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婧:柳叶刀尖——西医手术技艺和观念在近代中国的变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64 次 更新时间:2020-11-02 08:03:00

进入专题: 西医手术   外科史   手术技艺   身体观   医疗行为  

赵婧  

   摘    要:

   19世纪中叶,西方基督教医学传教士用柳叶刀所象征的手术技艺打开了西医进入中国的大门,展示了以外科方式治愈某些身体病痛的新途径。麻醉术、无菌术等与外科密切相关的知识和技艺传入中国并不断更新,更奠定了西医以外科见长的医学论述基调。在20世纪上半叶的中西医论争中,西医手术成为判定中西医优劣、内外科强弱的焦点之一。西医外科超越器物层面,兼容医学各科之发展,其学科界定直指中国传统医学的“落后”医理。中医在反击西医外科优越论的同时,也经历了自我重构的过程。从采生折割的恐怖想象,到西医手术的逐渐采纳,在以医院为代表的新式治疗场域内,恐慌与疼痛的体验并存,充满着医患之间的复杂博弈。西医手术既以刀割技艺疗治国人身体,也逐步形塑了新的医疗理念与身体观念。

   关键词:西医手术; 外科史; 手术技艺; 身体观; 医疗行为;

  

   绪论:重返手术现场

   就西方医学史而言,19世纪无疑是外科革命的世纪。现代外科学及其技艺的长足发展,与现代解剖学、麻醉学和无菌术的发展密不可分。维萨里(Andreas Vesalius)于1543年出版的《人体的构造》(De Humani Corporis Fabrica)一书奠定了现代解剖学的基础。18世纪以后,外科医生承袭了维萨里的学说,认为可以凭借这种精准、细微的解剖观察,打造属于外科学的独立知识体系,解剖学成为外科医生迫切需要的“有用知识”。一千多年来用全身体液不平衡来解释疾病发生的理论,开始受到质疑。至19世纪早期,解剖学视野下的局部身体病灶,被认为非常适合以外科的方式来处理。1

   在细菌学和消毒技术主导医学的时代到来之前,体液学和整体医疗的思路是西医理论的主流。就体表创伤而言,一种流行的观点是“化脓有益”,或曰“可称道的脓”。根据古罗马著名医学家盖伦(Claudius Galenus)的论述,血液意即营养体液,在愈合过程中会蓄积在伤口内,变成脓液,因此某些化脓现象可视为伤口情况好转的指标。对此存疑的英国近代外科学家李斯特(Joseph Lister)受巴斯德(Louis Pasteur)细菌学说的启发,通过试用各种消毒液,试图在手术部位和手术室范围内全部灭菌,以对抗伤口感染与化脓。1867年,他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此论见,由此开启无菌外科时代。2

   李斯特在无菌手术发展历史上的贡献使得英国外科大放异彩,而麻醉应用于外科手术则是美国对医学的贡献。19世纪中叶,乙醚、一氧化二氮(笑气)、三氯甲烷(氯仿或哥罗芳)等麻醉剂在美国被数名外科医生先后使用,很快即传遍整个欧洲。1846年10月,莫顿(William Morton)在美国波士顿麻省总医院进行乙醚麻醉术的公开演示,被视为现代麻醉学诞生的标志。美国医生常用乙醚做全身麻醉,而英国医生则偏爱氯仿。3而在此之前,大型侵入性外科手术现场通常是充满叫喊、异响与血腥的恐怖场景,外科医生对始终清醒的患者大动干戈,为了减少疼痛、休克与失血量,手术飞快进行,但死亡率仍居高不下。4

   若干世纪以来,以内科为主导的医学界始终对外科持鄙夷态度。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的誓言曾提到,医生应该避免外科而让其他人去实施手术。从西方医学之父开始,外科明显地被视为较为另类的行当,因为它是手的工作,而不是脑的工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外科始终被称为“理发匠的技艺”,被从正统医学中剔除。相对于承袭了悠长博学传统的内科医生,外科医生地位很低,被讽刺为屠夫或虐待狂,大部分原因在于他们与淋漓鲜血为伴,使用的外科器械也是令人恐怖的,如刀、烙铁、锯子等。5

