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玲:对当前中美经贸关系走势的分析与研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70 次 更新时间:2019-09-09 19:33:45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陈文玲  

  

   本文为著名经济学家陈文玲应邀在吉林省委中心组学习会讲座上所作发言。

   陈文玲为我国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国务院研究室原司长。长期从事国际战略、国际经济、宏观经济、区域经济、流通经济等方面的研究,先后出版了30多部着作,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600多篇。

  

   演讲原文:

  

   非常感谢。我曾经在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做国家经济决策和政策咨询研究工作。2010年到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从事智库工作,主要围绕国际战略、国际经济及一些国家重大战略,中美经贸关系、“一带一路”等相关问题进行研究。多年来一直没有离开过研究工作。

  

   在研究的过程中,我们中心一方面要紧跟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战略部署,研究如何解决当前的热点、难点、重点问题;另一方面还要做一些前瞻性的、战略性的、储备性的研究,为党中央国务院建言献策。吉林省委省政府邀请我来,我感到非常荣幸,这对中心和我是一个很大的信任,所以我想今天就当前每一位中国人所关注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世界上很多国家和人民关注的问题,当前中美的经贸斗争形势和世界经济格局的演化同大家作一个交流。

  

   世界经济格局演化和中美之间的斗争有很大关系,中美之间的矛盾斗争将是未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最大的变量。这个最大的变量如果处理得好,将对整个世界产生正向的溢出效应,世界将会变得更好;如果相互对抗、斗争、博弈,甚至冷战、脱钩、断裂,对世界经济、政治、外交、军事,还有世界和平发展将会产生巨大的负面溢出效应。

  

   所以,当前的中美关系,特别是当前中美经贸摩擦和斗争,实质上已经超出了中美两个国家的双边的意义。不是决定两个国家的命运,而是决定人类的命运,世界的命运。因此,党中央组织中美经贸斗争的战略部署是非常正确的,整个斗争过程有理、有力、有节,谈判中有妥协、有退让,有坚持、有底线。

  

   近几年,中心围绕服务党中央重大部署和决策做工作,中心了接受好的服务国家的重要任务和研究,我多次参与有关部委委派和中心组织的中美“二轨”对话、智库对话等,多次和美国智库专家交流、有关机构的讨论与商榷。

  

   2017年11月14—15日我参加了中国国际交流中心和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牵头的中美六家智库对话,参加了外交部两次赴美小型专家团,带队到美国做相关的调查研究。在中心我们也接待了美国很多研究机构和智库的专家学者,举办了多场中美问题研讨会。包括美方国会议员助手代表团,大型企业代表团、记者团等,他们到中国来进行中美问题讨论,期间进行了几十场对话交流。

  

   在这样的过程中,我感觉这对中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使全世界对中国进行了再认识,中国的国际威望迅速提高。去年,一位独立杂志、权威杂志的英国《经济学家》对50个国家进行了抽样调查,调查50个国家民众在对自己国家满意度和对自己国家未来是不是看好的民意测验,中国老百姓对我们国家最有信心,对未来非常看好,对政府信任度高达91.4%,这是超出我们预料的。如果说是中国自己做的调查,包括统计局的数据,国内好多人会说调查肯定有水分,肯定是政府操纵的。但是像这样的一个公信力很高的国外第三方机构的调查结果,中国被调查者对中国政府的认可率和未来看好的比重高达91.4%,美国在国内的认可率是38%,欧洲一些国家是18%。大家可以看到人心向背,在这场国际博弈中最后的胜方一定会是中国,现在的胜方是中国,未来的胜方也会是中国。

  

   我从以下几方面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研究的结论与体会。

  

   合作是中美唯一正确的选项。我们与美国所有的斗争,包括贸易战也好,金融战也好,网络战也好,所有战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和。按照毛泽东主席所指出的,我们的战是为了和,不战不能和,战不赢不能和。当时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斗争,就是坚持了毛泽东的军事思想。

  

   其实,我们在和美国的这场前所未有的历史博弈中,并不存在什么“修昔底德陷阱”,那是古希腊时期的事情,根本套用不到现在的中美关系上,套用到不到现在的大国竞争与博弈上,本来没有什么所谓“修昔底德陷阱”。中国是具有5000年文明史的国家,美国建国不到250年,到底谁是既有大国,谁是新兴大国?当前中国和美国的竞争与博弈在历史上空前的,是人类社会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是在当代科技高度发展,全球的经济文化各个方面的要素高度融合,分工和交易越来越细密,世界的联系越来越紧密的情况下产生的。所以,我们遇到的这种挑战和问题是前所未有的,不能用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的东西来类比。包括日美贸易摩擦,日本那个时候还不像现在的中国成为制造业大国,还没有中国现在的制造业地位,日本那时候仅仅是GDP占到了美国的60%,到了美国的三分之二。所以,我们现在用美国与日本、用俄罗斯、用德国、法国的摩擦,用原来的苏联冷战之后解体等情况,都不足以解释当前中美之间的斗争和博弈。

  

   中美之间斗争和博弈不是世界第一、第二的博弈,是正义与非正义的博弈,是前进和后退的博弈,是开放与封闭的博弈,是经济全球化还是逆全球化的博弈。其实,是当代全球化和逆全球化的选择问题。那些陈旧的过时的一些理论,我们可以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和借鉴,但解释和解决不了当前中美之间的问题。

