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孔丰:清代文化家族与桐城派的演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0 次 更新时间:2019-07-26 22:44:17

进入专题: 桐城派   清代   文化家族  

汪孔丰  

   内容提要:众多文化家族的存在,是桐城派演变进程中一个别具意义的重要文化现象。从地理空间来看,桐城派家族的区域分布呈现出东南多、西北少的总体特征,这也反映出桐城派传衍的差异性和不均衡性。这些家族之间往往相互联姻,由此构建起的婚姻网络有力助推了桐城派的壮大。这些家族之间还存在家学交流和融汇的现象,这也有力推动了桐城派学术的不断向前发展。进入近代社会以来,文化家族在社会转型的进程中呈现出多元化、复杂化的形态,依托于他们的桐城派自身也在新陈代谢之中,并逐步向现代转型。总之,桐城派在两百余年的演变进程中,深深地烙上了家族化的色印,呈现出独特的传衍机制。

   关 键 词:文化家族  桐城派  联姻  家学  现代转型

  

   规模庞大、人才辈出的桐城派阵营中,存在着为数众多的文化家族。这些家族分布于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如在安徽桐城,有方、姚、马、左、张、刘、吴、潘、胡、徐等家族;在江苏无锡,有秦、薛、华、侯等家族;在浙江秀水,有陶、郑、庄、杨等家族;在江西新城,有陈、鲁、黄等家族;在贵州遵义,有黎、宦、唐等家族;在湖南,有湘阴郭氏、湘潭欧阳氏、湘乡曾氏、新化邓氏等家族;在河北,有武强贺氏、安平弓氏、枣强步氏、任丘籍氏等家族。它们的存在,是桐城派演变进程中一个别具意义的重要文化现象,值得探究。至少有下列问题足以引人深思:这些桐城派文化家族的区域分布有何特点?文化家族以何种方式影响到桐城派的传承与发展?传统家族的近现代转型对桐城派的命运有何影响?等等。倘能弄清楚这些问题,不仅利于推动清代文化家族史抑或家族文学史的研究,也利于深入拓展桐城派研究的视界。

  

   一、桐城派家族的区域分布及其特点

  

   桐城派始崛起于安徽桐城,此后一路浪翻波涌,流衍于江苏、浙江、福建、江西、湖南、湖北、山西、河南、云南、四川、贵州、直隶等地,浩浩荡荡,波澜瀚漫,澎湃文坛。在这个流派播扬演变的潮起潮落进程中,与之伴随的是文化家族的接踵而入和脱榫退场。

   从地理空间来看,桐城派家族的分布是不均衡的,区域差异较大。胡阿祥曾根据刘声木《桐城文学渊源考》及《补遗》,依据作家籍贯,制成桐城文派作家地理分布图,并在《桐城文派作家的地理分布与区域分析》一文中指出:“从大区域来说,以山陕黄河—三峡一线为界,此线以东共出作家1097人,以西只出14人,东西方的差距非常悬殊,东方占绝对优势。在北起燕山,西起山陕黄河、熊耳伏牛二山、四川盆地西部边缘以东,南、东至海的广大范围之内,到处都有桐城文派作家的踪影。再以秦岭—淮河一线分南北,南方出作家903人,北方出作家208人,南北方的地理分布也不平均,具有南多北少的特点。”[1]202作家出自家族,出产桐城派作家多的地区,必然也是文化家族分布密集的区域。由胡阿祥的结论,我们亦可推断:桐城派家族的地理分布也应具有东南多、西北少的特征。

   就具体省份而言,桐城派家族也有南北分布不均的典型特征。胡阿祥曾指出,桐城派作家的区域集中分布区最显眼的有三个,即“苏南浙北、闽赣交界、河北平原”,另“湘水一线、胶莱平原、皖中皖南”地区也有盛产[1]204。由此再结合刘声木《桐城文学渊源考》,不难看出,就桐城派家族分布来说,也多集中于江苏、安徽、浙江、直隶、福建、湖南、山东、江西八省,其中山东、直隶是仅有的两个北方省份。当然,湖北、广东、广西、贵州、河南、山西等省也有零星分布。

