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芳:“种族问题”是种族的问题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12 次 更新时间:2019-02-27 21:16:28

进入专题: 种族问题   身份政治  

陈映芳 (进入专栏)  

  

先从几个关键词说起

  

   作为一个并非研究美国历史或种族问题的学者,要想理解美国的种族矛盾,不是容易的事。但种族问题、尤其是黑人问题在美国是如此突出,书店、图书馆中,到处有整架整架的书进入浏览者的视野,有关民权问题的各种宣传招贴、以及各类艺术作品更是包括博物馆在内的各种城市公共空间中的重要主题,不由人不关注。

  

“黑人生命珍贵”

  

   “Black Lives Matter”,这是近几年美国最引人注目的社会运动之一。作为一个政治符号,这几个字在街头路边触目可见。它起始于美国民众对一起警察枪击黑人事件及其司法判决的抗议。2012年2月26日,17岁的黑人少年Trayvon Martin在佛罗里达州桑福德被社区的白人协警George Zimmerman认为形迹可疑,经尾随和争执,最终协警开枪将马丁打死。次年7月13日,佛罗里达州法院做出判决,协警被宣判无罪。枪击事件及这一判决引发了佛州的暴乱和全国范围的抗议运动。在随后几年中,伴随着一系列的导致黑人丧命的警务事件的发生,“Black Lives Matter”在网络上成为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黑人平权运动。

  

“圣路易斯历史中的种族”

  

   黑人民权运动的组织者除了致力于揭示、控诉黑人遭白人歧视的现实,还通过对美国种族问题历史的持续重构,来积聚社会运动的道义资源。在左岸网站(left-bank.com)的一份 “黑人生命珍贵阅读目录”中,笔者看到,所列的八十来本书中,这样的种族压迫、种族平权历史,大致被分为“民权历史”、“当代民权议题”、“探索种族的小说和故事”、“警察和监禁”、“圣路易斯历史中的种族”这几大类,。这其中,“圣路易斯历史”一词,让不谙美国地方史的笔者心生好奇。之后初步了解到,这个地处美国内陆中心地带的密苏里州东部大城市,因在国内战争后和上世纪初有大量黑人迁入,是一个重要的黑人聚居城市(黑人占总人口比例从1910年的6.0%,到1960年代26.8%、2000年的51.2%)。在这个城市,包括在中心城区和郊区,白人与黑人之间的矛盾冲突,特别是种种形式的种族歧视和隔离,不仅造成了严重的城市社会问题,还直接导致了人口的大量外流(从1950年的86万人下降到2015年的32万人),以及城市的迅速衰落。

  

   显然,这份参考目录的设计者,意图通过对圣路易斯这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麻雀的解剖,让人们了解美国种族关系的演变脉络。事实上,“圣路易斯历史”在美国完全不是一个孤例,甚至也算不上种族歧视的极端个案。在2011年一份由密西根大学有关研究机构公布的美国十个种族隔离最严重的城市的排名中,圣路易斯仅位列第七。

  

“为了我们的生命!”

  

   2018年2月14日发生于美国佛罗里达州道格拉斯高中(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的枪击案,让生命安全问题再一次成为美国举国上下全民关注的严峻议题,不仅因为这起事件直接导致了17名师生的丧生,还因为这次枪击案引发了全国规模的中学生抗议、请愿运动。事件发生后,多少令人意外的是,道格拉斯高中的一批学生迅速行动起来,他们在网络上、公共媒体上、集会上发出了强烈的声音——“够了”(Enough)!“再也不”(Never Again)!他们要求国家立法控枪,以此扼制校园枪击事件的发生。为此他们与全国步枪协会(NRA)的发言人和一些政界人士面对面展开了有唇枪舌战的公开辩论,最后他们还发起了全国规模的中学生大游行,各地学生纷纷走上街头,并从全国各地走到了首府华盛顿——“为了我们的生命而游行!”(March for our lives!),举行了由上百万民众参与的大型集会。

  

   这一次,道格拉斯高中的学生代表们还自觉地将种族问题带入了生命安全议题——他们指出,这一次枪击案之所以受到全社会的高度关注,是因为这所中学地处富裕社区,而遇害学生主要是白人,而他们希望能利用自己拥有的这一种“白人的特权”,让世人关注到那些被社会长期忽略的遭枪击的黑人学生,以及美国的枪支暴力问题。由于这些学生领袖的努力,最后,我们看到,在3月 24日的华盛顿集会上,11岁的非裔女学生、在维吉尼亚州就读5年级的Courtlin Arrington代表受枪支暴力侵害、但被媒体忽略的非裔学生,在大会上发表了演讲。此外,活动组织者还请来了马丁·路德·金的孙女Yolanda Renee King发表了公开演讲,这位9岁的小姑娘说,她梦想有“一个没有枪支的世界和时期。”

  

   从“黑人的生命”到“我们的生命”,学生们将枪支暴力问题从种族问题扩展到了所有人的生命安全问题,这一方面让声讨枪支暴力的运动具有了跨种族的意义,同时却也揭示了美国种族问题背后更为复杂的社会根源。

  

种族问题的社会根源

  

