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不对称全球化:历史、理论与当代中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2 次 更新时间:2020-09-10 00:20:22

进入专题: 全球化   一带一路  

贾根良  

   引子

   英国、美国、德国等大国在历史上的崛起,均呈现出一种规律性:通过保护主义与当时的发达国家处于半隔绝、半脱钩状态(浅度全球化),同时又与同等发展程度国家或比自己落后国家建立高度密切的经贸关系(深度全球化,但很多时候并非自由贸易),由此而实现经济崛起。这种历史规律性揭示出,落后大国不可能在与发达国家的深度全球化中实现经济赶超,反而会造成对其深度依附;相反,如果通过适当地保护国内市场,与发达国家之间处于浅度全球化的状态,落后大国就可以创造一种对国家崛起至关重要的战略性市场空间,以确保在国内市场上创造战略性新兴工业的高端价值链及其自主核心技术,并借道于同等发展程度或比自己落后国家的价值链中低端市场,从而在国际上建立起针对原有发达国家的技术经济领先优势。由于国内市场规模的不同,这种“不对称全球化”的道路又可具体区分为英国、美国两种类型;其中,美国所走的道路对中国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尤其具有借鉴意义。中国可以利用广阔的国内市场规模,建立全球价值链高端,并把经济全球化的重心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走出一条“外围包围中心”的经济崛起新道路。它的具体实现途径可以归纳为“价值链高端战略”和“双领先战略”:前者是在不放弃并强化中国在制造业价值链中低端竞争优势的条件下,通过实施”一带一路”倡议,构建起由中国企业主导并占据价值链高端环节的全球价值链;后者是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或“中国制造发展愿景”的核心技术上,对内实施“创造国内领先市场战略”,对“一带一路”沿綫国家实施“领先供货商战略”。为了确保这种新方略取得成功,中国需要针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实施保护中国高端产业、价值链高端和货币金融体系的战略,这也是未来应对美中发生贸易冲突时的根本性措施。

   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中,由于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基本上是以自由贸易、大力引进外国直接投资和出口导向型经济为主要特征,因此,目前中国多数学者在解读”一带一路”倡议和撰写有关应对中美贸易冲突文章时,仍然沿袭着这种传统思路。但是,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是否符合发展中大国经济崛起的一般性规律呢?从英国、美国、德国等大国崛起的历史经验看,这些国家在从欠发达经济崛起为发达经济的过程中,均走了一条“保护本国市场并打开别国市场”的不对称全球化道路。这明显地不同于目前的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在近来发生的美中贸易冲突中,美国作为发达国家,已将其历史上这种“不对称全球化”道路推向了极端:一方面,它通过高关税保护和严禁中国高科技企业赴美投资来保护其国内市场;另一方面,却又迫使中国对美国产品和跨国公司的投资更加敞开大门,并企图通过所谓知识产权保护的“国际规则”(技术保护主义)将中国经济锁定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在这种现实挑战的大背景下,对发达国家历史上所走过的“不对称全球化”道路进行研究,具有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 英国道路及其对日本的影响

   英国是第一个工业化国家,棉纺织业是其爆发工业革命的产业;但是,在工业革命之前的近百年时间里,印度棉织品由于质量精良、穿着舒适、花色美丽在西方世界打遍天下无敌手,是当时国际贸易的大宗高科技产品,需求极其旺盛。虽然英国原生的羊毛纺织业在17世纪末已经占据世界统治地位,但却无法与印度的棉织品竞争。然而,针对英国棉纺织业落后的状况,英国并没有采取自由贸易和承接印度产业转移的战略,而是采取了在禁止性高关税保护之下的进口替代战略,对此,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F. List,1789—1846)一针见血地指出:“英国禁止输入它自己工厂也在制造的那一类商品——印度的棉制品与丝织品。这个禁令是绝对的,毫无伸缩余地的。……但是它却十分乐意把这些印度产的精美得多的织物在较低价格下供应欧洲大陆各国,情愿把这个廉价的利益让给它们,而自己却一无沾染。”为了配合这种高关税保护政策,英国还实行了两种辅助性战略:禁止英国的所有殖民地销售印度棉布,使之成为英国棉织品的独占市场;只允许垄断印度殖民地贸易的东印度公司把印度棉织品销往欧洲大陆各国以摧毁这些国家的棉纺织业。这是一种典型的“不对称全球化”战略。

