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润为:殖民文化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3 次 更新时间:2022-06-23 21:01:00

进入专题: 殖民文化  

刘润为  

  

   一

   说起殖民文化,人们自然会想到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中的一个著名论断:“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它使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76、277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这种“从属”关系,就是殖民文化产生的社会历史根源。

   众所周知,资本存在的目的在于自身的无限度增殖,资产阶级的全部生命意义在于不知餍足地追逐剩余价值。政治军事侵略、经济侵略、文化侵略,是资本主义从出生至今一直惯用的三种手段。不过,在不同的历史阶段,这三种手段又各有侧重。

   从资本原始积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为旧殖民主义阶段,这是资本主义产生、发展到形成世界霸权的阶段。其主要手段是政治控制和军事侵略,以扩张杀戮抢劫等等不加伪饰的强盗行径来达到其积累资本、垄断资本的目的。与这种粗鄙相映衬,其文化侵略则表现为赤裸裸的胁迫与狂妄至极的践踏。中国的老一辈对于日本侵略者在“满洲国”及其他沦陷区设立学校,野蛮推行奴化教育,至今依然记忆犹新。为了编织“烧杀抢劫有理”的外衣,他们在强制推行西化的同时,又极力制造西方种族天下第一的神话,甚至将东方民族排斥出人类世界,从而在世界文化史上演出了最为野蛮的一幕。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殖民者所施加的耻辱。19世纪50年代,英国幽默杂志《笨拙》的一首诗写道:“眯着他们小小的猪眼睛,/晃着他们大大的猪尾巴,/吃的是老鼠、狗肉、蛞蝓和蜗牛,/所有都似乎是肉锅中的野味,/肮脏的一心贪嘴,/那约翰·中国佬……”这种傲慢的偏见与恶毒的歧视,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苏东剧变,为新殖民主义阶段,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冷战”阶段。这一阶段的早期,在社会主义取得节节胜利的鼓舞下,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蓬勃发展,第三世界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了世界政治舞台,国际垄断资本集团遇到了严重挑战。尔后,由于世人皆知的原因,又出现了帝国主义与社会帝国主义争夺世界霸权的格局。面对这样一种错综复杂的国际局势,再倚仗径直的屠刀手段和炮舰政策,显然已经是力不从心,于是便由政治军事控制向经济控制渗透,变为由经济控制向政治军事控制渗透。在不放弃使用武力的同时,将策略重点转移到直接或间接的经济控制上来,是新殖民主义的根本标志。1994年8月1日的美国《新闻周刊》,在《新殖民主义》一文中曾经惟妙惟肖地为“新殖民主义者”画像:“他们手中拿的是新计算器而不是枪支,他们穿的是上班时的服装而不是战斗服装,他们宣传的是自由市场经济的福音而不是传教的福音。”随着策略重点的转移,文化侵略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

   二

   这一阶段又可以分为“冷战”和“后冷战”两个时期。

   所谓“冷战”,是指国际垄断资本集团除了热武器侵略之外,对其势力范围以外的世界进行的一切对立活动。这一时期,由于他们采取了一种僵化的孤立封锁政策,地球表面弥漫着紧张阴冷的空气。孤立封锁了别人,自然也束缚了自己的手脚,因而其文化侵略的广度和深度都不能不受到限制。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尽一切可能地推行其文化殖民主义(或曰文化帝国主义、文化霸权主义)政策。这一时期的文化侵略,多限于官方组织的行为,如“美国之音”、“BBC电台”等等就是他们最为得力的工具。此外,还有御用的“民间”组织,如劳联—产联、某些“基金会”以及各种名目的学术文化组织之类。从侵略方式看,则以硬性渗透为主。目的直露(公开的颠覆鼓动),态度粗暴(歇斯底里地强奸人意),是所谓“硬性”的主要内涵。与“战争边缘政策”挂钩,是这一时期文化侵略的又一显著特点。更准确地说,冷战时期是新殖民主义的初级阶段或曰准备阶段。此间,国际垄断资本集团的老爷们尚未从“武力万能”的思维惯性中解脱出来,时时准备采取“战争边缘政策”,甚至不惜进行“局部战争”,试图以此“压”出一个西化的世界。1961年,美国制片商柴纳克在英国《电影及电影制作》6月号上发表文章,称赞好莱坞影片是“铁盒里的大使”。同年10月,肯尼迪政府在送给好莱坞的备忘录中明确要求美国电影进一步配合政府的“全球战略”。美国的新一代汉学家,很多都是由军方训练出来的。这些人进行学术活动的目的,是为军事活动服务,可以说是地地道道的文化鹰犬。人们大概不会忘记,80年代,某华裔美籍学者的一本《中国现代小说史》在国内煞是红火了一阵。原来此人就曾供职于蒙特利海军语言学院,领取军方津贴。由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此书何以那般露骨地流露出文化殖民主义的倾向。