   从某种意义上说,外科的近代史即是摆脱上述污名、建构自身正当性与科学性的历史。启蒙运动强调实践而非书本学习,促生了将外科视为科学的观点,这大大推动了外科的进步,提高了其在医学专科中的地位。外科医生将“操作技术”定为专业核心,并声称自己所从事的是“科学外科”,这符合启蒙时代士绅阶级追求的目标。6随着19世纪下半叶外科革命的推进,外科从技艺上升为科学实践,与此相应,外科从业者从因经验习得技术的熟练匠人,演变为经过严格的解剖学和病理学训练的专业人员,地位迅速提升,在治疗过程中也变得越来越主动。

   至20世纪上半叶,西医外科临床实践发生巨变。外科日益细分化、专业化与普遍化,外科手术风险与死亡率逐渐降低,大型侵入性手术不断增多。外科医生的工作不再是若干个世纪以前那种常规、小型和相对安全的手术(如包扎伤口、拔牙、处理性病的下疳和疼痛、处理皮肤瑕疵等日常治疗),最普通的外科操作也不再是被视为外科职业象征的放血术7,而是越来越普遍的阑尾、扁桃体、子宫、疝等部位的切除术。

   有关西医外科学及其发展史,在20世纪中国人书写的医学史中常有论及,专书有丁福保《西洋医学史》中的《外科学史》、刘兆霖《外科史》等。8两书皆详述西医外科的线性历史进程以及外科医生的伟大成就。国人编译的此类西医外科史,除了彰显西医手术“器械之精良、刀具之锐利”之外,意在刺激中国医学的觉醒与崛起。19世纪中叶西方教会医学入华之初,西医外科知识与技术乃西医区别于中医最为显著的标志之一。教会医学用手术技艺打开了西医进入中国的大门,吉利克等学者有关伯驾(Peter Parker)、合信(Benjamin Hobson)、德贞(John Dudgeon)等医学传教士的研究,展示了他们如何通过手术刀开辟了西医扎根中国的路径,并奠定了西医以外科见长的医学论述基调。920世纪以后,随着西医手术的逐渐普及,名人手术个案引发的中西医之争,使得西医手术的话题更大范围地闯入公众视野,相关研究多聚焦于孙中山割治肝癌、梁启超“割错肾”等医疗个案。10此外,相关医学器物与技术的传播(如X光机、显微镜、听诊器、注射技术等)为外科手术的诊断与治疗提供了新的知识与方法,由器物到技术再到观念,参与形塑了国人新的身体观与医疗行为。对此学界也有所关注。11

   既存研究对西医外科在中国传播的历史轨迹有所勾勒,但较少涉及社会对外科器物与技术的一般认知、医界对西医外科的学理论述以及普通病人的手术体验等认知史与观念史的议题。本文的探讨不以某种手术或外科亚科的线性发展为中心,而是从手术器具入手,探究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中叶的百年时间,以器具切割身体为表征的西医手术技艺在中国传播的概况,及其所带来的医学观念与医疗行为的变革。本文将首先考察近代有关西医手术技艺的语汇与意象,论述以刀为代表的手术器具所呈现的手术种类与特征的变化;继而展现19世纪下半叶教会医学中手术实践与知识译介的基本情形,以及20世纪上半叶西医长于外科的观念如何被纳入中西医论争的脉络之中。在“内史”梳理之外,笔者更为关注的是医学书籍、报纸杂志上的医疗个案所蕴含的手术认知的“外史”,从采生折割的恐怖想象,到西医手术的逐渐采纳,在接受或抗拒、恐慌与疼痛的病人叙述中夹杂着多方博弈的医患关系,中国社会对西医手术观念的变迁可见一斑。“重返手术现场”,意在重现病人视角中的外科史,在追溯外科医生及其精妙手术发展历程的同时,考察社会、医界与病人个体相互交织的手术认知史与观念史。

  

   一、从“刀圭”到“割治”:近代手术技艺的语汇与意象

   外科手术器具种类繁多,部分可追溯至史前时期。而现代西医外科崛起之初,常以各种刀具(surgical knives)为根本象征。最为有名的当属柳叶刀(lancet),这种双刃小刀多用于切开静脉血管的放血术,因此在早期的英华字典里多被译为“外科放血刀”;较大的lancet则可切开脓肿或实施膀胱截石术。到了19世纪后期,放血术最终被科学外科抛弃,lancet也在外科操作中渐趋消失。相较而言,被译为“小割刀”或“解剖刀”的单刃小刀scalpel,更能够代表现代外科刀具的基本形制,其功能主要在于剖割腹部。Scalpel自古罗马时期开始经过若干世纪的演化,随现代外科的确立而逐渐标准化,现泛指“手术刀”。19世纪末蒸汽消毒的外科操作使得手术刀变得无菌,可防止手术感染的发生;而20世纪20年代两段式手术刀及一次性刀片的发明,大大提升了外科手术的操作速度与安全性。12