   刚开始时,在保护的大墙里面,英国通过进口替代生产的棉麻混纺布还无法与印度棉织品竞争,它们面临两个关键性挑战:除了解决染色和固色难题外,还不得不设法生产出适合于印染的布匹,实现对印度全棉布的替代。正是在这种禁止性高关税保护之下和犹如黑洞般的市场迫切需求刺激下,英国工匠花了几十年的时间,终于解决了染色和固色难题,并发明了生产率比手工纺织高几十倍的棉纺织机械,英国工业革命就这样爆发了。通过保护本国市场并借道其殖民地的外围市场,英国在1830年完成工业革命后,就针对欧洲大陆的宿敌法国、德国展开了自由贸易政策的凌厉攻势,试图将后者变成其工业品的销售市场和原材料来源地。法国因迷信自由贸易学说,曾一度被英国战略所迷惑,大大推迟了其崛起的进程;而德国则很快就识破了英国的伎俩,其经济实力在1900年超过了英国。

   恩格斯(F. Engels,1820—1895)在1888年为马克思(K. H. Marx,1818—1883)《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所作的序言中,对英国的这种“不对称全球化”战略做了很好的总结:

   现代工业体系即依靠用蒸汽发动的机器的生产,就是在保护关税制度 的卵翼之下于十八世纪最后三十多年中在英国发展起来的。而且,好像保护关税率还不够似的,反对法国革命的几次战争又帮了忙,确保了英国对新工业方法的垄断。英国的战舰割断英国在工业上的竞争者同他们的殖民市场之间的联系达二十多年之久,同时又用武力为英国贸易打开了这些市场。南美各殖民地脱离了它们的欧洲宗主国,英国侵占了法国和荷兰的所有最重要的殖民地,印度被逐渐征服——这就把所有这些广大领土的居民变成了英国商品的消费者。于是,英国在国内市场上实行的保护关税制度,又用在国外对它的商品的一切可能的消费者实行自由贸易作了补充。由于两种制度的这样巧妙的结合,到战争终了时,即1815年,英国就已经成了一切最重要的工业部门的世界贸易的实际垄断者。

   自资本主义兴起以来,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这种“不对称全球化”战略一直是发达国家相继崛起的一种普遍模式,西欧列强以及后来的美国和日本在争霸过程中相互实施半隔绝、半脱钩的关税保护制度,但却不远万里、争先恐后地在亚洲、非洲、美洲通过武装割据划分势力范围,抢占可以建立密切经贸关系的殖民地,使之成为其工业原材料来源地、商品和资本的输出地,作为与竞争对手在高端工业上一决雌雄的市场空间和战略大后方,西班牙、荷兰、法国、意大利、英国、德国等国的崛起莫不走过了这种道路。

   日本崛起的道路深受英国、德国崛起经验的影响,但与这些国家不同的是,日本和当时的中国都丧失了关税自主权,不能运用关税控制权自主地保护它的新兴工业,所以,“不对称全球化”战略有其独特之处。与中国在1925年才把李斯特的民族工业保护主义思想介绍到国内不同,日本早在1870年就出版了介绍林肯经济顾问、李斯特主义者凯里(H.Carey,1793—1879)经济思想的《保护税说》一书,这深刻影响并改变了近代史上中日两国不同的命运。在美国工业保护主义思想影响下,日本明治政府在1871年派遣以岩仓具视(いわくら ともみ,1825—1883)为团长的使节团对欧美国家进行了长达一年零九个月的考察,其目标有两个:一是请求这些国家废除19世纪50年代强加给日本的不平等条约,二是寻找日本崛起可以借鉴的道路。

   日本的第一个目标遭到了欧美列强的拒绝,但第二个目标却达到了,这就是模仿英国、德国通过武力建立殖民地的战略,确保其高端工业强力崛起的市场空间。因此,以大久保利通(おおくぼ としみち,1830—1878)、伊藤博文(いとうひろぶみ,1841—1909)为核心的明治维新领导集团回国后就确定了如下战略:争取尽早结束与西方的不平等地位;但在此之前,为了避开欧美国家对日本新兴工业的重压,必须尽快吞併中国的藩属国朝鲜和中国台湾,使其接受日本低端产业的转移,并把中国大陆变成其经济殖民地,为日本高端工业的发展创造一个攸关存亡的保护性市场。这就是日本为什么发动甲午战争并跻身于帝国主义列强的基本原因。日本的这种战略,决定了中国自此之后饱受日本侵略的蹂躏,直至1945年抗日战争的胜利才结束了中华民族的这种厄运。

