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品海:智者为能“以小事大”——写给香港年轻人的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15 次 更新时间:2020-05-25 17:33:41

于品海  

  

   政治千变万化,民情波涛汹涌,然而,一切都在实力对比之后回归现实——过去几年香港政治可以简单用这句话来形容。政治不是想象,更不是书生的口舌之争可以替代。政治就是实力,美国的政治影响力是建立在实力之上,俄罗斯也一样,但实力的基础不同。美国是多方面的,包括经济、军事、意识形态,俄罗斯就是靠军事、靠勇气。中国的实力已经超越俄罗斯,逐渐与美国接近,而且同样是多元的。

   在大国博弈中,香港如何自处?作为中国一部分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从任何角度看都是弱小的存在,更何况它从来就没有主权身份。既然如此,为什么近年不少人妙想天开,认为自己能够在大国之间舞文弄墨,不知大小为何物?

   孟子曾经有这样一个脍炙人口的小故事,很适合香港人去咀嚼一番。战国时代齐国国君齐宣王这样问政于孟子:“交邻国有道乎?”孟子说:“有。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是故汤事葛,文王事昆夷。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故大王事燻鬻,勾践事吴。以大事小者,乐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诗云:畏天之威,于时保之。”

   这段话的中心思想是国与国之间的相处之道,借此延伸至人与人相处之道。香港与中央当然不是国与国关系,战国时期的齐国亦是周天子的诸侯国而已。齐宣王就是香港人熟悉的悲剧人物钟无艳的丈夫,他曾经想称霸,但后来被其他诸侯国联手消灭。孟子在告诫他的话中,希望他不求霸,但求仁,这就是“以大事小、以小事大”道理的背景,齐宣王不听劝告,最终自取其辱。

  

   向孟子学习安身立命的道理

  

   大国对待小国,应该以德行而不是以力服人、提携小国;小国对待大国,首先要安于自身的现状,不与大国作无谓对抗,才能保住自己的存在,也就是必须尊重大国的力量。小国如何应对大国,孟子说,用“智”,什么是智?当然不是狡猾,而是要敬畏天道,符合自然和社会规律,接受自己的处境、安分守己,不逞匹夫之勇,正所谓“智者明义理,识时势”,只有这样才称得上“智”、才能保住自己的“国家”。“仁者安仁,以大事小,智者利仁,以小事大”,这就是天下太平、相安无事的理想境界。孟子所讲的“事”,就是“尊重”的意思。或许不少人认为香港今天的情况不理想,必须改革,无论是政治或社会的改革,安分守己不等同毫无作为,接受现状绝对不是拒绝发展。

   在《孟子?梁惠王篇》中,齐宣王亦有问及如何才能称霸。孟子的回答是转折的,他将“勇武”分为“大勇”和“小勇”,告诫齐宣王不应该沉醉于小勇中,那是匹夫之勇、血气之勇,毫无意义,更成就不了大业。然而,“大勇”却是值得鼓励,就好像周文王、周武王般,“一怒而安天下之民”,这是大勇。“怒”不是发脾气,它是勇的表现,而“安天下之民”才是“大”之所在。一些人就是为了宣泄情绪,甚至想在同伴和“手足”面前“耀武扬威”,以为可以昂首挺胸,甚至一举成名,那就是孟子所说的“匹夫之勇”,鼠目寸光,不知天高地厚,更不是为了“安天下之民”,所以是“小”。

   两千多年前的政治家都知道,政治是大小的议题,这是指实力,不是规模或人数,差别是,大国对小国应该以宽广的胸怀对待,而小国应对大国需要一定的智慧。当然,香港和内地连用“小国”和“大国”来讨论其实都不贴切,但从政治伦理来探讨,或许还可以。要求今天的勇武和激进民主派有孟子这样的水平当然是强人所难,但用孟子的思想来警示他们,估计还可以。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既是历史和法律事实,亦是政治现实,一些人以为可以凭着自己的想象,将自己视作“大”的民主自由阵营一员,幻想一下还可以,要真的操作起来,只会在睡梦中被惊醒。将中央政府解说成蛮横处理香港事务,我难以苟同。

   就以国家安全立法为例,《基本法》30年前制定,香港已经回归23年,但中央依然没有强迫香港实施,这能说中央专制吗?相反,这更好证明中央是“以大事小以仁”的适当案例。去年香港发生高频率和长时期的社会骚乱,汽油弹乱飞、无数财物被毁,甚至发生纵火、私藏枪支弹药、制造炸弹的情况,不少人预计中央会动用解放军或武警部队镇压,但最后没有发生,这究竟说明什么,是因为专制还是因为它害怕“揽炒”?