   这样的文化侵略,其效用毕竟有限。然而,自进入70年代以后,国际垄断资本集团的“全球战略”很快出现了调整趋势,战争边缘政策让位给缓和对话政策。这一转变告诉人们:一个以经济为中心的全面渗透已经开始,新殖民主义进入了“后冷战”时期。对此,美国总统卡特在70年代曾有过绝妙的说明:“我们怎样打我们手里的这副牌……我们有两种强花色,即在经济力量和思想力量方面。”(《纽约时报》1989年9月13日)

   撮其大要,此间文化侵略的特点如次:一曰全球性文化轰炸。为此,西方各国都成立了庞大的体系,制订了周密的计划。就80年代统计,美国新闻署已在128个国家设立211个新闻处和2000处宣传活动点,并在83个国家设有图书馆。老牌的“美国之音”更是备受青睐。1983年,美国政府拨出10亿美元巨款,用作电台广播的专项经费。1984年,“美国之音”开办了世界电视网。由于采用了全球卫星技术,可以有效地进行直接沟通,从而拓出了一张庞大的“大众外交”网络。除官方以外,还有为数不少的跨国公司。早在80年代,美国的报纸、杂志、图书、广播、电视和电影的绝大多数就已被50家大公司所垄断。这些公司与其他垄断企业和大国际银行盘根错节、连络有亲,“与海外投资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因而美国的对外政策也同他们的利益攸关”(本·巴格迪坎《传播媒介的垄断》第5页,新华出版社1986年版)。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都有这50家公司的海外投资。仅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就在从阿根廷到南非的34个国家设有子公司,其节目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放。《读者文摘》在101个国家出版,国外总发行量达1150万册。1989年底,美国黄色杂志《花花公子》仅在匈牙利就发行6.5万份。《夏威夷5-0》用6种语言制作,覆盖47个国家,其《发财》节目则多至60多个国家收看,每星期约有3.5亿观众。据新闻问题专家瓦利斯对1970年—1971年电视节目的调查,在电视节目总量中,进口电视节目所占的比例分别是:危地马拉,84%;乌拉圭,62%;马来西亚,71%;赞比亚,64%;埃及,41%。与此形成巨大反差,美国电视播放进口节目的比例只有1%-2%。至于电影,美国的生产量只占世界总量的6%-7%,却占据世界总放映时间的一半以上。这些大众传媒以爆炸的方式倾销其文化产品,第三世界的上空一片乌烟瘴气。歌星、舞星、影星、丑星、性感明星,乱纷纷争俗斗媚;凶杀奇案、艳星绯闻、哥特式小说、传奇罗曼斯、朋克摇滚、深夜影视,闹哄哄粉墨登场。美国牛仔的剽悍、法国女人的风骚、英国绅士的做作,醉生梦死的享乐、目空一切的权势炫耀、西方极乐世界永世长存的神话,黑压压铺天盖地。《伸向全球:跨国公司的力量》一书的作者巴尼特和马勒惊呼:“外国公司对墨西哥处于底层的一半人民的思想的影响,毫无疑问,比墨西哥政府和墨西哥教育制度的影响更为持久!”(斯塔夫里亚诺斯《全球分裂》第514页,商务印书馆1993年版)

