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鸿钧:传统印度法的多元特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2 次 更新时间:2020-01-20 07:43:16

进入专题: 宗教法   传统印度法   法律多元  

高鸿钧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传统印度法既具有统一性,也具有多元性。相比之下,多元性是传统印度法的主要特征。传统印度法的多元特征在许多维度得到体现,如种姓之法、人生之法、学说之法和习惯之法等。传统印度法的多元性具有宗教、政治、理论、文化和实践等诸多原因。结合传统印度法和印度法律现代化的经验,反思法律多元的利弊得失,有助于我们从法理上深化对法律多元问题的理解。

   【关键词】宗教法;传统印度法;法律多元

   任何历史悠久和影响广泛的法律传统,都具有一定程度的统一性和多元性。法律传统缺乏统一性,就会陷入四分五裂,丧失整体性。久而久之,就可能消散,退出历史舞台。同时,法律传统欠缺多元性,就会陷入僵化,丧失适应各种情境的变通能力,被历史所淘汰。与其他主要法律传统一样,印度法律传统既有统一性,又有多元性。但与世界其他主要法律传统相比,相较于统一性,印度法律传统的多元性更为突出。许多学者虽然注意到传统印度法的多元特征,但至今没有人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入和系统的研究。

   本文使用“传统印度法”概念指称印度法律传统。“印度法”作为一个地域性概念,是指古代和现代在印度存在的所有法律,不仅包括具有印度文化特色的本土法律,而且包括在印度运行的拜火教法、伊斯兰法和英国法等外来的法律。“传统”是个时间性概念,相对于“现代”概念。“传统印度法”是指古代印度的法律。此处的“古代”是指雅利安人进入印度后至英国进入印度前的历史阶段。印度进入近代以来,传统印度法的一些内容仍然延续下来,关于如何对待传统印度法的争论一直不断。有鉴于此,本文的讨论会延伸到当代时段。这里的“法律”既包括法律制度,又包括观念形态的法律文化。本文所使用的“传统印度法”是指狭义的古代印度法,即最能代表印度法律传统的印度教法、君王的王令、地方和行会规章以及习惯法,不包括在印度施行的伊斯兰法,也不包括古代印度的佛教法和耆那教法。另外,本文的印度教概念是在广义上使用,既包括婆罗门教,又包括狭义的印度教。

  

   一、传统印度法的统一性机制

  

   传统印度法历史悠久,并对现代印度法产生重要影响。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传统印度法的内在统一性。

   其一,印度教法核心概念具有统一性。在传统印度法中,印度教法是其中核心内容。在印度教法中,“利塔”(ta)和“达摩”(Idharma)是核心概念。“利塔”概念意指“法则”“规律”,转指“秩序”。这个概念代表了印度早期雅利安人的宇宙观。按照这种宇宙观,地、空、天三界所构成的宇宙秩序具有统一性和规律性。人们只有维护宇宙的统一性和顺应宇宙的规律性,宇宙才能运行有序,人世秩序才能长盛不衰;否则,宇宙秩序就会毁坏,而人世秩序也会陷入混乱。宇宙秩序得以维持主要得益于两点。一是三界众神按照既定的分工,维持宇宙秩序,例如太阳神通过自己有规律的运行给世界带来光明,雷电神施展威力,给大地降下雨水。二是世人应当采取正确的行为,避免引起宇宙秩序的混乱。“达摩”(dharma)的原意就是“维持”,即以正确的行为维持宇宙秩序。在众神中,天神伐楼拿主要负责监督和惩罚破坏秩序的行为。“他洞察一切”,“注视着诸神的领地及凡人的所有作业”,对破坏秩序的行为及时发现并予以惩罚。这里,利塔代表宇宙秩序的统一性,而达摩则意指体现利塔的多种方式。换言之,利塔具有整体性,而体现这种整体性的达摩则具有多样性,例如种姓达摩、人生达摩以及君王达摩等。只有符合达摩并与利塔相一致的行为才是正确的行为。后来,达摩尽管具有各种渊源并衍生出各种规则,但都最终统一于利塔的概念。

