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文郁:身体观:从柏拉图到基督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7 次 更新时间:2020-06-08 13:55:10

进入专题: 身体观   柏拉图   基督教  

谢文郁 (进入专栏)  

   摘要:本文希望通过分析讨论在柏拉图和《新约》的有关文本中关于ψυχή/σάρξ和ζωή/σῶμα的界定,呈现西方思想史关于身体观的原始讨论。柏拉图提出了一种灵魂/肉体(ψυχή/σάρξ)二元论,强调灵魂对肉体的支配权。在柏拉图看来,肉体受制于灵魂的支配而具有消极性;但这样做的结果是使肉体拥有灵魂的性质,使肉体本身成为灵魂的一部分。《新约》沿用了希腊哲学对肉体(σάρξ)的使用,认为这样一种肉体乃是人的一种生存状态,即受制于人的意愿的生存。这种生存是走向死亡的生存。在这一基础上,《新约》提出了一个新的生命概念,认为,由于耶稣进入基督徒的生存,导致了人的生存开始脱离肉体的控制。为了说明这样一种脱离肉体控制的存在,《新约》提出了σῶμα(身体)概念。身体是一种中性存在,既可以顺服肉体而走向死亡,也可以顺服圣灵而起死回生。保罗使用这个身体观来回应复活问题,并展现了一种新生存概念。

   关键词:灵魂,肉体,身体,圣灵,生命

   希腊文关于灵魂和身体问题有两对用词,一对是ψυχή和σάρξ,一对是ζωή 和σῶμα,都可以译为灵魂和身体。就词义而言,ψυχή和ζωή都指称动物中使之能够运动的内在力量,一般翻译为灵魂、生命、性命等。Σάρξ和σῶμα则是指动物的外在形式,通常译为肉体或身体。柏拉图在讨论灵魂-肉体时,使用ψυχή和σάρξ,认为拥有ψυχή的σάρξ就是一个活物。这种活物的生命力来自ψυχή。在他看来,ψυχή可以在轮回中存在于不同的σάρξ内,因此,ψυχή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决定性的力量,是一个人之所以为这个人的原因;较之σάρξ,虽然对于这个人来说不可或缺,但具体采取什么样的σάρξ则并不重要。这一思路引导人们重视自己的灵魂修养问题。

   基督教的原始文本是《圣经·新约》,其中有《约翰福音》和保罗书信对整个基督教神学思想的发展起着规定方向的作用。我们注意到,它们在处理灵魂与身体问题时使用了另两个词,即 ζωή 和σῶμα。就语义而言,σῶμα和σάρξ是同义词,可以交换使用。不过,柏拉图对σάρξ的使用多多少少是消极的。这种用法也传递给了《约翰福音》,转义为所有属于人的东西。《约翰福音》和保罗书信使用ζωή指称为真正的生命;那是来自上帝的赐予;而且,当ζωή被赐下时便和σῶμα(身体)成为一体,不再分离。Ζωή作为上帝赐予的生命,根源于上帝的供给,所以是永恒的;与之为一体的σῶμα因而也就成为永恒。至于ψυχή,依靠自己只能走向死亡。《新约》并不谈论灵魂轮回,强调ψυχή死后走向灭亡。由此看来,《新约》对这两对有关灵魂与身体的词给出了独特的说明,引导了一种新的灵魂-身体观。为了便于讨论,我在分析《新约》的灵魂-身体观时,把ψυχή和σάρξ译为“性命”和“肉体”;而ζωή 和σῶμα则为“生命”和“身体”。

   柏拉图和基督教关于灵魂和身体的讨论在西方思想史上是奠基性的文本。然而,人们在讨论身体观时往往并没有把这两种身体放在一起进行追踪。哲学史界,人们对柏拉图的灵魂-身体二元论还是相当感兴趣的,但主要讨论的是他的灵魂观,并顺便地涉及肉体概念。而且,哲学史界一般不涉及基督教文本对柏拉图的肉体概念的回应。另一方面,在《新约》学界,人们则特别强调《新约》的希伯来传统,疏远和希腊哲学的关系。也就是说,哲学史界和《新约》学界给我们展现的两种身体观是互不相关的。然而,这不是西方思想史事实。这里,我想通过追踪ψυχή/σάρξ和ζωή/σῶμα以及其它几个相关希腊字在柏拉图和《新约》文本中的使用,对它们进行文本分析和讨论,呈现其中所表达的身体观。

