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杰舜 李菲:链性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的新定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 次 更新时间:2020-09-12 23:37:50

进入专题: 链性论   中华民族   多元一体格局   理论定位  

徐杰舜   李菲  

   摘 要:“链性论”的提出,立足于三方面的总结与反思:其一,对人类学/历史学经典“演化论”线性历史观的观念反思;其二,对费孝通“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由静态结构论迈向动态过程论的方法论转换;其三,对学术界既有“历史链条”的概念谱系追溯和重构。“链性论”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重置于过程论视域之中,揭示出中华民族演进过程的动态历史链条,构成一条内在历史逻辑完整、连贯的中华民族整合凝聚的“合链”。“链性论”的思考,不以缝补“断裂”、缀“链”为“线”为目的,而是旨在从“断裂”之处,深入思考中华民族演化进程作为“复数历史”的可能,探问多元文化、族群“链环”之间形成至关重要的“可链性”之历史逻辑、动力与机制。

   关键词:链性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定位;

   作者简介:徐杰舜,广西民族大学教授,研究方向:文化人类学;李菲,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四川大学中国俗文化研究所副教授,研究方向:文化人类学。

   近30年来,学术界围绕“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所展开的讨论更多还是在强调由“多元”走向“一体”这样一种单维、单线、去繁就简的民族凝聚和历史演进理想模式,从而使“多元一体格局”的理论定位更多地呈现为一种意识形态正确性的价值论呼吁,而非“多元一体格局”理论的方法论探索。因此,有关“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的历史过程、逻辑与机制等议题的相关讨论尚未充分展开;对多线历史、辩证历史和互动历史榫接的考察仍然不足;同时也缺乏将中华民族的“多元起源”“多元交融”与历史进程中可能发生的“多核”凝聚与“多向度”互动历史联系起来,进行更具辩证性、实证性和连续性的深入讨论。1

   那么,进一步推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理论定位由价值论向方法论转换,突破口在哪里?如果说笔者在汉民族史研究中有关“滚雪球”模型的论述,是对费孝通“多元一体”认同凝聚历史动力理论的继承和发展,这仅仅是一种初级的“过程论”研究,即自发运用“过程论”以改造“多元一体”的“结构论”。本文进一步以理论自觉的“过程论”为指导,尝试提出“链性论”的研究课题,以“链性论”的考察框架、概念和方法为整合和建构中华民族史的来龙去脉开拓新思路、寻找新路径。笔者不揣浅陋,草成此文,就教于大方之家。

   一、链性论的提出:基础与反思

   1.费孝通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中指示的理论道路

   费孝通之伟大,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其学术思想的可探索性和可持续性。事实上,如果细致研读,可看到费孝通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理论思考中,对如何“整体”地研究中华民族是留有反思余地和理论延伸空间的。

   1953年,费孝通在中央民族学院利用当时有限的历史资料和中央访问团的调查资料,编写了一本有关中国各民族基本情况的讲义。这是他早期有关中华民族形成理论探索的一个尝试。在编写该讲义时他深切体会到:“中国的各少数民族在族源上、在发展中都是密切相关联的。我们这个中华民族就是由这密切相关的各部分在复杂的历史过程中结合成的。但是怎样以这个过程为纲,把中华民族这个民族实体讲清楚,我没有把握。这门功课我只试讲了一年就停止了。但是我的愿望并没有熄灭。”2时隔近40年,1990年5月17日,费孝通在民族研究国际学术讨论会上仍然指出:“我明白要从中华民族整体出发来研究这个民族的形成和发展的历史和规律绝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由于我自己的知识容量过小,思维宽度有限,要把民族研究或民族学推前一步,总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3

