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鹏 李家胜:美国“印太战略”背景下中印关系的新一轮调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0 次 更新时间:2019-11-24 11:33:00

进入专题: 中印关系   地区格局   中美关系   印太战略  

王立鹏   李家胜  


   内容提要:近年来,随着中国实力的不断提升,国际格局与亚太地区秩序发生了明显变化。在美国不断推行“印太战略”的背景下,受中美竞争加剧影响,曾经奉行“安全靠美国、经济靠中国”的众多中小国家或将面临选边站队。对于中美而言,像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度这样的地区大国或中等国家将成为双方争夺的关键,其中只有印度尚不是美国的正式盟友。而印度根据自身利益,在“印太战略”中更注重印度洋与东南亚地区,更强调战略自主和大国平衡。对中国而言,妥善处理中印关系将成为缓和“印太战略”压力的关键。虽然中印双边分歧在短期内难以完全解决,但在两国领导人的努力推动下,中印关系将在相互调适的过程中不断向前发展。

  

   关键词:大国竞争;地区格局;中美关系;中印关系;“印太战略”

  

   自2018年年初,美国特朗普政府开始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美两国战略博弈加剧。在特朗普政府对华经贸施压并出台意图遏制中国的“印太战略”的背景下,妥善处理中印关系,将有利于缓和中国所面临的战略压力并扩展外交斡旋空间。

  

中美关系转型与美国“印太战略”的出台


   放眼当前世界形势,美国一家独大的时代一去不返,经济全球化历经深刻变革,新一轮权力角逐与规则制定正在激荡,民粹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回流,导致世界秩序演变的前景扑朔迷离。然而,既有的发展大势已经不可阻挡。

  

   第一,世界变局总是受制于大国关系的演变,当前中美关系的变化成为影响世界变局的关键变量,而中美实力对比与冷战结束初期相比已经发生明显变化。苏联解体与冷战终结让美国获得了空前优势,使其成为世界体系中的单极,西方国家一时沉醉在“历史终结”的喜悦之中。“美国的经济总量比仅次于它的竞争对手高出40%,并且其防卫开支相当于紧随其后6个国家的总和。而这6个国家中的4个都是美国的亲密盟友,所以美国的优势比上述数字所显示出来的还要大。”面对当时的国际形势,具有绝对优势地位的美国也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美国国内战略精英就当时应该选择何种战略进行了争论。最终,以克林顿总统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提出的“参与与扩展战略”为标志,美国决定使用巨大的实力改变世界,而不是重返孤立主义。然而,2001年9月爆发的恐怖袭击使美国对外战略突然调整,美国将其主要战略精力投入到构建全球反恐联盟上,并发动反恐战争,直到2008年8月美国国内爆发金融危机。事实表明,历史并没有终结,西方自由市场经济与民主体制也不是文明发展的唯一模式,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中国正在迅速追赶美国。从经济总量上看, 2018年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美国的65%,占世界经济总量约16%。从军事实力上看,虽然中美两国在军事实力的绝对值上还有不少差距,但中国大型驱逐舰、核潜艇、国产航母的海试与服役都有了突破。除了直观数字层面的变化,更重要的是随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增长,美国认为中国成为目前唯一有可能威胁自身霸权地位的大国。作为霸权国,美国对外战略的基本逻辑就是尽可能地利用一整套经济和安全制度,维持和延长美国霸权的优势地位,而霸权国最关注的就是潜在的挑战者。当霸权国认为既有的经济和安全制度不能再继续维护其霸权时,就会谋求改变这种制度;当霸权国确定下一个挑战者时,便会不遗余力地防范其挑战自身的霸权地位。这就是为什么当前美国特朗普政府动辄退出一些国际机制并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的一个重要原因。

  

   第二,随着中美关系的演变,世界变局将越来越受制于中美各自推崇的两种秩序的碰撞与交锋。自二战结束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构建的一套安全与经济规则成为维护国际体系运行的主要制度安排。在安全领域,这套制度安排以联合国以及美国构建的北约联盟体系和亚太双边轴辐体系为核心;在经济领域,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关贸总协定(以及后来的世界贸易组织)为重要平台。但是冷战结束之后,尤其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形势发生了明显变化。美国认为既有的世界秩序不能继续维护其霸权,转而谋求单方面改变。比如奥巴马政府重点推进谈判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其实质是在制定国际经贸规则的竞争中,绕开WTO多边机制,继续抢占新一轮全球经贸规则制定的主导权。到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维护其霸权地位的表现就更加明显。特朗普一方面要求传统盟友承担更多国际责任,另一方面追求“公平和互惠”贸易,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以实现“让美国再次伟大”和“美国优先”的政策目标。而且,特朗普认为正是中国“威胁”了美国的领导地位,其所发布的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直指中国为竞争对手,提出美国将更加关注“印太”地区。可以说,美国维护其霸权所采取的对外政策延续了传统外交思维,与冷战时期并没有本质不同,即继续依靠盟友和伙伴关系追求绝对安全,挤压对手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并在经济上利用优势规则限制对手发展。

  