   如何从跨种族的角度,来讨论黑人的问题?这不是谁都能轻松驾驭的政治议题。2012年3月23日,在佛州事件的风口浪尖上,身为美国首位非洲裔总统的奥巴马被记者问及对事件的看法时曾表示:“如果我有个儿子,他可能就像崔文·马丁一样。”第二年的2013年7月19日,他又在白宫记者会上说:“如果被害的是一个白人男孩,从结果到影响可能都会不一样。”他直接将事件症结指向了肤色问题。总统的发言招致了警界的不满和舆论的各种质疑。一些批评者认为,存在于美国黑人居住区的种种社会问题和警务事件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总统避开社会结构的因素而简单地将问题归结为白人警察的种族歧视,这不仅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激化种族矛盾。也有一些分析家认为,相比较于当初马丁﹒路德﹒金对黑人状况背后的社会不公、社会贫困问题的关注,今天“黑人生命珍贵”组织的领导成员们过度聚焦于种族关系,这体现了黑人民权运动的迷茫甚至倒退。

  

   到底是应该将板子打在白人的种族歧视上,还是应该将问题归结到阶级结构上去?换句话说,一个以种族身份为基本特征的群体的社会状况,归根到底是因为其种族属性导致了阶级地位的低下,还是因为其阶级地位导致了人们对其肤色的偏见?事实上,在认知层面,人们即使对种族主义抱持警觉,或有意识地与教条式的政治正确保持距离,也很可能掉入类似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无解的因果论中去。

  

   一个有效的分析视角,当然是跨族群的阶级论方法。白人中不乏贫困者,而黑人中产阶级的兴起,更是有目共睹的事实。甚至在奥巴马成功当选总统后,已经有美国进入了“后种族主义时代”(Post-racism Era)的说法。但是,就如同制度上的政治平权并不能消灭有色人种在经济领域和社会文化层面的受歧视状况一样,黑人内部的阶级分化,也不能掩盖总体上黑人处于社会下层的严峻事实。如何解释种族类别与阶层结构之间如此突出的相关性?这构成了研究者的挑战性议题。

  

种族是由社会建构而成的

  

   种族是兼具生物性和社会性的群体属性,这虽然可说是一个被普遍接受的人类学知识,但是,具体到那些具有鲜明的社会差异、特别是显著的阶级落差的族群,以及族群间矛盾,研究者如何能对其社会性作出富有说服力的分析和解释?在这方面,一些历史学家为我们贡献了具有典范意义的工作成就。

  

   值得推崇的文本之一,是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教授Nell Irvin Painter出版于2010年的著作《白人的历史》(The History of White People)。在这本著作中,作者探讨了人类有关“白色”的概念史以及白人的社会建构历史,从古希腊一直到21世纪的美国。这项全景式的研究,以28章的篇幅,梳理了自希腊时代以来,欧洲及美国的“白人”种族是如何形成、如何被确定的。这其中不仅有对经济发展历史、奴隶制历史、移民史等等的重新梳理,还有对社会的白人观、以及人种科学、人类社会学等等在白人种族被建构的曲折历史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检视。作者以生动的历史事实和充满建构性的分析,说明了在最早的欧洲社会,包括希腊人和罗马人,原本并没有种族(race)的概念,也不存在按族群和阶级将人分类的情况。那时处于底层的是奴隶,而在整个欧洲历史上,奴隶通常来自被征服的欧洲国家——亦即白人社会的内部。奴隶制与种族联系到一起,是相对现代的事。另一方面,在欧洲内部以及美国,对到底什么样的人是“白人”的科学认定,以及社会的白种人观念,是随着一次次移民潮以及各国的法律与社会的演变,同时在种种“人种科学”的介入下,在19世纪渐渐形成的。

  

   《白人的历史》因其对传统种族观的冲击力,曾成为纽约时报的畅销书,在知识界、文化界也收获了很高的评介。而在美国史学界,类似于这样的探讨种族与阶层间关系的复杂历史的研究,还有不少。像《基督徒奴隶与穆斯林宗主》一书(Robert Davis,Christian Slaves, Muslim Masters: White Slavery in the Mediterranean, the Barbary Coast, and Italy, 1500-1800),揭示了历史上大量白人曾沦为非洲奴隶的历史:16世纪至18世纪,曾有百万欧洲基督徒遭北非穆斯林奴役。另外像《白种垃圾:美国 400 年阶级黑历史》(Nancy Isenberg, White Trash: The 400-Year Untold History of Class in America)一书则让读者了解到,在英国历史上,曾有各有污辱性的名词被用来形容底层的白人,如「人民渣滓」(offals of our people)等等,19 世纪更出现有小册子「南方穷等白人」(The Poor Whites of the South)。低层白人曾被视为无用的“白色垃圾”(white trash)。事实上那些最早来到美洲的开荒者,有不少正是被英国政府和社会当作「不正常的新人种」而驱逐出来的底层白人,包括流浪汉、小偷、叛军、妓女等等。

  

美国黑人的命运:社会时空结构中的复合身份

  

   黑人群体在美国,何以会整体上成为“下层社会”、“高犯罪率”等的同义词?尽管在历次民权运动中,他们已经一步步获得了平等的公民权,甚至因为一些社会权的平权政策,他们还获得了比其他种族更优惠的政策照顾。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映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种族问题   身份政治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2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