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高明:警惕农业“芯片”危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3 次 更新时间:2018-09-11 00:08:59

进入专题: 种子   农业技术  

蒋高明 (进入专栏)  

一、农业的芯片是种子

  

   中兴事件后,我们才知道芯片的重要性。原来这个卡脖子技术我们还没有完全掌握,或者离最好的芯片技术研发能力,我们还有很大的距离。中兴被罚巨款,且被人监视着生产,对于我国这样一个制造业大国,这是个巨大的耻辱。

   电子设备上的芯片,又称微电路、微芯片、集成电路,其实是内含集成电路的硅片。芯片制作工艺十分复杂,在指甲盖那么大的地方,人类可以集成几十亿个微型晶体管。然而,工业上的电子芯片,比起农业的“芯片”复杂程度来,还是小巫见大巫。至少工业芯片人类还能够设计并制造出来,而农业的“芯片”,不要说人类能够制造,就连弄清楚其基本的工作原理都是十分困难的。

   农业的“芯片”就是种子。

   种子是种子植物特有的繁殖器官,是大自然的杰作,是人类造不出来的。如果说工业芯片,人类通过设计精密设备,能够在微米级别上制作出来,那么农业的种子,其组成是纳米级的,一旦消失,根本造不出来。工业芯片是死的,制作出来不能复制自己,只能不断开动机器制作;而农业“芯片”是活的,是有生命的,能够复制自己,能够产生大量的后代。生命个体死亡了,只要有遗传基因,只要留一粒种子,哪怕一片鲜活的叶片,自然界还会保留其群体。人类可以通过无性繁殖技术让一片叶子或一个活的细胞生活下去,然后繁殖后代,这就是细胞全能性,转基因其实是利用的生物这种本领。细胞全能性原来在植物细胞发现,后来在动物细胞中也有发现。

   其实,保留农业“芯片”也很简单,不需要十分精密的设备,农家的土墙或者大缸就能够搞定。农民就是天生的育种专家,吃种子留种子,上千上万年以来,农民就掌握了这种本领。且在不断的留种过程中,一些优良的基因被保留下来,且丰富了人类的种子多样性,例如传统的水稻品种就多达上千种。

   遗憾的是,上述农民自留种面临严重的危机。自从杂交与转基因技术成熟以后,制种这个产业被种子公司垄断,他们不希望农民自留种,往往以传统种子产量低、或品质差(其实很多来种子品质优于杂交与转基因种子)、或不抗虫、或不抗病、或不抗除草剂等种种诱惑,引诱农民购买他们的种子,农民自动放弃了留种的权力,农业“芯片”因此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农民往往是短视的,一些产品不是自己留着吃的,是出售到市场上去的,只有省事(主要节约劳动时间),他们才不会管食物是否安全,反正他们自己不吃。转基因玉米在东北泛滥就是这样造成的。

  

二、种子危机


   在吃饭这个问题上,我们也面临了严重的卡脖子技术问题,因为我国的种业在国际上没有话语权。我国原本是生物多样性大国,是农业品种资源第一大国,现在沦落到种粮食、蔬菜,依靠国际公司,长期下去非常危险。

   如果说没有了工业芯片,大不了我们不用手机,如果没有了农业芯片,难道能不吃饭吗?

   据有关数据,全球种子市场总价值量约500多亿美元,其中60%是商业种,约300多亿美元,与全球农化产品商业价值量相当; 40%是自留种,约 200亿美元左右。总用种量(包括自留种)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基本稳定在1200亿公斤以内,主要集中在亚洲和独联体国家,分别为384亿公斤和 373亿公斤,各占总用种量的32.3%和31.4%,其次是欧洲和美洲。用种主要集中在小麦和块茎、球根类作物,分别为350亿公斤和333亿公斤,分别占29.5%和28%;其次是水稻,为130亿公斤,占11%;大麦111亿公斤,占9.4%;玉米用种量为68亿公斤,占5.7%.发达国家种子商品率较高,一般在60%以上,且基本上由私人种子公司提供;发展中国家不到20%的商业种由私人种子部门提供,80%以上由公共种子部门提供或为自留种。

