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战略自主须破四重魔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1 次 更新时间:2022-07-16 14:55:43

进入专题: 欧盟  

崔洪建   丁纯   陈旸  

  

   实现战略自主是欧盟长期以来的夙愿。近年来,吃尽美国不断“挖坑”苦头的欧盟,实现战略自主的呼声更加高涨。

   然而,欧盟战略自主的实际进程步履维艰。今年爆发的俄乌冲突,一方面增强了欧盟寻求战略自主的意愿,加快了欧盟推进战略自主的步伐;但另一方面,也导致欧盟在安全上进一步增强了对美国和北约的军事依赖,两相矛盾,死结难解。

   欧盟要实现战略自主,需要破除几重魔咒?针对这一问题,岛妹对话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陈旸,为您详细解读。

   魔咒一:意识形态桎梏

   今年3月,欧盟正式通过《安全与防务战略指南针》行动计划。该计划指出,当今世界正处在国家间战略竞争加剧和复杂安全威胁抬头的时代。欧盟想要避免从“游戏玩家”沦为“游戏场”、从全球竞争舞台的“参与者”沦为“旁观者”,就必须从行动能力、防御水平、资源投入、伙伴关系等4个方面作出有效应对。

   崔洪建:一开始,意识形态并不是欧盟战略自主的出发点。在提出战略自主时,欧盟主要想应对内外两个困局:一是世界格局加速演变,而且变化的方向对欧盟不利;二是欧盟内部面临难民危机、英国脱欧等问题。但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欧盟战略自主被实际上赋予了更多政治含义。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是强调“欧洲主权”。欧盟一直以欧洲地缘政治主体身份自居,“欧洲主权”就是欧盟集体决策和处理事务的权利。欧洲一体化实际上是成员国主权让渡的过程,但最近几年出现了一种和主权让渡相反的潮流。一些欧盟成员国不愿意为了“欧洲主权”而牺牲自己的国家主权。因此,欧盟战略自主就要想方设法强化“欧洲主权”,寻求一个更清晰的主权边界。

   二是将欧盟价值观发展成为原则性标准。欧洲价值观过去是隐藏在其一系列政策主张背后的东西,现在成了一个优先级越来越靠前的原则性东西。经贸、科技、产业、对外政策……凡是涉及与战略相关的领域,欧盟都强调要与所谓“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这样一来,欧洲战略自主不仅给自己贴上了比较鲜明的政治标签,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战略自主的合作范围以及政策的灵活性。

   丁纯:欧盟倡导的一体化座右铭是“多元一体”,即在充分尊重各民族国家的主权意识、文化特性的自愿基础上推进一体化,不能强制。“多元一体”是欧盟软实力的体现。且欧盟始终认为,自身强大不在硬实力,而在软实力。软实力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民事力量,即规则、理念和制度优势。

   而欧盟内部,关于欧洲一体化的最终目标,一直存在不同的两种认知:一种叫联邦,即最终目标是成为一个不再分民族国家的欧洲合众国;另一种是“邦联”,即最终目标是组成一个欧洲民族国家联合体,还是以主权国家为主,把各国均同意出让的主权让渡给联邦共享。

   凡此种种,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欧洲一体化深入推进的难度和决策效率的低下。尤其是,近20年来,欧盟东扩的速度加快,造成内部差异加大,达成共识的难度也越来越大。最近,欧盟内部提出要改变议事规则,目的是提高决策效率。但改变议事规则本身也恐因欧盟内部各国诉求差异太大而很难达成一致。

   陈旸:战略自主的前提是基于自身战略利益设定自身的优先事项。但欧盟目前战略自主的追求,却主动缩略为增强自身的行动能力,不敢也不能在价值观领域进行反思。

   二战结束后的欧洲,自觉接受了美国的意识形态改造,在冷战的加持下,以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为特征的所谓西方价值观已渗透欧洲各个角落。这条跨大西洋的意识形态纽带在媒体、教育、智库、体制的层层包裹下韧性足,火力猛,已然是欧洲社会潜在的“红线”,也是欧洲政客思维的“天线”。

