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剑华:读《二十世纪分析哲学史》——从罗素到克里普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4 次 更新时间:2020-11-29 23:45:16

进入专题: 分析哲学   分析哲学史  

梅剑华 (进入专栏)  

  

   对西方哲学史有所涉猎的读者大概知道哲学史家温德尔班的名著《哲学史教程》乃是以康德为中心叙述的哲学史。温德尔班是一个典型的康德主义者,在他眼里西方哲学史分为三个阶段:康德之前的哲学、康德哲学和康德之后的哲学。以此类比,当代美国语言哲学家斯各特·索莫斯(Scott Soames)的两大卷《二十世纪分析哲学史》可称得上是以克里普克为中心叙述的哲学史。在索莫斯眼中,二十世纪前七十年的分析哲学历史不妨可以划分为:克里普克以前的哲学和克里普克哲学两个阶段。虽然从目录上看不到这个区分,你读到的是摩尔(伦理学、认识论和哲学分析)、罗素(逻辑和语言分析)、早期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逻辑实证主义(包括情感主义和伦理学)、晚期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日常语言哲学派(赖尔、斯特劳森、奥斯汀、格莱斯等)、奎因(哲学自然主义)、戴维森(真理与意义)、克里普克(《命名与必然性》)。稍加留意就会发现,索莫斯的叙述乃是以克里普克的语言哲学(主要是《命名与必然性》的立场)为线索,重构了二十世纪分析哲学史(1900-1975)的版图。

  

七种武器

   2004年秋,我到北大外哲所老化学楼227旁听叶闯老师的研究生课程“分析哲学原著选读”,叶老师指定的读物就是克里普克的《命名与必然性》。当问到如何学习分析哲学时,叶老师的建议是在两三年时间内把弗雷格、罗素、维特根斯坦、卡尔纳普、奎因、戴维森、克里普克的基本著作系统读一遍。我把他的要求概括为分析哲学必备的七种武器,这包括:弗雷格的《算术基础》《概念文字》(部分),麦克·比尼编辑的《弗雷格读本》,罗素的《哲学问题》《我们关于外在世界的知识》《逻辑与知识》《数理哲学导论》《我的哲学发展》,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哲学研究》,卡尔纳普的《世界的逻辑构造》《语言的逻辑句法》《意义与必然》,奎因的《从逻辑的观点看》《语词与对象》,戴维森《行动和事件论文集》《对真理和解释的探究论文集》,克里普克《命名与必然性》《维特根斯坦论规则与私有语言》。实际上,能把这些哲学家的代表著作系统读下来是相当困难的。

   叶老师相当重视克里普克,多次开课讲读《命名与必然性》,对该书每个注释所涉及的问题如数家珍。叶老师开设的其他课程也多和克里普克哲学密切相关。印象中我读过卡尔纳普的《意义与必然性》、萨蒙的《弗雷格之谜》、索莫斯的《超越严格性》、赛恩斯伯里的《没有指称物的指称》等。2010年,叶闯教授出版《语言·意义·指称:自主的意义与实在》,提出语言的发生学图像和语义学图像的区分,进一步区分形而上学指称和语义学指称,系统回应以克里普克为代表的直接指称论。有人或许以为叶闯追随克里普克,步克氏思想之后尘。实际上,尽管他很喜欢克里普克风格的哲学,但从具体论证到整体图景,叶老师都反对克里普克的指称论,站在了弗雷格一边。

  

言必称罗素

   克里普克何以值得索莫斯大书特书,以之为其哲学史撰写的中心?暂且按下克氏不表,先说一说人尽皆知的罗素和维特根斯坦这对早期分析哲学的师徒。罗素堪称民国时期分析哲学在中国的代表人物。张申府先生乃当时学界公认的罗素专家,罗素这个中文译名即出自其手。据罗素书信,曾有一个法国青年想研究罗素哲学写信求助,罗素回信说有一个人比他自己还了解他的哲学,那就是中国的张申府。申府先生引导其弟中国哲学大家张岱年先生阅读罗素哲学,张岱年先生在罗素哲学的影响下,于1936年提出了哲学上一个可能的综合:孔子、马克思和罗素三结合。逻辑学的鼻祖金岳霖先生靠着罗素三大卷本《数学原理》开启了中国的数理逻辑学派,沈有鼎、王宪钧、殷海光这些大学者都出自金先生门下。十多年前我曾从清华图书馆借出过这三大卷《数学原理》复印,贴在卷首的借阅单上依稀可见数位逻辑前辈的签名。

