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英:警惕“新自由主义”思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67 次 更新时间:2007-01-08 02:43:56

进入专题: 新自由主义  

李瑞英  

  

  近年来,新自由主义思潮成为国内外学术界、理论界、思想界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怎么认识和对待这种思潮,近日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秘书长、编审何秉孟,中央编译局副局长、研究员李其庆,北京大学教授吴树青,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吴易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胡代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所原所长、研究员苏振兴,中国俄罗斯东欧经济研究会秘书长、教授田春生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斌,请他们就新自由主义思潮谈谈自己的看法。

  

  新自由主义的本质与内涵

  

  记者:一段时间以来,新自由主义思潮成为国内外学术界、理论界、思想界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思潮?请介绍一下。

  何秉孟:新自由主义是在亚当·斯密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一个新理论体系。它实际上是适应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向国际垄断资本主义转变的理论思潮、思想体系和政策主张。新自由主义与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虽有联系但有很大的区别,它通过“对凯恩斯革命”的反革命而著称于世;“华盛顿共识”的形成与推行,是新自由主义从学术理论嬗变为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经济范式和政治性纲领的主要标志。就当前美英新自由主义主流学派而言,其主要观点:在经济理论方面主张“自由化”、私有化和市场化;在政治理论方面强调三个“否定”,即否定公有制,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国家干预;在战略和政策方面极力鼓吹以超级大国为主导的全球经济、政治、文化一体化,即全球资本主义化。

  记者:这样说来,新自由主义是国际垄断资本推行全球资本主义的一种理论体系。那么,该怎样认识与把握它的本质呢?

  李其庆:对新自由主义本质的认识应当注意三个基本点:①阶级性。新自由主义对资本主义国内和国际经济关系所做的调节,目的是为了维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新自由主义的目标是建立以国际垄断资本为主导的全球新秩序和资本的世界积累制度,是为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的扩张政策服务的。②时代性。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打着鲜明的时代烙印,它与经济全球化条件下资本主义发展新阶段相联系。③两重性。新自由主义是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和社会矛盾发展的产物。它的产生有其历史必然性,一方面,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发展,缓和了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另一方面,造成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新的矛盾和危机,特别是加大了发达国家内部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两极分化与矛盾。

  吴易风:在西方经济学中,经济自由主义与国家干预主义之间的观点一直相对立。国家干预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微观和宏观层次上都存在市场失败(或“市场失灵”),只靠市场机制这一只“看不见的手”不可能使资源配置达到最优状态,因此,还必须靠政府调控这一只“看得见的手”。与此相反,经济自由主义则反对微观层次和宏观层次的政府调控,鼓吹市场万能,断言只要靠市场机制这一只“看不见的手”就能使资源配置达到最优状态。当前,在西方经济学中,新自由主义和新国家干预主义的主要分歧是:(1)新自由主义的重要假设是“市场出清”(大致含义是总供给等于总需求),新国家干预主义的重要假设是“非市场出清”(大致含义是总供给大于总需求);(2)新自由主义认为存在“政府失败”,新国家干预主义认为存在“市场失败”;(3)新自由主义认为政策无效,新国家干预主义认为政策有效。

  胡代光:我们需要强调,市场经济不是倾向于在宏观上“自由放任”,不是必须要求减少行政管理,而是要求实行不同的行政管理。当今世界许多经济学家指出,国家与市场之间的关系应是协调而非对立的,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或新兴市场经济国家中,更应处理好国家与市场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要明确国家对于市场发展的至关重要作用。他们强调:“市场,特别是竞争的市场,都不是未受国家干预的文明社会中自然成长起来的。事实上,恰恰相反,更多地需要这种真理:高功效市场需要坚强国家行为”。

  

  新自由主义的流派与代表人物

  

  记者:由于新自由主义是从经济理论演变而来,因而许多人不大清楚它的发展脉络,请介绍一下它的主要流派及代表人物。

  何秉孟:狭义的新自由主义主要以哈耶克为代表,也有的学者认为是美国芝加哥学派。广义的新自由主义,除了以哈耶克为代表的伦敦学派外,还包括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货币学派、以卢卡斯为代表的理性预期学派、以布坎南为代表的公共选择学派和以拉弗、费尔德斯坦为代表的供给学派等。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伦敦学派、现代货币学派和理性预期学派。此外,还有以科斯为代表的新制度经济学派等。

