尔涉及,几乎是一片空白。但有位叫张宜泉的教馆先生,在其《春柳堂诗稿》中,收录了四首有关“曹雪芹”的诗:五言近体《怀曹芹溪》,七言近体《和曹雪芹西郊信步憩废寺原韵》《题芹溪居士(姓曹,名霑,字梦阮,号芹溪居士,其人工诗善画)》《伤芹溪居士(其人素性放达,好饮,又善诗画,年未五旬而卒)》,两相对照,宜泉认识的这位曹雪芹,就是晚年居西山的《红楼梦》作者,因为这里所记载的资料莫不与雪芹相合:

  

   姓曹、名霑(原文作,字书所无,应为“霑”之误),号雪芹,又号芹溪。放达、好饮、工诗、善画。住西郊,年未五旬(敦诚诗:四十年华付杳冥),死于初春。“梦阮”前未闻,然敦诚称雪芹:“步兵白眼向人斜”“狂于阮步兵”则亦合。

  

   张宜泉提供的有关材料中,有四处称“芹溪”和“芹溪居士”,与靖批合。靖批有畸笏两条批语称曹雪芹为“芹溪”。欧阳健先生为彻底推翻脂本脂批,把能够证明脂本存在的同时代人的诗文集,悉打成伪作或伪托。攘脂派否定宜泉诗的“曹雪芹”和《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为同一个人。欧阳健写了万多字的《〈春柳堂诗稿〉辨疑》来论证这个问题。这样一来,他创建的“红学的新说”,就有三位曹雪芹,一气化三清。即除乾隆间曹雪芹“本尊”外,还克隆了两个“分身”。一个是曹寅之子,生于康、雍间。他是《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有特异功能,能把“青楼”变“红楼”,又能用“幻化”“美化”的办法,将南京秦淮十二位妓女,写成王侯府第十二金钗。另一个与张宜泉相识的“曹雪芹”,则是“后世同名之人”[4]。清朝实在猗欤盛欤,曹雪芹就有三个。二月河写康乾盛世,可惜没有把这个写进去。

  

   宜泉、兴廉是否一人,读者大概不容易分辨,但他们都会懂得简单的计数,因此对欧阳健的《辨疑》不能无疑。香港赌六合彩,四十七个号码,押中六个得头奖。据说中奖机会是几千万分之一。在乾隆之后,譬如说道光年间,在北京再出一个曹雪芹——不是欧阳健说的“同名之人”,而是符上述十二项条件的“曹雪芹”,有多大可能性呢?有几个人愿意信其有呢?既然宜泉诗的这位“曹雪芹”变身不易,欧阳先生最后只好使出独门撒手锏,宣布这些诗或“张宜泉(也不排除其孙张仲卿)有意附会作伪”[5],将《春柳堂诗稿》一笔勾销。倒是刘广定先生的论证有些新意。他说宜泉诗的那位“曹雪芹”并未提及写过《红楼梦》,所以不应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6]不久前,英国一位历史学家就用此法否定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因为据说他的游记没有写到中国妇女的小脚。

  

   攘脂派否定脂批(包括靖批),是要建立“震撼红学的新说”;打假派否定靖批,是要维护一个老掉牙的红学旧说。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庚辰本有一眉批:

  

   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聊聊(寥寥)矣。不怨夫。

  

   隔两行又有一眉批:

  

   前批书(知)者聊聊(寥寥),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乎。

  

   这两条批语的背景,笔者在《析“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一文曾作过解析,可参阅。[7]

  

   靖本也有这两条眉批:第二条在“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上多出“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十六字。“宁不痛乎”作“宁不痛杀”。

  

   打假派有些人拥护脂砚、畸笏“一人论”,相信脂砚一直活到乾隆三十九年甲午,断气前才写下那条“泪笔”。靖本这条乾隆三十二年畸笏批语竟说芹溪、脂砚“相继别去”,岂不是倒人家米?他们咬定靖批多出的十六字是毛国瑶“增补”的,目的是为俞平伯的脂砚、畸笏“二人论”提供依据。[8]任俊潮、石昕生、李同生等先生从阴谋论出发,把靖本问题归结为俞、周争锋。不知周汝昌先生对这样的说法是否受落[9],但对已故的俞平伯先生肯定是一种侮辱。对毛国瑶也极不公平,更无法公正地、全面地了解靖批的积极意义。

  

   笔者认为这条靖批值得注意的不仅是脂砚的“别去”,更是对雪芹的新称呼。从《红楼梦》的评语看,脂砚称“芹”和“雪芹”。曹雪芹的朋友,也多称“雪芹”。敦敏、敦诚兄弟兼称“曹霑”“芹圃”,明义、永忠及稍后之裕瑞,亦称“雪芹”。但是只有畸笏称“芹溪”。始见于第十三回甲戌本回末总评:

  

   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

  

   靖本作回前总评,“因命芹溪删去”下有“遗簪更衣诸文”六字。

  

畸笏对《红楼梦》作者两处称“芹溪”,而没有用过其他名字。畸笏从壬午起继脂砚评红,不到两年,曹雪芹即去世。对照宜泉诗文称“曹雪芹”“曹芹溪”“芹溪居士”,应是晚年使用的号。有人说毛君造这个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753.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