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恕 朱倍德: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与乌克兰恩怨:历史记忆、宗教分歧与地缘争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89 次 更新时间:2018-12-09 23:52:57

进入专题: 乌克兰   民族国家   国家认同  

杨恕   朱倍德  

  

   独立之后,俄罗斯与乌克兰两国之间的摩擦和争议不断,不仅成为两国关系中的重要内容,而且成为地区问题的热点。在一些涉及双方利益的问题上,如克里米亚的归属、塞瓦斯托波尔海军基地的租赁、天然气供应等,两国唇枪舌战,政府、议会、公众、媒体都卷入其间。但这些问题的激化程度有限,持续时间不长。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则是两国之间关于历史文化的争议和冲突。

   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都是东斯拉夫民族,在文化方面有明显的相似性,而且有300多年同属一个国家的历史。但双方在文化上也有不少差异,在同一个国家的历史经历中又存在着不少分歧和矛盾。这些问题随着两国的独立,一下子爆发出来。客观地讲,争议主要是由乌克兰方面提出的。主要表现是:强调乌克兰文化和俄罗斯文化的差别,以说明它们是不同的,而不是相近的;对历史上的一些重大事件提出质疑和新的解释,认为帝俄、苏联时期所编写的历史叙述没有反映乌克兰真实的历史,乌克兰在帝俄和苏联时期处于不平等地位,中央政权对乌克兰实行了多方面的不平等、甚至是殖民主义的政策,乌克兰的历史必须重新编写,等等。这些观点广泛出现在学术研究成果、媒体乃至官方文件中,形成了一股重新塑造乌克兰历史的社会潮流。为了首先在青少年中建立新的历史-文化观,乌克兰政府在独立伊始就开始编写新的乌克兰历史教科书,上述观点成为主导思想。应该指出,这一过程及其生产品明显具有反俄罗斯、否定苏联的特征,成为乌克兰相关内外政策的文化支撑,并在乌克兰的对外关系中表现出来,本文就对这一情况做一概要的分析。

  

乌克兰东西部不同的历史—文化进程


   公元9世纪由古斯拉夫部落建立的基辅罗斯,是俄罗斯和乌克兰共同的起源。那时的古斯拉夫部落还没有分化,因此可以把基辅罗斯的居民称为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共同祖先。

   在弗拉基米尔一世统治时期,基辅罗斯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繁荣昌盛,由此奠定了今天俄罗斯、乌克兰共同的文化基础。公元988年,弗拉基米尔将基督教正教定为国教,此举确定了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共同的宗教信仰。宗教对于中世纪的欧洲人来说是生活中的头等大事,是绝大多数人的精神归属,它甚至决定一个国家的文化发展方向。因此可以说,俄罗斯文明的摇篮是基辅罗斯,而基辅罗斯接受东正教则是俄罗斯文化的第一个历史里程碑。

   东正教对于俄罗斯文明的起源贡献巨大,它所使用的“古教会斯拉夫语”及相应的文字,是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最早使用的文字。迄今为止最早记载俄罗斯历史的文献《往年纪事》(Повестьвременных лет)就是用这种语言的文字写成的。此外,俄罗斯最早的文学、艺术以及法律等等,都是在东正教会的推动下出现的。由于基辅罗斯对于俄罗斯文明的重要作用,俄罗斯人把乌克兰的基辅视为俄罗斯文明的起源,称基辅为“俄罗斯诸城之母”。

   12至13世纪,由于种种原因,基辅罗斯逐渐灭亡,在其地域内兴起了两个中心,一个是罗斯西南的加利西亚-沃伦公国,另一个则是罗斯东北的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利公国。13世纪20年代,蒙古人打进了东欧,使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利公国沦为金帐汗国的属国,征服了包括罗斯人在内的斯拉夫人,但罗斯西南部的加利西亚-沃伦公国并没有被征服。“‘在这个强大的公国存在着另一种不同的政治文化’,它在上百年的时间里继续着古罗斯的传统。”因此,从政治与文化传统延续的意义上讲,加利西亚-沃伦公国成了基辅罗斯的直接延伸。可以认为,这一时期是乌克兰进入领土-文化分裂的时期:乌克兰西部(即加利西亚-沃伦)已和罗斯其他地方(包括东乌克兰)在政治文化上开始有了差别。东部逐渐受到蒙古-鞑靼人越来越深的影响,而西部则较多地保留了古罗斯的政治文化。1340年,波兰入侵加利西亚,使乌克兰逐渐沦为波兰立陶宛共和国的一部分,此后波兰对乌克兰的统治持续了很长一段时期。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上述过程中,波兰统治下的西乌克兰是天主教的领地,而东正教与天主教之间的对立深化了东西乌克兰之间的文化-历史差异。