   与美国不同,中国一直以来秉持和平发展战略,作为世界秩序的参与者、受益者和改革者,在安全和经济领域的对外政策为世界秩序的变迁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在安全领域,中国首先致力于自我发展,制定了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国防战略,同时积极推进国防军事装备现代化。但是中国的军事发展不以对外扩张为目标,而是为了维护自身及地区的和平与安全。2019年7月发布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战略》白皮书就旗帜鲜明地指出,中国将始终不渝地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坚持永不称霸、永不扩张、永不谋求势力范围。在全球、地区和双边层面,中国一直维护以联合国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倡导以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安全为核心的地区安全观,构建以伙伴关系为基础的新型国际关系。在经济领域,中国不仅在改革开放后实现了飞跃式发展,而且积极带动世界其他国家共同发展。目前中国所倡导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已经成为致力于解决国际发展失衡问题的重要平台。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指出:“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六廊六路多国多港’的互联互通架构基本形成,一大批合作项目落地生根,首届高峰论坛的各项成果顺利落实,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同中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

  

   第三,正是在中美实力对比发生变化、世界秩序发生转型的背景下,为了继续维持霸权以及由此而获得的巨大收益,特朗普政府推出了“印太战略”。这与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没有本质区别,但在表述上有所不同。二者的目的都是为了防范中国崛起,都非常重视盟友与伙伴关系建设,都谋求改变既有的国际经济秩序,只不过特朗普为了突出“去奥巴马”色彩,而将自身战略打上了“印太”标签,且更加咄咄逼人。2019年6月1日,美国国防部正式发布了《印太战略报告》,时任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阐释了该战略。该报告详细回顾了美国与印太地区的历史联系,指出美国所推崇的四大原则,即尊重所有国家的主权和独立,和平解决争端,基于开放投资、透明协议和互联互通的自由、公平和对等贸易,遵守包括航行自由和飞越自由在内的国际规则和规范;同时,毫不隐讳地指出中国、俄罗斯、朝鲜和其他跨国威胁是印太地区的挑战。为了应对这些威胁或挑战,美国将继续强化盟友与伙伴关系,并将盟友与伙伴关系的范围明显扩展,将蒙古、印度洋岛国、太平洋岛国、西欧等美国盟友与伙伴全部考虑在内,在发展美日印澳四边合作的同时推进三边协调,整合新的现代化区域网络联盟。如果说在“印太战略”报告出台之前,“印太战略”是一个更加强调美日印澳合作的地区性战略,那么该报告表明此战略已经升级为全面应对中国、俄罗斯、朝鲜以及地区安全威胁的全球性战略。

  

   随着中美实力差距的缩小和美国“印太战略”的推进,地区秩序将先于全球秩序而发生转变,最有可能的变化就是曾经奉行“安全靠美国、经济靠中国”众多中小国家或将面临选边站队,导致地区经济和安全格局重新组合。对于中美而言,像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度这样的地区大国或中等国家将成为双方争夺的关键。而这其中只有印度尚不是美国的正式盟友,所以印度对“印太战略”的认知以及中印关系的情势将成为影响美国“印太战略”的一个关键变量。

  

印度对“印太战略”的认知


   自2017年美国领导人多次提及“印太战略”以来,印度已经多次参与美日澳印四国司局级会谈,印度总理莫迪还在2018年6月就“印太战略”发表演讲。综合而言,印度在诸如维持印太地区自由与开放、尊重国家主权和独立等基本原则上接受美国的“印太战略”,但更加注重印度洋与东南亚地区,试图将美国的“印太战略”与自身的“东进战略”(Act East)相协调,扩展其在东南亚地区的经济与战略利益。

  

   一、印度更加注重印度洋与东南亚地区

  

   基于国家实力差异,印度更加注重印度洋与东南亚地区,对更广范围的太平洋地区兴趣不大。印度在独立早期并没有形成明确的海权认知,在英国从苏伊士运河以东地区撤军之后,印度才真正成为印度洋海权竞争的角逐者,并直到2004年才发布正式的海洋战略文件。因此从传统意义上讲,印度在历史上更加关注陆地安全,即使后来制定了海洋战略,也是将印度洋作为其首要利益区域,将太平洋置于次要位置。印度海军总长维尔玛(Nirmal Verma)上将早在2012年就曾指出,“目前,太平洋和中国南海是国际安全关注的焦点,但从我国的部署来看,这并不是我们要打的牌。我们最主要的利益关切应该是从波斯湾到马六甲海峡,南到好望角,我们目前应该在该区域采取更多的行动”。如果说印度对“印太战略”抱以谨慎欢迎的态度,那么也是出于其“东进战略”的需求,即借助“印太战略”拉近与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和安全联系,将其战略影响力扩展至东南亚,并且能够对中国在南亚的影响力形成制约。所以说,印度从自身战略需求出发,利用并重新定义了“印太战略”,而不完全是为了迎合美国以共同对抗中国,因为这不符合其自身利益以及一贯的外交传统。

  

   二、印度更强调战略自主

  

印度欢迎“印太战略”,但涉及是否要为此付出实际行动时,却经常犹豫不决,更加看重自身的战略自主性。2015年1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印度并出席印度共和国日阅兵仪式,与印度联合发表了《美印亚太和印度洋地区战略联合愿景》。文件特意指出,“我们强调保卫海洋安全与自由航行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南中国海”。但即使如此,印度却从没有与美国在南海开展过联合巡航行动。实际上,在与美国的合作上,印度对获取收益非常热衷,但对于付出成本则屡屡推诿。2017年11月美日印澳举行首次四国司局级对话之后,印度就表达了对“印太战略”的不同理解。美日印澳四国对话并没有发布联合公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印关系   地区格局   中美关系   印太战略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163.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19年第10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