   话说1920年9月罗素到中国,除了演讲“中国问题”,还讲了“心的分析”先后结集出版。这些观点并未过时,《心的分析》所提出的中立一元论甚至成为近期心灵哲学的热点。1927年张申府先生翻译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译为《名理论》),这是《逻辑哲学论》第一个外文译本。在老辈学人看来,分析哲学在中国基本上等同于罗素在中国,《名理论》不就是罗素逻辑原子主义的扩展版吗?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北京“柏泉之学,浩如烟海”(“柏泉”即罗素名“Bertrand”的旧音译)。遥想当年,“柏泉吾友”和“我的朋友胡适之”一样,简直成了学界的通行证。在这种学界风潮下,牟宗三先生早年也苦学逻辑,阅读罗素的《意义和真理的探究》并写下长达两万余字的书评,还撰写《逻辑典范》一书。殷海光先生从金岳霖先生学习罗素,撰写《逻辑新引》带动研习罗素之风。二十世纪上半叶,罗素在国朝学界就等同于分析哲学甚或等同于哲学。为学无论中西,似乎都重视分析哲学,都重视从数理逻辑的观点看,据说这是咱们天朝文化最欠缺的。

   柏泉之学虽一时风云,终有过气去势之日。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始,学界风气为之一变。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和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研究》先后逐渐进入华语学界视野。牟宗三开始阅读《存在与时间》和《哲学研究》,很快他发现自己读不通海式之作,参不透维氏的《哲学研究》,遂重拾康德三大批判哲学,依据康德的形而上学建立了新儒家哲学思想体系。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学界才接通海德格尔与中国天道。

  

维派、概帮、自然门:分析哲学的三国演义

   迟至二十世纪末,维特根斯坦哲学方在国内获得应有之地位。在陈嘉映、韩林合、江怡等学者的推介带动之下,维特根斯坦巍成显学。在我求学的年代,陈嘉映翻译的《哲学研究》、韩林合的《维特根斯坦哲学之路》和江怡的《维特根斯坦:一种后哲学文化》是了解维特根斯坦的必读之作。陈嘉映老师曾在北大外哲学所带领学生逐字逐句研读《哲学研究》,开创了国内研习《哲学研究》的风气。2004年我到北大外哲学所老化学楼227旁听韩林合老师开设的两门维特根斯坦哲学课:一门《逻辑哲学论》研读课,一门《哲学研究》研读课。其间韩老师还约请陈老师在课堂上展开一次指称论的讨论。这两门对应于韩老师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两本大部头著作《〈逻辑哲学论〉研究》和《〈哲学研究〉解读》。江怡老师的《维特根斯坦哲学—一种后哲学文化》出版较早,在本科阶段就读到了。彼时在我看来,分析哲学不就等同于维特根斯坦哲学吗?早期维特根斯坦代表了早期分析分析哲学的大成,后期维特根斯坦代表了“晚期”分析哲学的大成,这是早年间我对分析哲学的印象。

   一次翻看《走我自己的路》,李泽厚先生特意提到维特根斯坦和主流分析哲学的区别。李先生有此言论,想必受其好友王浩先生的影响。1954年王浩曾在牛津大学主持洛克讲座,讨论过维特根斯坦的《数学基础》。王浩反对他导师奎因的自然主义哲学,亲近弗雷格、哥德尔的柏拉图主义哲学。这可算分做析哲学中的自然门与概之争吧。维特根斯坦独树一帜,既和弗雷格、哥德尔概帮路线不同;也和奎因、丹尼特自然主义路线不同。私心以为分析哲学的格局大抵可以看作是维派、概帮和自然门的三国演义。颇有意味的是研究逻辑的王浩是柏拉图主义者,典型的概帮长老;同为研究逻辑的叶峰却是一个自然主义者,朴实的自然门大侠。虽然他们二位都同意维特根斯坦与主流分析哲学不同。如何看待哥德尔、维特根斯坦这样的哲学家在分析哲学史上的地位,可以看出各自不同的哲学立场。这种立场,经常被李泽厚总结成几句口头禅式名言:要康德不要黑格尔、多来点波普尔少来点海德格尔,甚至多来点神经科学少来点存在主义(在《中国哲学登场》这个访谈录里,他曾提出运用神经科学证据研究阳明的龙场悟道)。李泽厚喜休谟似更亲分析哲学,无论如何,李泽厚把维特根斯坦和分析哲学拉开距离,还是启人深思的。

