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安:死亡的剥夺之恶与模态可能世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1 次 更新时间:2021-10-28 09:49:31

进入专题: 伊壁鸠鲁   卢克莱修   剥夺理论   模态可能世界  

吴小安 (进入专栏)  

   摘要:我们都知道死亡是恶,但是我们能够给出一个理论为这样一种普遍的直觉辩护吗?同时又能够反驳希腊化时期的哲学家对死亡不是恶的论证吗?笔者将梳理托马斯 内格尔(Thomas Nagel)关于死亡之恶的剥夺理论,以及他的理论对死亡不是恶三个论证的反驳。但是内格尔的回答本身有两个问题有待进一步回应:首先就是对剥夺理论本身涉及不合法对比的指控,以及他对死亡不是恶的第三个论证的反驳也有诸多不令人满意之处。笔者将利用可能世界这个概念来重新阐述剥夺理论,并证明在这个新的阐述之下,不但可以保有剥夺理论解决之前问题的优点,还可以回应对剥夺理论本身的诘难以及优化对第三个论证的回应。

  

   关键词:伊壁鸠鲁;卢克莱修;剥夺理论;模态可能世界

  

  

   Abstract:  We all know that death is evil, but can we give a theory for such a general intuition and can refute the argument that philosophers in the Hellenistic period were not evil for death? This article will sort out Thomas Nagel’s theory of deprivation of death and the refutation of his theory that death is not evil. But Nagel’s answer itself has two questions to be further answered: first, there are many unsatisfactory rebuttals about the allegation that deprivation theory itself involves incoherent comparison and his third argument for death is not evil. This article will use the concept of the possible world to re-explain the deprivation theory, and prove that under this new elaboration, not only can the advantages of the problem before the deprivation theory be solved, but also can respond to the criticism of the deprivation theory itself and optimize the response to the third argument.

  

   Key words: Epicurus; Lucretius; Deprivation Theory; Modal Possible worlds

  

  

  

   一、导论

  

   “死生亦大矣” !生死问题之重要是因为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面对和思考的。关于生存和死亡是善还是恶的问题从来不缺各执一词的争论,而立场决定了他的态度。 有些人是庄子式的,“且夫得者,时也;失者,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既然死亡不可避免,那就由之任之,安时处顺。有些人是贝多芬式的,“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将无法使我完全屈服”。当然前者总是少的,大部分人都“看得破,忍不过”,把生死看成一件顶顶重要的事情,为了不死或者长生不老,吃药,化疗,换心换肺,甚至不惜“以天地万物为刍狗”。

  

   我们也常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意思就是两相比较,活着是善,而死亡是恶。那么为什么活着是善,太多的理由奔涌而出:“追完《权力的游戏》”,“纵览天地山川之美”,“解放天下三分之二的受苦人”..... 当我说活着是一件好事的时候,总是可以举出那么多卓然裕然的例子出来,生命的好体现在我们生命的每一个细节当中,但是死亡之为恶恶在何处?则莫衷一是:“死亡是恶是因为死的时候很痛苦”,“亲人会伤心”,“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日出”,但是大部分论证都经不住推敲,比如那些认为自己的死亡是恶是因为“亲人会伤心”的人就没有明白,你的亲人会因为失去你而锥心彻骨的伤痛,但是时间是抚平一切,他们终将从伤痛中走出。

  

   死亡的恶并不在于你的生死对于别人的生存有巨大的影响。你死之后“民族就要遭殃,国家就要灭亡”也并不足以论证死亡之恶,它和失去亲人的伤痛是一个道理,无论一个人是那么的举足轻重,它的死可以导致一个国家的人民有“天塌地陷之感”,但是它激起的波纹还是会慢慢会抚平,世界重回秩序本身。死亡是恶并不是因为不存在,莎士比亚和普鲁斯特都活了五十多岁,我们并不会因为莎士比亚比普鲁斯特早死了几百年而觉得莎士比亚的死亡比普鲁斯特的死亡更恶。由上所述,要说出一个四海宾服的理由是不容易的。

  

   在我们给出死亡之恶的剥夺理论之前,有如下几点需要特别说明,以此框定地界,厘清要讨论的问题:

  

   a)         这篇文章所讨论的死亡之恶的前提是"死亡是我们存在确定和永恒的终结,即死了将不再以任何形式的意识的存在" [1, p.1]。如果上帝或者佛陀真的存在,那么关于死亡之恶的问题就没有那么复杂了。对于一个基督徒而言,只要自己是被拣选之人,死后就会上天堂;对于佛教徒,如果行善积德,死后阿弥陀佛会接引他(她)往生西方极乐。死亡对他们而言就是善,当然也有罪孽深重的,堕入阿鼻地狱的,死亡对他们而言就是恶。但是对于一个对任何的信仰和应许都心存疑虑(或者没有慧根)的人而言,或者觉得从学理对这样的问题好奇的人而言,这个问题显然自有它的意义的。