   二曰手段软化。昔日的霸主做派变为彬彬有礼的绅士风度,僵直的强迫变为和颜悦色的“交流”、“对话”,赤裸裸的颠覆鼓动而今蒙上“援助”、“慈善”的柔美面纱。至于向外推销的货色,则更为讲究包装的精巧。他们小心翼翼地将其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编码在整个文化机器中,用迷人的场面、情节和形象灌输给第三世界。在香港制作、向47个国家和地区播放的“亚洲音乐电视”,以亚洲青少年为主要对象,从节目内容到主持人选拔都尽力迎合青少年的趣味。大部分节目为躁动的摇滚乐曲,并配以快速掠过的画面。画面上有奥斯卡金像得主、世界名模等风靡全球的靓男倩女。节目主持人则东西合璧,不是华裔美籍青年就是英籍印度姑娘,既有亚洲人的形象,又有欧美人的洋味儿。此外,电视台还专门开设热线电话,与青少年讨论种族、性、环境等热门话题。节目吸引了1100多万个家庭,很多青年看得如醉如痴,甚至成为节目主持人的追星族。正是在这种沉湎之中,西方的生活方式、道德取向、价值观念润物无声地潜入了他们的意识深处。在许多有识之士的抵制声中,电视台总经理埃特耶欧不无得意地说:“对反对者来说,它是来自西方的文化空袭。”

   三曰广告参与文化侵略。善良的人们以为广告无非是推销商品而已,其实问题远非如此简单。广告一方面是商品的自吹自擂,一方面又是生产国的消费观念、生活方式、价值取向的综合表现,其中深刻地渗透着资本的逻辑。道格拉斯说:“从广告上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理想”,布尔斯廷则更是直言不讳:“在移居新大陆、扩张经济和建立美国生活水平方面,广告一直属于美国文明的主流。”(梅尔·L·德弗勒、埃非雷特·E·丹尼斯《大众传播通论》第474页,华夏出版社1989年版)一方面,它刺激了消费主义在第三世界的膨胀,使人们的自尊心成为物质财富的附属品,不但大开商品销路,也为广告公司赢得了巨额利润。1954年,美国30家最大广告公司的总收入,仅有5%来自国外,到1972年竟增加了6倍。与此同时,高山滑雪的潇洒,海滨沐浴的滋润,乘气球飞行的刺激,驾驶豪华轿车的惬意……诸如此类的广告形象则在“千篇一律地把白肤金发蓝眼的男男女女描绘为美好生活的创造者与享受者。这种‘白皙就是美丽’的广告不可避免地加强了人们的自卑感,这就是殖民地心态的实质。”(《全球分裂》第514页)

   四曰文化侵略包含经济侵略。在国际垄断资本的背景下,大众传播媒介既是宣传工具,又是文化商品。这种文化商品是由文化工业批量生产的。文化工业成本低而利润大。文化商品出口是替代制造业在世界范围内积累资本的重要渠道。大亨、寡头们对此趋之若鹜,动机至少有一半是因为它有暴利可图。即以美国为例。倘若从众多的资本家中筛出400个最有钱的富翁,以经营文化商品致富者1982年所占比例为9%,1989年竟上升为18%。也就是说,经营大众传媒的资本家有72人进入了美国首富一族。与富翁之成为富翁互为因果的,是第三世界人民的穷上加穷。在拉丁美洲,从1980年到1990年人均电视机台数增长40%,而平均实际收入却下降了40%。思想被奴化,财富被掠夺——这就是两个40%!其间包含着多少不平、多少悲酸!

   三

   国际垄断资本集团推行殖民文化的目的,在于改造第三世界人民的文化—心理结构,征服其思想意识的深层空间,使之成为做奴隶而不觉的奴隶。然而,殖民文化不是单方面的存在,它是一种关系,是富国与穷国、压迫民族与被压迫民族之间的一种精神支配关系。因此,这种文化倘若仅仅停留在殖民者一方的文化侵略上,还不能叫作完整意义上的殖民文化;文化侵略只有在得到被殖民一方的呼应以后,也就是在被殖民者那里对象化以后,才能叫做完成了的殖民文化。

   放眼世界,我们不无痛心地看到:殖民文化的蔓延已经到了怵目惊心的地步。英国记者哈里森在列举了一连串令人啼笑皆非的实例后指出:“今天,西方化的现象已经扩展到第三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它钻进当地社会的主动脉,从内部散布毒素。”(《第三世界——苦难·曲折·希望》第43页,新华出版社1984年版)

中国是一个独立自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但是我们也绝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特别是党内的腐败之风以及来自“左”的和右的错误思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殖民文化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87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