  

   中国当前与美国的战是为了和,为什么要和?就是因为中美唯一正确的选项是合作。其实中国一直是为了合作,为了与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最发达的国家,也是我们改革开放学习借鉴最多的国家进行合作,搞好中国发展外部环境,中国总体上是被动和隐忍的,是不愿打的。中国认为,在处理国际外部环境上有很多方面的工作要做,但是在所有国家里面最重要的是处理好中美之间的关系。因此,习近平主席在奥巴马时期就提出来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核心内容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特朗普时期呢?当时的国务卿蒂勒森在第一次访问中国的时候,原封不动地用了习近平主席这几句话,并且说要构建稳定地面向未来50年的中美关系。但是可惜的是特朗普并不是政治家,在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天,习近平主席就给他发了贺电,在贺电中明确提出,中美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发达国家,是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两国在促进世界和平稳定,经济繁荣方面肩负着重要的责任,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发展长期稳定、健康的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11月14日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通电话,习主席强调,中美建交37年以来两国关系不断向前发展,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促进了世界和地区的和平、稳定、繁荣。事实证明,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项。我个人认为,在特朗普2017年1月20号成为正式总统之前,习近平主席的贺电,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通了电话,确定的基调就是中美两国必须合作,中美两国合作对世界是幸事、是好事、是要事、是大事。特朗普总统1月20号正式担任总统之后,先后和习近平主席有四次见面和会晤,在这四次见面和会晤中,特朗普表态都是正面的,都是正确的,但是行动却是另外一回事。

  

   第一次会晤,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了会晤。会晤时两国元首高度评价中美关系取得的历史性进展,同意在新的起点上推动中美关系取得更大的发展。当时的小插曲,是特朗普的孙女、外孙演唱了中国的歌曲《茉莉花》,然后背诵了《三字经》和唐诗。特朗普是个演员,演技还是很好的,第一次会晤就显示出了对中国文化的热爱。

  

   第二次会晤,是2017年7月8日在汉堡召开的G20会议期间,两国元首见面形成共识,特朗普还特别指出,当前中美关系发展的态势很好,美方愿同中方拓展相关领域的对话与合作,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保持沟通协调,第二次会晤特朗普说的也很好。

  

   第三次会晤,2017年11月8—10日,特朗普到中国来访问,中国对特朗普这次的访问极其重视,王毅部长在当时的记者招待会上答记者问时说,特朗普这次访问中国,中国是按照“国事+”,高规格接待特朗普来访,还签署了34个合作项目,合作项目金额高达2535亿美元,特朗普满载而归。当时特朗普在故宫参观的时候,他拿出来平板电脑,里面有他孙女唱的中文歌曲,可以说表现也很好。而且特朗普在推特上,当天就换上了他在故宫和习主席合影的照片。

  

   这次会晤之后,特朗普并没有感谢中国并消停下来,从8月18日美国开始着手301调查的前期工作,2017年特朗普11月份回去之后,接着就在2017年底就开始提出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2018年2月27号正式提出对中国输美的500亿商品加收25%的关税。在这次美国对中国商品加收关税之前,正好我带领小型专家团在美国调研,和美国的智库和有关机构进行交流。美国2月27号提出对中国商品加收关税,3月22日宣布加征关税。我在美国调研期间问美国智库专家,特朗普加征关税的依据是什么?他说我们专家也都提供了自己的意见,包括贸易谈判办公室给给特朗普总统报的单子,是对中国300亿输美商品加收关税。特朗普当时一看就说这个数量太小,起码要增加一倍,所以马上决定对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大家可以看到,美国总统也是拍脑袋决定问题,没有任何依据,前面是让专家包括贸易谈判办公室提出意见,尽管大家意见是加征3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但特朗普拍脑袋说太少!600亿美元!最后推出来的是500亿美元,就这样给中国输美500亿美元商品加征了关税。

  

可以说,2018年3月22日中美贸易战就正式开启了,而美国开启贸易战的依据有三个方面是站不住脚的。第一,就是加征商品的数量没有任何的依据。刚才我说是总统拍脑袋拍出来的,他说300亿美元太少,拍脑袋要600亿美元,最后公布的时候是500亿美元。第二,加征关税的依据是不合法的。是根据美国1930年的关税法案,1962年的贸易扩大法案,1974年的贸易法,都是依据国内的法律法规对另外一个国家进行贸易制裁,没有国际法和国际规则的任何依据。第三,在美国加征关税的500亿美元商品中,针对的是中国制造2025。针对的是中国制造2025中提出的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产品,500亿美元商品把中国制造2025中的十大产业输美产品尽收囊中,这500亿美元商品,基本都是中国制造2025的十大产业里的商品。而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的内政,是中国自己的产业政策。美国批评中国不能有产业政策,说中国出台的产业政策是干预市场,欧美批评中国产业政策干预市场,是举国体制,但实际上他们也都搞举国体制。原来奥巴马的时候制定了重振制造业计划,先进制造业计划,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克林顿时期制定了信息高速公路计划。特朗普开始一年还没有,但是最近向中国学习,推出了美国2030年的AI计划,而且计划里的产业政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108.html
文章来源:中美印象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