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来:中国传统道德修养的基本内涵:以“慎独”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8 次 更新时间:2018-10-06 22:46:06

进入专题: 道德修养   慎独  

陈来 (进入专栏)  

   2013年7月30日,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教授应邀到位于北京的中央文史馆,以“中国传统道德修养”为题作了讲演,反响热烈。经过本刊编辑与陈来教授联系,现将作者整理的讲演稿编发如下,以飨读者。

  

   摘要:中国传统道德修养内容广泛,所谓“存心养性”“格物致知”“诚意正心” “明善”“戒慎”“恐惧”“慎独”等等,都是讲修养问题。这其中,“慎独”和“内省”,又是最基本的内容。“慎独”在儒家历史上经历了一个“起、承、转、合”的过程:先是在汉代,郑玄将“慎独”解释为独居、闲居时做事行为的高度自律;接着是宋代,朱熹将“慎独”解释为谨慎地对待自己所独有的那个内心世界的活动(既包括“未发”的,也包括“已发”的);到了明代,王阳明把“独”解释为“良知”,认为“慎独”与“戒惧”是一回事儿,无论“未发”“已发”都要保持“戒慎恐惧”之心;清代的曾国藩则将遏制贪欲、循自然之理、内心时时自省统统视为“慎独”的核心内容。至于“内省”,则是指不间断地反省自己。它代表了人的一种自觉、一种自觉的要求:即使没有什么过失,也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按照主办方的要求,我今天就“中国传统道德修养”这个主题,谈一些基本看法。

  

一  推荐两本关于道德修养的书

  

   关于传统道德修养,首先给大家推荐两本书。第一本是蔡元培的《中国人的修养》,这个书现在有很多的版本。蔡元培(1868-1940)先生对文化有一个特殊的看法,就是在北京大学做校长时提出的办学方针——兼容并包,今天也仍是北大的宗旨,对今天教育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北伐战争以后,他担任了中央研究院的院长,这之前他做过教育部长,不仅兼管北大,对整个中国的高等教育都有贡献。他早期喜欢伦理学的书,《中国人的修养》这本书不完全是学术性的。这是一个讲义,主要讲的是修身,中国人应该有什么样的道德是这本书的核心。

   还有一本书,就是梁启超在1905年编的《德育鉴》。“鉴”,就是镜子,《德育鉴》讲的都是修养的问题。梁启超(1873-1929)早期学的东西,主要是训诂考据,对德育体会不深。后来跟康有为在“万木草堂”学习,开始积累德育方面的笔记,哪些圣贤书对自己的修身很重要、有体会,就把它记下来。梁启超逃到日本以后,写了很多文章,在思想界比较有影响的就是《新民说》。《新民说》,他写了三年多的时间才完成,主要是强调中国人要建立公德。

   梁启超认为,圣贤讲的很多是“私德”,但他觉得中国人最缺的是公德。中国人当时碰到的问题,是国家的问题、救亡的问题。就是国家在殖民主义的态势下,已经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怎么救国救亡,建立一个真正的民族国家,这是一个大问题。所以,这个公德里面最重要的内容就是爱国。梁启超讲,怎么建立公德心是中国人碰到最大的问题,公德心里面最重要的就是爱国主义,当然他也讲了关于权利、自强等核心价值观念。

   他写了不到一年就到美国去了,在北美旧金山等地有十个月的时间。在这十个月当中,他的思想发生了一个很重要的转变,就是他以前是一个主张破坏主义的,回来以后,我们一般说他变成“保守”了。其实不是的,而是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就是认为这个问题不像他以前看的那样了。这跟我们今天谈的这个问题有关。在《新民说》的前期,他说的“公德”对当时包括胡适(1891—1962)、毛泽东(1893—1976)等那一代人都很有影响。他从美国回来以后,在《新民说》中写了第十八节《论私德》。《新民说》前期主要是讲公德,好像私德不用讲。他从美国转了一圈回来,受刺激很大。他所碰到的新党人士和革命党充满功利主义心态,私德有问题,严重地影响了维新的事业。所以,他就重新强调,要建立公德,私德是基础;你把私德建立好了,就自然可以推广到公德了;可是你如果没有私德的基础,公德就无法建立了。

   《论私德》这篇文章,当时大家都是不太重视的,他们没有发现里面的核心的问题。这里面有一个转变,古往今来的圣贤之德是统一的,不能仅有私德没有公德,不能仅有公德没有私德,而在这两者之间,私德的培育更是基础。在这样一个转变过程中,他在1902年开始写《新民说》,1905年就写了这本《德育鉴》。《德育鉴》把他多年选录的语录作了个编排整理。

   这本书一般印象,好像到“五四”时期大家都已经不怎么看了,其实在当时对新派人士影响还是很大的。我就举一个例子,就是梁漱溟(1893—1988)先生。

   梁漱溟是没有学历的,蔡元培之所以引进他,是因为看到他写的《究元决疑论》。看到梁漱溟对佛教体会很深,蔡元培就请他到北京大学来教书。梁漱溟来的时候,正好是新文化运动兴起的时候。北大是新文化的发源地,北大的整个气氛是一个新文化运动的气氛。新文化运动主要目的是要推翻旧文化、创造新文化、引进西方的传统文化,甚至有人就提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

