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前红:司法正义是人民对社会的预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2 次 更新时间:2018-10-29 22:14:26

进入专题: 司法正义   社会舆论  

秦前红 (进入专栏)  

  

   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围绕司法体制改革推进的历史、展望与隐忧,人大立法40年沿革,近年来无罪改判案件,监察体制改革,司法去地方化、去行政化等,界面新闻深度专访了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秦前红。

  

   观点摘要:

  

   司法要对社会产生的争议给予一个决断,避免社会进入无序状态。法院作为第三方的裁判机制,要求不偏不倚,不能久拖不决。

  

   员额制,是法官队伍精英化、职业化的发展方向。司法要有权威,首先是法官要有权威。

  

   司法是输送正义的一种方式。司法正不正义,关系到人民对社会的预期,司法要让每个个体享受人权,得到有尊严的对待。

  

   一个冤假错案引发舆论效应,对司法是摧毁性的打击。

  

   社会的期待是绝对正义。事实上,法官只能根据现有的证据判案,只能实现相对的正义。社会在期待司法提供正义时,必须接受司法正义的有限性。

  

   司法应当与舆论、民意保持一定的距离,距离太近,一定会让司法无所适从。

  

   司法去地方化不能一刀切,在人财物的统管方面,地方也要履行保障责任。

  

   1978年改革开放至党的十八大之前,中国司法体制改革经历了恢复、逐步推进再到不断深化的过程。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中国的改革元年,中国司法体制也开始恢复、重建。到1990年代中后期,司法体制改革的核心是重建司法规范、恢复司法秩序。

   1995年《法官法》颁布;1996年,《刑事诉讼法》修订。这些都推动了人们对司法权理念的逐步深化,对司法权的独立性、中立性和法官的职业性等有了进一步的认知。

   从1999年起,最高人民法院开启了司法体制改革的“一五改革”,随后开启了“二五改革”和“三五改革”。2013年10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司法体制改革在公检法系统全面铺开。

   2016年,监察体制改革启动,为司法体制改革既增加了变量,又添补了内容。

   秦前红研究宪法三十多年。监察体制改革启动之后,他被誉为学界研究和关注监察体制改革的第一人。《国家监察制度研究》的出版也被称为国内第一本系统研究我国现代监察制度的著作。

   秦前红曾说,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反映了党对司法不公、司法公信力不高等司法领域诟病的深刻反思,改革举措若能深入“病灶”,将有助于确保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实现司法公正。

   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围绕司法体制改革推进的历史、展望与隐忧,人大立法40年沿革,近年来无罪改判案件,监察体制改革,司法去地方化、去行政化等,界面新闻深度专访了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秦前红。

  

司法体制改革从内到外推进

  

   界面新闻:改革开放后,当代中国司法制度恢复、重建,揭开了司法体制改革的序幕。司法体制改革大体分为哪几个阶段?每一阶段改革的重点是什么?

   秦前红: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中国的改革元年,是中国司法体制的恢复、重建和发展阶段。从灾难中恢复,建立民主和社会主义法制,立法层面上制定了多部重要法律。

   1998年以后,党和国家逐渐意识到现有的一套司法体制不太适应改革开放的要求,不太满足人民对司法正义、司法权威的关切。最高法从1999年开始,开启了“一五”改革和“二五”改革,2009年又启动了“三五”改革。但这还是法院系统的内部改革。自“四五”改革,司法体制改革顶层设计的规格提高了,中央政法委开始着手协调司法改革的进程。这是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为标志的,变成了整个司法领域的改革,在公检法系统全面铺开。2016年,监察体制改革启动,为司法体制改革既增加了变量,又添补了内容。

   综观1998年以来的司法体制改革,“四五”改革之前,着眼于审判制度改革,借用了“司法体制改革”的表述,在我看来,改革目标的设定,一是提高审判的效能,二是彰显制度的正义和权威,当时并没有触及到政治体制意义上的权力配置。因为触及政治体制,对法院内部是力所不逮的。这场改革没有变成全党的意志、全国的意志,改革的内容也十分有限。

   界面新闻:1998年以来进行司法体制改革的动因是什么?

   秦前红:在我看来,原因有两个。客观上是由于21世纪初经济的发展,进入改革的深水区,整个社会对规则体系的认知发生了重要变化,对法院的期待值极大提高了。新类型的案件开始出现,对审判的效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有的审判方式能否迅速满足要求,法官的素质能不能跟得上,这是亟需解决的。主观上,肖扬任职最高法院长,他是法科教育出身,在政法系统成长的,他其实有一种期待和抱负,脑海里勾画了对一个法官、法院权威的想象。法院应该是真正法院的样子,法官应该是真正法官的样子。

   界面新闻:当时中国司法体制的现状是怎么样的?