  伦敦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是哈耶克。他的理论观点是所有新自由主义者的主要思想来源。他不仅明确主张自由化,强调自由市场、自由经营,而且坚持认为私有制是自由的根本前提。他反对任何形式的经济计划和社会主义,认为垄断、计划、国家干预始终与无效率相联系。他认为,即便是货币发行权也应交给私人银行,而不能让政府垄断。

  现代货币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美国的芝加哥大学教授M·弗里德曼认为,资本主义体系之所以不稳,是货币受到扰乱;货币是支配资本主义产量、就业和物价变量的唯一重要因素。他极力主张货币政策只要求货币数量稳定地、有节制地增加,即支持长期的货币规则或目标。除此之外,不需要政府干预私人经济,应让市场机制完全地充分地发挥作用。

  理性预期学派的代表人物卢卡斯,以经济人理性和人的行为理性预期假设为前提和立论基础,用货币周期模型论证和说明经济波动的原因,并得出凯恩斯主义政策无效因而无需政府干预经济的结论。他首创新增长理论,把经济运行的源泉和动力归结为人力资本的内生积累与增长,认为这种积累和增长不仅能使人力资本的收益递增,而且可以使其他投入要素的收益递增,从而使经济增长动态化、长期化。他认为,通过国际贸易会强化国家间的人力资本禀赋差异,从而加大经济发展的不平衡。

  吴易风:新制度经济学以科斯等人为主要代表人物。他们的重要着眼点是,明晰私人产权,降低交易费用。新制度经济学在西方经济理论界影响较小,但对我国经济理论、特别是对产权理论和企业理论产生了较大影响。

  记者:理论界有的学者将德国的弗莱堡学派也作为新自由主义的一个学派,这里为什么没有介绍?

  何秉孟:对这一学派需要做进一步研究。因为,弗莱堡学派主张建立的市场经济是社会市场经济,即需要有许多调节原则的市场经济。例如,该学派领袖瓦尔特·欧根提出,国家干预经济要遵循“限制利益集团”、“干预针对经济秩序”和“经济与社会政治系统化”三个原则。这些原则和主张,与哈耶克的完全自由化和不要国家干预是不同的。弗莱堡学派所主张的经济秩序和理想类型也与新自由主义的“自然秩序”不同。他们所主张的经济秩序有多种“理想类型”,不是一般地否定对经济的集中管理,但强调要着重解决好集中管理过程中的经济计算和资源配置问题。他们既坚持“市场自由竞争原则”,又强调“政府有限干预原则”,同时也不放弃“社会平衡原则”。

  

  新自由主义的产生与演变过程

  

  记者:任何一种思想理论都是一定经济、社会发展的产物,都有一个产生、发展的历史过程。新自由主义也不例外。那么,它的发展过程是怎样的,尤其是怎样由学术理论演变为垄断资本的国家意识形态?

  何秉孟:新自由主义的产生和发展大体经历了四个阶段:

  一是创立时期。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经济学理论、思潮,产生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当时发生了一场以奥地利经济学家米塞斯、哈耶克为首的新自由主义者为一方,以波兰经济学家兰格为另一方的关于“经济计算”问题的大论战。整个论战虽无果而终,却成为新自由主义开始登上历史舞台的一个里程碑。

  二是受冷落与自我雕琢时期。20世纪30年代爆发了席卷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大危机。这次大危机彻底暴露了自由放任市场经济的弊端,它不仅是对古典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基础———萨伊定律(“供给会自动地创造自己的需求”)的一次全面否定,而且宣告了自由竞争资本主义时代的结束。于是,一种反映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要求的着重主张以扩大政府支出创造需求和通过政府干预推动经济增长的凯恩斯主义便应运而生。“罗斯福新政”则以政策实践的形式表明凯恩斯主义的有效性,并使凯恩斯主义上升为资本主义世界的主流经济学理论,主导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宏观经济运行长达40年之久。这40年,既是国家干预主义盛行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取得成功的“凯恩斯时代”,同时又是新自由主义受到冷落,并着手对其理论进行雕琢,使之系统化的时期。

