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明:中国民法学四十年的回顾与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9 次 更新时间:2018-12-18 09:27:46

进入专题: 民法学  

王利明 (进入专栏)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

   大家上午好!

   非常感谢大家牺牲周末的宝贵时间来参加改革开放40年中国民法学的发展暨我本人的新书发布会。感谢大家多年来对本人的支持和帮助。

   其实,我本人并不赞成举办这样一个新书发布会,但人大法学院、民商法基地和出版社等主办单位建议,借新书发行之际,对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民法学研究进行一个总结与回顾,也对民法学未来的发展进行展望,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件十分有价值的事情。

   众所周知,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全国各界都在总结、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历史,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取得的辉煌成就。

   就民法学而言,作为四十年民法学理论发展的亲历者、见证者、参与者、创业者,我们见证了四十年来不平凡的发展历程,对这个伟大历程进行历史性的总结与回顾,确实也义不容辞!


四十年民法学发展历程的回顾


   四十年前,民法学研究园地可以说是一片荒芜。我记得我们上大学时根本没有民法教材,只是给我们发了一本油印本的《民事政策》,主要讲的是婚姻损害赔偿等相关政策的规定。

   直到我大学快毕业,快考研究生了,仍然找不到一本民法参考书,就在这个时候,我有幸认识一位教国际私法的张仲伯老师,他也是五十年代初期人民大学毕业的,也是佟柔老师的学生。

   佟老师给他寄了一本大约十万字的小薄本,名叫《民法原理》,是佟老师刚写出来的一本民法教材。张老师当时把这本书借给我看,而且讲明了只借几天。那时候也没有复印机,我只好日夜加班,基本上把大部分内容手抄下来了。

   正是这一本小册子,引导我从此走进了民法的学术殿堂。

   到人大来读研究生以后,佟老师指导我看五十年代初期翻译的前苏联的一些民法教科书,台湾的六法全书,陈朝壁的罗马法等等。

   但我感觉这些书数量有限,阅读量太小,后来我就到人民大学图书馆库本阅览室,查阅解放前的一些民法书,结果我在库本阅览室找到一大批朝阳大学的图书,这是人民大学接管朝阳大学的一些图书,尘封了几十年了,无人问津,上面是厚厚的一层土,书页一翻都会掉渣。

   在这里,我发现了李宜琛的《民法总则》,戴修瓒的《民法债编总论》,曹杰的《中国民法物权论》,甚至发现了芮沐老先生的《民法法律行为理论之全部》等书。

   但这些理论毕竟没有完全反映当代民法学的发展趋势。

   有一次我在王府井的一个小胡同里面的盗版书店里淘到了王泽鉴老师的《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的第一二卷,如获至宝,读后令人耳目一新,真正了解了一些民法学发展的前沿问题。

   八十年代后期,我在美中法学交流委员会资助下,有幸去美国密歇根大学作为博士联合培养计划,在那里我真正地开阔了眼界,每天泡在图书馆如饥似渴地阅读各类英文书籍,了解了民法的最新发展。

   弹指一挥间,四十年过去了,民法学从一片荒芜的园地变成了百花盛开、枝叶繁茂的花园,昔日荒芜地,今朝春满园。四十年来,民法学具有标志性的成就概括起来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民法学基础理论有了长足的进步。

   从民法方法论到合同法、物权法,民法学的基础理论研究方面,我们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有些方面,如合同法、侵权责任、人格权等,可以说是走在了台湾学者的前面。很多台湾学者惊讶,曾经大陆的民法学那么落后,怎么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在很多方面已经超过了台湾。

   书店里民法著作琳琅满目、汗牛充栋,在读秀数据库中以“民法”为关键词,能够检索到中文图书 21059 种。这和我们当年见到的书店里民法书空空如也,简直是天壤之别。

   尤其民法学者对民法的基本话语体系已经形成了共识,基本的概念、范畴、原则、制度已经完整的构建起来,我国民法学者也形成了自己的话语体系和讨论平台。

   二是比较法研究成果的大量出现。

   按照梅仲协先生的看法,旧中国民法百分之七八十是照搬德国法,但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民法学虽然注重借鉴外国法,但不仅仅是专注于德国法,法国法、意大利法、日本法、英美法以及一些国际性的示范法的研究等进步迅速。

   另外,这些年来,我国的罗马法研究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真正开启了比较民法的新篇章。这些成果也是许多日本、台湾、韩国的学者感到十分羡慕的。

   三是结合我国立法和司法实践以及改革开放的实践需要,推出了一大批专题性的研究和著述。

   例如,关于农地土地制度改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改革、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法人制度改革等等,产生了不少有价值的专题研究著作。在立法方面,在民法典的体系构建、概念和术语的确立、制度安排以及规则设计等方面,深刻地影响了立法。我国民商法学也为我国民商事立法、司法实践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支持。

   四是方法论的创新。

   立法论与解释论并举,并引入了法律经济分析方法、法社会学研究方法以及实证研究等方法,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民事裁判文书就有3千5百多万篇。结合这些案例,民法学者出版了不少案例研究和著述,顺应了司法实践需要。