   费孝通特别强调要从“整体”出发来研究中华民族史。这个整体不仅是关注“中华民族”,更要搞清楚“密切相关的各部分在复杂的历史过程中”如何结合成“中华民族”,因而,这个“整体”更是需要“以这个过程为纲”进行历史性、动态性和连续性的考察。当时费孝通就坦言,“以过程为纲”对“中华民族史”“整体”历史过程的深入研究,超出了他自己的“把握”。即便在1980年代末“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提出之后,他仍然坦言人们对该理论的支持“不是来自我说明了中华民族形成的经过,而是提出了对中华民族形成的整体观点”。对此,他希望“得到许多比我年轻的一代学者热烈的评论和补充”4。费先生自始至终认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在中华民族形成历史过程的探索方面还留有很大空间。如何使共时性的“多元一体格局”能在历史动态进程中得到具体理论和方法的填补和夯实,仍然任重道远。

   令人遗憾的是,无论20世纪还是21世纪初出版的有关中华民族史的著作,要么写成了“中国史”,要么写成了“中国民族史”。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受近现代西方历史发展线性论的束缚所致。在论者心中始终固有两个坐标——一个是代表国家的“王朝”,一个是代表族群的“民族”。在这两个坐标的框定之下,如果没有新的理论视域,就整合不出兼具历史整体性和复杂性的中华民族史。

   由此可见,按费孝通所指示的道路,若要“从整体出发”,“以过程为纲”考察“密切相关的各部分在复杂历史过程中如何结合”形成今天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其出路不是回到单向度的线性历史观、整饬的历史演化阶段论和以王朝、英雄与标志性事件为核心的“大历史”叙事。

   从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出发,以单向“线性论”整合中华民族史,不仅走不通,还会南辕北辙。那么,“链性论”的提出,正是旨在提供一种将共时态的“多元一体格局”导向过程论历史考察的新方法。包括(1)在考察对象上,将“密切相关的各部分”理解为一个个具有内部历史逻辑的文化、族群“链环”;(2)在研究方法上,将对“以过程为纲”的“复杂历史”的考察具体落实为对多元“链环”之间的“可链性”与不同“链接”机制的考察;(3)在理解框架上,静态共时的“多元一体”则可由此重置于历史进程之中,转换为动态发生、不断交错重组的族群、文化“链网”系统。

   综上,在费孝通那里,“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的提出,不是结论,也不是研究终结的句号,而是继续召唤理论补充和对话的破折号,是探索中华民族历史和现实凝聚力的新起点。

   2.“历史链条”的相关研究与反思

   将历史进程理解为“链”,似乎并非什么新的思路。迄今为止,事物演进“历史链条”的提法和相关讨论也散见于学术论述之中。比如思想史方面代表人物有李吉、沈志华、张一兵、马成昌,5文学史方面代表人物有郭自强、陈健,6等等。

   上述“历史链条”的语用和讨论,都与“发展/进化”和“断裂”这对线性史观当中的核心二元关系密切相关。正如有学者指出:“历史是一条无尽的因果链。人类不断迁徙、不断开拓生存空间,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而人类社会的发展又使人类的生存空间不断扩大。二者的互为促进就构成了这样一种因果链。”7将时间上前后相继、逻辑上因果相随的重要历史现象编缀为一体,以形成完整的“历史链条”。这样的“历史链条”本质上仍是“线性历史”的再现。

   若深入追问“历史链条”相关论述的哲学背景,则可借鉴美国当代哲学家阿瑟·O.洛夫乔伊在《存在巨链:对一个观念的历史的研究》一书中的深刻见解:17世纪西方“存在巨链”(the great chain of being)的提出,与随后达尔文进化论的产生有着复杂关联,同时,自古希腊开始西方哲学史上围绕“存在巨链”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观念群,其始终与充实性、连续性、充足理由等思维原则和柏拉图的“完满”“连续”“渐变”等观念密切相关。洛夫乔伊指出,“存在巨链”观念群在近现代转型过程中走向终结,由此得出结论:关于绝对的、静止的宇宙的任何设想,都是不可理解的。8可见,“历史链条”的概念内部也潜藏着对于静态理想历史模型的深重执念。

