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积极财政政策如何更加积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7 次 更新时间:2018-08-28 07:11:40

进入专题: 积极财政政策  

贾康 (进入专栏)  

   杨燕青: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今年的夏季亚布力的第一场活动,我非常荣幸能够来主持这一场的大咖秀,大家都是为了贾康老师来这个大咖秀的,在这个话题之前我先有一个非常简短的开场。我们今年大家都知道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今年的夏季亚布力大的主题也是初心与改革的再出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主题。40年以来像中国的改革开放的初心,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是市场化取向的改革,在过去40年中,中国因为两个大的原因实现了比较大的成就,一大家普遍认为是地方政府之间的竞争和地方政府之间的积极的有所作为,导致了中国经济增长比较快的能够推进。第二个是中国以比较好的方式融入了全球化的进程,在全球通过全球的供应链和产业链成长为全球最重要的制造业大国。

   在这个大的背景下,中国在过去40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和各方面的成就,在这样的40年背景下这个世界也在发生着非常快的变化,我们都知道2008年—2009年的时候全球发生了一场经济危机,在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有4万亿以及规模更大的刺激的投入,这个很多年的改变就让中国经济踏上了一个新的征途。

   在这个新的40年的背景下,我们看到了中国经济面临比较大的挑战,这个挑战第一个是源于我们在刺激的大背景下,我们的经济发生了比较大的改变,尤其是金融推动了经济,经济和金融的关系发生了改变,这个时候中国经济出现了非常高的杠杆。按照国际的统计,我们最高曾经到过270%的GDP,这是全球范围内非常高的杠杆。同时我刚才讲到因为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举世瞩目的成就也让全球感到了担忧,在这个背景下在全球的民粹和保护主义的背景下,大家都知道中国现在面临着更大的一个挑战是全球的贸易保护主义、中美的贸易摩擦甚至是贸易战,以及包括全球和中国的关系正在发生比较大的本质的改变。

   所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大家来审视改革开放40年,审视我们未来的发展就会觉得我们的未来确实任重道远,我们从中等收入的国家到高等收入的国家,这个挑战会变的更大。同时中国和全球的关系发生了本质改变,在未来中国如何和全球相处也变的更加重要。正是因为这样大的背景和挑战,所以中国内部的宏观政策就变的越来越重要,我们现在进入我们这个主题在改革开放40年的背景下为什么财政政策变的特别重要?我们大家都知道宏观经济政策主要是可以说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结构改革,财政货币实际上是最主要的两块。大家也都知道我们在7月份发生了中国政策制界和和学界非常有意思的一场论证,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音)有一篇文章,被认为是财政和央行公开的激烈辩论,说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相互协调是不容易的。也是在这样一场论战的背景下,我们知道7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第一次提出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所以我们回到今天这个大的主题,我们今天是在讨论财政政策与财政政策如何才能更加积极来应对我刚才讲到的在改革开放40年以来的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的重大挑战?

   如果要讲财政政策,我们觉得中国有谁能来讲?我们想来想去,中国实际上只有一位学者,一位政策制定者,一位大家可以讲,大家都知道那么就是我们的贾康老师。如果是说财政政策和政策的经济学的大背景来说,贾康老师是当仁不让的权威。我觉得在这个领域是权威没有之一,就是权威。在这个大的背景下,我想我们今天大家一起来聆听贾康老师的演讲特别重要。贾康老师是我特别尊敬的师长,我也跟贾康老师过去多年一直在请教,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我们关系也非常好,非常了解贾康老师。

   我觉得首先贾康老师在政策制定学界是一个非常权威的一位财政和经济政策领域都非常熟悉而且非常深刻的一位政策制定者和研究者,为数不多的被大家认为宏观经济的角度也是非常好的学者,这一点非常不容易,所以他对全局的关注会非常深入,而且又是好的政策制定者。

   第二,我觉得贾康老师有非常独立的学术精神,而且非常有情怀。我举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贾康老师过去多年以来经常和我们有写稿的合作,但是贾康老师的稿子经常发不出来。为什么?因为思想太独立了。但是我们在这些重大问题上,我们总是能用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让贾康老师能够把他的思想传递出来,从而引导决策、推动决策,能够影响公众的政策讨论。我觉得最后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贾康老师也是一个性情非常耿直、敢说真话,这个和独立的情怀和精神是相关的。

   我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中国有很多研究者,在过去好多年我们的科研制度曾经在一个时间段内面临比较大的挑战,当时贾康老师在全国的科研界内有一篇非常重要的访谈发在《第一财经》,当时贾康老师历陈目前中国科研制度重大的弊端,他的这篇文章影响了中国的最高决策层,在后来实际上改变了中国科研决策的一些重大问题,后来中国的科研界才有了更加大的研究空间和独立探讨的推进的更大的可能。

   刚才我是大致给大家从我的角度隆重推出贾康老师,我们下面用热烈的掌声有请贾康老师来给我们作主题分享,一会儿我们会有更多时间进行讨论,欢迎贾康老师。

   贾康:谢谢燕青,大家好!很荣幸能够有这个机会跟各位交流。因为时间比较紧,我还要8点半去赶飞机,8点半之前我先说说自己的基本看法,然后和各位讨论互动。我争取说得尽量简洁一点,命题作文,是会议主办方希望我就如何理解“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谈一些看法,我分几个层次来说说自己的认识。