   其二,印度教法的渊源具有统一性。在印度教法中,法源是指达摩渊源,即达摩的根基和表现形式,法论称之为“法相”。大多数法经和法论认为具有三种法源,即吠陀经(亦称神启经)、圣传经和良好习惯。《摩奴法论》和《祭言法论》还把“自我满足”作为第四种法源。在《摩奴法论》中,上述法源称为“四法相”,即达摩的四个特征或标志。它们之间具有等级关系,吠陀经的地位最高,圣传经次之,良好习惯又次之,最后是自我满足。根据印度教正统理论,前两种法源不是出自人的决定,而是从神那里直接听来或由古代圣贤所记忆的神旨,因此是达摩的“两个根”,其权威绝对不容置疑。后两种“法相”,是前两种达摩派生出来的次要渊源。在神启经中,吠陀本集的地位高于《梵书》《森林书》和《奥义书》。在吠陀本集中,前三部吠陀的地位高于《阿达婆吠陀》。在前三部吠陀中,《梨俱吠陀》的地位最高。这样一来,尽管在“吠陀时代”早期,三界存在多种多样的神祗,但吠陀是统一的象征,而《梨俱吠陀》成为统一的最高象征。在后来的发展中,作为宗教法的达摩始终以宗教的精神和原则作为指导。早期的宗教原则,如“吠陀神启”“祭祀万能”和“婆罗门至上”原则,在达摩中得到了体现。吠陀本集作为达摩的最权威渊源,标示印度教法的统一性。自《奥义书》确立了“梵我合一”的原则之后,原来的多神终于由至上之梵统合起来。晚于神启经的法经和法论等圣传经,虽然在具体规则上存在很大差异,但都把吠陀经奉为权威经典,并把梵奉为最高之神。总之,权威宗教经典的确立和最高神观念的形成,为印度教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统一的文本基础和象征符号。

   其三,印度教法把人的行为分为三类,即法(达摩)、利(artha)和欲(kāma)。法源自神启,这种神启或者是圣贤直接从神那里听到的神音,或者是由圣贤所记忆和传述的神典。“利”和“欲”则分别是指现世的物质利益和肉体欲乐及生活享受。《摩奴法论》主张,不应把法、利和欲三者分割开来或对立起来,“三合一”才构成“福”;主张君王应精通法、利和欲,在司法中协调它们之间的关系。在法、利和欲三者之间彼此相容时,如合法婚姻则属于法、利和欲三全其美,则值得赞美。但在三者之间存有冲突的情况下,具有利或欲属性的规则,必须服从具有法属性的规则。例如,法论常常主张,君王必须善待朋友,朋友重于金子和领土。但在涉及君王朋友的案件中,这些规则都属于利的范畴,君王必须根据法属性的规则秉公判决,而不应根据利的规则做出有利于朋友的判决。实际上,在法、利和欲三个概念中,前者是宗教法概念,后两者具有世俗法的属性。法追求的是非功利、超欲望的不可见功果。这意味着法范畴中的规则,动机和理由乃出于神意,超乎世人的理解。因此,世人对于法范畴的规则必须绝对服从,不应质疑有关规则的内在理由。法在效力上高于利和欲,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传统印度法具有统一性。

   其四,婆罗门具有突出地位。在印度教中,婆罗门被奉为所有印度教徒的楷模。换言之,非再生人以再生人作为楷模;在再生人中,婆罗门作为楷模。法经和法论的伦理训诫和法律规则,也以婆罗门的行为作为典范。实际上,在印度教的影响下,“贱民”等也出现了梵化的趋势,即自发崇拜印度教的各种神灵和模仿婆罗门的行为。因此,婆罗门之法及其示范作用在很大程度上维护了古代印度宗教法的统一。

   其五,婆罗门主持宗教仪式、教授学生并编著宗教经典和法学著作。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提炼和阐释宗教原则,搜集和整合伦理训诫和法律规则,并在一些重要价值和规则上达成了共识。例如,在所有圣传经中,关于四个种姓和四个人生阶段的达摩都大同小异。在婚姻等领域,法经和法论的不同文本也颇多共同之处。例如,大多数法经和法论都承认8种婚姻形式。它们是①梵式,亲自把才德兼备的男子请来,为新郎和新娘换装,然后把女儿嫁给他;②生主式,献礼之后,由新郎和新娘说“愿共同守法”,婚姻随即成立;③仙人式,接受新郎的一对或两对牛,把女儿嫁给男方;④天神式,把打扮好的女儿嫁给正在主持祭祀的祭司;⑤乾达婆式,新郎和新娘自主结婚;⑥阿修罗式,娶新娘时,按能力赠送聘礼;⑦罗刹式,把姑娘从家里抢走,此形式可能是远古抢婚制的遗风;⑧毕舍遮式,趁女方睡着、喝醉或昏迷时占有她。根据罗切尔教授的比较研究,关于上述八种婚姻的种类和顺序,《高达摩法经》《鲍达耶那法经》和《那罗陀法论》完全一致。在《摩奴法论》《祭言法论》和《毗湿奴法论》中,有关婚姻种类,与上述法经和法论完全相同,只是顺序上略有差异。例如《毗湿奴法论》只是把上述的②与④位置对换,《摩奴法论》《祭言法论》除了把上述的②与④对换,还把⑤与⑥的位置对换。