   3.“链性论”:方法重塑

   “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的提出,是费孝通基于中国本土的多民族历史和现实,对西方人类学文化演进论和历史学线性史观的大胆反思和突破,但仍在学理上存在一些有待弥补之处。一方面,从“多元一体格局”的表述本身来看,主要还是旨在建立一种“多元”与“一体”之间趋于稳态的空间解释模型,削弱了历史时间的深度,仍需重新处理该空间解释模型内部共时与历时的关系;另一方面,线性论、演化论和“历史链条”都预设了以时间上的先后以继来达成因果关联的合理性解释,“多元一体”也含有由“多元”向汉文化的“一元”核心向心整合为“一体”的理想路线规划,这样的理想路线也容易在理论的后续阐释和移用中导致简化论述的倾向。因此,在“多元一体格局”中如何有机融合中华民族认同建构的辩证史观和过程史观,还需要在具体方法层面进行更加深入的探索。

   “链性论”的提出,立足于以下三方面的总结与反思:其一,对人类学/历史学经典“演化论”线性历史观的观念反思;其二,对费孝通“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由静态结构论迈向动态过程论的方法论转换;其三,对学术界既有“历史链条”的概念谱系追溯和重构。“链性论”的考察,不以缝补“断裂”,缀“链”为“线”为目的,而是旨在从“断裂”之处,深入思考中华民族演化进程作为“复数历史”的可能,由此探问无数文化、族群“链环”之间形成至关重要的“可链性”之历史逻辑、动力与机制。

   二、链性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的方法拓展

   1.“链”与“可链性”:费孝通的思想启示

   “链性论”考察的第一个关键问题,在于对“链”的重新定位;第二个关键问题,在于对“可链性”的深入理解。这两个问题都需要回到费孝通本人的思想中去寻找启示。

   1996年,费孝通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论”学术讨论会上所作的报告——《简述我的民族研究经历和思考》,对“链性论”的提出颇有启发。在该报告中,他援引史禄国的“ethnos”理论为参照,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的遗憾与不足深有自省:

   如果我联系了史老师的ethnos论来看我这篇“多元一体论”,就可以看出我这个学生对老师的理论并没有学到家,我只从中国境内各民族在历史上的分合处着眼,粗枝大叶地勾画出了一个前后变化的轮廓,一张简易的示意草图,并没深入史老师在ethnos理论中指出的在这分合历史过程中各个民族单位是怎样分、怎样合和为什么分、为什么合的道理。现在重读史老师的著作发觉这是由于我并没有抓住他在ethnos论中提出的,一直在民族单位中起作用的凝聚力和离心力的概念。更没有注意到从民族单位之间相互冲击的场合中发生和引起的有关单位本身的变化。这些变化事实上就表现为民族的兴衰存亡和分裂融合的历史。9

一方面,费孝通说他的“多元一体论”是向史禄国“ethnos”理论学习的结果;另一方面,他坦承这学习“并没有到家”,不足之处正在于以下两点:其一,对“多元”之“元”的分析单位的理解不够深入。费孝通将此问题又细分为两个维度:(1)民族(族群)单位的确定:“ethnos”一词是指“一个形成民族的过程,一个个民族只是这个历史过程在一定时间空间的场合里呈现的一种人们共同体”。(2)民族(族群)单位本身的变化。不能仅以“各民族”为考察单位,还应该看到“从民族单位之间相互冲击的场合中发生和引起的有关单位本身的变化”。其二,对于多元(各单位)之“怎样分、怎样合和为什么分、为什合的道理”未能深入进行研究。正是沿着费孝通自我反思的第一条路径,我们以“链”或“链环”,指代历史进程中动态变迁的民族(族群/人群共同体)单位。在历时性的、过程论的视野下,“链”是对“元”之结构论内核的补充,“链”即可视为历史进程中一个动态变迁之“元”。同时,还强调这个作为基本分析单位的“链”在“特定时间空间场合”中的历史具体性和特殊性,以及在多民族单位历史互动过程中不断引发的“链”本身单位规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链性论   中华民族   多元一体格局   理论定位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857.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战线》2020年第7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