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登山:蒋梦麟日记与他的晚年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1 次 更新时间:2019-12-10 22:34:21

进入专题: 蒋梦麟  

蔡登山 (进入专栏)  

  

   12月4日,北京保利拍卖前北大校长蒋梦麟日记一册。该日记为蒋梦麟于1957年所写,是其唯一现世日记。该本日记记录了蒋梦麟在1957年所发生的种种要事和心路历程,其中还有蒋梦麟与蒋介石、宋美龄、张群、陈诚等政要及名人的社交往来,弥足珍贵。

   台湾文史学者蔡登山因缘际会,曾仔细阅读并研究过这本日记。本期“微史记”便邀请到他,为我们讲述蒋梦麟日记背后的精彩故事。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臧磊

  

前妻徐贤乐为何扣压他这本日记

  

   记者:据您所知,这本日记是唯一一本现世的蒋梦麟日记?

  

   蔡登山:就目前来说,这本日记是唯一现世的蒋梦麟日记。写日记是一种习惯,蒋梦麟不可能单记1957年这一年的日记,在此前后,他应该都写了日记,或许因某种原因遗失了,或许被烧掉了,也或许被他的女儿带去美国了。这些日记是否还存在世上尚不得知。

  

   有关蒋梦麟的日记,在这之前从来无人提及,甚至大多数的人不知道他有记日记的习惯。这本日记是在2006年1月10日他的前妻徐贤乐逝世后才被发现的。

  

   徐贤乐无儿无女,去世后,住所将收归政府,在清理卧房时,在床铺底下发现一小包纸袋,里面就有这本日记,首页以英文写着“Chiang Monlin 1957”。此外,纸袋中还有她当年和蒋梦麟打离婚官司时的文档,包括银行账户、股票买卖凭据等等。还有许多照片,像她与蒋梦麟的合照,她自己的照片,还有当时蒋梦麟追求她时所写的诗句、便条纸,甚至蒋梦麟所预立的遗嘱,她都翻拍成照片。此外,还有一些信函原稿或抄稿,像她给宋美龄的中英文信函,以及抄录蒋梦麟给陈诚副总统和陈雪屏的信函等等。

  

   记者:这本日记为什么会在他前妻手中?

  

   蔡登山:徐贤乐的这批遗物,许多都是用来打离婚官司用的。至于日记,应该是她在离婚期间随意扣压的一本。

  

   我们都知道蒋梦麟先生的学识很厉害,他是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博士毕业,师从杜威。回国后做过国民政府第一任教育部长、行政院秘书长,是北大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校长。其实,他的情史也相当精彩,一生结过三次婚。徐贤乐是他第三次婚姻也是最后一次婚姻的女主角。但蒋梦麟写这本日记时,他们俩还不认识。1957年,蒋梦麟正处于第二次婚姻之中,所以我们从日记里能看到他与第二任妻子陶曾谷的生活点滴。

  

   蒋梦麟第一次婚姻是旧式婚姻,妻子名为孙玉书,两人生有三子一女。1933年,两人离婚。孙玉书离婚不离家,在宗族内保留蒋家媳妇的地位和人际关系。

  

   蒋梦麟第二次婚姻,是娶了好友高仁山的遗孀陶曾谷。高仁山是江苏江阴人,后随父亲迁居天津,与周恩来、于树德等南开校友组织过新中学会。1923年他回国后在北大任教,与蒋梦麟成为同事。在那里,他创立了教育系。

  

   高仁山是个热血青年,与李大钊、陈翰笙等相熟。1927年4月,李大钊等人被奉系军阀张作霖残忍杀害。高仁山没走,他组织成立了“北方国民党左派大联盟”,并亲任主席,与张作霖站在了对立面。这年9月28日,高仁山被捕,1928年1月被杀害。

  

   高仁山死后,陶曾谷经人介绍入教育部工作,做了此时已是教育部长的蒋梦麟的秘书。这段爱情的发生地就在南京。1930年底,蒋梦麟离开教育部北上就任北大校长,陶曾谷也跟了去。1933年,两人正式结婚。