  

   二、传统印度法的多元性及其具体表现

  

   传统印度法虽然存在统一性,但多元特征更为突出。传统印度法的多元性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维度。

   (一)种姓之法具有多元性

   传统印度社会中最能代表印度文化的一个突出特征是种姓制度。种姓制度产生于印度部落社会的后期。当时,印度社会事实上分化为四个阶层,即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梨俱吠陀》通过一种神话拟制,把这种分化的事实予以正当化:“原人之口,是婆罗门;彼之双臂,是刹帝利;彼之双腿,产生吠舍;彼之双足,出首陀罗。”“原人”的原型是一种修道成仙的圣贤,称为“仙人”。到了后来,《摩奴法论》把“原人”换成“梵天”。鉴于梵天是至高神梵的化身,关于四个种姓产生及其等级地位的说法,就更具有不可动摇的地位。首先,种姓制度反映了古代印度社会的职业分工。婆罗门是祭司阶层,刹帝利是武士阶层,吠舍是农民、牧民和商人阶层,而首陀罗主要从事工匠职业。这里应该注意的是,在四个种姓中,前三个种姓是再生人,而首陀罗则是非再生人。实际上,这种划分背后隐含着一个秘密,即前三个种姓是雅利安人,而首陀罗则主要是被雅利安人征服的当地人。其次,四个种姓代表了由高到低的社会地位,后者必须服从前者。本来,在四个种姓中,前两个种姓占据统治地位。但两者之间的地位仍然具有重要差别。例如,成为政治统治者是刹帝利种姓的特权。因此,在政治管理中,婆罗门应服从君王。但从种姓地位上,十岁的婆罗门与百岁的刹帝利也是父子关系,即前者高于后者。对于首陀罗,婆罗门甚至握有生杀予夺之权。再次,人们依不同种姓而遵守不同的达摩。例如,担任祭司和教师是婆罗门的特权。婆罗门还享有许多其他特权,如犯罪免受死刑和身体刑、免税之权以及得到君王供养之权等。最后,不同种姓同样的行为会导致不同的法律后果。在婚姻上,高种姓的男子娶低种姓的女子为顺婚。反之,低种姓的男子娶高种姓的女子则为逆婚。逆婚所生子女的地位远远低于顺婚所生子女的地位。例如,婆罗门与吠舍女子所生的后代则为吠舍种姓,称为尼沙陀;男首陀罗与婆罗门女子所生子女称为旃陀罗,是“人中最低贱者”。尼沙陀只能从事捕鱼业,住在圣树旁、焚尸场边或山上。旃陀罗必须身着裹尸布,搬运尸体或作为刽子手。他们被视为不洁的“不可接触者”,只能住在村外。像其他古代法律一样,古代印度采用了同罪异罚的原则。通常情况是同种犯罪,身份越低,刑罚越重。例如,不同种姓的人骂婆罗门,刑罚就不同:刹帝利罚银一百波那,吠舍罚一百五或二百波那,首陀罗则受肉刑;但婆罗门骂刹帝利,罚银五十波那,骂吠舍,罚银二十五波那,骂首陀罗,罚银十二波那;再生人骂同种姓者,罚银十二波那,非再生人辱骂再生人,则断其舌。同罪异罚也有反向情况,即犯罪人的地位越高,刑罚越重。例如,对于盗窃行为,行为人如是首陀罗,则加罚8倍,如是吠舍则加罚16倍,如是刹帝利则加罚33倍,如是婆罗门则加罚64倍。种姓之法从一个重要维度反映传统印度法中的多元特征。

   (二)人生阶段之法具有多元性

传统印度法中的印度教法,把再生人的生活分为四个阶段,即梵行期、家居期、林居期和遁世期。在不同阶段,所谓再生人要遵守不同的法律要求。这些要求称作人生阶段达摩。达摩不仅包括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还包括大量宗教、伦理和生活习惯方面的规则。因此,人生达摩是宗教法的重要组成部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鸿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宗教法   传统印度法   法律多元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885.html
文章来源:《清华法学》2020年第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