   秦前红:可以说,法院是政治性和专业性混合的产物,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法官的定位也不清晰。当时,公务员、转业军人都可以成为法官,他们的政治素质是足够的。但是,民事、商事、涉外法律审判等新型案件不断出现,法院系统是应接不暇、不堪应付的。但是,这时候,法学研究、法学教育渐渐成熟,中美法律交流和合作很频繁。在中国,一个职业的法律人群体出现了,在思维方式、话语体系和对规则的执行、输出方面,这个群体都要开始发挥作用。

   界面新闻:司法体制改革的深入,连带着举证责任改革、庭审方式改革、审判方式改革、诉讼机制改革等也在推进。

   秦前红:不管是诉讼方式改革、庭审公开、举证责任、审判期限等方面的改革,总体是要满足一种解决争议的诉求。习总书记说过,“司法权是对案件事实和法律的判断权和裁决权。”司法要对社会产生的争议给予一个决断,避免社会进入无序状态。法院作为第三方的裁判机制,要求不偏不倚,不能久拖不决。正义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要及时的正义、快速的正义。最初的“一五”改革、“二五”改革,就是要解决这些问题。“三五”改革中,最高法院长王胜俊强调,“法院努力践行司法为民宗旨,依法保障群众合法权益”,“坚持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能动司法既要求司法的主动性,又要重视司法的有序性”等。“四五”改革之后,司法体制改革涉及到很多外部关系,包括公检法、监察部门、党、人大之间的关系,怎么实现权力配置,怎么与媒体保持合适的距离,司法场域内怎么协调内部关系,这是一个结构性、系统性的顶层设计。

   界面新闻:所以说,“四五”改革之前,有一种说法是,司法改革是法院、检察院搞内部改革。

   秦前红:我们有一种“善良的推定”,自己设计自己的改革,会有一种科学、理性的改革方案。但另一种推定是,陷入到本位主义,比如为了提升法院自身的地位,搞一些制度,但在权力配置上未必合适。

  

司法是输送正义的方式

  

   界面新闻:2013年7月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开通运行。这一年12月,“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正式上线开通,审判全程公开,庭审直播以及加强裁判文书公开上网等改革措施,在实践推进中遇到了哪些困难,是怎么推进的?

   秦前红:这些措施的积极效果要加以肯定,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信息公开的设施和条件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民众对信息公开也有更高的期待。实际上信息公开遇到了多重的阻力。过去,法院的审判是很粗糙的作业,一些基层法院对于信息公开,态度相当勉强,一副被动应付的状态。还有,信息公开需要设施、人力的投入,有些偏远地区做不到。所以,审判公开的推进是步履艰难的。

   界面新闻:关于法官职业化改革,1983年人民法院组织法增补规定,审判人员必须具有法律专业知识。199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法官法。2002年,首次国家统一司法考试举行,直到2018年被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替代。怎么看待这些变化,带来了哪些影响?

   秦前红:司考的施行,无疑提升了司法人员的素质,对这个职业建立了一个很高的门槛。筛选出来的法科教育背景出身的人,将来会建立一种共同体,有共同的法律思维、法律能力。

   界面新闻:员额制改革后,中国法院从原有21万余名法官中遴选出12万余名员额法官。员额制改革的意义是什么,还有哪些需要进一步完善的?

   秦前红:员额制,是法官队伍精英化、职业化的发展方向。司法要有权威,首先是法官要有权威。法官的人格、知识背景或者司法行为要让人信服。员额制改变了过去法官队伍的懈怠,有能力的、多干活的、能判好案子的,跟别人就有待遇上的差别,这也是员额制改革的初衷。

   员额制是可以为之期待的改革。改革要分步、有序地执行,一旦推进太快,法官会产生抵触心理,进而产生消极懈怠的情绪,造成法官队伍的不稳定。从现在法官员额制施行的效果来讲,一方面我通过接触各级法院的负责人,有所体会,确实员额制法官更优秀,更有资格去当一个法官,他们的待遇也有提高,这是正向的激励作用;另一方面,可能是不利的影响,即因为改革的冲击,造成整个法院队伍思想情绪的不稳定,落选的人难免有失落感、抵触感,并把这种状态带到工作中去。还有一个延伸的问题,有了员额制法官,司法这个职业对于社会的吸引力是下降的。现在,一个25岁的博士毕业,先进入基层法院,从书记员干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入额,因为基层法院的名额很少。所以,他没有职业发展的预期。过去,没有搞员额制的时候,当书记员两、三年,再去当法官助理,最后当法官。现在这个通道被堵死了,入不了额,书记员永远是书记员,那么,书记员如何有良好的职业的预期?这个设计没有做好。预期不良好,士气也是不高的。

界面新闻:您曾表达过这样的观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是良法善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秦前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司法正义   社会舆论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093.html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2018.10.29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