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滨:百年政治思潮与世界秩序变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8 次 更新时间:2021-01-26 15:30:27

进入专题: 自由主义   科学社会主义   法西斯主义   政治思潮   世界秩序  

李滨  

  

   【内容提要】在过去的百年,自由主义是对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政治思潮之一。它不仅影响到众多国家内部的秩序而且影响着国际秩序。这一思潮在过去百年来经历了从古典自由主义到改良式自由主义再到新自由主义的变化过程,也带来了其他政治思潮如法西斯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挑战,同时还伴生出了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反殖民主义政治思潮。目前新自由主义遭遇百年前古典自由主义几乎同样的危机。自由主义百年变迁和影响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世界占主导地位有关,同时也与它带来的危机和社会矛盾相关。

   【关 键 词】自由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政治思潮;世界秩序

  

   一、回顾激荡百年,理解当今变局

   世界秩序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世界结构,它一方面规定着国家形态,影响着国内的秩序;另一方面规定着国家间在国际上互动的方式,影响着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整个世界真正互为联动、形成一个完整体系是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这是因为当时的西方列强的殖民扩张所致。因此,谈论政治思潮与世界秩序的关联性只能从这一时期开始。

   图片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由于欧美古典自由主义危机,世界涌现的有影响的政治思潮有:帝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及其相应的变种、苏联式社会主义以及英美的改良式自由主义。这些思潮影响着当时的世界秩序的变革,形成了如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i)所说的“大转型”(Great Transformation)时代。这一“大转型”造就了一个混乱的世界秩序。法西斯主义、苏联式社会主义与英美改良式自由主义竞相塑造或维护一个以自己为主导的世界秩序。

   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这种竞争尘埃落定,把世界大体分成了两个部分、两个阵营——资本主义世界和社会主义世界。分属两个阵营的国家大体按阵营的塑造者要求建立了自己的社会体制,而且彼此按相互默认的规则进行互动。另外,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还出现了一种新的思潮——反殖民主义,世界性反殖民主义运动蓬勃兴起,众多被奴役民族获得解放,成为新兴独立国家。然而,在两种世界秩序的影响下,一些新兴民族在获得新生的过程中,以内战形式选择国家体制;独立后虽然许多国家想在两个世界之间 “不选边站队”,但现实使它们不得不在美苏之间做出选择,陷入美苏之间的“冷战”之中。

   历史辩证法使得美苏阵营之间数十年的竞争后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世界资本主义阵营在经历战后20多年的黄金年代后,又出现了一股历史的“返祖”现象,19世纪古典自由主义以新的形式再度勃兴。几乎所有国家在冷战结束后按新自由主义规范重塑了自己国家的政治与经济,世界按新自由主义模式重新确定了国家间经济互动模式,美国领导的军事政治同盟承担着“管理”(police)世界职责。但是,犹如百年前的“大转型”一样,新自由主义也给世界带来了类似的社会矛盾,世界进入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年引发“大转型”的社会基础又在世界许多地区重新显现。

   综观百年世界风云,贯穿历史主线的最主要政治思潮之一是欧美自由主义。百年间自由主义经历了变化起伏,经历了从古典自由主义到改良式自由主义再到新自由主义的变化过程。古典自由主义与新自由主义精髓是一致的,即在经济上强调“私有制是自由最重要的保障”,市场自由是经济自由的体现;政治上相应的制衡制度是作为财产保护、市场自由的政治保障,因为“只有自由处置私有财产为基础的竞争体制,民主才有可能”。而改良式自由主义与此不同的是,承认自我管理的市场存在着重大缺陷和对社会的负面作用,强调用国家干预来弥补自由市场的不足,维护市场的长期发展。新自由主义继承古典自由主义鼻祖——亚当·斯密和李嘉图的和谐“假说”,认为“理性”的个人在市场中按自己的特长参与分工,通过市场交换使个人与集体的福利都得到增长,社会资源得到了有效利用,由此导致追求私利的个体在市场交换机制中实现利益的互补与增进,从而达到社会的和谐。在国际层面,自由贸易同样也达到这种效果,国家按比较优势进行分工,通过交换实现国家间利益的互补与增进,从而保障了国际和平与稳定。这被孟德斯鸠总结为“贸易的自然结果就是和平”。而改良式自由主义则认为,自由市场无法实现这种和谐功能,只有通过国家的干预和国际协调才能实现个体利益的兼顾。