  

   b)         我们是在一个普遍的视角上讨论死亡是否为恶,而不是在个体的意义上。对应于某一个人,如果他遭受这疾病的折磨,生不如死且无力回天,那么我们认为死对他而言是善。但是这些的反例并不能否定我们对死亡是否是恶这样根本问题的讨论。

  

   c)          如果假定一个普通人的生命时间是固定的,那么他过完他的这段生命不管是前移五百年前,还是后退五百年,我认为他的生命意义和价值都是恒定的,他个人的苦乐悲欢并不会因为他生在乱世有所减损,生在“新时代”就会有所增益。

  

   d)         死亡的恶也并不是它具有什么客观价值,它是和主体相关的价值判断,所以当我们说死亡是恶的时候,我们的意思是:“ 的死亡对 而言是恶”。其中“ 的死亡”是一个命题,表达了一种事态。在后面表述的时候直接说死亡是恶,是出于一种行文的方便。

  

   二、死亡的剥夺理论

  

   关于死亡之恶有好几种理论,其中最为大家所推崇的就是死亡的剥夺理论[1],这个理论的支持者包括: [2,4,5,6]:死亡是恶是因为它对生命中那些善的剥夺。这些善并不是什么稀罕之物,就是人类生活中那些最基本的构成要素:感知,欲望,行动,思考。“如果他没有死,他本可以继续生活下去,继续享受生活所拥有的那些善” [3]。

  

   任何人都拥有这些善,这是人之为人的标配,所以死亡之恶不在于剥夺了你有、别人没有的东西所以它是恶,死亡之恶就在于对生命本身的剥夺。在死亡之恶的问题上,穷人和富人的没有差别,幸福的和不幸的人也没有差别,因为剥夺理论家的一个基本预设就是: “活着本身就是善”[1, p.2]。“人世的鞭挞和讥嘲、压迫者的凌辱、傲慢者的冷眼、被轻蔑的爱情的惨痛、法律的迁延、官吏的横暴和费尽辛勤所换来的小人的鄙视”生活又何尝轻松过,很多人活得很痛苦,依然倔强地活着,这就是活着本身就是善的一种明证。不管活得好还是活得差,人们都拒斥死亡,活着就意味着很多的可能性,可以改变,可以翻盘,但是死亡意味着一切的终结,剥夺,失去(loss of life)。失去了生命就失去了一切,这个从有到无的过程是我们所认为死亡之为恶的原因。所以木心说“即使不给我逢凶化吉的特权,我还是愿意接受这个机会,再过一遍同样的生活 — 我也愿意了,也愿意追尝那连同整船痛苦的半茶匙快乐 ”。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有一种观点认为人们之所以惧怕死亡(或者认为死亡是恶)是因为他们把死亡想象成一种可怕的状态。这个观点立刻遭到如下反驳:这种对于死亡是可怕情形的想象在逻辑上不可能,因为你活着的时候你不会知死的情形是什么样子,你的想象都是些没有凭依的空想,你死了则连想象都不可能了。所以你错误的设想了一种你不能想象的情形,于是死亡是一种可怕的状态是你不能想象的,所以你不应该害怕死亡。但是上述反驳显然是有问题的,因为按照他们的逻辑,正如人不能想象死的情形一样,人同样也不能想象完全的无意识,但是我们恐惧死亡,对并不恐惧完全的无意识,这说明 逻辑上不可能想象死亡的可怕并不构成对原初观点的真正反驳。

  

   三、反驳与辩护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死亡是恶,特别是希腊化时期的哲学家伊壁鸠鲁和卢克莱修都是“死亡不是恶”这一立场的极力鼓吹者,我们接下来会梳理出他们的三个论证径路,以及他们的论证对死亡剥夺理论的威胁,并详细的阐述内格尔对他们观点的反驳,以及会指出享乐主义立场本身的悖谬之处。

  

   (一)享乐主义对死亡之恶的反驳

   享乐主义(hedonism)对于善与恶的定义非常的“直指人心”,在它们看来 “快乐就是善的本质,痛苦就是恶的本质,其他任何东西都不具有本质的价值”[4, p.208]。他们把善等同于快乐,把恶等同于痛苦,那么一切善恶都将以个人的主观感受为准,从这个价值标准出发,伊壁鸠鲁得出如下的结论就显得并不那么突兀了:

  

   “因此死亡这种最可怕的恶,对于我们来说啥也不是,我们存在的时候,死亡还没有到来,而死亡到来的时候,我们已经不存在。所以无论是对活人还是对死人,死亡都不算什么,因为活人没有死而死者不再存在。”[7]

  

问题一: 如果一个事情没有明显地导致一个人不快,那么这件事算不算恶? 真正需要斟酌的点在于:如果剥夺或者失去的仅仅只是可能的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吴小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伊壁鸠鲁   卢克莱修   剥夺理论   模态可能世界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逻辑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29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