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弱水:论小学语文:一惊一乍与一精一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8 次 更新时间:2018-09-07 11:00:03

进入专题: 小学语文  

江弱水  

  

   —

   漫长的暑假结束了,小学生欢天喜地去学校,背回来一大包新课本,包括语文课本。我不看小学语文,已是四十年多年,今天见了,不免好奇地翻一翻。这一翻,翻出了许多问题来。

   我看的是人教社版的五年级语文上册。第一组四篇课文都是关于读书,第四篇题目叫《我的“长生果》,开头第一句话是:

   书,被人们称为人类文明的“长生果”。这个比喻,我觉得特别亲切。

   这个说法,我觉得特别新鲜,因为头一回听见,不过我不大能确定这个“长生果”是指什么。指花生么?要知道很多地方都把花生称作“长生果”,但书是人类文明中的花生米,这么说没意思,所以应该是指吃了长生不老的果子,如孙悟空偷吃的蟠桃,极品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或者像猪八戒吞吃的人参果,“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说书是人类文明的“长生果”,高度有了,然而文章只是说是“我的”“长生果”,这就不对了。你可以跟莎士比亚一样说“书籍是全世界的营养品”,吃了有营养,但不能长生不老呀。

   好吧,这一点咱不纠缠了,且看作者怎么读书吧。先是读香烟盒里的画片,然后读连环画,读小镇文化站里的几百册图书——“几个月的功夫,这个小图书馆所有的文艺书籍,我差不多都借阅了。”小学生容易误解,几个月读完几百册书,一天要读好几本呢!其实是说几百册里面的“文艺书籍”,语文老师讲到这里是应该解释一下的。老师也会提醒小朋友,同一篇文章里不能老是出现同一个成语哟——

   他有几套连环画,我看得如醉如痴。

   那些古今中外的大部头小说使我如醉如痴。

   读了这么多课外书,作者说,想象力、理解力都提高了。但是,文章的后一半全都在说自己的作文怎么怎么好,表明读书的日积月累很有用,可是跟“长生果”毫无关系。全文最后一段,简直推翻了前面的论述:

   于是,我又悟出了一点道理:作文,要写真情实感;作文练习,开始离不开借鉴和模仿,但是真正打动人心的东西,应该是自己呕心沥血的创造。

   全文思路是这样的:前一半说如何醉心阅读,后一半说怎么得到报偿,也就是作文写得好;最后说作文写得好,其实要自己创造,不能只借鉴和模仿,也就是不能一味靠读书。拿陆机《文赋》的意思来说,这篇文章本应该是写“颐情志于典坟”“游文章之林府”的摹仿,最后却归结到“谢朝华之已披,启夕秀于未振”的独创。这不是顾头不顾腚么?

   然后我看第五组,关于汉字,第七篇看题目就吃了一惊:《我爱你,中国的汉字》。有外国的汉字么?看你怎么说。我知道日本人自造了不少字,但从整体上,还不能称日本的汉字。想必是“我爱你中国”说惯了嘴,也会说“我爱你,中国的唐诗”“我爱你,中国的中华鲟”。第一段是这样的:

   我写作的时候,常常为我面前这一个个方块字而动情。它们像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在纸上玩笑嬉戏,像一朵朵美丽多姿的鲜花愉悦你的眼睛。这时我真不忍心将它们框在方格里,真想叫它们离开格子去舒展,去无拘无束地享受自己的快乐。

   作者莫非是在写童话吧?童话里也有大灰狼呀,难道也“活泼可爱”,让你“动情”?“不忍心将它们框在方格里,真想叫它们离开格子去舒展”,是想写草书么?“当你写下‘人’这个字的时候,不禁肃然起敬,并为祖先的创造赞叹不已。”写“坏人”的“人”呢?也“肃然起敬”么?禁不起推敲的还有——

   这是一些多么可爱的小精灵啊!而在书法家的笔下,它们更能生发出无穷无尽的变化,或挺拔如峰,或清亮如溪,或浩瀚如海,或凝滑如脂。它们自身就有一种智慧的力量,一个想象的天地,任你尽情地飞翔与驰骋。

