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岭:关于如何以教学带动科研的几点体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6 次 更新时间:2021-01-06 09:17:19

进入专题: 教学   科研   法学  

马岭 (进入专栏)  

  

  

今天的座谈会主要是谈怎么做科研的问题,我在此就如何以教学带动科研,谈几点自己的体会。

   有些人可能认为教学和科研是互相矛盾的,觉得教学占用了太多的时间,以致影响科研,使老师们没有精力去做科研。我个人的体会,觉得教学和科研是可以相辅相成的,教学并不耽误科研,相反处理的好还可以促进科研。

  

一、通过批改学生讨论后的作业,写出综述性文章

   我们在座的老师对教学应该都已经很熟练了,但可能有一部分老师对科研觉得比较吃力,有的老师可能比较轻视学生,对学生的能力、水平抱怨比较多,觉得他们水平低,从他们那里得不到什么,教学只是一种单方面的付出,自己没有从中得到收获,……我个人的体会不完全是这样,关键是要善于从学生那里吸取营养,不要鸡蛋里面挑骨头,而应该骨头里面挑鸡蛋。我们可以通过上课,特别是通过上讨论课以及批改作业,从学生那里得到一些有益的启迪,作为我们科研的一种资源。

   我是讲宪法学的,我们一个学期的课程当中,有70%的成绩是期末考试的卷面成绩,还有30%的平时成绩。这个平时成绩一般是让学生写篇小文章,我经常是在组织学生讨论一些热点问题、立法草案、典型案例之后,要求学生写出一篇1000-3000字的小文章(字数其实不设上限,个别人也有写10000字的),因为这个小文章是平时成绩,所以同学们一般都会比较认真对待。

   批改同学们的这些作业,如果仅仅是草率翻阅,给个分数,就可能没有什么收获,还可能抱怨占用了自己宝贵的时间,但如果要归纳出大家的各种观点,然后形成一篇文章,就需要花较多的力气,认真地、反复地翻阅。同学们写的可能五花八门,不是特别紧凑,把大家的问题梳理成一篇结构清晰的文章,剥丝抽茧,这对自己的概括能力是一个很好的锻炼。

   比方说201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在《决定》通过之前我在课堂上组织大家进行了讨论,在这个决定出来之前,实践当中已经有大量的宪法宣誓活动,但都比较乱,没有统一的模式,所以我们讨论的内容也比较宽泛。讨论后要求每个人写出自己的平时作业,有的同学写的是宣誓的主体,如谁应该宣誓,当时有些地方宣誓主体过于宽泛,教师、学生都搞宪法宣誓,其实是没必要的,宪法宣誓的主体主要不是指这些人;还有的同学写的是宣誓的对象,到底是向国旗宣誓?还是向国徽宣誓?还是向宪法宣誓?还是向人民代表宣誓?还有宪法宣誓的誓词应该怎么写?有的说应该统一誓词,有的说法官、政府官员、人大代表其身份不同,誓词也应该有所不同;还有宣誓的时间,是人大产生有关人员后当场就在人大会上宣誓,还是人大闭会后他们回到各自单位再进行宣誓?此外还有监誓人、主持人等等问题,大家的意见五花八门,最后我把这些观点加以归纳总结,写了一篇17000字的文章——《法律学子构建的宪法宣誓制度》,发表在《金陵法律评论》2015年春季卷。类似的还有正在讨论的立法草案,可以把草案发给大家,然后进行讨论,这样的文章要求手要快一点,抓住新法出台前后的普法宣传热潮,杂志一般都比较欢迎这类稿件,文章相对比较好发表。搞部门法的老师还可以抓住一些典型案例来组织讨论,这不仅对学生有帮助,受到学生欢迎,而且对老师也往往有启发,对自己的科研有所帮助。

   这种文章的难点主要是头绪比较乱,因为学生们的观点、论述往往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你要把各种观点综合起来,然后归纳为比较有条理的文字,是要下点功夫的,对我们老师的条理性、归纳性也是很好的锻炼。

