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盛:容纳中国崛起

——世界秩序视角下的美国责任及其战略抉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89 次 更新时间:2018-09-11 00:55:42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世界秩序   权力转移   中美关系  

李开盛  

   内容提要:从维护世界稳定与和平的角度观察,中国崛起过程中有两个方面的挑战需要解决:一是中国如何对待美国主导的所谓自由主义世界秩序;二是现有的世界秩序框架尤其是作为守成大国的美国,如何容纳一个体量与影响不断增加的中国。但是,第二个方面的挑战受到了忽视,而美国作为守成大国在维护世界秩序方面的责任也被忽略。基于此,从学理上对容纳进行分析十分必要。所谓容纳,就是守成大国愿意以适当减损自己权力、利益或调整规则的方式,在现有世界秩序框架中主动给予新兴大国以更多的空间,承认其拥有与其增长的实力相应的权力与地位,从而避免新老大国间发生重大冲突、避免世界秩序发生重大动荡。容纳政策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权力转移的问题,但为很容易发生误解与冲突的新老大国提供了磨合、回旋乃至最后达成和平的权力妥协的时间与空间,从而增加了大国间和平竞争并实现权力和平转移的可能性。守成大国的选择与新老大国的互动是容纳政策生成的重要条件。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的对华政策从初级的、态度反复的低程度的容纳,到仅仅强调中国单方面的责任,再到有意识地拒绝甚至压缩中国的权力空间,反映了美国作为守成大国,在对待新兴大国方面的消极态度。中国不应该坐等容纳政策的降临,而应该采取积极的态度去推动实现。

   关 键 词:容纳  中国崛起  世界秩序  权力转移  中美关系

  

一、导论

  

   处于权力转移中的世界秩序能否保持稳定与和平,作为主要互动者的新老大国都扮演着重要角色。因此,围绕中国崛起这一历史性现象,有一个应该近乎常识的认知,即当前世界秩序的维系需要解决两个方面的挑战:一是中国如何对待美国主导的所谓自由主义世界秩序;二是现有的世界秩序框架尤其是作为守成大国的美国,如何容纳一个体量与影响不断增加的中国。然而,在美国主导下的学术、政策与公众话语中,尽管不乏中美如何共处的讨论,但受关注的主要是第一个方面即“中国责任”,讨论中国应该如何融入美国主导的秩序,甚至是如何去获得美国的容纳。①另一个同样甚至更加重要的方面——美国作为守成大国如何容纳中国的崛起——却相对受到了忽视。正如休·怀特(Hugh White)所指出的那样,尽管近年来美国出版了大量有关美中关系的著作,但几乎没人深入探讨美国如何学会以伙伴身份与有极大分歧的中国合作,“他们更为关注的是中国应该如何做出选择”。②

   当然,一些美国政策人士曾经提出给予中国某种地位的建议。例如,小布什政府的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于2005年9月提出了“利益攸关者(stakeholder)”的论断③,2007年哈佛大学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提出“中美国(Chimerica)”,2009年任常任副国务卿的詹姆斯·斯坦伯格(James B.Steinberg)提出了“战略再保障(strategic reassurance)”概念④,而前国务卿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则提出了“两国集团(G2)”⑤,基辛格在《论中国》一书中提出共同进化论。但这些不断涌现的概念只是在术语上不断翻新,在内涵上无非是强调中美之间要建立更多的互信、合作,对于世界秩序转换中的关键性问题——规则设置和权力分配——则保持模糊态度。例如,有评论者指出,战略再保障这一概念“打开了通向更多、更大交易的大门”。⑥但对新老大国来说,这种更大的交易应该涉及权力的重新安排,否则“再保障”最终将沦为空话。从中国的视角来看,这些概念更像是促使中国承担更多责任而非分享更多权力的倡议。而且,这些建议基本上都在奥巴马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后无果而终。奥巴马政府拒绝这些概念,甚至对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也不感兴趣,他在规则设置与权力分配上的想法是:不能让中国设置规则以及以更加强硬的姿态捍卫美国领导的、排斥中国的同盟体系。正因如此,尽管美国政府公开的声明总是“欢迎一个强大繁荣的中国”,但“白宫与五角大楼时而给人以尽力遏制或是扼杀这一亚洲巨人(指中国——引者注)的印象”。⑦特朗普上台后,其对华政策在大部分时间里都被朝核问题、贸易争端等这样的议题所困扰,更加缺少战略性,美国的对华政策变得更加不确定。