   百年间伴随着自由主义思潮的变化,不仅带来的是一种国家社会的大变化,也带来了整个国际秩序的相应转型。这一切的背后都是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世界占主导地位相关联,与资本主义的生产组织方式在百年间改革和变化相对应。

   古典自由主义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始衰落,以一种改良式自由主义——也有人称“嵌入式自由主义”(embeded liberalism)——的形式在美英一些西方国家得以存在,但最终以新自由主义形式再度复兴。帝国主义、法西斯主义、苏联式社会主义、反殖民主义都是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对立衍生物。当今新自由主义带来的社会矛盾是否会产生类似百年前的各种政治思潮冲击既有的世界秩序?这是关系人类前途的重大问题。回顾百年政治思潮与世界秩序的关联史,希望人类对此有所启迪,能在历史的十字路口站在历史进步的一边,推动历史的进步,避免历史的悲剧重演。

  

   二、古典自由主义衰落与三种新思潮的兴起

   探寻百年前导致世界进入“大转型”的政治思潮就不得不回溯到产生这些政治思潮的源头—— 古典自由主义的衰落。这种衰落源自古典自由主义塑造的欧洲秩序内在的矛盾。这种矛盾又源自古典自由主义建立其上的生产组织方式。正是这种生产方式带来的社会矛盾衍发了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改良式资本主义以及反殖民主义。恩格斯说:“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 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

   古典自由主义在经济上英国最为典型,政治上法国最为特征。自我管理的市场与自由主义的国家成为古典自由主义国内经济与政治制度的体现。但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又是国际化的,社会化生产和追求积累的特点是其国际化的动力。由此,古典自由主义又形成了一种国际政治经济制度:经济制度是由国内市场体制的国际扩展——金本位制,政治制度是均势,均势是防止大国发生长期、破坏性战争的一种制度,它是建立国际自由市场基础上的上层建筑。上述四种制度形成了19世纪欧洲秩序,促进了欧洲各国的国内制度变化的趋同,规定了各国之间的互动模式。

   古典自由主义成为19世纪欧洲的主流思潮在于它的物质成就。英国作为这一思潮的发源者,工业革命与“日不落帝国”的成功,其体制引来了欧洲大国的模仿与学习,由此促进了欧洲的革命进程。这一进程的结果是逐步形成一种欧洲(古典)自由主义秩序。连这一制度最深刻的批判者马克思也承认它的物质成就:“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能够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没有这些物质成就不会带来自由主义的巨大影响。

   然而,在欧洲秩序的形成过程中,出现了两个结果:一是这种秩序的经济基础产生了巨大的社会矛盾,工人阶级的穷困化使得各种反(或改良)体系运动的出现,如各种社会主义的出现,其中最有影响的是马克思主义;二是随着资本主义触角的世界扩展,其影响力逐步向世界延伸,形成了帝国主义思潮。欧洲的资本主义世界扩展最终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形成了全球单一体系,但这种扩张是通过帝国主义方式进行的,而且随着欧洲自由主义秩序内在矛盾的发展形成了一种帝国主义体系。反体系运动和帝国主义在20世纪上半叶相互作用,滋生出了苏联式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同时还倒逼了古典自由主义的改良。这一切冲击着古典自由主义,最终在国内外政治经济矛盾下导致其衰落。

