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建学:印度“西联”战略:缘起、进展与前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6 次 更新时间:2019-06-06 09:49:14

进入专题: 印度   ”西联“战略  

蓝建学  

  

   长期以来,学界对印度面向亚太的“东向行动”(Act East)政策、面向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印太战略”着墨较多,但对印度在其西翼广大地区的战略布局少有关注。2014年以来,印度先在“西望”(Look West)政策、进而在“西联”(Link West)战略框架下投入巨大的外交精力和资源,积极拓展在中东、印度洋岛国、非洲尤其东非地区的政治、经济及安全存在和影响力,已成为这些地区局势演变不容小觑的重要外因。目前,印度“西联”战略日渐成型,服从并服务于印度孜孜以求的“有声有色的大国梦”。

  

一、印度“西联”战略的缘起及主要考量


   印度国大党领导的团结进步联盟(UPA)政府执政第一个任期(2004—2009年)内,时任总理曼莫汉·辛格提出了“西望”政策,初衷是突出西亚地区对印度能源安全的重要性,强化印度与西亚国家经贸关系(印度很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仍称中东为“西亚”的大国),并推进印度与有关国家的自贸协定谈判。在UPA政府第二个任期(2009—2014年),“西望”政策尽管不时被提及,但并无多少实质性跟进措施。据印度学者统计,辛格在长达10年的总理生涯中很少前往中东地区访问,仅对沙特、阿曼和卡塔尔进行过短暂的国事访问,并赴埃及和伊朗出席“不结盟运动”峰会。印度战略分析家拉贾·莫汉认为,与拥有东盟这一强有力区域合作机制的东南亚不同,中东地区并不存在任何能使印度与该区域交往常态化的制度性构架,因此任何政治性合作倡议必须由印度主动发起。

  

   2014年大选获胜后,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政府接过辛格政府的“西望”政策框架,并逐渐将其拓展为“西联”战略。印度学界一致认为,莫迪“拥有一种难以抑制的语言才能”“酷爱头韵修辞法”“情不自禁地重新诠释那些众所周知的缩写词”“善于利用工整的排比和对仗来提出其重要外交政策和主张”。2015年8月,莫迪对阿联酋进行历史性访问,正式对外宣布印度“西联”战略。随后,印度人民党政府的外交团队以印度的中东政策为核心,逐步填充和丰富“西联”战略的内涵,在扩展印度西翼战略疆界、拓宽战略纵深问题上的立场表达更加直接,行动也更积极进取。从某种程度上看,向西拓展利益新疆界在印度国内不同党派之间已达成高度共识,只是印度人民党的战略自觉性和主动性更加突出,视角更为细腻。历史地看,2015年8月莫迪对阿联酋的访问可与1994年9月时任印度总理纳拉辛哈·拉奥对新加坡的访问相提并论,因为拉奥在其著名的新加坡演讲中首次公布印度“向东看”政策(Look East),而莫迪在与阿联酋领导人的联合声明正式写入印度“西联”战略。

  

   当然,印度与其西翼地区国家加强战略接触,实乃双方互有所求。从印度“西联”对象的角度看,西亚北非在经历2010年开始的动荡之后,传统地缘政治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阿联酋、阿曼、巴林、卡塔尔、科威特和沙特等海湾国家纷纷“向东看”,以便为本国安全保障寻求新的备选方案,期待中国、印度等东方大国更加积极参与中东事务。几乎同时,全球能源市场逐渐发生结构性变化,中东石油和天然气正越来越多地进入南亚及东亚市场而非跨大西洋市场。此外,面对来自西亚内部激进极端政治势力的压力,该地区大多数国家开始重视印度作为新的“安全公共产品提供者”的潜力。

  