   因此,欧洲的战略文化仍将深受盎格鲁—撒克逊文化的钳制,沉迷于“西方中心论”的价值世界,逃不脱“意识形态教师爷”的窠臼,甘当亚欧大陆边缘版的美国化身,真正的战略自主思想和理论恐将长期缺位。

   魔咒二:自身实力不济

   欧盟政治和经济一体化几十年来成效斐然。但是在防务安全方面,欧盟各国国防工业规模普遍较小,发展也很不均衡,军备研发和采购更是各自为政,约80%的军备采购都在成员国国家层面完成。其结果是,美国有50至60种不同的武器系统,军队规模小得多的欧洲各国却有多达160多种,紊乱且混杂。军事技术开发交叉重叠,军备物资高成本重复购买成为常态,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

   丁纯:自2008年以来,欧盟先后经历了欧债危机、恐怖袭击、难民危机、英国脱欧、新冠肺炎疫情和俄乌冲突等一系列问题。欧盟很明显地感觉,在新一轮全球化进程中,尤其是中美欧三边的动态竞争态势中,自己处于一种相对战略萎缩的状态。

   虽然欧盟的经济总量在全球的占比依然名列前茅,但在数字化、绿色能源和贸易投资等领域的发展速度落后于美国和中国。二战结束后,欧盟各国通过在安全防务上依靠北约和美国,享受了多年的防务红利。但也因此,防务安全成为欧盟的一大短板。

   俄乌冲突暴露了欧盟在军事防务上的软弱无力、外交上被动为难和经济上受制于人的一面。欧盟在冲突爆发前进行的外交斡旋未能起效,冲突爆发后开展的密集外交未能缓和局势,这说明在美俄博弈背景下,欧盟处境被动,难以实现安全自决。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制裁措施,日益使欧盟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遭到反噬。能源危机深化、原材料价格上涨、通胀高企、民众生活成本上升等,正在动摇欧盟实现战略自主的经济和社会基础,令欧盟战略自主时常感到实力不济。

   陈旸:“欧盟战略自主”一词最早出现在防务军工领域,旨在推进欧洲自身的防务建设和共同安全建设。随后,欧盟的战略自主政策也往往围绕防务领域而展开,防务联盟建设每前进一小步,都被视为战略自主前进一大步。可见,欧盟深知,没有实力就谈不上战略自主,因而千方百计寻机补强军事短板。

   但在当今国际格局中,欧盟却面临着实力相对下滑的窘境。欧盟成立之初,拥有世界1/4的财富,雄踞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如今其经济总量却已滑落至世界第三位,且未来20年,其国民经济生产总值持续下滑的趋势不可挽回。不论20年后欧盟能否支撑预想中的军费开支而不影响国民福利,其以经济贸易为基础的软实力也将大打折扣。到时,欧盟战略自主恐怕“没有金刚钻,揽不成瓷器活”。

   崔洪建:实际上,自冷战结束后至2015年前这段时期,欧盟基本上是一个向外扩张的状态,没有边界意识。那一时期,随着欧盟的影响力不断提升,欧盟认为,自己明天的边界肯定会在今天的边界之外。2015年前后,欧洲爆发严重的难民危机,欧盟不得不从扩张态势转入防御态势,努力守好边界。此外,英国脱欧和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原则给欧盟带来很大刺激。在这种背景下,欧盟认为仅凭自己所谓软实力为主的能力结构,不足以应付纷繁复杂的国际局势和千头万绪的内部问题,必须以安全防务为抓手加强硬实力建设。

   但在防务安全方面,欧盟战略自主的长远目标和能力短板的矛盾非常突出。俄乌冲突打乱了欧盟在防务安全自主方面按部就班的节奏,更暴露了在防务安全领域能力短板的致命性。欧盟此前给自己定了一个很高的目标,要做国际安全的提供者。但现在看来,欧盟这个目标定得过高了,连自身和周边的安全都维护不了,遑论为世界其他地区提供安全。在安全能力建设上,欧盟有动机有想法有需求,却没有一个很好的角色定位。

