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方慧 潘万历:日本“正常国家"战略与安倍内阁对俄外交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8 次 更新时间:2019-11-23 21:30:41

进入专题: 国家利益   “正常国家”   战略   安倍对俄外交   领土问题  

张方慧   潘万历  

   内容摘要:冷战结束后,随着国际环境的变化,在日本自身经济实力提升以及国内政治总体保守化的推动下,“正常国家”论逐渐成为日本政坛的主流意识和新的国家战略定位。安倍晋三再次执政后,在外交、安保等领域加速推进“正常国家”化进程,在对俄外交方面,安倍内阁对俄外交战略服务于日本“正常国家”战略。安倍提出的对俄外交“新方法”突破了以往的思路和框架,并在具体的路径选择上展现出灵活性。与此同时,对俄外交“新方法”和日俄关系的发展还受到很多因素的制约。

   关键词:国家利益 “正常国家” 战略 安倍对俄外交 领土问题

  

   作者单位:张方慧,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 (北京 100872)。 潘万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 (北京 102488)。

   2012年底,安倍晋三再次执政后,日俄关系在日本外交战略中的重要性显著提升,安倍将改善发展日俄关系作为周边外交的重点,并将其界定为“最富可能性的双边关系之一”。安倍积极开展对俄外交是国内、国际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中,维护日本国家利益始终是安倍制定对俄外交政策的根本依据。安倍基于“正常国家”战略确立对俄外交战略目标,并适时更新政策路径。与此同时,日俄关系的发展又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作为亚太地区的两个重要国家,日俄关系的变化牵动亚太地缘政治格局,值得我们密切关注。本文拟从日本“正常国家”战略的视角,分析安倍在这一战略的引导下对俄外交的战略目标、实施路径与制约因素。

  

   一、国家利益重构与日本国家战略的转型

  

   国家利益是国际关系研究的核心概念之一,是国家制定对外目标的重要依据和决定因素,反映了“全体国民及各种利益集团的需求与兴趣”。国家在明确自身需求的基础上,还需要懂得如何调动全部力量与资源以达到既定目标,这就涉及到了国家战略。国家战略“依据国家在较长一段时间内相对稳定的利益需求而制定,规定着这个国家要实现的中长期目标和达到目标的手段与谋略”,就其内容而言,国家战略涉及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科技、军事等诸多领域,其空间范围,既包括国内战略,也包括国际战略。因此,国家战略不仅是涵盖范围最广、涉及领域最多的战略,同时也是层次最高的战略。

   国家要实现自身利益,必须根据自身需求制定出具体的国家战略。可以说,国家利益是确定国家战略的基础和前提,国家战略则是国家利益的实施手段和具体体现。与此同时,国家利益作为国家的一种“需求”并非一成不变,在一种“需求”得到满足之后,就会产生新的“需求”,对既有利益的维护以及对新的利益的追求,既是国家的“天性”,也是其基本职责和义务。而作为实现国家利益的手段和谋略,国家战略也必须“根据国家根本利益确定国家要捍卫和谋求的总体目标,并根据自身的实力与资源确定实现目标的基本途径”。因此,国家利益与国家战略总是处于一种联动的状态中,多种因素合力所引起的国家利益的重新界定,必然导致国家战略的相应调整。

   纵观战后70年日本国家战略的演变过程,其内在逻辑正是在于自身条件与外部环境变化之间的相互作用引发日本核心利益界定的变化、战略目标的调整以及路径选择的改变。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战争的残酷和严重后果促使和平主义成为日本国内的主流思潮,与此同时,国际社会也不允许日本再走“军事大国”的路线。因此,尽管战后基本上是保守势力掌控政权,但这种内外环境的现实决定了日本在决定未来发展方向时,优先发展经济、进行战后重建是最重要的国家利益。基于这种国家利益观,主张在美国的“保护伞”下实行“重经济、轻军备”的“吉田路线”便在日本国家战略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然而,国家利益包罗万象,涵盖政治、经济、军事等不同领域。经济利益并不是一个国家的全部利益。同时,现实主义理论认为,国家利益是国际政治的本质,国家以追求利益为主要目标,但不能超越国家能力的范围。在战后很长一段时间,日本之所以选择“吉田路线”作为国家战略,并不代表其放弃了政治、军事等其他利益,而是现实中暂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换言之,一旦日本具备了(或自认为具备了)追求其他利益的能力,日本国家利益的重新界定以及国家战略的调整也就成为了必然,而这种重新界定与调整同样是内外环境互动的结果。