  

   这段婚姻在当时引起很大的非议。因为这毕竟是好朋友的遗孀。胡适夫人江冬秀也很是反对,她甚至不愿意胡适为蒋梦麟证婚。但最后胡适还是去了。蒋梦麟也知道这不合于当时的“理”,所以在婚宴上索性公开表明了:我一生最敬爱高仁山兄,所以我愿意继续他的志愿去从事教育;因为爱高兄,所以我更爱他爱过的人,且更加倍地爱她,这样才对得起亡友。

  

   这段话在当时听来不免刺耳,但如果翻阅1957年的日记,会发现,蒋梦麟真的是这么做的。陶曾谷在1956年被诊断为肾盂癌,1957年的日记,蒋梦麟不断地记载陶曾谷去医院做检查看病的事,对陶曾谷的病情变化记录颇细,小到发烧、小便出血等等,在这一年的7月10日,蒋梦麟记到:“曾谷赴医院谒姜大夫,经检验据云成绩甚好,大致可无虑。自去年11月2日动手术至今计8个月8天,在此期间不知经过了多少忧虑和紧张心绪。”而在此前的6月18日,他又写到:“今日为谷与余结婚廿五周年。”

  

   “8个月8天”、“11月2日”、“廿五周年”,这些精确的数字,都透露出蒋梦麟对陶曾谷用情之深。


蒋梦麟第三次结婚离婚都很轰动


   记者:刚刚我们提到蒋梦麟的前两次婚姻。他与徐贤乐的婚姻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蔡登山:1958年,陶曾谷因病去世。这样,蒋梦麟又有了第三次婚姻。

  

   1959年,有人介绍52岁的徐贤乐给蒋梦麟认识。徐贤乐比蒋梦麟小了22岁。徐贤乐是江苏无锡人,曾祖父徐寿是晚清著名的科学家,是第一个在《Nature》上发表论文的中国人;祖父徐建寅18岁时,就协助父亲研制蒸汽机和火轮船;后来又研发制成无烟火药,但性质很不稳定,易燃易爆,在一次混合配料中发生爆炸事故,献身科学研究事业。

  

   徐贤乐在民国时期,曾在外交部工作。1949年去台湾后,由孔祥熙介绍,在“中央信托局”工作。在与蒋梦麟结婚之前,她曾与陆军中将杨杰有过一段婚史。

  

   杨杰曾被派到苏联考察军事、争取援助,还曾担任过驻苏联大使。与斯大林、伏罗希洛夫等苏联领导人关系甚密。1940年回国后,与周恩来、董必武来往密切。1949年9月,试图赴北平参加新政协会议时,杨杰被暗杀于香港。

  

   杨杰与徐贤乐的婚姻仅仅维持了7个月就不欢而散。内情外人不得而知。

  

   徐贤乐有两个堂妹,一是当时台湾“国防大学”校长徐培根;一是国民党元老居正的儿媳。再加上曾与杨杰的关系,所以她与宋美龄、蒋介石都很熟悉。所以也就不奇怪,在她去世后,与蒋梦麟日记同在一个袋子里被发现的,还有她写给宋美龄的中英文信函,是向宋美龄状告蒋梦麟的。

  

   此外,在袋子中还发现一些蒋梦麟写给她的字条,那是蒋梦麟在追求她时所写。本来,因为蒋氏年过七旬,她有些介意。但蒋氏苦苦追求,常抄写古诗词“献给梦中的你”。打离婚官司时,这也算是一件物证吧。

  

   记者:这个离婚案在当时很是轰动。

  

   蔡登山:他们结婚的时候也是很轰动。他们是1961年结婚的。当时很多老友都站出来反对,包括胡适。

  

   蒋梦麟与胡适的关系很有趣。蒋梦麟当教育部长时,胡适担任上海中国公学的校长。身为校长的胡适以在《新月》杂志,发表批评党国言论,身为教育部长的蒋梦麟曾予警告,胡适竟然将原令退了回去。他们俩虽立场有异,但私交并无芥蒂。