   《外科器具一览表》(A Handbook of Surgical Instruments for Operation Room Nurses)一书较为全面地展示了20世纪上半叶的手术器具。该书原作者为一位英国医生,旨在为手术室的护士提供便于快速查找所需手术器具的手边资料。书中罗列了各类外科手术所需的全套器具,涉及迷蒙(麻醉)、四肢、面部、眼部、耳口鼻喉部、胸部、腹部、肾病、直肠与肛门、男女生殖器与脊柱等各种手术,以及各类刀、剪、钳、针、锯、钩、刮等数百种外科器具。由于这是一本索引性质的小册子,我们得以了解某种外科手术所需的全套器具种类及其数量。比如常见的阑尾截除术,所需器具包括刀(scalpel)、解剖钳2把、小动脉钳12把、大动脉钳2把、剪子2把、牵开器和针等。13书中未见lancet,而scalpel通常是切割身体的第一个、也是最常用的器具,由此可窥见手术种类及其特征的变化,即由体表扩展至体内。

   “刀”成为西医手术技艺的典型意象后,19世纪晚期接触西医外科的中国人从传统中寻找对应的器物语汇以描述这一技艺,首先体现在“刀圭”一词的挪用上。刀圭,亦作“刀刲”,量器之名,多用于度量药物,意即药匙,常见于汉晋医方。尽管各种文献对于其量值说法不一,但可以确定的是,刀圭所指容量极小。14炼丹服食的道士专用刀圭量取丹药,进而用刀圭指代丹药本身,成为道教的习用语。故而,“刀圭”一词的流传亦与道家文化密切相关。15

   19世纪晚期,刀圭仍在很大范围内指代药物。1883年《申报》上一则题为《刀圭奇验》的文章,实为“百里得夫司止痛药水”的广告,该药水宣称可治疗发痧与各类急症。16此一时期,类似的还有上海四马路接元堂贩售自制藿香正气丸以及专营西药之药房的广告,皆以“刀圭”为标榜。17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刀圭的原义被遗忘,逐渐演变为指称医家的特定词汇:“今人习焉不察,竟以刀圭为医家之名称,群呼医生曰刀圭家。又以之为执业之义,而名之曰刀圭事业。”作者讽刺道:中医用刀圭确定药量,正如西医用食匙;如果昔日中医为刀圭家,那么今日西医岂不是食匙家了吗?18而且,刀圭有时被进一步挪用,专指以刀割为特征的西医手术。上海虹口一妇人乳房突患毒瘤,多方求医无效,最后到同仁医院由女医生施以“闷药”(麻醉药)而后“奏刀”,一个月后即告痊愈,论者感叹西医之“刀圭神术”。19在另一件割除重达24斤的乳腺肿瘤的案例中,上海仁济医院西医的手术技艺亦被称作“刀圭神技”,且妇人曰“割治并无痛楚”。20药物量器在某种程度上“变成”手术刀具,这一挪用的背后乃是对西医手术技艺特征的界定与想象。

“刀”作为手术技艺的意象,在“奏刀”“开刀”等语汇中亦得以显现。一位宁波水手曾因从船上意外跌伤右腿,而接受了西医截肢,并换上假肢,从此笃信西法外科。当他右耳下方生瘤后,赴沪请求仁济医院医生再次“奏刀割治”。2119世纪末,“割治”“割症”“剖割”“剖治”等具有传统色彩的语汇,皆被用来表述西医外科技艺,“割”与“剖”凸显了西医手术以运用刀割技艺治疗疾患的特征。自20世纪初以后,由日文借用而来的“手术”一词,逐渐成为指代surgical operation的专有名词,而“开刀”“割治”等词亦被沿用。相应地,各类大小型医院中一般皆设有外科手术使用的割症室、开刀间或手术室。1920年,《博济》月报罗列了广州博济医院割症房所施外科手术的病症及人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西医手术   外科史   手术技艺   身体观   医疗行为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382.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 2020年05期

4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