   我很想把“或浩瀚如海”换成“或坚硬如骨”,要么就把“或凝滑如脂”改为“或平滑如砥”。中国人的审美习惯是讲究对称,你不能“如峰”“如溪”“如海”后面忽然孤零零来一个“如脂”,三比一,不伦不类。另外呢,“飞翔与驰骋”最好改为“驰骋与飞翔”,先在地上跑,再到天上飞。最不可思议的是——

   为什么中华民族成为拥有诗歌传统的民族呢?因为这些美丽而富有魅力的文字,给使用它的人带来了诗的灵性。看着这些有色彩、有声音、有气味的字词,怎能不诱发你调动这些语言文字的情绪啊!

   世界上拥有诗歌传统的民族多了去,而且,同属中华民族的藏族、蒙古族、维吾尔族所用的藏语、蒙古语、维吾尔语,也都有色彩、有声音、有气味、有灵性,而且也各有自己的诗歌传统。赞美汉字要赞在点子上,可以“动情”,不能乱性。

   然后,我看到第七组的第四篇课文,《最后一分钟》,才彻底绝望了。这是一首诗,写二十年前香港回归交接仪式的。

   对现在的小学生来说,香港就是中国的呀。在没有学习中国近代史之前,读这首诗要求一定的背景知识,五年级小学生还不具备。但问题是,这首诗给出的历史表述实在是夹缠不清:

   我看见,

   虎门上空的最后一缕硝烟,

   在百年后的最后一分钟

   才终于散尽;

   被撕碎的历史教科书,

   第1997页上,

   那深入骨髓的伤痕,

   已将血和刀光

   铸进我们的灵魂。

   当一纸发黄的旧条约悄然落地,

   烟尘中浮现出来的

   长城的脸上,黄皮肤的脸上,

   是什么在缓缓地流淌——

   百年的痛苦和欢乐,

   都穿过这一滴泪珠,

   使大海沸腾!

   “虎门上空的最后一缕硝烟”如果是指林则徐的虎门销烟,那是1839年;如果是指关天培的虎门炮台抗英的硝烟,那是1841年,离1997都有一百五十多年,不应该说“在百年后的最后一分钟/才终于散尽”。香港回归怎么算都不可能是在“被撕碎的历史教科书/第1997页上”,除非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在耶稣诞生之前都是空白,这表达弄巧成拙。“深入骨髓的伤痕”说不通,因为伤痕都是在皮肤表面,创伤才可以深入骨髓。“一纸发黄的旧条约悄然落地”词赘,“发黄”当然是“旧”的。细究起来,中英之间的不平等条约一共有三纸:155年前割让香港(岛)的《南京条约》,137年前割让九龙的《北京条约》,以及99年前租借新界的《拓展香港界址专条》,“百年的痛苦和欢乐”只能就最后一个条约而言,而这是错误的。两处的“百年”都过于大而化之了。我并非不懂得诗的语言可取其大略,但你都精确到“最后一分钟”了,我怎么就不能计较开头的五十多年?

   诗的表达可以无理而妙,但像下面的句子,却无理而不妙:

   此刻,是午夜,又是清晨,

   所有的眼睛都是崭新的日出,

   所有的礼炮都是世纪的钟声。

   时间的划分上没有哪一刻既是午夜又是清晨。说眼睛是日出,还能帮作者圆吧,说炮声是钟声,犯的着这么绕吗?再说,“所有的礼炮都是世纪的钟声”到底该怎么解释?是说香港回归迎来了“中国世纪”?我们的媒体好像特别喜欢用“世纪”这个词,比如皇马与巴萨一年两次“世纪大战”。但这首诗最可议的是如下说法:

   是谁在泪水中一遍又一遍

   轻轻呼喊着那个名字:

   香港,香港,我们的心!