   五是交叉学科的研究。

   民法学不仅和其他法学部门如宪法、刑法、诉讼法等相结合,而且与法学外的学科如哲学、伦理学、经济学、社会学、人工智能、统计学等,在民法学中得到大量运用。这一方面拓展了民法学的研究领域,开阔了民法学者的研究视角,丰富了民法学的研究方法,另一方面,也为民法学研究增添了新的生机和活力。

   六是一代民法学学者不断出现,新人大量涌现。

   在法学学科中,民法成为了一门显学。新一代的青年民商法学者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他们既有扎实的民法功底、良好的问题意识,又有较高的外语水平与比较法视野,思维之严谨、研究之深入,掌握的信息之宽泛,都令人耳目一新,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民商法学未来的希望。

   民法学曾经被认为是一门“幼稚的学科”,现在开始走向成熟。可以说从一个新生儿长成了一个青少年,当然要真正成熟还需要时日。

   是什么原因促使民法学快速发展?

   第一,四十年来,我国民法学是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进程的推进而不断发展的。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改革开放的号角,在小平同志的指引下,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一心一意谋发展,全心全意抓经济。亿万人民群众辛勤劳作,顽强拼搏、牺牲忍耐,用每个人的双手创造了人间奇迹。

   同样是那片天,同样是那片地,但四十年的沧海桑田,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贫穷落后走上了繁荣富强的现代化道路,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民群众食不果腹的时代已经结束,进入到一个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的新时代。

   我们这一代人正是因为改革开放、高考制度改革,才使我们从农村、从田头地边、从工厂车间步入大学校园,“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也正是因为改革开放,才为我们民法学者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作为的平台。我们可以说生逢其时,何其幸也!

   改革开放的四十年,是经济快速发展的四十年,是社会全面进步的四十年,更是民法快速发展的四十年;经济发展与社会变迁为民法学研究提供了十分肥沃的土壤。

   例如,物权体系特别是他物权体系,建设用地使用权、土地承包经营权,都是伴随着改革的发展而产生和发展的。合同法中合同自由、私法自治原则等都是伴随着改革的深入而发展的,改革始终和民法学形成一种密切的互动关系,民事学伴随改革开放进程而发展和成长,同时也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了智力支持。

   第二,民法学是伴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

   中国民事立法用短短四十年的时间走过了西方数百年的道路,不仅构建了市场经济的法律体系,而且构建了民事权利的基本体系,为制定民法典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

   民法深深植根于市场经济,它是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可以说,没有市场,就没有民法的用武之地,而没有民法,也没有真正的市场经济,有人认为,四十年的成就主要是经济政策推动的结果,法治的作用微乎其微,这种说法显然是不正确的。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实践证明,经济发展每个阶段的进步都伴随着中国民商事立法的进步和作用的发挥,与法治特别是民事立法的保障作用是不可分开的。

   例如,世界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IFC) 2008年4月22日联合发布的《2008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指出,中国大陆2007年因《物权法》的颁布大大改善了中国的商业环境,并因此将中国大陆列为商业环境改革前10位之一。

   而在今年10月底,世界银行集团发布了《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中国营商环境排名从上期的第78位跃升至第46位,首次进入前50!其重要原因在于,中国在合同履行、投资者保护、商业纠纷解决等方面表现良好,显而易见,这与中国的民事法律制度的保障作用是密不可分的。

   总结改革开放四十年民事立法的成就,对其在经济社会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给予多高的评价都不为过。

   第三,民法学的发展是我国立法和司法实践推进的结果。

   在中国四十年法治建设中,立法始终是法治成就的重要亮点。

   《民法通则》的颁布极大地提升了民法学的地位。《民法通则》第2条界定了民法的调整范围,结束了八十年代初期民法、经济法的论争,奠定了民法作为市场经济基本法和私法基本法的地位,从此,民法学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在此之后,我国又相继颁布了《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等民事基本法。

   立法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环节都凝聚着广大民法学者的心血,牵动着无数民法学者的神经,也为民法学研究提供了许多新的课题。

   特别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编纂民法典,自此以来,广大民法学者积极投入民法典编纂的理论研究,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在借鉴比较法经验的基础上,总结我国的立法和司法实践经验,提出了各种切实可行的规则设计方案,为民法典编纂规则设计提供了合理的选择,也提高了法典的科学性和可适用性。

   四十年来,中国的司法实践极大地促进了民法学的发展,许多理论的产生与发展都是司法判例的推动作用密不可分。例如,债权人代位权的直接受偿规则、无权处分合同的有效规则、一般人格权的确立、死者人格利益的保护等,都是司法实践推动的结果。

   第四,民法学是伴随着互联网、高科技等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

法律是时代的一面镜子。我们已经进入到一个互联网、高科技、大数据时代,科技的发展对法律特别是民法所提出的最严峻的挑战就是如何强化对隐私和个人信息的保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利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法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049.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律评论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