   一些学者的方案触及了中美在未来世界秩序中的权力分配问题。如陆伯彬(Robert S.Ross)几年前提出了美国管海洋、中国管陆地的权力分配方案。他认为,中国的优势与利益在大陆,美国的优势及其利益在海上,两国应该利用这种地理学因素避免侵犯对方的利益,即美国不在东亚大陆寻求战略影响,中国则不通过发展海军力量挑战美国的海上优势。⑧而休·怀特也希望走出要么抵制中国、要么退出亚洲的两极化选择,主张美国在一个新的基础上留在亚洲,从而使中国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也保持自身的强大影响力。其具体办法是主张美国应该同中国、印度和日本一起,形成一种权力分享的大国协调机制。⑨这些建议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美国中心论的视角和仅仅考虑美国利益的束缚,能够更加客观、公正地考虑中美间的权力与利益分配问题。但怀特方案的缺点在于,除了在容纳中国方面持比较肯定的态度之外,对容纳的理论基础探讨不够,对于如何推动实现他所说的大国协调机制缺乏具体的方案设计。⑩还有一些容纳中国的讨论,其具体的内涵与政策体现往往没有说清楚,或是没有与新老大国权力矛盾挂钩。例如,有的分析讨论的是中国周边国家以及澳大利亚这样的中等强国对中国崛起的容纳政策,而不是作为霸权国的美国如何容纳中国。(11)

   在这种情况下,更加有必要探讨一个在理论和实践中均被忽视、在道义上又十分重要的问题:美国作为当前世界秩序的领导者,它如何容纳中国这样一个新兴大国的崛起?美国领导人一直呼吁中国加入当前的全球体系(12),但是美国作为全球体系的领导者,又打算如何容纳一个正在不断融入全球体系的中国呢?如果要维护世界秩序的稳定与和平,不只要强调中国该怎么做,也要同样甚至更加强调美国该怎么做,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如何构建一种互动关系。享有更多结构性权力与实力优势的美国如果总是以一种怀疑、排挤、牵制甚至遏制的政策对待中国,很难想象中美两国间能够建立起良好的政策互动,世界秩序的和平变迁将因此而蒙上阴影。这方面,英国学者的判断可能更加客观。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科克尔(Christopher Coker)认为,“当今国际秩序的核心目标是阻止大国之间发生战争,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适应中国崛起的能力。”(13)

   基于此,本文将重点分析:从维护世界秩序的角度出发,美国作为守成大国对于新兴大国崛起该承担什么样的容纳责任。文章将先从理论上阐述容纳概念及其重要性,特别是强调守成大国容纳新兴大国的崛起对于世界秩序及新老大国关系的意义,并分析容纳生成的条件。然后以理论分析为基础,对冷战后美国的对华政策进行回顾,在研判其对华政策是否为容纳的同时,强调其角色对于中美关系与世界秩序和平的关键性作用。另外,这一部分还将分析未来美国能否以及该如何采取容纳政策的问题。在结论部分,笔者呼吁中美关系的实践与研究均应摆脱维护美国霸权的潜在目的,而以维护世界秩序与和平为最终依归,中美作为新老大国均应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在分析中,文章的理论底色是现实主义,即认同权力斗争在决定国际政治特别是新老大国关系中的作用,但也有其他理论范式的影响,如强调权力行为体间互动对彼此行为的塑造作用以及期望制度构建能够缓解和管理中美间的权力矛盾等。