   我国是农业大国,农业常年用种量在125亿公斤以上,已成为继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种子市场。以蔬菜种子为例,我国蔬菜常年用种量约4万多吨,而商品化率约为60%。由于国外蔬菜种子大举入侵,那些不知道他们采取了什么手脚的种子,变成了市场上的抢手货,尽管商业蔬菜种子具有抗病、抗虫的多种优势,但是其口感却大不如前。但商人不管这一套,在资本家眼里,只要能够赚钱,一切都没有商量。现代农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典型例子,就是种子的垄断。商家是希望你年年来买种子的,是希望农民不能留种的,否则他就没有生意可做,正如市场化的医学语境下,医院是盼望病人道理一样。种子的另外一个极端就是种子公司垄断,如果说民间留种,挨饿时还能偷吃种子粮,现在的情况连种子粮都没得吃,只有靠买。

   全球70%以上的商业种集中在20多个国家,其中美国排在第一位,为57亿美元,占19%;中国排在第二位,为30亿美元,占10%.世界种子贸易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其中美国最高,其次是荷兰、法国。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作为全球农业第一大国,我国商业种市场在全球仅排第19位。近年来,我国连续出台促进民族种业发展的文件,不断增强新品种的开发能力,做到了中国粮主要用中国种,种业得到了快速发展。目前,我国注册资本1亿元以上的种子企业达200多家,在国内主板、创业板上市的企业有9家,新三板挂牌种业企业21家,总市值超过1000亿元。

  

三、种子市场化风险


   中国种子市场巨大的潜力一直吸引着国际种业公司。随着种子市场的大门在逐渐开放,世界种业巨头积极在中国种业“排兵布阵”。跨国种业公司的进入,给中国国内的种子企业带来了一定的压力造成国内种子企业竞争力加大。为争夺市场资源,各大种子企业都在全力拓展销售网络,种子企业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种子行业集中度正在提高,具有强大研发优势、丰富运营经验和品牌知名度的种业企业将有机会抓住行业发展的机遇,成为业内领先企业。这一方面可加大国内种子供应量,与国外种子企业抗衡。

   种子市场化暗藏的主要危机是:

   一是粮食安全,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谁控制了种子谁就控制了粮食,这种控制可能因资本黑手介入变成更加不确定,如转基因种子的滥种问题已在多地被曝光;

   二是种质多样性下降,一些小品种没有人搞,如果农民也不留种,人类沿用了几千年的种质资源面临消失危险;

   三是遇见假冒伪劣的种子会全军覆没,这是很危险的,如有一年安徽万亩水稻田绝收,就是一个教训;

   四是一味追求所谓高产,加大了健康风险,品质下降就与栽培物种遗传多样性下降,优质种质资源消失;

   五是种子公司垄断,他们控制大部分种子,名义上作为研究之用,实质进行商业开发,或用于生物战争。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必须要认真对待的。种子资源一旦消失,靠人类的最高科技也难以还原,因为国家应当担负起种子资源保护的第一重任,不能完全放任市场。

   几千年来,农民种地留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农民就是天生的育种专家,他们往往把那些个头大,整齐、没有杂质的种子提前晒干,找安全的地方储存下来,其余的才作为食物。农民种地留种就成了习惯,成了常识。长此以往,栽培品种不断优化。现代育种专家做科学试验,培育优良品种,其前期材料大都是农民祖祖辈辈而留下来的。后来,杂交作物出现了(北方的玉米,南方的水稻),农民不能留种了,这样的品种多了,农民就依赖种子公司。现在,转基因作物又出现了,农民非但不能留种,恐怕种地也要提心吊胆了,搞不好还要吃官司——转基因巨头有着各种理由禁止农民留种,即使被转基因作物污染了,本来是受害者,却说你偷了他们的种子。跟资本家是没有理好讲的。

   非常奇怪的是,一些传统的种子既不是杂交的,也不是转基因的,但农民依然要去买种子。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是什么呢?那就是国内外种子公司的公关力量起了作用。他们向农民宣传商业种子的种种好处,国家还向种子公司提供一定的补助,使得种子价格相对低廉,他们把种子站布局到村头。这样,农民得到了那么多的承诺,又嫌留种麻烦,就从种子公司买种子,传统的留种子做法就没有人再提了。即使农民买了假种子上了当,也只好打破牙齿望肚子里咽——种地的个体农民是无法与强大的种子公司抗衡的。

