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在世界的变局中思考中国发展的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09 次 更新时间:2019-02-14 21:50:34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孙立平 (进入专栏)  

  

   【本文为作者在2018年12月11日在一个论坛上的演讲。发表时作者做了个别字句的修改】

  

   非常高兴能够参加今天这个盛会,按照道理来说,我也是经观的最早的作者。经观一创办,我就在经观写专栏,所以今天不但高兴,还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今天想利用这个时间来谈一个问题,就是在世界的变局当中来思考中国发展问题。

  

   2018年好像到来还没有多长时间,就匆匆忙忙过去了,但是在这一年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有相当一部分都和我们中国有关。

  

   前段时间有一个机构找我,说能不能为2018年和2019年想出几个关键词?2018年,我想到的叫出乎意料。就是说这一年里,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都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但是这些事情有相当一部分都出乎我们原来的意料:有的是在范围上的出乎意料,就是原来根本没有想到;有的是在程度上出乎意料,原来没有想到有这么强的程度。这些事情,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所处的发展的这个环境。所以,今天我主要是想从变化的环境当中,来谈谈中国发展的问题。

  

   世界在发生什么?

  

   首先的一个问题,就是当前的世界正在发生什么?现在人们的注意力都是集中在贸易战的问题上,贸易战就成为一个越来越宽泛的话题,很多相关的东西都被纳入这个概念中讨论。但是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是有一个误区,所以我想首先要强调的是,现在世界上可能发生的不是一件事情,而是两件事情。把这两件事情分开,对于我们认识当前的一些问题非常重要。

  

   在今年6月份的时候,我曾写了一篇文章,叫《特朗普四面出击意味着什么?》。因为这一段时间,特朗普可以说是四面出击,四面树敌,和中国打的不可开交的同时,对于盟友也是一点不客气痛下杀手。对于谙熟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的中国人来说,就会觉得他至少是从策略上也是不明智的。

  

   在这样一个现象的背后意味着什么?我觉得它实际上意味着世界上正在发生两件事情,而不是一件事情:一件就是贸易摩擦、贸易争端、贸易战的过程;第二个就是我原来把它叫做“冷战”或者是“准冷战”的过程。对于这个词,我一直不太满意,我刚才又想了想,可能叫中美对峙的过程要更好一些。但是这个词是不是很准确,也很难说。前一段基辛格到中国来,他也说现在想不出一个确切的词来称呼将来中美之间的关系。不管怎么说,我们得意识到,现在世界上发生的是这两件事情。

  

   这两件事情,有的时候确实是连在一起的,但是要看到这是两个相对独立的过程。如果我们看不到前一个过程,就是贸易摩擦、贸易冲突、贸易战的过程,那么就很难理解为什么美国在和中国打的不可开交的同时,对于他的盟友也一点不客气。但是如果看不到第二个过程,就很难理解他为什么和他的盟友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只要一回过神来面对中国的时候,人家就是相当坚固的联盟。

  

   所以,把这两个过程区分开,非常重要。如果对于这两个过程不能够加以区分,就会导致一系列的误解和误导。比如说,原来曾经有人提出,是不是要联欧抗美,有人提出是不是可以联日抗美?我觉得这样的一些思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没有把这两个过程区别开。而且区分这两个过程,对于当前形势的演变,我们也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

  

   这一段时间,有很多朋友,尤其是企业界的朋友,经常在问贸易战什么时候会结束?但是实际上,他问的不仅仅是贸易战的问题,他问的实际上是中美关系的改善,或者是整个世界局势的变化。因为这个是和中国的发展密切相关的,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够把这两个过程区分开,这个问题就非常的难回答。如果把这两个过程区分开,可能事情就会明朗一些。

  

   贸易摩擦、贸易冲突、贸易战,可能是一个打打停停、有起有伏的过程。也说不定就在中间找到一个机会,这个贸易战大体上就差不多了。这个可能性也不能够排除。但是另外的一个过程,就是现在这种中美对峙的过程,将会是旷日持久。那些想问贸易战什么时候会结束的人,他内心是暗含着这样的假设,贸易战结束以后,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回到原来那个时候,至少回到几年前的时候。

  

   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两个过程区分开,你就会明白,历史已经回不去了。

  

   即使贸易战会结束,但是还有另外的一个过程在持续,历史已经回不去了。所以我想在当前的情况下,把这两者区分开,是非常重要的。要明确现在世界上正在发生两个过程,这两个过程虽然有时候交织在一起,但是它们是相对的独立的。它们最后演变的结果,可能也是不一样的。

  

   这对中国发展意味着什么?