   实际上,就桐城派作家分布较多的省份而言,其境内桐城派家族的分布也呈现出不平衡的态势。范当世弟子徐昂在《范伯子文集后序》中说:“桐城文章源于望溪,海峰嗣之,迄姬传而大昌。门弟子之流衍,江苏最盛,江西、广西、湖南弗能逮也。”[2]71他道出了桐城派流衍分布不平衡的事实:江苏分布最众最盛,即便熏染桐城之学较深的江西、广西、湖南等地亦不能及。我们依据刘声木《桐城文学渊源考》,可发现作家及其家族州府分布的不平衡态势。在江苏,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区在苏州、常州两府,次密集区在太仓州、江宁府、松江府、淮安府、通州直隶州,而扬州府、镇江府、徐州府则是零星分布。显然,苏南的桐城派家族多于苏中和苏北。在安徽,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区在安庆、徽州两府,次密集区在庐州、宁国、凤阳府,而池州、滁州、泗州、颍州等地寥若晨星。显然,皖南(含安庆府)的桐城派家族多于皖中和皖北;在浙江,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区在嘉兴、杭州两府,次密集区在宁波、绍兴、温州、湖州等府,台州、衢州、处州等府就比较少。显然,浙西的桐城派家族多于浙东地区。在直隶,桐城派家族最密集区在冀州,次密集区在天津府、保定府、河间府、深州、定州等地,而广平、永平、正定、顺德、宣化等府仅零星分布。在福建,桐城派家族最密集区在邵武府,次密集区在福州府、汀州府、泉州府,而漳州、延平、建宁、台湾、龙岩等地分布较少。在湖南,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区在长沙府和岳州府,常德、宝庆、醴州、辰州、衡州、永州等地较少。在江西,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区在建昌府,而抚州、宁都、赣州、南安、饶州、南昌、广信等地分布不密。在山东,桐城派家族分布多集中在胶州、莱州府,济南、兖州、东昌等地较为零星。

   就属于分布密集区的州府来说,桐城派家族在其所辖州县内的分布态势也不均衡,有着明显的差异。以安庆、徽州两府为例。清代安庆府领辖怀宁、桐城、望江、潜山、太湖、宿松六县,桐城派家族多集中于桐城,有方、刘、姚、张、马、左、吴、光、戴、徐、潘、何、胡等数十家,而怀宁仅有方、潘、刘、邓、查、李等族,望江仅何、倪两族,宿松朱氏一族,太湖、潜山未见。徽州府领辖歙、黟、休宁、婺源、祁门、绩溪六县,桐城派家族多集中在歙县,有程、吴、汪、鲍、方、金、江等族,而休宁仅有程、郑、陈三族,婺源仅有齐、程两族,祁门、黟、绩溪三县未见。至于嘉兴、杭州、长沙、建昌、邵武、冀州等州府,其所辖州县内桐城派家族分布也有明显的差异。这种家族分布不平衡的情形实际上也从侧面表明不同地区的文化发展存在着差异格局。

   当然,就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的县域来说,当属安徽安庆府的桐城。这不仅缘于桐城是桐城派的发源地,也与桐邑作家数量众多、代有传承相关。在桐城派的酝酿创建期间,方、刘、姚三家披荆斩棘,在理论建设与创作实践上做出了重要贡献。与这几个家族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张、马、左、吴、潘、徐、许、光、杨、郑、周、章、朱、胡、苏等族也先后卷进桐城派阵营,推波助澜,合力驱动并延展着桐城派的运势。可以说,在桐城派队伍中,桐城的文化家族数量是最多的,力量也是最强的。这些家族声气相通,交相辉映,共同营造了桐城派丰沃的发展根基和持久的声色光芒。即便到了桐城派的终局阶段,以姚永朴、姚永概、马其昶、吴闿生等为代表的桐城后学仍以维护桐城派的道统、文统为己任,挽危救颓,力延古文于一线。

   需要指出的是,不同地区的文化家族进入桐城派阵营是有差异的,这种差异也影响到了文化家族以及桐城派自身的发展态势。有些家族自进入桐城派阵营后,代代传承桐城文法,堪称桐城派世家,这尤以桐城一县表现最为突出。像桂林方氏、麻溪姚氏、清河张氏、陈家洲刘氏、鲁谼方氏、扶风马氏、高甸吴氏等家族,在桐城派形成、发展、壮大、衰微的每一个演变阶段,皆有他们的活跃身影,他们是桐城派兴衰的参与者与见证者。