   我们吃的一切食物,都来自植物的光合作用,而要将光合产物收获为人类的食物,必须感谢农民的辛勤劳作,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粮食生产的关键就是种子,种子意味着希望,意味着收获。即便在最困难的时期,农民也不会拿用来保命的种子下锅。“饿死爹娘,不吃种子粮”,没有种子就没有来年的收成,忍饥挨饿也不能吃种子。笔者小时候嘴馋,将父亲藏起来的花生种偷吃了一把,挨了一顿打。在农民眼里,那些种子是不能动的,偷吃种子的罪过是比摔坏锅碗瓢盆要大的,农家孩子只要犯了这些错,就得挨打,其目的是要孩子们长记性。电影《金光大道》中高大全用留种的玉米(那个时候的玉米还能够留种)去救济揭不开锅的乡亲,他弟弟就就坚决反对。

  

四、发展生态农业,破解种子危机


   在中国,农民留种或买常规种子,是不知道什么知识产权的。今年的种子,如果收成好,他会留下一部分当来年的种子,省下种子钱。然而,转基因种子是有知识产权保护的,如果农民第一次买了转基因种子,获得了收成,尝到了甜头,想要继续留种的话,就会遇到很大的麻烦。转基因种子垄断企业,为了推广其产品,往往在最初几年免费或以优惠的价格向农民提供种子,似乎是农民捡到了便宜,殊不知,转基因垄断巨头凭借强大的资本实力,轻而易举地占领了他国的种子市场。

   以后,农民再留种就困难了,也由不得你留种。具有知识产权,就是受法律保护,任何农民如果自留转基因粮食种子,就属于违法。他们会将“违法”农民列入“黑名单”,那些农民将得不到贷款,得不到农机具补贴,农产品也不能正常出售。更严重的是,他们会将农民直接告上法庭,最终制服农民。原来种地无忧的农民,变成提心吊胆地种地,任转基因公司盘剥,屈辱地活着。种地看别人眼色,滋味肯定是不好受的。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转基因种子垄断企业为了防止农民留种,发明了“自杀种子”,即通过转基因手段,对种子实行改造。第一年获得收成后,其种子不可能再发芽,或者即使发芽也长不出好庄稼。这样,一方面免去了监视农民“偷窃”的成本,另一方面避免了控告农民的麻烦和负面形象,还可保证农民必须每年购买种子。将种地留种的权利拱手交给别人,尤其是交给那些认钱不认人的生物技术企业,对粮食主权的损害是异常大的。

   有人说,正是为了摆脱西方生物技术公司控制,中国才投入巨资搞转基因研究,用我们自己的转基因发明来解决粮食安全问题。果然如此吗?据报道,我国正在申请商业化种植及在研的8个转基因水稻品系中,没有任何一种拥有独立的自主知识产权。相反,上述转基因品系至少涉及了28项国外专利,专利分别属于美国孟山都、德国拜耳和美国杜邦三家跨国生物技术公司。这就是说,如果我们大规模推广转基因主粮,中国人并不拥有粮食生产主权。除专利外,转基因专用除草剂、化肥也几乎控制在人家手里。

   退一步讲,即使中国科学家获得了有完全知识产权的转基因种子,也难以与美国等转基因大国抗衡。西方国家会以“自由经济、公平开放”为由,凭借强大的资本实力,鲸吞国内起步较晚、以跟风为主的转基因研究成果,在较短的时间里实现农业生物技术市场的垄断,更何况中国的转基因主流科学家与国外的生物技术垄断巨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堡垒最容易从内部突破。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下,利用转基因技术解决粮食安全问题就不能不令人担忧。转基因种子供应商的垄断性,足以威胁一个国家的粮食安全和粮食主权,乃至社会稳定。这个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在美国,以及推广美国转基因种子的拉美国家,垄断企业通过种子和收购价格的控制,让农民的收入低到无法承受,最终不得不卖出土地,以其他方式谋生。小农经济被大型农场所取代,被人称赞为农业现代化的必然趋势。但是,如果这种状况在中国出现,数亿农民将失业,将会引发极为严重的社会动荡。

   出于国家粮食安全和粮食主权考虑,必须在现阶段严格控制国外转基因种子进入中国市场,必须接受东北大豆几乎全军覆没的惨痛教训,必须警惕那些生物技术科学家,打着解决粮食安全旗号,牟取私利并出卖国家利益的做法。一旦水稻、玉米等主要粮食作物沦为大豆的处境,中国主粮生产将面临十分被动的局面。解决之道是大力发展生态农业,鼓励农民自留种,全社会消费传统种子种植出来的食物,吃种子、留种子并培育种子,中国人真正将饭碗端在自己手里。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进入 蒋高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种子   农业技术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2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