   1648年春天,乌克兰人首领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发动了反对波兰统治的大起义。在经历了数年的战争而无法取得胜利的情况下,以赫梅利尼茨基为首的乌克兰上层,选择了与俄罗斯联合以摆脱波兰人统治的道路。1654年1月,双方签署了著名的《佩列亚斯拉夫协议》,实现了合并。尽管有关《佩列亚斯拉夫协议》的目的、内容、结果等,目前在俄乌双方之间进行着激烈的争论,但是,协议之后乌克兰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这一基本事实却无法否定,这成为乌克兰历史和俄乌关系中最重大的转折点。

   《佩列亚斯拉夫协议》签订十多年之后,1667年1月,莫斯科公国和波兰签订了《安德鲁索沃条约》,将第聂伯河以西的乌克兰正式划归波兰统治,而东岸则划给了俄罗斯。两岸乌克兰人各有自己的首领—盖特曼,但分别由波兰和俄罗斯批准。乌克兰的这一次领土-政治分裂,使乌克兰的文化失去了统一的空间,东西乌克兰在文化上分别受俄罗斯和波兰的影响,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差异。

   需要指出的是,现今乌克兰南部虽和东部一样有着亲俄情结,但二者的历史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从历史上说,今日乌克兰的南部沿海地区从来都不是乌克兰人的“历史活动区域”。18世纪末之前,这一地区一直被克里米亚汗国所占据。18世纪末,俄国通过战争兼并了这一区域,占领了包括克里米亚在内的广大黑海沿岸地区,并颁布了一系列优惠措施吸引俄罗斯人、乌克兰人来此地定居。这使南部的敖德萨州、尼古拉耶夫州、赫尔松州、扎波罗热州以及克里米亚共和国的人民在今天仍保持着对俄罗斯的亲近之情,也使他们在2010年乌克兰第二轮总统选举中对主张与俄保持友好关系的亚努科维奇的支持率平均高达70%以上。

   1793年,俄国第二次瓜分波兰,第聂伯河西岸乌克兰(波多利、沃伦、布拉茨拉夫和基辅等四个省)被划入俄国。1795年第三次瓜分波兰时,俄国又得到了东部沃伦。此时,俄国已控制了乌克兰土地的80%,但乌克兰最西部(现今乌克兰的利沃夫、捷尔诺波尔、伊万诺-弗兰科夫斯克、外喀尔巴阡、布科维纳5个州)仍然在俄国的疆土之外。1917年十月革命之后,苏俄境内的乌克兰失去了以前沙俄所领有的沃伦和罗夫诺地区(这些西乌克兰领土被波兰占据),而奥匈帝国以前所占领的乌克兰最西部领土则处于波兰、捷克和罗马尼亚的控制之下。1939年9月1日,德国入侵波兰。9月中旬,苏联按照之前与德国的秘密协定,出兵占领了波兰东部,也就是现乌克兰的最西部,包括利沃夫、沃伦等地,建立了苏维埃政权,逮捕了原政权、政党的许多领导人,没收了天主教会的财产,限制其活动。苏联和德国一同瓜分波兰的做法,激起了西乌克兰人的愤怒和反抗。应该指出,苏联对西乌克兰西部(波兰东部)的占领,使乌克兰基本处于了一个国家之内。但是,由于此前历史上领土分裂而造成的东乌克兰、西乌克兰以及西乌克兰西部之间的政治-文化差异,却不可能因领土合并而消失。苏联时期,它就逐渐有所表现,至苏联解体以及乌克兰独立后,更成为了一个突出的社会现象。

   总之,历史上乌克兰民族的生活地域长期处于分割状态,西部主要受波兰的影响,欧洲文化从波兰、奥地利、匈牙利进入西乌克兰,而东部主要受俄罗斯的影响。这使东西乌克兰不仅在文化上出现差异,而且在价值观、意识形态等方面也表现出不同。这一情况使乌克兰在独立后重建民族国家和民族文化的过程中面临重大挑战,而与俄罗斯的关系则成为问题的核心。下面就对此进行分析。