  

   1930年,两人相继辞职,一同北上。蒋任北大校长,胡任北大文学院院长。自1930年到1937年的7年时光中,胡适等人对蒋梦麟的帮助非常大。蒋梦麟后来说:我的“参谋”就是适之和孟真两位。事无大小,都就商于两位。他们两位为北大请到了好多位国内著名的教授,北大在北伐成功以后之复兴,他们两位的功劳,实在太大了。

  

   在蒋梦麟要和徐贤乐结婚时,胡适曾写信给他,劝他不要与徐结婚,因为害怕徐看中的是他的钱,而又据说徐与杨杰之所以离婚也是因为她要掌握“经济大权”。所以,如果一定要结婚,那么“结婚之前,请律师给你办好遗嘱,将你的财产明白分配:留一股给燕华兄妹(蒋梦麟与元配生的子女,燕华为女儿),留一股给曾谷的儿女(陶曾谷与高仁山生的子女,陶燕锦为其女儿)”。

  

   胡适之所以写这封信,是因为有太多老友反对这门亲事了,如陈诚,如张群。他们劝不动,只好请胡适出山。

  

   但接到信后,蒋梦麟直接打电话给胡适,得知是反对这婚事的信后,他没有拆看,就直接撕掉了。蒋梦麟的秘书颇具史学思维,又将信件碎片捡起黏贴。这样,我们今天才能看到胡适这封信。

  

   在离婚时,蒋梦麟召开了记者会,同时将这封信展示了出来,说他后悔没有听老友的良言。在记者会上,蒋梦麟当然讲了一些徐贤乐的不是。徐贤乐自然也要给予反击。她文笔也很好,先后写了两篇长文登报。两人矛盾点无非是钱财和情感的纠葛。所以在徐贤乐的遗物中会发现股票买卖凭证等物,这也都是打官司用的。

  

   当然,清官难断家务事,就不提了。总之,两人如愿离婚。而在离婚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64年6月,蒋梦麟因肝癌病逝。而徐贤乐离异后也一直独身,直到2006年去世。

  

这本日记颇具历史价值

  

   记者:除了家事外,这本日记还记了什么内容?

  

   蔡登山:除了家事外,他还记了读了些什么书,主要是些外文书,还涉及日本史、甚至《六祖坛经》等等。还有就是他当时也有官职在身,日记里还记录了写工作内容。蒋梦麟也是国民党元老了,所以会在日记里看到蒋介石、陈诚、张群等人与他时有往来。

  

   因蒋梦麟曾身为北大校长、西南联大校务委员会常务委员,1949年赴台后,每年校庆他还都与在台的师生校友相聚庆祝。这在日记里都写到过。

  

   另外,蒋梦麟日记里还会记录一些历史事件,比方说“刘自然事件”。1957年3月20日,革命实践研究院少校学员刘自然被美军上士雷诺开枪打死,但美国军事法庭陪审团却以“杀人罪嫌证据不足”为由,将雷诺无罪释放,并遣送回美国。这激起人们的义愤,引发群众包围“美国大使馆”。警方最终实施压制行动,将人们自发的抗议行动平抑下去。

  

   蒋梦麟这本日记虽然只有短短一年时间,但也见证了许多事情,里面还记录下蒋介石、宋美龄、张群、吴大猷、严家淦等历史名人的活动,对历史研究来说,是很重要的补充。

  

   我常说,日记、书信就是一份细节化的史料,我们在叙述一个历史事件时,有时往往一笔带过,缺乏细节。但日记自带“时间轴”属性,在研究历史事件时,它能帮助我们高度还原历史细节,让历史叙事丰满起来,也让我们对事件的走向和演变有更清晰的认知。

  

   这本日记的面世,是目前为止独一无二的蒋氏一手史料,对蒋梦麟的研究,非常重要。

  

进入 蔡登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蒋梦麟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390.html
文章来源:扬子晚报2019.12.5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