   此外,俄乌冲突还暴露出欧盟严重的对外依赖问题:在防务安全上依赖美国、在能源安全上依赖俄罗斯。俄乌冲突发生后,欧盟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但很快发现经贸问题一旦武器化就会反噬自己。由于担心对外依赖给欧盟战略自主带来反作用,欧盟开始重新审视其各领域的安全,陷入一种安全泛化的状态。安全泛化只会加剧欧盟的保护主义问题,最后导致欧盟以一种全方位防御的姿态处理所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问题。

   魔咒三:“随美起舞”惯性

   欧盟已经实现市场一体化和金融、货币一体化,如果在防务安全上也实现战略自主和一体化,从政治上说对美国将可能是一个异己力量;从军事上说将使美国主导下的北约有走向空洞化的危险。美国鼓励欧盟国家加强防务,但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在北约框架之内和美国控制之下。

   陈旸:对于欧洲的战略自主,美国始终保持警惕的态度。

   ——在军事领域,从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对欧盟防务合作设定的“三不”红线(不脱钩、不重复建设、不歧视),到美国防部致信欧盟质疑欧盟“永久结构性合作”居心何在,再到俄乌冲突中对德国重整军备的暧昧态度以及将美式装备嵌入欧洲军工体系的孜孜以求,无不显示了美国在防务安全上彻底掌控欧洲的企图。

   ——在经济领域,美国对具有国际储备货币替代属性的欧元经常伺机打压,在欧债危机的哀鸿中尽情狂欢,在关系数字经济命脉的数据权益上寸土不让,牢牢掌控欧洲信息技术的尖端研发和广阔市场。

   ——在地缘政治领域,美国喜新厌旧,致力于扶植中东欧一些亲美小国,以此牵制欧盟的行动力。欧盟对此“非不为也,实不能为也”,在美国绝对实力优势和长期经营下,欧盟施展作为的空间有限。俄乌冲突后,随着欧盟在安全和能源上的“嗜美性”急剧增长,美国钳制欧洲的大手恐将愈发孔武有力。

   崔洪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奉行的“美国优先”原则,是欧盟下决心搞战略自主的一个强烈刺激因素。这种刺激主要有两点:一是欧盟认为,美国实力长期衰落,在西方阵营领导力的下降是不可避免的,欧盟不能指望美国帮忙,只能加强战略自主能力;二是美国政治的不确定性给美欧关系带来很多波折和动荡,欧盟无法左右美国的政治,只能改变自己。

   在欧盟走上战略自主这条路以后,美国仍在不断施加影响,不希望欧盟脱离其控制。拜登政府上台后,调整了特朗普政府时期激进的对欧政策,展示出与欧盟平等对话的姿态。欧盟认为其可以对美国施加影响力,转而与美国捆绑得更紧。现在,俄乌冲突爆发又加深了欧盟对美国的安全依赖。

   短期内,欧盟摆脱不了对美国的安全依赖和经贸依赖。这决定了欧盟战略自主始终是有限的战略自主,不是一个能够真正塑造独立清晰欧洲形象的全方位战略自主。只要欧盟摆脱不了随美起舞的惯性,欧盟战略自主就缺乏独立的政治人格。

   丁纯:美欧之间维系多年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是欧盟实现战略自主的主要阻碍因素之一。这种关系的性质导致美国不会全力支持欧盟去摸索战略自主。从战略上来讲,自二战结束至今,美国控制欧洲的想法一直没变。冷战结束后,为维持北约的存在,美国不断给欧洲国家制造假想敌,为欧洲营造一种安全焦虑感。迄今为止,美国在欧洲还有驻军。

   但近些年,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太”战略、特朗普政府提出“美国优先”原则、拜登政府强调“印太战略”,都让欧盟意识到,完全依赖美国的时代结束了。对于欧盟和其他欧洲国家在防务上加大投入,美国一般是乐见其成的。但如果欧洲国家加大防务投入的目的是为了扩大战略自主,甚至脱离美国的控制,那是美国绝对不能允许的。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不断“拱火”“递刀”,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把欧盟绑在美国和北约的战车上,变相让欧盟放弃战略自主的想法。

   魔咒四:内部分歧严重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坦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欧盟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33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