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雯:稀见清代传奇剧本《灵台记》叙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 次 更新时间:2019-07-03 00:39:54

进入专题: 灵台记   清代   传奇  

朱雯  

   内容提要:清人黄金台除了诗文创作外,还撰有传奇《灵台记》。该剧藏四川省图书馆,学界一直未能得见。文章首先介绍该剧的版本面貌,并结合版本所存信息,确定该剧创作时间以及作者的两个未见名号;二是按全剧出目顺序,详细介绍剧情内容;三是结合人物形象塑造,对该剧的创作命意进行了分析,指出其以“心”服人的命意指向。

   关 键 词:黄金台  《灵台记》  版本面貌  创作命意

   字号:大中小

  

   主持人:朱万曙

   主持人语:2011年底,我申报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全清戏曲〉整理编纂及文献研究》获准立项。项目立项以来,我在组织各方面专家开展整理工作的同时,也在不断围绕项目思考一些问题。我在《〈全清戏曲〉整理编纂的理念》(《文艺研究》2017年第7期)一文中专门列了“以整理推动研究,以研究提升整理质量”作为六个理念之一。认为,“和元明两代戏曲相比,清代戏曲剧本文献呈现出两个大的特点,一是数量大,二是类型复杂。因此,整理清代戏曲剧本文献面临需要研究的问题更多。例如作品归属问题、作家的生卒年问题、传奇和杂剧文体交互渗透问题,等等。上个世纪,邓长风的《明清戏曲家考略》及其续编、三编,以及柯愈春、张增元等学者都曾经挖掘了不少清代戏曲家和文献。但清代戏曲作家作品量众数多,还有许多戏曲家的生平没有考证清楚,有许多作品的版本也有待调查。”还指出,“另外一方面,由于清代离我们时间较近,有很多戏曲家的别集仍然得到保存,这就为本课题开展更深入的研究提供了条件。除了作品的研究之外,我们可以将戏曲家的戏曲作品和其别集结合起来,进行互证研究,厘清作家的生平,准确把握其戏曲创作的心态。”实际情况也是如此。近几年来,参与《全清戏曲》整理的诸多博士、硕士多以清代戏曲文献为论文选题,有的以某一位戏曲家为研究对象,有的以某些稀见作品或版本为研究对象,或大或小、或浅或深地取得了突破,深化了对清代戏曲的研究。

   江淮论坛杂志社大雅美意,在本期特设专栏,刊载一组项目组成员的研究论文,集中展示项目研究的成果。王汉民教授的《六位清代戏曲家生平考述》一文在陆萼庭、邓长风等前贤研究的基础上,对沈名荪、程景傅、黄金台、许燕珍、郑兆龙、林滋秀等六位清代曲家的生平又多有发现,或补其缺漏,或正其讹误。朱雯博士的《稀见清代传奇剧本〈灵台记〉叙论》一文对藏于四川省图书馆、长期为学者所未获见的《灵台记》做了详细介绍和评论,认为作者用戏曲的形式写成了一部“心传”。富有趣味的是,王汉民教授的文章根据纪大奎《双桂堂稿续稿》中的传记资料,对邓长风关于《灵台记》作者为浙江平湖人黄金台的考证提出了新说,认为该剧的作者是江西临川人黄金台,纪大奎传记里说黄金台用作品“喻心学要旨”,与朱雯文章的观点也恰相呼应。石琰是清中叶比较重要的一位戏曲家,但学界对其生平一直未有清晰了解,王银洁博士的《清代戏曲家石琰生平、家世与交游考》一文通过石琰之孙石钧《清素堂文集》所收《先大父恂斋公行略》,较为全面地考订了他的生平、家世、交游等情况,有助于认识和理解其《石恂斋传奇四种》及《二度梅传奇》。清乾嘉之际赣籍剧作家孙馨祖尚未引起学界注意,黄胜江副研究员的《清中叶文人曲家孙馨祖考略》一文通过《万载田心孙氏族谱》、《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万载县志》、《刑案汇览》、《新疆赋序》等文献,对孙馨祖的生平、行实、著述做了详细稽考,有助于江右地域文化之整体研讨。我想,正需要通过这些对文献的挖掘、甄别、分析,《全清戏曲》的编纂才会保证质量,同时,也必将推动清代戏曲研究的深入。

   清人黄金台创作的《灵台记》传奇,虽然有学者著录介绍①,却一直未能详细披露其面貌。最近,笔者辗转从四川省图书馆得到该剧本扫描件,终于得见其真容。因撰此文,叙其版本面貌和内容,并略加论说。