  

二、世界秩序视角下的容纳崛起


   当前中美关系的文献中,容纳(accommodation)一词偶尔出现,但很少被明确界定,以至于有学者认为,容纳“能被分解为从温和到极端之间不同的意见、政策和战争”。(14)而曾任奥巴马政府第一任白宫国安会东亚事务高级主任的杰弗里·贝德(Jeffrey A.Bader)在分析美国对华政策选择时,是这样界定“容纳”一词的:在这一政策的支持者看来,中国影响(特别是在西太平洋)的上升不可避免,出现一个作为地区重心(center of gravity)的中国也属必然,美国应该对此予以接受。(15)坦白地说,这一理解实际上把“容纳”和“绥靖(appeasement)”混为一谈。容纳一词应该有更加丰富和准确的内涵,而贝德对此也未加以阐述。这种理解可能是美国研究者为何很少在对华关系中使用容纳一词的原因,绥靖一词已经臭名昭著,谁愿意采取一种近似的政策呢?而贝德曾经在决策圈中的身份也暗示,对“容纳”概念的错误理解可能是导致美国政策人士不愿意对华采取容纳政策的部分原因。

   因此,有必要对容纳一词进行翔实的分析与界定,这就需要从其词义谈起。在《新华词典》中,容纳是指在固定的空间或范围内接受(人或事物)的意思。(16)根据汉典网站的解释,容纳的基本含义包括:(1)方便地或不拥挤地装载;(2)能装下;(3)容许、听得进,引申为包容受纳之意。(17)在英语中,其对应的动词为accommodate,意思也与《新华词典》、汉典的解释类似,具体包括如下含义:第一,提供空间供生活和居住(to provide with a room in which to live or stay);第二,为某人或某物提供足够空间(to have enough space for);第三,使某事与另一事达成一致(to bring something into agreement with something else);第四,改变某人或其习惯、生活方式等以适应新的环境(to change oneself or one's habits,way of life,etc.to fit new conditions);第五,供应某物,帮助做某事(to supply with something;help by doing something)。(18)

   综合上述意思但放在国际政治特别是双边关系下来理解的话,所谓容纳,实际上就是给予一定的权力与利益空间接受对方,以使其与自己同处一个秩序安排之下。由于国际秩序中的权力空间与利益总是相对固定的,这种接受可能也意味着接纳方要做出一定的让步,以此实现双方关系的和谐与整体秩序的保持。但是,容纳不是绥靖。绥靖仅仅意味着在权力与利益空间上做出让步,并不强调双方仍然处在同一秩序框架之下。事实上,绥靖往往发生在有重大冲突关系的对手甚至敌人之间,双方间缺少一个共同认可的秩序框架。但是,容纳恰恰强调,接纳方愿意让对方进入现有的秩序框架。而且,绥靖往往意味着绥靖方与被绥靖方的一种零和关系:前者出让一些利益,而后者接受一些利益。在容纳政策中,这种权力与利益的让渡可能存在,但并非全部,更重要的是,该政策强调在同一种秩序下的利益共享关系。正因如此,绥靖政策往往是临时的、短期的,大都体现在具体的政策上,而容纳则是一种长期的战略安排,直接指涉双方间的权力安排。

因此,当容纳一词用于守成大国对新兴大国崛起的态度时,主要是指:守成大国愿意以适当减损自己权力、利益或调整规则的方式,在现有世界秩序框架中主动给予新兴大国以更多的空间,承认其拥有与其增长的实力相应的权力与地位,从而避免新老大国间发生重大冲突、避免世界秩序发生重大动荡。可见,容纳反映了守成大国对于自己与新兴大国在世界秩序中权力变化的态度。面对新兴大国的实力增长,守成大国理论上有三种选择:一种是全面放弃领导地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世界秩序   权力转移   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257.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7年1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