   19世纪古典自由主义与工业革命在欧洲国家的开展与深入,被熊彼特称为“创造性毁灭”的机制就充分地发挥出来,它一方面造就了越来越庞大的工人阶级队伍,另一方面创造出新的生产组织方式。这两者都在破坏着古典自由主义的政治经济基础。

   自由主义国家的建立只解决了旧的生产关系(资产阶级与传统贵族阶级之间)的矛盾,但也产生了新的生产关系的矛盾。自由市场经济导致的贫富分化与“自由、民主、平等”的意识形态并不兼容。新的国家体制与越来越多的市场“失败者”“受挫者”的张力越来越大。工业化越是发展,自由市场越是深入,这一矛盾越加突出,特别是在市场经济的周期性波动中,这种矛盾就越尖锐,危机就越显现。自由市场竞争与工业化不断发展的另一个结果是生产集中。自由竞争导致的“优胜劣汰”使得财富向少数“幸运者”集中,工业化下的竞争迫使生产者不断改进技术与管理,造成机器大工业和泰勒式管理手段的出现。这种效率更高、集中的生产组织模式逐步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替代了自由竞争式的生产,但它也面临更大的由相对过剩带来的再生产危机和社会矛盾。

   对古典自由主义带来的政治经济矛盾,马克思曾预言,资产阶级不得不“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来克服危机。19世纪末资本主义解决这一矛盾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加速海外市场的开拓,二是国内的变革。前者以经济民族主义的形式出现,后者导致福利国家的萌芽出现。这两者既使自由市场体制走到了尽头,也使自由国家开始向福利国家转变。

   从19世纪后期开始,福利国家作为一种解决危机的手段逐步从西北欧少数国家萌发出来。福利国家是缓解旧市场体制下的社会阶级矛盾、协调劳资利益、摆脱危机、促进经济发展的一种制度创新,也是在资产阶级民族国家创建过程中形成的政治共和制度必然的结果。共和体制是资产阶级争取民主、平等、自由,反对特权的产物。它也必然导致“自由民主向大众民主过渡”,由此,工人阶级获得选举权顺理成章。工人阶级逐步获得选举权对自由主义国家产生了巨大压力。过去自由主义国家放任市场自由的实践逐步不适应新的社会政治结构与形势。通过国家干预,从经济上安抚工人阶级,使之忠诚于国家,疏远“共产主义的幽灵”,成为国家驯化工人阶级的重要手段;同时,国家干预功能还可以带来消费购买力的提升,促进社会生产再循环的结果。这在工业化过程带来的大机器生产、生产高度集中、经济处于垄断的状态下尤为重要。但国家干预不仅带来自由市场的衰落,而且导致金本位受到侵蚀。金本位制既限制了政府财政的扩张,也跟不上经济增长的速度。另外,为了保证资本与劳动的妥协与相对平衡,国家还需要保护国内市场和不断扩大海外市场,产生出口“乘数效应”,促进就业与增长。而获得与控制海外市场的最有效手段是通过帝国主义手段建立殖民地与势力范围。英国殖民主义者罗得斯(Cecil Rhodes)甚至说:“如果一个人想要避免内战,他便必须成为帝国主义。”这样,经济民族主义继而是帝国主义成为西方国家必然的而且是顺理成章的选择。这种结果既改造了国家的政治经济秩序,也破坏了国际政治经济秩序。

   帝国主义既是对国际自由市场的破坏,也是对国际政治平衡的破坏。帝国主义一方面加强了发达工业国家之间政治经济竞争,另一方面加剧对被殖民地的压迫与剥削。争夺市场的帝国主义扩张使西方国家之间产生了难以调和的矛盾与冲突,破坏着19世纪所谓的“百年和平”,最后带来了世界大战,为布尔什维克革命提供了条件;殖民统治与压迫引发了殖民地的反抗,为战后的民族解放运动做了铺垫。

古典自由主义带来的社会矛盾为各种反(改良)自由主义的思潮提供了实践的历史舞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自由主义   科学社会主义   法西斯主义   政治思潮   世界秩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72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