  三是勃兴时期。以20世纪70年代初期爆发的两次石油危机为导火线,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陷入“滞胀” 高通胀、高失业、低经济增长 的困境。对此,凯恩斯主义政策束手无策。而多年沉默的新自由主义伴随美国总统里根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的上台,在否定凯恩斯主义的声浪中,占据了美英等国主流经济学地位。新自由主义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把反对国家干预上升到了一个新的系统化和理论化高度,是“对凯恩斯革命”的反革命。正是在此意义上,西方学者又称新自由主义为新保守主义。

  四是政治化和向全球蔓延时期。自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随着新科技革命兴起,生产力巨大发展,资本主义由国家垄断向国际垄断发展。适应这种需要,新自由主义开始由理论、学术而政治化、国家意识形态化、范式化,成为美英国际垄断资本推行全球一体化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标志性事件是1990年由美国政府炮制的包括十项政策工具的“华盛顿共识”。

  记者:看来,“华盛顿共识”的形成是新自由主义一个很重要的发展阶段。请谈谈“华盛顿共识”的一些背景和情况。

  苏振兴:1990年由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出面,在华盛顿召开了一个讨论80年代中后期以来拉美经济调整和改革的研讨会。会上,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约翰·威廉姆逊说,与会者在拉美国家已经采用和将要采用的十个政策工具方面,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共识。由于国际机构的总部和美国财政部都在华盛顿,加之会议在华盛顿召开,因此这一共识被称作“华盛顿共识”。该共识包括十个方面:①加强财政纪律,压缩财政赤字,降低通货膨胀率,稳定宏观经济形势;②把政府开支的重点转向经济效益高的领域和有利于改善收入分配的领域(如文教卫生和基础设施);③开展税制改革,降低边际税率,扩大税基;④实施利率市场化;⑤采用一种具有竞争力的汇率制度;⑥实施贸易自由化,开放市场;⑦放松对外资的限制;⑧对国有企业实施私有化;⑨放松政府的管制;⑩保护私人财产权。美国著名学者诺姆·乔姆斯基在他的《新自由主义和全球秩序》一书中明确指出 “新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指的是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一系列理论,它们由美国政府及其控制的国际经济组织所制定,并由它们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实施”。

  记者:怎样评价“华盛顿共识”?

  苏振兴:我们认为,“华盛顿共识”的某些政策和主张,如加强财政纪律、压缩财政赤字、降低通货膨胀率、稳定宏观经济形势等,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从整体上看,它的政策主张以新自由主义理论为基础,片面强调市场机制的功能和作用,鼓吹国有企业私有化、贸易自由化、金融自由化、利率市场化,放松对外资的监管和政府的管理等,适应了国际垄断资本向全球扩张的需要。不仅如此,美国此后利用经济援助、贷款的附加条件,向发展中国家强制推行“华盛顿共识”。这样,新自由主义便最终被美国当局国家意识形态化、政治化和范式化。因此,发展中国家对“华盛顿共识”必须高度警惕。否则,国家经济主权将被严重弱化,国民经济安全乃至国家安全将面临巨大危险。

  记者:我理解,作为资产阶级经济学理论体系的新自由主义同以“华盛顿共识”为标志嬗变为美国的国家意识形态和主流价值观念的新自由主义,是有区别的。

  何秉孟:完全正确。

  

  新自由主义的蔓延与后果

  

  记者:我们从概念、理论、政策层面对新自由主义进行了讨论,能否从实践层面探讨它在全球蔓延的情况?

  何秉孟:可以。自上世纪90年代之后,新自由主义在全球的蔓延曾一度呈加剧之势,如在拉美地区和俄罗斯,但效果并不乐观。

  吴易风:不仅是拉美和俄罗斯,还有东南亚和东欧,都是新自由主义的重灾区。实际上新自由主义推行到哪个国家和地区,哪个国家或地区就会遭到巨大的风险和灾难。

  苏振兴:拉美地区可说是深受新自由主义之害的重灾区。20世纪80年代,拉美地区普遍爆发了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自由主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5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