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成显:明清徽州土地佥业考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 次 更新时间:2020-06-26 21:33:03

进入专题: 徽州   佥业   鱼鳞图册   土地清丈   产权认  

栾成显  

   摘    要:

   土地佥业为明清徽州社会经济方面的一个关键性用语。土地佥业始于元末明初, 在徽州一府六县广泛实行, 并于明清两代贯彻始终, 为业户土地产权方面的一项基本制度。佥业与土地清丈关系十分密切。所谓佥业, 即是通过土地清丈, 经过官府认定, 而登录于国家版籍即鱼鳞图册上的土地产业。从业户的角度来说, 佥业则指经过官方认定的土地业主。至清代, 田土交易亦须经过佥业认证, 土地买卖也被纳入佥业制度。佥业作为民间私有土地的一种书证, 在家产继承、土地买卖、土地转让以及田产诉讼等诸多方面, 都展现出其特有的社会功能, 表明佥业实质上具有私有土地产权认证的性质, 而成为民国时期徽州土地私有产权确立的历史出发点。

   关键词:徽州; 佥业; 鱼鳞图册; 土地清丈; 产权认证;

  

   徽州是宋代以后江南经济文化十分发达的地区之一。如今尚有数十万件契约文书档案被保存下来, 成为明清地方文书档案遗存之最具代表性者。在徽州文书档案中, “佥业”、“佥票”、“佥业归户票”、“佥业收税册”、“佥业底册”, 以及“老佥”、“新佥”、“改佥”、“换佥”等名词术语频频出现。佥业一语, 在徽州见于整个明清时代, 并延及民国时期。它是有关明清徽州土地清丈、产权归属、田土交易以及司法诉讼等的一个关键性用语, 具有丰富的社会经济内涵, 当予以探讨。然迄今关于徽州土地佥业的研究很少, 仅有个别论文有所涉及 (1) 。本文以利用徽州文书档案为主, 对明清徽州土地佥业试作一考察, 并就教于方家学者。

  

   一 土地清丈与佥业

  

   佥业, 原作签业, 明代中期以降多作佥业。宋元以后, 在“签押”、“征集”、“指派”等场合下, “佥”与“签”互用。 (1) 在徽州文书中多数场合用“佥业”, 本稿行文中一律作佥业, 引文中以原文书用字为准。从遗存的契约文书来看, 徽州地方的土地佥业始于元末明初。在《洪武十三年祁门汪守位批山契》中已出现佥业一语, 该契文如下:

   立出批山契岳汪守位, 今有承祖汪日辛签业山柒号, 坐落西都十保伐字一千七百九号, 土名胡廷坑, 上地拾伍步;又一千七百十号, 土名同处, 上山六亩三角;又一千七百七十号, 土名同处, 下山十亩;又一千六百八十四号, 土名赤义源, 山五亩;一千六百八十五号, 土名赤义大坞头, 山二亩;一千六百八十一号, 土名大岭, 山一亩;一千六百八十八号, 土名大岭青林弯, 山三亩;前山柒号, 所有四至悉照该保经理可查。今为身乏子, 仅生一女, 出室谢则成名下为妻, 因身家业淡薄, 妆饰无措, 愿将前山柒号出批与谢则成名下入山为业, 以作妆饰之资。自批之后, 本家无得生奸异说, 如有生奸反悔情弊, 凭婿执批鸣官理治, 以作不孝罪论。今恐无凭, 立此出批山契为照。

   洪武十三年五月蒲日立出批契岳汪守位 (押) 契

   岳汪守位 (押) 契中见亲胡文贞 (押) (2)