  

二、通过批改学生讨论后的作业,先写综述性文章,再写学术性论文

   上述综述性的文章毕竟不属于学术论文,学术性不是很强,有点像学术会议后的综述,主要做的是一些梳理工作。但在写综述性文章时,虽然开始只是归纳同学们的观点,并没有想到要写一篇自己的学术论文,然而在写的过程中却可能在里面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问题,从而找到一篇文章的切入口,并一步步走进去,最后就可能写出一篇学术论文。

   比方说关于法治、人治、礼治的文章,我先写了14000字的《法治、人治、礼治之辩——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课堂讨论》,发表于《上海政法学院学报》2015年第2期,后来又写了3万多字的学术性论文。

   最初这个问题的切入,是有人给我介绍了一本小说《沧浪之水》,主要写一个青年知识分子进入政府机关后,开始也很清高,不愿意同流合污,但是最后不得不在官场上混迹于各种关系之中,精神上非常痛苦,经历了一些复杂的心路历程,写得很生动,令人唏嘘。但是我看了后,最大的感受是这篇小说非常深刻地描写了一副人治的图景,就是在那个单位里,所有人都在围着一把手转,一切以一把手的意志为准,大家都尽量去揣摩他的心理,察言观色,投其所好,竭尽全力替他排忧解难,包括帮助一把手去整二把手等等。我觉得这是一个理解人治的活生生的教材,比我们在课堂上讲人治和法治的区别生动多了,因此特别想推荐给同学们看。但是要求每个人都去看这样一本书似乎不太可能,后来想着是否可以用一部电影或一个短片代替,这样找到了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觉得特别好,这部电影比小说更紧凑,充分展现了陈府的上上下下怎么围着老爷转,一切以老爷的意志为准,所有人都在讨好老爷,为此勾心斗角、争风吃醋等等。

   开始只是作为教学片放,并没有加以讨论。放了几次后,我渐渐发现陈府不完全是人治,不是什么都由老爷说了算,片子里有大量情节在讲陈家的规矩,一切要按陈家的规矩办,而这个陈家的规矩实际上不是人治而是礼治。我于是想到了费孝通的《乡土中国》,发现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进而开始组织学生讨论——陈家到底是人治还是礼治?结果有的说是人治,有的说是礼治,有的说既是人治又是礼治,……由于学术界对人治与法治的区别论述较多,同学们对人治与法治的区别也比较清楚,但对人治和礼治的差异则很少论及(几乎没有),因此大家对人治和礼治的区别都比较懵懂,我自己当时对此也并不十分清晰。

   于是我开始和同学们共同探讨人治和礼治的关系,通过讨论和批改作业,我发现陈家是一种礼治和人治的结合,它既有礼治也有人治,二者是怎么结合的呢?我的总结是,在一般情况下实行的是礼治,在特殊情况下实行的是人治;对下面的人主要是实行礼治,对上面的人主要是实行的是人治,等等。这时候一篇学术论文的轮廓就已经浮现出来了,后来写出了10000字的《人治与礼治:区别及其借鉴》,发表在《东南法学》2019年秋季卷。

   搞清楚了人治与礼治的关系后,紧接着就是法治和礼治的关系了。我们一般讲人治和法治的区别比较多,讲它们两个是对立的,要么人治要么法治,但是礼治和法治是什么关系呢?少有论述。其实它们是有共同点的,那么这个共同点是什么?同学们讨论中说了一些,但不够全面,我后来把礼治和法治的共同点归结为九个方面,比方说都非常讲规则,讲程序,都有很强的制裁性,但又都强调人们的自觉遵守,礼和法都对人们的行为有指引性等等;当然礼治和法治还有很明显的不同点,这个不同点我后来归纳为五个方面(目的、对象、主体、范围、手段),并且从中提炼出一个自己的结论:法治与人治不相容,但与礼治有相通之处,因此中国社会有可能完成从礼治到法治的转型。这些观点主要体现在后来写出的两篇论文中,即11000字的《寻找通道:在礼治与法治之间》,发表在《学习与探索》2019年第8期;10000字的《辨析差别:礼治与法治之异》(目前还没发出来)。