   二 美国道路:与英国道路的比较

   与中国一样,美国经济的现代化也是从东部沿海围绕港口城市为核心开始的。美国在独立前,为西欧国家提供原材料和农产品,以交换其工业制成品。如果这种格局延续下去,整个美国就只能成为自然资源和低端产品的输出国,与现在的拉丁美洲国家同一命运。为改变此命运,在1812—1814年的第二次英美战争后,美国通过高关税保护在东北部沿海建立起自己的价值链高端——独立自主的工业;但是,却遭到了美国南方承接英国产业转移——为其棉纺织工业提供原材料的——种植园主的强烈反对,后者不惜挑起南北战争坚持自己“输出原材料并进口制成品”的依附型发展道路。北方工业保护主义者最后赢得了南北战争的胜利,通过战后三十多年狂飙突进的工业化,在1900年前后崛起为世界第一工农业强国。

   美国的崛起也遵循着“不对称全球化”发展道路的一般规律。首先,对本国高端工业及其国内市场实施保护主义。这不仅与其他国家的崛起战略无异,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南北战争开始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美国工业制成品的进口关税一直保持在40%—50%之间;在成功地实现经济崛起的国家中,这么高的关税保护率是世所罕见的。其次,利用一切可能的自由贸易机会开辟本国高端产品的国外市场。正如美国经济史学家福克纳指出的,虽然美国“1914年对欧洲的出口占出口贸易总额的63.37%,其中主要是棉花、小麦、面粉、肉类产品和烟草。我们还必须向其他地区为制成品寻找出路”。这些其他地区,主要是指加拿大、亚洲和拉丁美洲。福克纳的话清楚地表明,美国的工业崛起是借道于比自己落后的国家但并不依赖于这些国家实现的。虽然发达的欧洲国家是美国崛起前的主要出口市场,而且主要是农产品出口,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早在19世纪50年代初就广泛使用自主创新的收割机。这是工业保护催生美国农业机械化革命的结果:与欧洲大陆劳动密集型农业不同,美国出口的农产品实际上是资本密集型产品。

然而,美国这种“不对称全球化”的崛起道路也具有与英国道路不同的特点:由于具有巨大的国内市场规模,美国的崛起主要是通过国内经济大循环实现的。(1)国内消费是经济增长的引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的岁月里,虽然英国出口了四分之一的工业品,但美国出口的还不到十分之一。(2)企业严重的内向型。一般来说,只有在占领和控制了国内市场之后,美国公司才对国外市场感兴趣。(3)保护新兴工业的国内市场。通过国内市场率先取得新兴工业的领导地位,然后通过这些工业再去占领英国等发达国家的国内市场。李斯特经济学所倡导的关税保护,并不是任何产业都保护,而是要保护创新机会窗口大、报酬递增的高端和新型产业。在美国工业化的关键时刻,担任林肯和约翰逊两届政府国务卿的西华德(W. H. Seward,1801—1872)阐明了美国通过高关税保护国内市场创建帝国战略的目的所在:“在帝国的整合过程中,联邦政府必须起带头作用,采用的办法包括:制定更高的关税以保护国内市场,从而建立一些稳步发展并最终向国外出口产品的新型工业;建立更为集中的银行体系……”也就是说,“美国既不想成为欧洲体系的组成部分,同时也不想模仿诸如英国、德国或日本的帝国主义”。美国的战略是在英国支配的世界体系的边缘地带实现崛起后,再通过自由贸易与西欧发达国家展开直接竞争。但是,因为具有巨大的国内市场规模,美国没有必要像西欧国家那样为了争夺殖民地大打出手。虽然它也为其工业品寻求出路,对比自己落后的国家如日本、中国等强行实行自由贸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全球化   一带一路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816.html
文章来源:《南国学术》2018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