   (一)

   《荷马史诗》在“冥界”说法中已经把人分为身体和灵魂。认识自己,一般来说,首先接触到的是自己的外在身体,然后才是内在灵魂。公元前776年,希腊人在奥林匹克山的宙斯庆祝庙会发展为体育运动会,称为奥林匹克运动会。这个运动会,除了宣扬希腊一体化精神之外,对于参与者来说,崇尚强壮体魄乃为根本的追求。这是一种身体至上精神。有意思的是,同源于希腊精神,苏格拉底-柏拉图引导了一种重视灵魂追求轻视肉体欲望的倾向。当然,柏拉图并没有直接贬低肉体推崇精神,但是,我们可以观察到,肉体和灵魂之间存在着张力。肉体是有欲望的;灵魂是有追求的。肉体欲望和灵魂追求是否一致?如何处理它们之间的冲突?能否建立一种健康的肉体-灵魂秩序? 这些问题在柏拉图的思想中一直是重要的推动力。

   把灵魂理解为一种实体在希腊思想史上是一个很古老想法。至少早在公元前6世纪,我们在毕达哥拉斯的残篇中读到关于灵魂可以存在于不同的肉体中的说法。在这种理解中,人的生存实际上被理解为由灵魂和肉体组成。但是, 什么是灵魂?什么是肉体?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把这些问题当作重要问题进行思考,并进而影响希腊思想史的发展,我想,乃是始于柏拉图对人的生存所作的观察和分析。

   在《斐多篇》[1]中,柏拉图企图对灵魂不灭进行论证。这一论证的核心是,灵魂即生存。他用冷之于冰,热之于火的比喻来说明灵魂之于生存,认为,离开灵魂就没有生存。当然,灵魂并不是一种性质,而是一种实体。在他看来,当灵魂和肉体合为一体时,肉体就是活的;灵魂离开,则肉体成为死尸。我们看到,在柏拉图思想中,人的肉体有两种存在状态:拥有灵魂(生)和失去灵魂(死);因此,肉体有生有死。相应的,人的灵魂也有两种存在状态:存在于肉体之中和存在于肉体之外。但是,无论灵魂处于何种存在状态,它都是活的;所以,灵魂不死。

   柏拉图进一步推论到,对于一个活人(即肉体能够自己运动)来说,尽管拥有肉体十分重要,但是,他之所以活着乃是因为拥有灵魂。这里的推论是这样的:灵魂进入肉体因而肉体能够自己运动(大前提);肉体能够自己运动表明这个肉体是活的(小前提);因此,灵魂是人的生存出发点。就经验观察而言,人的生存特征是自己运动。在古希腊人的思想中,任何能够自动的物体(包括人、动物、天体等,在一定意义上也包括植物)都被认为是有生命的存在。如果这个观察可以接受,那么,上述大前提就能够成立。从这个角度看,肉体运动的原因在于灵魂;对灵魂的认识也就是对肉体的认识。或者说,从认识论的角度看,讨论灵魂的本性具有优先性。

   我们继续分析柏拉图的灵魂观。在《美诺篇》,我们读到一个命题:人无不求善。就其逻辑思路来看,这个论证是这样展开的。从观察事实出发,我们可以看到有些人追求善(A类人),有些人追求恶(B类人)。追求善的那部分人是求善的。追求恶的人可以划分为三种,一种人是以恶为善,即追求者把恶的东西当作善来追求(B1类人)。这种人仍然是在求善,只不过是因为缺乏真正的善知识,所以善恶不分。另一种人则明知为恶,但认为这恶者有利于自己的生存,所以努力追求恶(B2类人)。这种人在判断善恶时陷入了困境。“恶”就其定义而言是对自己生存的损害;真正的恶者是不可能带来“有利”的。当这种人认为“恶者有利时”,他实际上是认为这恶者是善的。也就是说,他在追求所谓的恶者时,实际上是把这恶者当作善的东西来追求 。还有一种人(B3类人),追求在他看来是恶的而且有损于自己生存的东西。柏拉图谈到,这类人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是一个空项。这里,A + B1+ B2= 全人类。因此,人的生存是向善的。[2]