  

   从政者应心怀感恩识大局

  

   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中央处理香港事务的容忍度极高,但是底线也很清楚。

   孟子在告诫齐宣王时,引用诗经《大雅?皇矣》篇的一句,“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以笃周祜,以对于天下。”这一句诗是指周文王因为边疆小国密国(在今天甘肃省一带)经常骚扰周朝国境,狂妄自大,气焰嚣张,最后让周文王大怒,为了安定民心,迫不得已,毅然出兵,平定骚乱,因而受到人民爱戴。中央政府在勇武份子暴力最为嚣张之时没有动用武力,今天只是通过立法来防范情况恶化,能够说它不是采取忍让和宽仁的态度吗?或许香港人可以固执地认为中共是专制,但它至少是以礼相待、先礼后兵。

   既然香港无法根据《基本法》要求制定国家安全法,又发生如此严重的政治动乱,加上美国积极介入,中央政府有可能坐视不理、隔岸观火吗?每一个从政者都应该心怀感恩,人民给你机会参政,这是一份荣光、亦是一份责任。如果尸位素餐,庸碌无为,自己还有多少颜面?这样的道理对于中央和香港的从政者都是适用的。对于中央官员,香港发生如此严重的骚乱情况,他能不对国内的民意和民情有所交代吗?对于香港的政治人物,社会骚乱长时期持续,他们不需要对香港市民负责吗?不论是建制或泛民,他们都同样需要负直接责任,用一句无能为力、珍惜羽毛,或者不割席、不离弃,其实是隔岸观火,都是必须被唾骂和谴责的。可惜的是,当社会发生危机,香港大多数从政者既不知大局为何,亦不晓得市民心之所系。社会骚乱发展到这个地步,依然用政客思维,继续占政治便宜,毫不关心社会前途,更没有能力看透政治权力结构,蚍蜉撼树,结果只能是逼迫中央出手收拾残局。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委托人大常委会为香港国家安全立法,填补国安漏洞,这是可预见而且毫无悬念的政治决定,《香港01》曾经多次提示,而且强烈认为香港如果自己立法,将会更能让香港人接受,亦可以在其中设置更符合香港习惯的保障人权措施,对于发展“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有着极大的好处,更可彰显“两制”差异之所在。一些政客将国安立法视作政治博弈工具,以为有民意可以操弄,将这项立法工作摆放到政治攻讦的语境里,逐步在香港形成国家安全一旦立法就等同香港民主自由倒退的偏颇观念。事实并非如此,这种政治煽惑是绝不负责任的行为。

   记得回归之前,就有不少人将回归之后的情况无尽渲染,说得好像回归之后香港会变成几百万人的牢笼。不少人被误导而移民,结果是丧失不少发展机会,客走他乡,更是让自己下一代少了一种生活选择。回归之后,香港依然每年举行游行、言论和集会自由毫无减少、新闻机构蓬勃发展,更是被誉为示威之都(我本人并不以此为荣),从来没有被镇压或灭声,是非曲直,自有公论。试问,真的要发生香港独立运动而中央袖手旁观,这才是自由吗?独立真的是香港社会主流民意,而大多数香港人是不惜发生暴力革命也要独立吗?我绝不相信,我甚至认为连大多数泛民主派或黄丝都没有这种想象或追求,亦没有胆量去支持这样愚蠢的行为。既然如此,为什么一些政治人物要将情况推到极点,逼迫中央出手?

  

   年轻人发展机遇系于大智大勇

  

   四年多前我创办《香港01》,香港社会当时正深陷政治和社会转型的迷思中,旧有的社会结构已经无法容纳香港年青一代的发展所需,如果不妥善应对,年轻人必然不满,结果就是被遗忘的一代,甚至培育了新一代的“破坏王”,任何一种路径都不符合香港的整体利益,必须解决年轻人的需要,为其提供合理的发展空间。

   每当我们埋怨今天的年轻人不知所谓,这句话只能够说明大家对他们缺乏尊重,就好像上一代无法明白我们曾经有过的抱负,认为我们的不羁违背他们一生的道德追求。曾经是“小”的我们,今天成为了“大”,既然我们希望自己的父辈理解我们的追求,为什么现在不能用同一种理解去关怀年青一代的希望,帮助他们去实践自己的理想。

   当然,对于年青一代,他们同样应该知道自己的发展只能够依赖稳定的社会环境,国家的强势发展是目前举世触目的现象,甚至触发历史上对西方世纪最大的挑战,这是香港年轻人的机遇,更是对他们自己的挑战,由于被误导,以致产生今日两地之隔阂。为什么内地这么多年轻人都能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场域,我们的年轻人不能够在香港同样乘势而上?今天的港府显然没有为此提供合适和理想的环境,但如果经过大家的努力,我绝不相信香港政府不会被中央政府责令推动改革,为年青一代提供帮助,在结合内地的优势之上,让香港成为中国发展大机遇的积极参与者。

   就好像在本文前半部所言,香港的年轻人需要的是“智”,是“大勇”,而不是“小勇”,更不是“愚”。反修例骚乱有超过八千多人被捕,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人,这些都是匹夫之勇、血气之勇,是愚蠢,而不是智慧,不是他们自己想象的“安天下之民”的大勇。国安立法之后,如果再有什么人触犯国安法,那时的刑罚将会更严厉,到时年轻人要付出的,将会是一生。希望年轻人经此一役,反思己过,借这一次立法的警醒,重新思考自己的前路,为自己打开一扇窗,为家人得到安心而感到骄傲,为自己即将或已经筹组的家庭提供一片晴朗的天空。

  

   (于品海先生为“香港01”创办人,上市公司“南海控股”董事会主席,北京大学中国文化发展研究中心理事长,以及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董会主席。)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4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