  

   一、版本面貌

  

   该本分上、下二卷,有版框,高16厘米,宽12厘米,每页10行。版心镌剧名及卷上、卷下并页码,框上有眉批,曲词字体大,道白字体小。末出残去部分文字,复有少量页面有虫噬致字迹不清处。

   卷首为《灵台记》题词,继为《前言》(实为凡例),再目录,再正文。题词者分别为章栋、罗寅、陈殊儒、王朝玺及黄金台宗弟黄作球、内弟陈青照、侄子黄钟禹等人。因这些题词牵涉到黄金台的交游以及对该剧的评论,今移录如次:

   宝水 章栋 柱材

   灵台匝月写心编,维画羲月尽管弦。玉茗堂开声价重,金柅园建性情传。千秋知己于谁是,一代怜才我独然。方寸操存腔子里,有功圣学贯人天。

   久膺真赏勿虚怜,信是文心有管弦。离合悲欢非定象,聪明恭重俨当前。满怀星斗光词案,万古珠玑灿锦笺。极力写成何所事,云璈雅奏乐钧天。

   迅驶光阴春又秋,从吾所好富何求。经年熟读区山草,此日深研湘泽酬。迹纵遍临徵合辙,谊谁相济切同舟。羊城沽酒重相见,分韵填词两不休。

   巧弄猢狲醒世方,留心注意舞霓裳。天涯海角情三叠,古往今来戏一场。桃面柳腰传故事,铜琶铁绰谱新腔,沫猴冠带同优孟,用舍存亡寄羽商。

   凤岗 罗寅 东旺

   伯牙高唱响铮鋐,理辟程朱俗竖惊。会有天风同着力,吹将佳调遍春城。

   好音惠我羡奇才,五月江城赛溶梅。客岁中秋明月夜,先生亲到广寒来。

   宗弟 作求 野客

   新磨宝鉴开灵台,混沌天中取出来。纵识生年真甲子,乾坤未造即蓬莱。

   六贼由来不可猖,教人静守旧风光。闲时试把阴符读,内苑繁华尽日长。

   斜月庄前景物和,细参周易漫吟哦。自从垢复通消息,一任西风夜雨多。

   年来频觅主人公,乐趣难将一语穷。每到更阑群动息,青霄万里听孤鸿。

   性命应知未可分,人间妙道喜传闻。灵台莫作蜃楼看,虚处还生五色云。

   曲罢不妨识者稀,华堂寂寞冷金徽。回头试问生身地,几度奔驰几度归。

   又调【无俗念】

   良田方寸,总为聪明,尽教荒芜了。却恨谁人,将混沌凿破,至今不晓。万卷诗书,百年富贵,白首成空老。与君更始,还吾面目初肇。明窗净日无尘,看花开鸟语,长天如皎云影散,乾坤寂静,认取家园深杳。一部灵台,一张琴榻,一缕名香袅。这其间甚优悠,相视微笑。

   陈殊儒 敬斋

   世俗竞时文,性理渐云失。大学谈正修,齐治由之出。可知身心间,工夫切宥密。云轩制新词,斯义明皦日。君能颊加三,我已斑窥一。为告学道人,各将灵台质。

   绣谷 王朝玺 楚箓

   见奇文欣赏,屈折风流,问谁新制。离合悲欢,似天然如此。疏雨梧桐,晓风残月,信手拈来是。带酒携柑,绿荫芳景,黄鹂佳寄。因笑安阳,自来名邑,人有韩苏,地称梁魏。斜月庄前,恁高深门第。赋就乌虚,升平雅调,画船烟波致。说于观场,元音不远,寻思心会。

   内弟 陈青照 用光

   声音通性理,合写理逾真。讵意填词客,竟为讲学人。南飞新有曲,北斗望无垠。此后旗亭唱,登场快积薪。

   车瑶 尊美

   心性晶莹雪作胎,雪轩风景现灵台。徵词醒世中声发,妙论医人雅调开。混沌有天谁凿出,尘缘多故孰驱来。金针暗度幽窗曲,十指闲挥八斗才。

   闲来无事谱新声,艳茁江花动管城。玉茗香沉双腕续,区山梦冷一灯明。力将理学光光世,巧把心传唤后生。长短雅歌音自远,悠然天籁入亭筝。

   谁将道学演霓裳,阐发心源翰墨香。命意踢翻今古席,选言开辟性天场。双眸瞧破乾坤劫,六贼愁平造化殃。几曲奇文三昧好,歌喉万载吐珠光。

   侄 钟禹 篆齐

   佳赋金声掷,清言玉屑霏。高山流水共徘徊,不是美人才子旧风规。歌啸开生面,氍毹得白眉。身心关系理长垂,休看做蜃楼海市依稀。

   上述题词之人的身份以及与黄金台的交游情形待考。题词之后,复有《前言》计八则,此为作者戏曲观之表达,亦移录如下:

   一、传奇之作,借笙管于优伶,为劝惩之木铎,诚法良而意美也。然自忠孝节义诸剧外,强半男女风流、逾闲荡检之事。虽或曲中奏雅,其如劝百讽一,何至若敷白雪而谈身心,假红毺而讲道学。遍览古人,实为漏义矣。不惭小品,用质大方。

   一、前人如蔡、崔、昙梦等作,久为词坛山斗,即近如西堂、■翁诸公,亦既霏玉屑而振金声矣。兹则非踵事而增■何?不可取名而存实,一切排红刻翠、嵌碧雕朱之■■②敢捧心,恐同画足矣。香山诗老妪可解,故责以叠危■之词工竞病之韵,岂唯技非素习,抑且意割鸿沟。

   一、声律之学,知音颇希。余壬申岁试,得遇章子柱材于羊城,纵谈达旦,颇闻其略。兹用按宫切谱而出之,非曰煮鬯以晓薰,亦同簸糠而扬粃。终恨僻处乡陬,无从就正。世有周郎,无谓壮夫所不为,抑或孺子之可教,何幸如之!

   一、旧谱新声,断断不一,即如南曲仙吕一宫,引子如《琵琶记》之【天下乐】,则谱载第二、第四句,俱六字;过曲如《拜月亭》之【望梅花】,则作者于首末各加二字。夫字数且犹不同,况问平仄阴阳之韵乎!至其他之误,类羵羊讹,多亥豕者,又不胜以更仆也。今故曲名俱用优人谙习者,庶几旗亭之发唱,如出高阳之旧诗。

   一、书曰填词,则说白自以简净为贵。然优人取快俗目,每将原白而增以鄙俚之语十之六七者,既点金以成铁,亦白壁之胥瑕,殊为恨事。兹于宾白,不贪简净之名,而宁详无略,既曰妄言妄听,而登之氍毹,可留庐山真面目矣。

   一、下场诗,在先辈不过偶一为之。至乡先正汤义仍则多用集唐。要其天热合拍者,可屈指数也。夫既■■以简金钜,皆落花之依草,宜其滥觞,而后几同苦海之杭。词中下场有诗,俱属自作,虽非若摘熏之美,而不矜剪綵之工,聊免古人分谤耳。

   一、剧本圈点,例应照元人百曲体;按调定板之式,乃同人奖赏。翰墨淋漓,伊既认敝帚以千金,我亦得残缯而百结。批评圈点,义必两存,再加调板,殊为混目矣。至评语多出章子柱材,余不开列者,限于幅隘也。

   一、是剧脱稿后,同辈传观,投赠诗词者,几同嗜痂炙脍,奈余性疏懒,从无珍藏,今检寻之,不知谁何,殷洪付之浮沉矣。兹惟以竞题原稿者,仍录简端,回忆华袞之褒,不克球图之奉。歉仄殊深,倘瑶章之厚赐,犹渴望于前林。

   该前言后署“庚寅竹醉日雪轩氏识”,据邓长风考证,黄金台的生卒年为1789-1861③,庚寅当为道光十年(1830);“竹醉日”,为农历五月十三日,是民间种竹之日。而从全文的口气看,无疑出自黄金台本人之手,则“雪轩氏”当为他的名号。故这个题署透漏的最为重要的信息是,该剧当创作于道光十年或稍早,其时黄金台41岁。

《前言》之后,便为正文。第一页剧名为《灵台记填词》,下署“麯曲词客黄金台编著”,又可知黄金台除了“雪轩氏”名号之外,又自称“麯曲词客”④。剧中时见圈点,但版框上的眉批没有注明出自谁人之手。这些批语或揭示作品的命意,如第一出【天仙子】曲眉批为“理足心虚,一调且见”;或评价人物描写,如第五出《激行》在写闻人亮劝朱光一同怂恿孔若虚外出时眉批:“眉目都画出,逼真奇笔。”或对关目、情节提起注意,如第十七出《缓监》范氏叙说自己逃难经过处眉批:“看其针线细密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灵台记   清代   传奇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975.html
文章来源:江淮论坛 2018年第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