  

乌克兰东西部对俄罗斯态度的差异

  

   民族凝聚力是综合国力中更为基础和持久性的构成因素。但对乌克兰来说,由于其东西部经历了几乎完全不同的历史,因此乌克兰到现在都还没有铸造出较为统一的民族凝聚力,而其间俄罗斯又起了决定作用。这一点也突出地反映在乌东西部对俄所持的不同态度上,西部虽经历了较长时间的波兰统治,但一直对波兰人当年的压迫记忆犹新;而经历了长时间俄国统治的东部却一直有着明显的俄罗斯情结。

   对于乌克兰这样一个刚刚取得独立、在别人的统治下生活了700多年的民族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尽快确立自己有别于他人的民族认同和精神。对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来说,这需要重建。而现实是,俄罗斯文化在东乌克兰占据着一定的优势,对于乌克兰这一新独立、且在历史上与俄罗斯有不少恩怨的国家来说,减少或清除俄罗斯的文化影响(主要在东、南部)是可以理解的,这有利于确立乌克兰独立的民族-文化精神。当今世界,文化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以往大国赖以崛起的军事和经济力量等国家硬实力相对而言会越来越受到限制,文化、制度及政策等软实力,越来越成为国家在世界舞台拓展其国家利益的重要手段。因此,对于那些独立时间不长的国家来说,当务之急就是确立自己的文化优势,不要让自己的国民仍被其他的文化所吸引。乌克兰的做法是普遍的,而不是个案。

  

东乌克兰人对俄罗斯的态度


   俄乌自1654年合并以来,俄罗斯人和第聂伯河以东的乌克兰人,已在同一个国家里生活了300多年。300年来,俄罗斯在文化上力图使乌克兰人用俄语,并有大批俄罗斯人移民到乌克兰;苏联时期的中央政府更是在“民族融合”、“创建苏联人民”的口号下在乌克兰推行俄罗斯化。而共同的历史记忆更使东乌克兰人对俄罗斯人怀有深深的“兄弟之情”。总之,这一切都在如今的东乌克兰刻下了浓重的俄罗斯痕迹。

   在乌克兰东部,一些与俄罗斯接壤的乌克兰土地,甚至在历史上就直接由俄罗斯来管辖。乌克兰东北的哈尔科夫就是一个例子:哈尔科夫地区原本就是莫斯科公国的西南边疆。从16世纪末开始,乌克兰人为躲避战乱及波兰地主的压迫开始迁入此地,使之在1796年成为斯洛博达乌克兰。也就是说,这一地区虽大部由乌克兰人居住,但原本就不归乌克兰盖特曼管辖,而是受俄国控制。因此该地虽属于乌克兰并且大多居民是乌克兰人,但缺少乌克兰民族主义。农奴制改革后乌克兰不同地区的反应也说明了东部地区对俄罗斯的信任。在1861年的农奴制改革后,俄国普遍发生了农民骚动。单就乌克兰来说,第聂伯河西岸地区冲突较多较广,在东岸和南部则相对较少。这说明,由于俄国在西岸长期依赖原来的波兰贵族进行统治,造成西岸乌克兰人对俄认同程度不高;而东岸和南部的乌克兰人由于长期受俄罗斯的影响,对俄已形成了比较稳定的认同。

   卫国战争初期,红军在乌克兰地区遭受惨败,但东乌克兰人(指1939年之前苏维埃乌克兰版图上的乌克兰人)没有向德国人投降,他们在苏联政府的领导下对德国法西斯进行了英勇卓绝的抵抗,表现出对苏维埃国家的忠诚,这与西乌克兰的情况形成了强烈对比。

另外,即使到了苏联行将解体时,东乌克兰人也没有表现出积极的独立愿望。到1989年末,大部分乌克兰人也并不支持建立独立的乌克兰国家。当时在顿巴斯虽然也发生了罢工,但工人的要求是提高工资、改善工作条件等经济方面的,他们对乌克兰人民争取改革运动(即“鲁赫”)的一些代表是非常不信任的。1990年1月,“鲁赫”号召乌克兰人仿效波罗的海国家,手拉手组成人链进行抗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乌克兰   民族国家   国家认同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893.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研究》

1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