   对印度自身而言,它与中东、非洲及西印度洋岛国地理上隔海相望,历史人文联系源远流长,双向经贸投资关系日益密切。中东及非洲能源供应的稳定性关乎印度国家安全。西亚北非经历政治动荡后,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国际暴恐极端势力趁乱坐大,不仅在西亚北非地区兴风作浪,还将触角伸向南亚次大陆,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及中亚地区与塔利班、“基地”组织及中南亚本土恐怖势力争夺“全球圣战主导权”。这种安全事态让印度政府倍感焦虑和威胁,倒逼其外交部门重新审视西亚外交,进而加大对本国西翼地区安全事务的参与和介入力将安全风险抵御于国门之外。随着综合国力提升,印度追求“有声有色的大国梦”的原始冲动再度被激活,推进大国战略的资源和手段也更加丰富。

  

   从印度官方政策文件有关表述分析,2014—2019年印度政府推进“西联”战略的考量还算比较务实稳健,尚无好高骛远之图。

  

   第一,争取穆斯林选民支持,改善印度人民党形象。早在上台之前,莫迪本人即被视为“印度教民族主义分子”,印度人民党也不太受国内穆斯林欢迎。2002年印度古吉拉特邦发生宗教暴乱,导致1000多人死亡,其中大部分为穆斯林,时任该邦首席部长的莫迪因未阻止杀戮而被谴责。莫迪就任总理前,曾遭到美英等国“政治隔离”并吊销其入境签证。印人党掌权后,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矛盾明显被激化,宗教极端化、社会不宽容现象激增。为改善莫迪本人及印度人民党在国内外形象,莫迪政府着力拉近与西亚北非地区伊斯兰国家的关系,显著加强与中东国家的反恐与安全合作。

  

   第二,争取海外侨民和侨汇,助推印度政府经济改革。目前,约有900万印度侨民居住在海湾地区,占印度海外劳工总人口近90%,其中仅在阿联酋的印侨人数就高达330万。数量庞大且薪酬低廉的印度劳工不仅缓解了中东各国劳动力短缺的窘境还成为连接印度与中东国家的重要人文纽带,在印度政府推进中东政策时发挥桥梁作用。印度政府希望从侨民入手,拉紧与西部周边国家联系,维持侨汇持续入印,解决本国资本和投资不足问题。印度政府还希望借力中东石油富国,落实“印度制造”“智能城市”计划,助推“莫迪新政”。

  

   第三,确保能源稳定供应,提高印度能源安全系数。目前印度是全球第四大原油产品消费国,排在美国、中国和日本之后,高度依赖原油进口,大部分原油进口来自中东。确保来自中东及非洲的稳定、便宜、充足能源供给,已被印度列为国家战略优先。

  

   第四,“东向”“西联”遥相呼应,补齐印度周边外交短板。莫迪政府上台以来,在亚太方向将“向东看”政策升级为“东向行动”政策,在南部方向着力巩固印度在印度洋地区的主导地位,向北积极推进“联通中亚政策”并扩大在阿富汗战略投入,唯独在西翼方向缺少明确的战略规划。在“西联”战略框架内,印度政府借机强化与各利益攸关方实质互动,实现印度在各主要战略方向的全覆盖,打造以印度本土为核心的同心圆外交,凸显印度的大国地位和气派。

  

二、印度“西联”战略的推进


   在莫迪政府外交团队精心策划下,印度的“西联”战略在中东、非洲大陆和西印度洋地区逐渐落地生根,并取得一些突破性进展。

  

   (一)积极精耕中东地区,将其打造为印度“西联”战略的核心地带

  

   过去多年印度的外交政策聚焦于改善与南亚邻国关系、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等“延伸邻国”接触、与美中俄等全球大国的互动上。尽管中东对印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印度政府并不愿将过多的政治及外交能量投放在该地区,对中东事务保持某种“超脱、游离”态度。

  