   像这样先根据课堂讨论写出综述性文章,随后在其中发现学术问题后,再着手写出学术性论文,使得对一个问题的认识从浅到深,步步推进,不失为一条学术创作的路径。

  

三、主要通过批改作业发现学术论文的切入点

   平时成绩并不一定都要写课堂上讨论过的内容,也可以布置一些没有在课堂讨论过的东西(但最好在批改完作业后有一个讲评),让同学们自己去找资料,规划线索,形成自己的小文章。虽然这些文章可能结构比较散乱,论证也很不够,但只要老师用心阅读,往往能在其中发现闪光点,而只要有一点对你有启发,就是收获。

   比方说《共同纲领》颁布70周年的时候,我给学生布置的作业是比较《共同纲领》和《五四宪法》,可以比较相同点,也可以比较不同点;可以比较一个方面,如只比较行政机关(《共同纲领》为政务院,《五四宪法》改成国务院),其在地位、职权上有什么不同;也可以全面比较,比方说对政府、法院、检察院等等国家机关做全方位比较。由于每个同学写的都不完全相同,有的同学比较这个方面,有的同学比较那个方面,也有一些人做了全方位比较,这样综合下来其比较就很全面了。在归纳、梳理他们的观点时,我自己对《共同纲领》和《五四宪法》也有了进一步的、较之从前更为全面的认识,后来写出了一篇27000字的文章——《<共同纲领>与<五四宪法>之比较——对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2018级学生作业的总结》,发表在2019年版的《中国宪法年刊》上,这样对《共同纲领》和《五四宪法》做出全面比较的文章,学界还是不多见的。

   虽然单个地看同学们的作业都不够深入(在此不要挑剔、轻视学生),但还是促使我发现了一些问题,比方说很多同学都谈到在《共同纲领》里是由政协来代行人大职权的,所以当时是没有人大的,《五四宪法》后才有人大,人大才正式开始工作了,国家机构更健全了等等(这其实是常识)。一个同学这样写,两个同学这样写,看的多了,不免产生疑问:1949-1954年期间既然没有人大,它怎么能叫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呢?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个体制是以人大为主干线的,你这个制度里可以没有国家主席,如75宪法和78宪法,也可以没有检察院,如75宪法,可以没有国家监察委,如2018年前的宪法,这些都只说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健全、不完善,但这个体制还是存在的,然而你说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里面没有人民代表大会,这个主干道都没有,这还能叫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吗?于是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到底始于何时?是始于1949年还是1954年?我因此去查了一些资料,发现这个问题以前没有人很仔细地论述过,……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始于1954年宪法,而不是1949年的《共同纲领》。由此又进一步联想到另一个问题,就是在1949年-1954年期间,既然不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话,那是什么?那几年我们国家的政体到底是什么?……这些问题要回答的话,它的理论性、实践性都是非常强的,要做多方面的论证,最后我写出了一篇20000字的论文——《我国1949-1954年的政体、宪法形式及其反思》(目前还没发出来)。

   这里要注意的是,一篇学术论文最初的起点可能是由课堂讨论或批改作业启发而来的,但这只是第一步,在这之后还有大量工作要靠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比如分析、论证,不能指望学生们的讨论和作业给你现成的答案,这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个要求太高了,学生们能够给你提出一些问题、对你有启发,就已经非常好了,剩下的路要靠你自己去寻找、去探索。

   当然不是所有学术论文的灵感都是从课堂讨论、作业批改中获得的,但确实有一些是,是在教学环节中找到了一个切入点,然后开始写,越写越细致,越写越深入,最终形成了一篇学术论文,因此教学实际上是可以促进科研的,主要是能够促使我们发现一些新问题。

  

进入 马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教学   科研   法学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22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