   柏拉图认为,生存向善这个命题表达了一个实实在在的生存事实。他的分析表明,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只要他是活着的(或生存着的),他就必然是向善的。没有一个例外。所以,他认为这是一个生存事实。实际上,他的全部思想都是以这个生存事实为基础的。不过,我这里要讨论的不是这个生存事实,而是柏拉图根据这个生存事实而推导出来关于灵魂的第三个命题:灵魂向善。根据前面的论证,柏拉图的灵魂观已经指出了两个命题:灵魂即生存;灵魂乃生存出发点。这两个命题加上生存向善原则,我们即可得出灵魂向善命题。其中的逻辑关系如下:生存之所以向善乃在于它的出发点是向善的(或者反过来说,从恶出发的生存是不可能向善的);灵魂是生存出发点;因此,灵魂是向善的。我们称这三个命题为柏拉图的灵魂三命题。[3]

   回到身体观问题。从观察上看,人的肉体可以分为三类运动:首先,和其他动物一样,人的肉体是有欲望的,如食欲、性欲、健康、舒适等等。一旦这些欲望出现,人就要寻找对象以满足欲望,比如,饿了求食,病了求治等等。其次,人的肉体还有一种情感的需要,如亲情、仇恨、勇敢、名誉等等。这些感情虽然不像欲望那样具有直接推动力,但是,如不满足亦有损于肉体。一般地,感情需要是在人和人的关系之中寻求满足的,比如,思念亲人需要亲人团聚,维护名誉需要他人捧场等等。最后,人的肉体还有一种秩序要求。人的肉体欲望和感情多种多样,常常相互冲突。比如,食欲过甚损害健康;亲情仇恨交错相加;持守名誉饿死路边;做爱无伴侣合作等等。如果不对这些欲望和感情进行秩序化控制,肉体就会自耗自毁。我们可以把这种肉体的秩序化要求称为人的理性倾向。这三类运动都属于身体运动。

   考虑到人的身体除了这三类运动之外就只是一具死尸,我们可以说,就观察而言,人的身体实际上是由欲望、情感、和理性组成的。从本文所关心的问题出发,我们不能脱离这三类身体运动来谈论身体,比如,解剖学意义的“身体”不是我们的讨论对象。根据前面的讨论,有生命的肉体是由灵魂决定的。摆在柏拉图面前的问题是:在上述灵魂三命题之下的灵魂如何决定三类身体运动?

   在《国家篇》中,柏拉图提出了三种灵魂的说法,即所谓的“欲望灵魂”、“激情灵魂”、“理性灵魂”。从行文上看,柏拉图似乎并没有针对人的肉体进行分析讨论。也就是说,肉体问题对他来说似乎不是问题。不过,他在讨论这三种灵魂的地位和作用时,恰好和身体的三类运动对应。我认为,柏拉图对身体的三类运动的观察还是相当细致的。三种灵魂说实际上就是要解释三类身体运动。

   就灵魂本性而言,柏拉图认为,上述灵魂三命题已经概括说明了。但是,由于灵魂进入人的身体之后分别居住在身体的不同位置,所以对身体会发生不同的影响和作用。灵魂之所以一分为三,主要原因是由它所居住的部位来决定的。居住在肝脏后面的灵魂是人的欲望的决定者,称为欲望灵魂。没有欲望灵魂,就不会出现各种肉体欲望,因为灵魂乃生存出发点。而且,肉体欲望所指向的当然是好东西(灵魂向善)。柏拉图并不否定人的肉体欲望。没有肉体欲望就没有生存。但是,肉体欲望的自我表现往往是杂乱无章的。主要原因是肝脏背后一片黑暗不见光线,因而灵魂只能盲目发动。欲望灵魂通常不考虑身体的其他部分需要,自行其是。如果对欲望灵魂听之任之,那么,当不同欲望之间发生冲突时,不但无法满足欲望,而且还要损害身体。比如,柏拉图谈到,许多人纵欲过度而导致身体失序,引发各种疾病,都是因为欲望灵魂未受控制所致。

   人的肺部是情感的发源地,因而是激情灵魂的居所。肺具有一定的透明性,所以居住于其中的灵魂能够因感而发。对于欲望灵魂来说,激情灵魂是控制者。一般地,人在处理人际关系表现出各种喜怒哀乐,并通过这些情感来控制欲望灵魂。比如,一个勇士面对敌人而发出愤慨的激情,忘却其他肉体需要;他甚至可以在搏斗中忍受饥饿和疼痛。

不过,情感对欲望灵魂的控制可以引导欲望指向好的方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谢文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身体观   柏拉图   基督教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646.html
文章来源:《云南大学学报》2010年第五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