   2014年莫迪宣誓就任总理后,开始推行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实利政治外交”,强调印度当政者必须以国家利益为从事内政外交业务的最高依归,不应受执政团队情感、道德伦理、理想信仰或传统意识形态左右。印度前外交秘书苏杰生(S.Jaishankar)认为,过去五年印度在全球舞台上的地位显著提升,世界对印度的期望越来越高;莫迪治下的印度外交发生了范式上的转换,个性和棱角更鲜明,强调外交决策必须务实底牌不能被对手预料到,并将防务问题纳入外交议程,同时重视增进商贸联系及拓展软实力;印度与阿联酋、伊朗、沙特等国关系正是莫迪外交的新增长点。

  

   正是在这种外交理念转型助推下,印度政府以政治交往、经贸投资、安全合作和人文互动为四大支柱,以阿联酋、沙特、伊朗、以色列为主要支点,多管齐下绑牢印度与中东各国利益纽带,凸显印度在该地区有着特殊的利益关切和优势。印度多年耕耘中东外交成果显著,表现在以下四方面:

  

   第一,印度成功抵挡美国压力,持续深化与伊朗合作。尽管受美国制裁威胁,印度迄今仍在继续进口伊朗原油。2018年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重启对伊朗全面制裁,制裁领域包括伊朗石油部门、汽车行业、国际金融交易等。美国威胁称,任何违反美制裁规定、“顽固与伊朗交易”的国家或公司将面临“严重后果”。作为伊朗原油第二大买家,印度政府对此不为所动,采用不同支付系统继续进口伊朗原油,印度国营炼油商以到岸价格坚持采购伊朗能源。随着美国对印度进口伊朗原油的制裁豁免到期,伊朗希望印度继续进口其原油,并向印度国有油气公司提供伊朗天然气田开发权。换言之,印度不仅在与美国眼中的敌人做生意,而且还研究通过美元以外的支付系统进行交易。印度专家认为,印度政府此举不仅仅是为了“寻找最省钱的能源和硬件来源”,同样重要的是向美国表明,“印度不是一个可以让人随意摆布的香蕉共和国,它将首先关注自己的利益,哪怕面临着来自一个超级大国的压力”。

  

   印度凭借强有力的游说手段,在开发伊朗恰巴哈尔港方面获得美国制裁豁免。2018年2月,印度与伊朗签订协议,租借恰巴哈尔港作为印度通往阿富汗及中亚的贸易通道,并积极参与该港到伊朗毗邻阿富汗的边境城市扎黑丹的铁路建设。在印度政府及美国国内游说团体联合施压下,2018年12月,美国国务院以“对解决阿富汗问题有益”为由,宣布“免除对恰巴哈尔港开发及其附带铁路项目以及伊朗向阿富汗运送石油的制裁”。印、伊、阿随后立即达成三国间贸易及过境走廊协议,印度进而正式接管该港。印度舆论认为,接管恰巴哈尔港“将为阿富汗提供关键物资供应线路,方便印度绕过巴基斯坦与中亚开展贸易,同时遏止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变成中亚国家贸易的出海口”。

  

   此外,印度还与伊朗和俄罗斯共同推进“国际南北运输走廊”(INSTC)项目。2018年5月,莫迪与普京确认了共同推进连接印度、伊朗、中亚及高加索、俄罗斯和欧洲的“国际南北运输走廊”构想。根据印方设想,该走廊建成后将大大缩短南亚至北欧的货运距离,甚至可能成为埃及苏伊士运河运输线路的替代方案。2018年8月,里海五个沿岸国签署《里海法律地位公约》,里海油气开发合作出现新转机,伊朗转向积极参与地区能源合作,为印、俄重启“国际南北运输走廊”注入了新动能。

  

第二,印度政府将阿联酋打造成其进军中东的战略跳板。2015年8月,莫迪对阿联酋进行国事访问,这是自1981年英迪拉?甘地访问后印度总理的首次造访。两国在经济、国防、安全、文化等方面签署一系列合作协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印度   ”西联“战略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598.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19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