   分析哲学当然既不止于罗素也不止于维特根斯坦。公允而论,罗素和维特根斯坦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概而言之,罗素是大众的哲学,维特根斯坦是贵族的哲学(可参维氏传记《天才之为责任》),虽然两位都算出自贵族门第。选择罗素和维特根斯坦实际上是选择了精神气质极为不同的两种哲学。要罗素还是要维特根斯坦?似乎是每一个分析哲学研究者面对的问题。百年中国学界的趋势是从罗素哲学逐渐转向维特根斯坦哲学。

  

分析哲学的典范之作

   客观来说,奎因以来的分析哲学界并不太重视维特根斯坦。克里普克是个例外,他1981年根据演讲稿整理出版的《维特根斯坦论规则和私有语言》只手搅动了英美学界,形成了一个研究维特根斯坦的热潮,不过这是一个关于克里普克所理解的维特根斯坦的研究热潮。克里普克把对《哲学研究》中遵循规则部分的解读和传统怀疑论(休谟对因果关系的怀疑、古德曼的归纳悖论)结合在一起,引起了英美哲学界的极大兴趣。我最早读到的这方面中文文献,乃是发表在赵汀阳先生1998年主编的《论证》第一期上陈嘉映和程炼二位先生关于私有语言和遵循规则的文章。这些文章现在读来,仍颇受教益。自克里普克论著发表以来,就招致了很多批评,著名者如维特根斯坦研究专家彼得·哈克等。批评者尽可以指责克里普克错解了维特根斯坦,不过克里普克本人早就说过,他关注的是打动了克里普克的维特根斯坦论证,而非维特根斯坦本人的论证。他不是做文本解读重构,而是以维氏思想为起点提出了自己的论证。

   这种论证思路也体现在《命名与必然性》一书上,克里普克提出了一种新的指称论:名字的意义就是指称,名字通过命名仪式和因果历史链条获得指称。从而反对了弗雷格——罗素——塞尔所主张的描述论:名字的意义就是描述,意义确定指称。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克里普克并不是要反对哲学史上的弗雷格观点、罗素观点和塞尔观点,而是要反对一般意义上的描述论。他在演讲中所刻画的描述论立场要比哲学史上曾经出现的描述论更为全面系统。一旦他反驳了自己所刻画的描述论,那些历史上曾经有的各种描述论版本就不攻自破了。所以他不在乎历史上有谁对描述论说了什么,而是在乎描述论可能是什么,并进一步反驳之。

   这个思路和图灵的名作《计算机与人工智能》的策略类似。图灵在提出通过图灵测试的计算机就表示它具有思考能力之后,就系统列举了九种可能的反驳,一一加以回应。2004年秋季,我在程炼老师于北大外哲所开设的研究生课程“心灵哲学”课上读到此文,程老师将此文定位为分析哲学的典范之作。我想,分析哲学不在乎历史文本细节,而在乎论证和反驳,这是分析哲学的基本精神。在这种精神气质熏陶下,你可能因为个人偏好喜欢某个分析哲学家,但不大可能崇拜某个分析哲学家,因为这违反了分析哲学的基本精神。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分析哲学家不重视文本细读,实际上这是分析哲学家重构论证的起点——正是因为细读,才得以发现思想具有多重构造的可能性。

  

“真正的哲学家”要懂数学

罗素的中国之行、数次婚姻、几度入狱和获得诺奖等不凡经历,给他增添了夺目的光彩。维特根斯坦更为学人所津津乐道:罗素一读到他的文字即惊为天才;他放弃自己的巨额遗产,在认为解决了所有的哲学问题之后改行去做小学老师……这些都为他的哲学增添了无比的魅力。与罗素、维特根斯坦相比,克里普克的生平乏善可陈,他不过是个学院里的哲学家。1940年出生的他,既不能像维特根斯坦赶上一战被俘,在战俘营里研究哲学,也没有赶上二战像奎因一样去海军服役获得上校军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梅剑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分析哲学   分析哲学史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70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