   从日本内部情况来看,伴随着经济实力的迅速增强,日本的自我期待值也同步蹿升,大国意识复苏进而膨胀,对核心利益的界定趋于扩大,谋求在国际政治舞台发挥作用的愿望日渐强烈。从外部环境来看,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日美之间的经济实力差距大为缩小,美国的对日政策也从保护与扶植逐渐转向要求日本在防卫和对外援助等领域承担更多的“责任”。”在这一内外互动过程中,以强调政治复权、否认侵略历史、修改宪法为主要特征的新保守主义思潮在日本抬头,并逐步呈现出压倒和平主义思潮之态势,自民党历届政府坚持的“吉田路线”受到了质疑和挑战。以小泽一郎等人为代表的新保守势力认为,以发展经济为中心的“吉田路线”已不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日本不应只满足于经济大国的身份,要实现从经济大国向政治大国的迈进,成为与经济大国相称的、能够参与国际事务的“国际国家”。随着政治利益、军事利益上升到与经济利益同等重要的地位,以实现“政治大国”“军事大国”为目标的“正常国家”论遂成为13本政坛的主流意识和新的国家战略定位。

  

   二、“正常国家”战略下安倍对俄外交的战略目标

  

   从吉田茂的“吉田路线”到中曾根康弘的“战后政治总决算”,再到小泽一郎倡导的“正常国家论”。纵观战后70年来日本国家战略的发展演变,它们虽然在路径选择上存在差别,但追求“大国化”的目标却完全一致。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战后出生的新一代政治家集中进人决策层,以摆脱战后体制为主要诉求的“正常国家”战略进入了深化、加速落实阶段。安倍晋三作为新保守主义的代言人,是“正常国家”战略的积极实践者。安倍再次上台执政后,对内通过强化首相官邸主导政治以及执政联盟在议会的多数优势,强势构建新安保体制,加速推进“修宪”进程。对外强化日美同盟,力推“价值观外交”“经济外交”,使内政外交共同服务于整体国家战略。

   外交战略是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日俄的新一轮互动中,安倍的对俄外交实质上是“正常国家”战略在外交领域的延伸,归根结底服务于13本的国家利益。2013年,日本国家安全委员会出台了战后首份《国家安全保障战略》,该文件对新时期日本的国家利益进行了明确、系统的阐述,将日本国家利益分为安全利益(保全领土、国民生命财产、维护国家主权)、经济利益(确保资源和海外市场)以及维护和平的国际秩序等三个层次。目标是战略的细化,规定着战略所要达到的目的。基于新时期的国家利益,解决领土问题、加强经济合作以及维护对日本有利的周边战略环境遂成为安倍对俄外交的战略目标。

   (一) 解决领土问题,缔结和平条约

   领土问题是日俄两国缔结和平条约的主要障碍,也是两国关系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的瓶颈所在。安倍将解决领土问题作为对俄外交的战略目标,既是出于回应国内舆论的需要,也是实现所谓“正常国家”的必然选择。