  

   第二个问题,这两件事情,特别是第二件事情,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意味着什么?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关于如何看待现在世界格局的变化,主要是介绍一下其他学者提出的框架和思路。在这篇文章的最后,我就写了一句话,这句话可能当时谁也没有看懂,我也没有想让任何人看懂,我想把这句话放到这里。这句话是什么呢?我说历史提前了。什么意思呢?就是由于种种的原因,特别是最近这两年的时间,这一通折腾导致一个直接的结果是什么呢?美国早觉醒了十年。

  

   各位可以想,如果中国就按照原来的韬光养晦的这样一种思路发展下去,到10年后,美国拿中国可能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这十年当然是虚了一点说的。但是最近这几年的一系列的事情,至少是让美国早觉醒了十年。这样一个觉醒,意味着中美由一种过去的战略伙伴关系,变成战略对手。

  

   大家都知道,美国作为世界上的头号的大国,无论是谁当选总统,就任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得给这个国家重新进行定位,而这个定位当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究竟谁是我的对手。我觉得特朗普上台执政之后也是这样的。

  

   但是特朗普执政之后,我觉得他在一段时间里,好像多少还是有一点犹豫,这个问题怎么定位?他脑子里可能当时有几个影子,比如说穆斯林恐怖主义,俄罗斯、中国。俄罗斯原来应该是排在中国前面的,美国的核武器主要对的也是俄罗斯而不是中国。除了这些块头比较大的,还有小的一些像伊朗、叙利亚、朝鲜等等。

  

   但是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到去年年底的时候,我觉得他已经明确了。在去年年底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报告,第一份国家安全报告,把中国列为了最主要的对手。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美国在很大程度上早觉醒了十年。就在当时我这篇文章发表之后,好像没有多少时间,美国又发表了一个军事安全报告。这份报告明确提出了一个词,叫窗口期。这个报告说的很明确,窗口期就是十年,他说中国的军事力量如果再发展十年,美国在军事上可能拿中国没有什么办法了。这里请注意两点,一个是窗口期,一个是窗口期是十年。

  

   所以我想在过去这一年的时间里,可能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中美的关系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意味着什么?就是由原来的那样一种战略伙伴的关系变成一种对质的对手,我觉得这就是过去这一年的时间在中美关系上所发生的重要的变化。

  

   所以有人把这个叫作一种新的“冷战”,或者是“准冷战”。在我们找不到更确切的词时,我觉得这对于我们理解这种关系的变化还是有帮助的。美国早觉醒了十年,意味着什么呢?中国发展的这种国际环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刚才我讲的第二个过程,可能会旷日持久。

  

   在这个过程变化当中,我们如果立足于中国的发展,立足于这种变化了的国际环境,特别要注意堤防三个陷阱。

  

   首先,就是军备竞赛的陷阱。我们都知道,如果是冷战或者是准冷战,或者对质,在这样一种状态,它意味着什么?就是仅次于全面对抗那样的对立的状态。在这样的状态当中,军备的竞赛有可能是当中必不可少的内容,但是军备的竞赛对于中国来说要特别提防的。大家知道在美国和苏联冷战期间,美国经济上把苏联拖垮,军备竞赛是一个重要的原因。那个时候苏联的经济总量相当于大约美国的60%,那也就是说进行这种军备竞赛就是拿出同样的钱,占这两个国家各自的比重是不一样的。军备竞赛是非常需要钱的,一架B2轰炸机,除了研制的费用不算,光制造的费用20亿美元。前一段时间特朗普提出成立太空军,这和星球大战比较相近了,还要注意到最近美国退出美国和俄国的中导条约。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有可能导致军备竞赛升级,而中国现在经济的总量大体上也是相当于美国的百分之六十几,所以如果陷入这个陷阱,把大量的资源用到这上面来,对于中国的发展可以说是相当的不利。

  

   第二个陷阱就是自力更生的陷阱。前面说世界上在发生两件事情,前一件事情是贸易摩擦、贸易争端、贸易战的过程,它最主要的主题可能是逆差的问题。但是在没有发生直接冲突的对质当中,将来这个主题可能会转化到技术、市场、投资、产业链等等这一系列的问题上。从最近这一段时间的事态的发展来看,技术的限制和封锁有可能是将来避免不了的过程。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内出现一种很浪漫的说法,说你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我们什么都有了,甚至有人说我们正好可以就这个迎来一个自力更生的春天。自力更生我们一定得有一种理性的态度,自力更生不是完全不能搞,有的时候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人家不给你,你当然得自力更生。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力更生这个过程只能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因为它要浪费无数的资源和时间,要走无数的弯路。就像我们下班回家做饭,你的肉市场买的,菜是市场买的,米是市场买的,油是市场买的,你一会儿就做完了,但是所有的这些东西你都买不着,要靠自力更生,我们现养猪、现榨油、现种菜、现种粮食,所以如果没有时间限制的话,最后也能搞成,而且你搞成之后也会觉得很自豪,但是你得知道这是浪费了无数的时间和资源,走了很多的弯路。所以对于自力更生,我觉得要有一种理性的现实的态度。

  

   第三个陷阱就是选择性陷阱。当一种严重的对立、对质发生的时候,双方都很容易走极端。你说好的我说不好,你说可以这样做的我不这样做,都很容易情绪化走极端。情绪化走极端的结果是什么?缩小了自己选择的范围。我们今年正好是改革开放40周年,各位可以想,这40多年中国的发展哪来的?我们的路越走越宽和选择范围的扩大有着直接的关系。原来很多不能做的我们能做了,原来很情绪化的地方,我们可以平心静气的来权衡了。改革开放,无论是改革还是开放,都是扩大了我们选择的范围。这是过去40年中国的发展给我们的一个有益的启示。但是如果重新陷入一种冷战、准冷战或者对质的状态,必然会导致选择的范围的缩小。所以这个又是我们一个不得不防的陷阱。

  

   如何来思考中国发展的问题?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孙立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079.html
文章来源:孙立平课堂 公众号

8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