   梁漱溟来了以后压力很大,但是他非常坦诚,到北大以后他就说,我到北大来是替孔子(前551—前479)和释迦牟尼(前565—前486)来说话的,这就符合蔡元培的想法了。到了新文化运动后期,1920—1921年的时候,他在北大发表了一系列的演讲,是对新文化运动的一个反思。当时有很多人都不理解,把它归结为一种“反动派”。其实,这是不对的。不要把进步知识分子理解得那么狭隘,进步知识分子是多元的。

   梁漱溟说,我比陈独秀(1879—1942)更早就讲过西方文化的特长在于科学和民主。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是要全盘承受西方文化,不是要全盘抵制、反对西方文化。可是你们要知道,我们现在引进的西方文化,并不是人类能看到的最有潜力的文化。特别是经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在西方已经对西方文化做了一个很深刻的反思的情况下,不应该再无条件地接受西方文化了。他认为第一步,我们现在要全盘承受西方文化,第二步就是要弘扬儒家文化。可是,他讲的这个儒家文化和中国文化,其实不是我们完全传统的东西,是跟社会主义密切结合在一起的,所以我们叫做儒家的社会主义。

   为什么要把西方文化传到中国来?梁漱溟认为,西方文化解决的是人和物的问题,是解决人怎么从外界得到物质生活资料的问题,这是西方文化的特长。知识就是力量,怎么发展物质生产,提高生产力。中国文化是要解决人与人的问题、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问题。他所讲的这个中国文化,是带着很深的社会主义色彩的一种理解。所以,后来他参加创办民盟,跟共产党合作。

   梁漱溟在20世纪被定位为新儒家,就是现代的儒家。大家都认为这个人既然是现代的儒家,一定是“四书五经”读了不少的,然后提出一些观点。其实不是。梁漱溟小时候根本就没念过“四书五经”,他念的是新式小学。他后来讲,我对传统文化的理解是怎么来的?我是看着梁任公(“任公”是梁启超的号)编的《德育鉴》这本书,才对传统文化引起了兴趣。所以,他前期对传统文化的理解是受梁启超的影响。

   蔡元培《中国人的修养》这本书里面,其实没有怎么讲修养,他是讲道德的,就是今天的中国人应该有什么样的道德和道德规范。他讲的其实不是中国人的修养,而是中国人的道德。而梁任公这本《德育鉴》,其实应该叫《修养鉴》。因为,他里面讲的不是道德规范,即应该怎么做,而是讲育人的——你要想成就一个伟大的人格,该怎么修养。这是他这本书的主要想法。

   当然,梁先生这本书对人的自我要求是比较高的,就是一个人如果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伟大的人格,不管你是从事什么活动,你可能是从事政治,也有可能是从事教育,但不管从事哪种活动,你要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伟大的人格,一定要通过一些修养的方法。他就从几十年所总结的前人经验,主要是从儒家方面找这些方法。

   梁启超在《德育鉴》里面把修养分成六个方面:第一个叫“辨术”;第二叫个“立志”;第三个叫“知本”;第四个叫“存养”,“存养”就是讲涵养;第五个就是“省克”;最后叫“应用”。所以我说梁任公《德育鉴》应该叫《修养鉴》。

   梁任公的这个《德育鉴》,以前人都不看的。前年的时候,我们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把它作为了德育教材。怎么把今天的德育跟文化结合起来?我们编了两本书,一本就是梁任公的《德育鉴》,一本书是冯友兰的《新世训》。他们都是清华的人。梁启超是清华很重要的一个人,清华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就是梁任公1919年到清华的时候提出来的。从1921年开始,他不断地在清华讲课,讲的是国学,而且是应着清华讲师的名义,不是正式的教授。到了1925年,他正式成为清华的导师,四大导师之一。冯先生1928年至1952年一直在清华。

   这两本书,我想如果大家有时间,可以作参考。

  

二  传统道德修养中的“慎独”

  

   道德修养其实包含的内容是非常广泛的。就拿人们熟悉的“四书”来讲,在宋朝、明朝,最流行的就是《大学》。《大学》中的“三纲领”“八条目”,讲的都是修养问题。比较经典的句子“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明明德”就是修养;“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也是讲修养的问题。《中庸》里面讲要“明善”“诚身”“戒慎”“恐惧”“慎独”,这些都是谈修养问题。《孟子》里面也有很多的,最明显的就是孟子(约前372-约前289)讲的“存心养性”“尽心知性”。

   到了唐代以后,受到佛教的影响,佛教不讲“存心养性”“尽心知性”,它是讲“明心见性”。只不过它讲的不是儒家的心性,但是这种“明心见性”在宋代以后也被儒家吸收了,比如“明心”“发明本心”。

   由于传统道德修养内容丰富,而“慎独”和“内省”又是最基本的内容,所以我今天就集中讲这两个问题。特别是“慎独”的问题,我讲讲“慎独”在儒家历史上是怎样一个想法,这个想法经历了怎么一个“起、承、转、合”(“起”就是从汉代讲起,“承”就是讲宋代的深入,“转”就是明代思想的变化,“合”讲清代的)。

  

   (一)汉代郑玄对“慎独”的解释

  

在历史上,《中庸》对“慎独”讲得比较多。后人把《中庸》分章,第一章叫“《中庸》首章”,里面有几句话:一是“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意思是说,“道”是不可以片刻离开的;如果可以离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道德修养   慎独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703.html
文章来源:南国学术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