   “我们的心”可以去掉,从语法上来说“那个名字”只是“香港,香港”。更何况,说香港是我们内心的牵挂可以,说那是“我们的心”又从何说起?你把北京放哪了嘛?总之,这首诗写得太不上心了。

  

   二

   1938年8月,西南联大罗庸教授在云南省立中学做了一次《国文教学与人格陶冶》的演讲(见《鸭池十讲》)。

   他认为陶冶人格、滋润心灵是教育的基础,而国文教学至关重要。他专门讲到中学国文课本存在的问题,希望教材要去繁杂笼统之弊,教师要有专精纯熟之法,才能使学生对于读物能得“一贯之涵泳”,文章才能做得好,人格才能养得成。所以他提倡诗教,“而诗教便是修辞立诚之事”——

   六经而后,诗教便成了中国文学的正宗。如章实斋所说,战国后的文体固然导源于《诗经》,就是后人的鉴赏文学,也是以立诚感人为根本原则。所以,不但雕章琢句言不由衷的文章不登大雅之堂,就是任情奔放之作也会遭明达的非议。真正大雅的文章,必是“仁义之人,其言蔼如也”的,才能使人感兴而反躬,复归于温柔敦厚,这正是中国民族的人生态度。

   请记住,罗庸先生的这番话,是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所说的。当北平上海南京相继沦陷于日寇铁蹄之下,正须国人同仇敌忾之际,他犹谆谆以“温柔敦厚”的诗教,和“其言蔼如”的文则,教导我们如何从事国文教育,“以立诚的态度说由衷之言,才能以其所信使学生共信”,这是值得我们今天静心反思的。

   子曰:修辞立其诚。其诚反映在课文中,一方面要求知识上的真实无误,另一方面要求情感上的诚实不欺。而主观情感的真切与否,往往影响到客观知识是否准确。我发现,现行的中小学语文教材,一旦出现逻辑不合、常识不符之类的毛病,大多是因为滥情或矫情所致。比如,人教社版的六年级语文上册有四篇课文,在我看来,都是矫揉造作得紧,抒情而不近情,说理而不合理。

   《别饿坏了那匹马》,写身无分文的我到一位残疾青年的书摊子上偷看书,后来父亲让我扯马草换钱来看书,但马草经常卖不出去,摆书摊的青年便佯装自家有马要喂,叮嘱我“以后,马草就卖给我”。当然最后并没有什么马,马草都搁在他家后院里任其枯黄了。读者有理由怀疑,这位残疾青年的生计挺值得担忧。再说,五年级上学期已经有林海音的一篇《窃读记》,写没钱而到书店里蹭书看的感人事迹,而且人教版重新审定的七年级上学期语文课本,再一次选了这篇《窃读记》的完整版,看来,五年级小朋友肯定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告知,在书店里或者书摊上“吃霸王餐”不失为光荣之举,而且最后都有店员或摊主因为“爱”而给免单的。

   《唯一的听众》更荒谬。一位曾经的乐团首席小提琴手,目前音乐学院最有声望的教授,每天早晨装成聋子,去听一个“拉小夜曲就像在锯床腿”的小伙子去练手,而且永远是平静地望着,听着,只给赞美,不给指点。

   这有可能么?真正的行家哪里受得了一个初学者在自己面前班门弄斧,“呕哑嘲哳难为听”地一味聒噪,还一再说“真不错,我的心已经感受到了”?这纯粹是昧着艺术良心说假话嘛。你应该开口训导、出手纠正呀!学艺不是光靠勤奋就能长进的,最要紧的是掌握正确的技巧,最需要的是高手的点拨与点化。可是她袖手旁听,任由小伙子在低水平上每天重复劳动,算哪门子教授!而且,小伙子受到纵容,越发来了兴头后,又在家里练琴了,“从我紧闭门窗的房间里,常常传出基本练习曲的乐声。”除非自己分身有术,一个在房间里拉,一个在房门外听,正常人说不出这样的话。——写到这里,灯光下我孤独的背影看上去越来越伟岸了。

《用心灵去倾听》一看就是假的。情节是捏造的,不会有几十年不变的电话问讯处,让你吃得空就去扯闲天。文章也是假冒的,否则不会只标译者而不标原作者和出处。我百度了一下,才知道此文据说是译自西班牙《都市生活报》的文章,可是,里面的小学生叫“汤米”,问讯处阿姨叫“苏珊”,Tommy和Susan都不是西班牙人名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学语文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基础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176.html
文章来源:舒羽咖啡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