   一方面,安倍试图通过解决领土问题以回应国内舆论。二战结束后,在官方和民间团体的推动下,日本国内逐渐形成了一种要求“返还北方领土”的舆论环境。长期以来,以官民并举方式开展的“要求返还‘北方领土’运动”在引导舆论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一般认为,“要求返还‘北方领土’运动”发端于二战结束后的1945年12月。当时的北海道根室町长安藤石典向联合国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提交陈情书,认为“北方四岛”是日本固有领土,无论从地理还是从历史上来说,都属于北海道的一部分,希望将这些岛屿置于美军的保障之下,以便居民安心生产。此后,一些民间团体和北海道的自治体不断举行签名和演讲等活动,并逐步将这些活动推向全国。日本政府则将这种国民舆论视为支持其与苏联谈判的最大力量。为了进一步集结舆论,日本政府通过电视、广播、报纸、网络等媒体不断进行宣传,并与相关团体合作开展各种活动。1981年,为了加深国民对日俄领土问题的关注和了解,进一步推动全国性的“要求返还‘北方领土’运动”的开展,政府将2月7日设为“北方领土日”。此后,每年2月7日都会在东京举行“要求返还‘北方领土’全国大会”,首相、各政党代表以及“原岛民”等都会出席。

   由此,原本以“原岛民”以及邻近“北方四岛”的北海道根室地区部分人群为中心的要求“返还北方领土”的声音,逐步扩展到了全国各地。2013年,日本内阁府进行的舆论调查显示,受访者对“北方领土”问题的认知度高达97.6%。其中,绝大多数的受访者是通过电视、广播和报纸途径获知相关消息。另有九成受访民众知道“要求返还‘北方领土’运动”。而在另一项关于日俄关系的舆论调查中,64%的受访民众认为,“北方领土问题”是日俄两国最应该加以解决的问题。因此,国内的这种舆论环境已经成为安倍解决领土问题时不可忽视的因素。2018年2月7日,安倍在出席“要求归还‘北方领土’全国大会”时表示,“必须打破日俄之间没有签署和平条约的异常状态”,再次展现出解决领土问题的强烈意愿。

   另一方面,解决领土问题也是Et本实现“正常国家”的需要。俄罗斯是日本周边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而两国因领土问题至今尚未缔结和平条约,这意味着两国在法律上还处于战争状态。安倍本人也认为“两国至今未缔结和平条约属于异常状态,希望通过解决领土问题、缔结和平条约给这种异常状态打上休止符”。领土完整是“行使国家主权、维护国家安全的空问”,关乎国家的生存、独立和发展。对安倍等保守势力而言,日俄领土之争不仅是涉及“领土完整”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日俄之间的“异常状态”给21世纪日本设定的推行大国外交、进而成为政治大国的目标投下了阴影。日俄领土争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的结果,安倍急需通过解决领土问题使日本摆脱二战“阴影”,以更好地彰显日本的“大国”身份。

   (二) 加强经济合作,确保能源安全权力是国际政治的核心,而权力必须以国家拥有的物质能力为基础。日本十分清楚,经济大国是政治大国的基础,政治大国是经济大国的加速器,只有两者合二为一,才能屹立世界之林。因此,日本在追求成为“正常国家”的过程中,必须有强大的国内经济作支撑。然而,泡沫经济崩溃以来, 日本经济长期处于低迷状态,这对力求实现“正常国家”的日本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制约因素。安倍再次执政后,“如何重振长期以来陷于低迷的日本经济,是安倍以及自公执政联盟所面临的非常重要且具有重大挑战性的任务”。为此,安倍力推“安倍经济学”,希望将日本经济从低迷中解救出来,虽然取得了一定效果但仍存在较多不确定性因素。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国内经济形势影响一国的对外政策。安倍选择与俄罗斯加强经济合作,既可以“以经促政”,为解决领土问题创造氛围,也可以为国内低迷的经济注入新的动力,为实现“正常国家”积累经济基础。

日本与俄罗斯所处发展阶段不同、经济结构具有互补性,这为两国开展经济合作提供了基础。然而,由于领土问题、两国缺乏政治互信等原因,日俄经济合作潜力并没有得到有效发掘。2016年,日本仅占俄罗斯出口总额的3.3%,进口总额的3.7%。同年,俄罗斯在日本的对外贸易中,仅占日本出口总额的0.8%,进口总额的1.9%。此外,日本对俄罗斯的直接投资规模也相当有限,对俄罗斯的直接投资占日本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比重始终未超过1%,长期保持在较低水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家利益   “正常国家”   战略   安倍对俄外交   领土问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149.html
文章来源:《日本研究》2018年第2期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