   兹以麻溪姚氏和扶风马氏为例。姚氏自元代由浙江余姚移居桐城,从始迁祖文一公传至姚范,已是第十五代,他是桐城派形成期的重要肇基者之一;十六世姚鼐,是桐城派的集大成者;十七世姚景衡、姚通意、姚原绶、姚原绂、姚骙等,十八世姚朔、姚莹、姚元之、姚柬之等,十九世姚莹之子姚濬昌、姚鼐曾孙姚声等,二十世姚永楷、姚永朴、姚永概等,二十一世姚纪、姚豫、姚翁望等,皆是桐城派传人。姚氏的姻亲桐城扶风马氏,其始迁祖为马骥,初姓为赵,自明永乐年间入赘桐城马家,遂承马祀。传至十三世马春田、马春生,皆是姚鼐的表兄弟,关系笃厚,可谓桐城派形成期的羽翼力量。十四世马宗琏师事过舅舅姚鼐,是桐城派传人;十五世马宗琏之子马瑞辰、马邦基之子马树华等,十六世马三俊、马起益、马起升等,十七世马其昶、马复震等,十八世马其昶之子马根硕、马根伟、马根蟠等,十九世马其昶之孙马茂元、马茂书、马茂炯等,也是代代传承桐城古文。姚、马两族皆与桐城派契合甚深,七代传承,堪称桐城派世家的典型代表。由此亦可验证桐城不愧为桐城派的大本营。

   当然,桐城派世家不仅仅局限于桐城一地,在江苏、浙江、江西、湖南等地也都广泛存在。像江苏无锡秦氏、薛氏,江西新城陈氏、鲁氏,湖南湘阴郭氏、湘潭欧阳氏、湘乡曾氏等家族皆可谓桐城派世家。

   总而言之,在桐城派阵营内,来自不同省域、不同府县的文化家族是促使和推动这个流派演变的重要力量。桐城派家族分布的不均衡性,不仅显示出不同地区桐城派传衍的差异性和不均衡性,也揭示出不同地区学术文化发展的差异性与复杂性。

  

   二、家族联姻与桐城派的姻亲网络

  

   文学家族之间的联姻行为对文学流派的形成有一定的影响。罗时进说:“血缘亲族之外,文化家族往往还有一个复杂交错、关系纷繁(如累世婚姻、连环婚姻)的姻娅网络。由于坚持在文化层次相当的情况下建立家族婚姻关系,因此,其姻娅脉络实际上成为在原有家族基础上扩张的文学网络。这一姻党外亲网络,同样成为文学创作互感互动的平台,甚至被设置成文学创作的现场。一个规模宏大的文学群体乃至文学流派,正是在文化家族之‘家脉’发展中得以产生。”[3]6-7的确,文学家族之间相互缔结婚姻,这层亲缘关系会促使文学的交流与合作变得更加方便、更加频繁,从而利于形成一片相互沟通、相互勾连的文学场域,与此同时也利于催生具有共同思想倾向的文学团体或文学流派。桐城派的形成与壮大,也离不开家族联姻这一文化衍生机制的催化作用。

   在安徽桐城,桐城派阵营中的方、姚、张、马、左等世家之间通过相互通婚,构建起了桐城派在当地的姻亲网络。桐城舒芜(原名方管)在谈到家世时就说:“我们那里世家的观念非常深,打不破的,结成一个关系网。最常见的是婚姻关系,互相串在一起,一环套一环。比如,以我的外祖父马其昶为中心,就可以画出一个网络图:外祖父自己是姚家的女婿,他的一个姐姐一个妹妹都嫁到了方家,另有一个妹妹嫁到姚家,还有一个妹妹嫁到左家。外祖父六个女婿,除了一个是湖北人之外,全是桐城的张、姚、方等名门大族。他的一个儿媳又是从姚家娶的。这样,以外祖父为中心,桐城张、姚、马、左、方五大家族就串得很紧了。恐怕五大家族里面任取一人为中心,都可以画出一个串联五家的网络图。”[4]1他道出了桐城世家之间血脉相连的姻亲关系。

兹以姚鼐姻亲圈为例。姚鼐在《旌表贞节大姊六十寿序》中说:“张氏与吾族世姻,其仕宦显贵者,固多姚氏婿也……子女皆婚姚氏:女嫁母侄,子娶姑女,邕然门庭之间,日浸以盛。”[5]卷八,122《方恪敏公诗后集序》又云:“鼐家与方氏世有姻亲。”[5]后集卷一,265《方氏文忠房支谱序》亦云:“方氏与姚氏,自元来居桐城……其相交好为婚媾二三百年。”[5]后集卷一,257他的这些话指出了姚家与方、张两家存在着世代婚姻甚至连环婚姻的复杂情况,也说明他们之间的确血脉相连。其实,姚鼐自己也与张氏屡有姻缘。他先娶黄州府通判张曾翰之女,后又继娶屏山县知县张曾敏之女。他的次子姚师古也娶了庠生张元黻女,还有两个女儿分别嫁给张元辑、张通理。在联姻的影响下,姚鼐弟子圈中也有一些姻亲背景的门人。如方绩,继配来自姚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桐城派   清代   文化家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415.html
文章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8年0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