   批契, 类似遗嘱, 多为家庭财产继承之际所立契约, 一般由长辈直接将其土地等赀产批给后人, 亦有签字画押, 同样具有法律效力。从这份批契可以看出, 洪武时民间契约中已使用“签业”一语, 可见“签业”的说法相当普及。从文契中的“坐落西都十保”文字, 可知其所属地点为徽州府祁门县。 (3) 契中所批“签业山”共七号, 并言明“前山柒号, 所有四至悉照该保经理可查”, 经理即鱼鳞图册, 这表明其所说佥业, 即是指登录于鱼鳞图册上的各号田土。又, 其立契者汪守位身为岳父, 年龄自然不小, 而其所批土地乃是“承祖汪日辛签业山”, 由此不难明了, 所谓汪日辛签业, 则应是洪武十三年之前即元代之事了。考诸史籍, 元末在徽州确有土地经理之事。朱元璋在元末至正十七年 (1357) 占领徽州, 随后于至正十八年 (1358) 、至正二十四年 (1364) 几次进行土地经理, 因当时的朱元璋政权仍按红巾军韩林儿的宋龙凤纪年, 史称龙凤经理。而龙凤经理的鱼鳞图册实物, 尚有多部遗存至今。 (4) 徽州地区龙凤时期的土地经理, 实为当地明朝开国之初的第一次土地经理, 地位十分重要。其所确立的地权, 延及整个明代乃至清代。道光《祁门县志》仍然提到龙凤经理之事:“山为云雾山场, 佥业定于明洪武前龙凤经理, 向无山税, 与婺源同, 间有古墓茂林, 听从民便, 报垦起科。” (1) 所以, 上述契文中所言“汪日辛签业山”, 即是指登录于元末龙凤经理鱼鳞册上田土, 乃无疑问。

   再看洪武时期鱼鳞图册中的佥业之称。国家图书馆藏《明洪武十九年休宁县十都六保罪字保簿》有多处关于佥业的记载 (2) 。该保簿罪字第325号田土, 在其“现业”栏后面有下列注文:

   乡保簿见业是汪售甫、汪保二人, 官印保簿是见业汪再、汪善二人。今详查归类庄户, 并洪武十九年紫阳书院对同棋盘米麦册, 俱是汪售甫、汪保名目, 并无汪再、汪善名目。又且汪再、汪善分厘与原签山分厘大不相侔, 决是誊官印者之谬录也。

   这是为纠正该号田土见业栏名目上的记载之误而所附注文。其中出现了“乡保簿”、“官印保簿”、“归类庄户”、“棋盘米麦册”等册籍名称。乡保簿、官印保簿, 是指鱼鳞图册, 鱼鳞图册以保为单位攒造, 故又称保簿;归类庄户当是一种归户册, 而棋盘米麦册则是一种赋税册, 明初沿袭此前的两税制度, 夏税主征麦, 秋粮主征米, 故称米麦册。应注意的是, 其中还有“汪再、汪善分厘与原签山分厘大不相侔”的记载, 很明显, 这是一句作同质比较的话, 前面之“汪再、汪善分厘”指的是该鱼鳞册上所登录的田土数额, 后面之“原签山分厘”则指原来鱼鳞图册上所登录的田土数额 (3) , 但却用了“原签山”即原佥业之山的说法。可看出这里的佥业与鱼鳞图册乃为同义语。又, 该册第471号田土中有“十四年保簿”的注文, 而在第540号田土中又有“十四年签业”的注文, 二者所言实为同一册籍, 这也是佥业即指鱼鳞图册的一个证明。

   此外, 在该鱼鳞册中还有多号田土, 或注有“册上”, 或注有“米麦册”, 或注有“米麦册上”, 如罪字第34号田土注有:“米麦册汪洪甫九分一厘七毫”;罪字第36号田土注有:“册上郑大付五分七厘三毫, 吴道右一分九厘二毫”;罪字第54号田土注有“米麦册上杨干保”, 不难看出, 其所言“册上”、“米麦册”及“米麦册上”虽略有不同, 但均为同一种册籍即米麦册。与此同时, 该鱼鳞册中还有多号田土注有“签上”的记载, 如罪字第141号田土载, “见业:汪克俊三分九厘二毫, 汪洪三分六厘三毫;签上:许德茂一角二十七步, 汪子正一角二十七步”, 这里的“签上”并未具体指明是何种册籍, 其下所述乃为多少角步, 系丈量田土面积, 其他关于“签上”记载凡注有具体数字者, 亦均为丈量田土面积。而在该册第471号田土则有以下注文:“签上:汪克俊二十七步, 汪龙售二十步;十四年保簿:汪应, 汪克进;米麦册上:吴社英一分一厘二毫, 汪克俊一分一厘三毫”, 这里的“十四年保簿”无疑是指鱼鳞图册, 是说十四年鱼鳞册业主姓名与“签上”所记业主姓名不同, 也是作同质比较的, 由此可推知, 所谓“签上”当是指与土地清丈密切相关的一种文书, 诸如佥业归户票之类文书, 或指保簿即鱼鳞图册。

   关于洪武时期的土地丈量与佥业, 明代徽人文集中亦有记载, 嘉靖、万历时期歙县人吴文奎在其所撰《荪堂集》中说:

   私有社簿, 官有保簿。临溪之吴, 如秀才吴旦为擂地吴, 书算吴子宪为针匠吴, 彼即通往来, 而社不共, 则所云立社聚族, 俱出七府君之派, 社簿可据审矣。国初法严, 丈量产土, 不敢为奸利, 某保某姓, 某业某人, 无不得冒, 有不得隐, 其所载佥业, 源流相承, 保簿可证审矣。 (1)

   从这里所言, 亦可看出佥业与鱼鳞图册之间的密切关系, 佥业即指载于保簿即鱼鳞图册上的各业户之土地产业。

   明代另一次全国性的土地清丈是在万历时期。徽州土地清丈于万历九年 (1581) 开始进行。在这次清丈中, 徽州府休宁知县曾乾亨为印刷“保簿” (鱼鳞图册) 而刊发布告, 其文如下:

   休宁县为酌定刊刷保簿, 以便稽查, 以垂永久事。照得国初丈量, 原设保簿, 便民经业, 立法甚善。今奉明旨清丈, 民业更新, 若照先时保簿画图填写, 费用浩繁, 致势家则有, 弱民则无, 后世疆界纷更, 稽查实难。为此欲垂永久, 酌定画一之规, 行令总书等锓梓印刷, 广布流行, 以遗佥业人民, 使有凭据, 后世本本相同, 不致滋生异议。为尔诸民奕世悠远之计, 所愿世世相承, 人人共守, 不蹈去籍之害, 而增让畔之风, 岂非本县与地方所深幸哉!

   知休宁县事吉水曾乾亨书 (2)

   从布告所云“行令总书等锓梓印刷, 广布流行, 以遗佥业人民, 使有凭据”可以看出, 所谓佥业, 即指鱼鳞图册上登录的各号田土, 这是十分明确的, 而且它是人户土地产业的凭据。遗存的明代其他文书记载亦可为之佐证, 如《万历二十八年休宁洪岩德等立阄书》载:

   原承祖阄书田地山塘及续置等业, 于万历九年已经丈量, 佥业编号, 四至、亩步、税粮逐一查数, 注入七房, 新立合同, 派清各该粮数, 归户总册一样七本, 各执存照。仍未佥业者, 后已割税入上, 黄册可考。 (3)

   这里说得很清楚, 所谓佥业, 乃指经过清丈, 在鱼鳞图册之上被编号的田土, 而未被编入鱼鳞图册的田土, 则属未佥业者。

   在徽州万历土地清丈中, 其攒造的鱼鳞图册, 也有直接以“佥业”冠名者。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藏《明万历十年丈量歙县三十五都三图步亩佥业收税册》 (4) , 该鱼鳞图册为一残册, 无封面, 现存福字233号起至873号止。各叶书口上部均刻印:“万历拾年壬午岁丈量”, 下部刻印:“三十五都三图步亩佥业收税册”。该册每叶双面, 每面载四个号数的田土资料, 其每一号田土所刻印的填写事项有土名、今丈、折税、分庄、四至、佥业、税入等项, 其登载的大多数事项与一般鱼鳞图册并无区别, 而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佥业”一项, 以该册“福字柒百陆拾玖号”为例 (1) , 具体登载格式和文字如下:

  

   以上所录文字, 黑体表示刻版印刷文字, 楷体表示墨迹填写文字。在鱼鳞图册的各号田土登载之中, 明确出现佥业事项, 说明了佥业与鱼鳞图册二者之同质关系;其所列“佥业”一项, 在其他鱼鳞图册中, 多标为“见业”或“业主”, 这表明, 在鱼鳞图册之中, “佥业”与“见业”或“业主”是可以互换的。所谓佥业, 指的就是现业或业主, 而它所特别表明的, 则是签定业主, 确定本块土地的所有者之意。

由于佥业与土地清丈关系密切, 故佥业又称“佥丈”、“丈佥”、“号佥”“挂佥”等, 万历年间撰修的《新安大阜吕氏宗谱》在叙及吕氏丘墓及祠产时说:“今我明兴, 各复旧土, 据我世传号佥, 对查明甚, 仅有文仲公之丘陵而已, 余悉成墟, 莫睹其迹。” (2) “吕云甫佥业于国初, 祠挂分字三号……万历九年惧蹈汪孽, 奉例佥丈升科。”又说:“始祖血食, 祠落郡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徽州   佥业   鱼鳞图册   土地清丈   产权认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846.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 Journal of Chinese Historical Studies 2010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