   首先,说一说积极财政政策的概念。如果从经济学的解释来说,首先就是带有扩张性。我们1998年使用“积极财政政策”概念,带有中文这方面含蓄性的用意。那时候有人问,难道还有不积极的财政政策吗?它实际上说的是当时亚洲经济危机发生以后,我们需要有适度的政策刺激与扩张。我现在认为,除了扩张性以外,财政政策还有它自己不可替代的结构优化功能,要把它的功能更着力地发挥好,那么就是积极或者更加积极。总之就是这样两个基本含义。

   在中央要求更加积极这方面,我们要特别强调一下背景:这个背景联系着“更加积极”的必要性。我们其实已经从2010年的两位数的高速增长状态一路寻求软着陆,基本上形成了L形转换,尾巴拉出来这个平台状。因为大家看看,从2015年下半年到现在,已经是12个季度,就是3年之久,中国的宏观经济运行是在6.7%到6.9%这个很窄的区间里面波动,就是一个平台状,大写的L形,尾巴已经拉出来。本来应该在探底完了以后乘势再企稳,我的理解企稳是在没有继续往下走的势头的同时还要凝聚一个市场上比较有共识的向好预期,我们本来上半年向好预期进一步的形成,是很有希望的,我们一季度GDP报出是6.9%,二季度稍微往下调了一点6.8%,但就在这个二季度,大家看到所谓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不知道现在媒体允不允许说“贸易战”?

   杨燕青:不允许,要说贸易摩擦。

   贾康:但是我们的外交部、商务部、杂志都继续用“贸易战”。讲的是一回事,就是贸易摩擦的升级带来了明显的不确定性,但是大家一般都估计由于有外部的不利因素,我们下半年的经济和未来一段时间的经济,要往下走。在这个情况下,我认为面临着这种已经有的冲击和不确定性的担心与焦虑之下,大家都觉得还算不准,但是都心生疑虑或者恐惧这样一个新的形势,经济已遭遇了不确定性和新的下行压力,就必须按照宏观调控所说的“相机抉择”做出政策调整。我的理解,这个政策调整已经看得很清楚,中国货币政策年初还在讲稳健、中性,现在变成了稳健概念之下“松紧适度”,关键在于这个松紧适度是怎么松的问题。要我理解紧已无所指,前一段时间大家已经注意到紧得够厉害了,按照高善文的说法,是中世纪动手术的办法,又不给你打麻药又不给你消毒,捆住了以后就给你开刀,活得了活不了看你的命如何,这个话说得比较带情绪,但已经是企业层面很多人的感受,已经很紧。那么现在讲松紧适度,主要就是怎么松的问题,货币政策已经几次出手,要定向宽松。但是把它总结在一起,既有向农这方面的宽松,又有向中小微这方面的宽松,最近还有向大企业、成规模的企业的宽松。所以货币政策的定向宽松加在一起,实际上我说已经带有全面宽松的特征了。这时候,财政政策要在货币政策松紧适度的情况下,怎么样掌握好更加积极的问题?这是我今天的主题。

   新的宏观政策,应该讲是具有可行性的,货币当局存在适度“松”的操作空间,如准备金率、利率、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如果再继续往下调也是有空间的,我们离所谓经济学家讨论的“流动性陷井”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有必要的话货币政策可以再使用一些扩张空间,公开市场操作也有它的操作空间,但今天我们不主要讨论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要配合货币政策来实施总量扩张,那么它的扩张度加码的操作空间,一定会涉及到燕青刚才提到的徐忠博士强调的得提高赤字率,“不提高赤字率的积极财政政策是耍流氓”,但是实际生活里面大家得注意,现在已经是马上要到9月份了,有没有可能走财政正规的程序,做预算调整方案,提高赤字率,加大债务年度发行规模?我现在看不到这方面的迹象。严肃的讲财政是必须走预算程序来提高赤字率、加大发债规模的。

   我们回想1998年朱镕基同志正式出任总理以后,他跟着看,一季度数据不对头,就下决心实行了前所未有的年度中间的预算调整方案,那时候发行了长期建设国债和抬高了赤字率。以这样一个类似措施来说更加积极,在年内,我现在看不到迹象,所以我们只能说不排除明年和后续年度有必要的话,赤字率有所提高,负债规模继续扩大。但我想强调,这还不是积极财政的全部,不能以为积极财政政策就是在总量方面提高赤字率、提高负债率。财政政策我前面说的它的积极定义里面,非常重要的就是优化结构,优化结构应该纳入当前中国所讨论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而且要特别加以强调。因为这个视角正是紧密结合中央反复强调的我们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主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这个结构的优化,需要区别对待,宏观政策的区别对待主要是财政政策的功能。你不能指望货币政策在这方面挑大梁。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协调中间,也会出现一些中国特色的事情。

   我说得比较直率一点:两个部门之间的协调有时候觉得不那么顺利、不那么愉快,货币政策当局更多愿意自己操作。所以前些年中国这两大部门始终没有形成国库券概念的公开市场业务里面那种短期国债、公债吞吐的操作,央行自己宁肯按央票的概念来做替代短期国债的那种市场操作。当然后来央行又搞了一些让人看不太懂、我也说不太清的、各种各样的英文缩写的政策工具,其实也是类似公开市场业务的一些操作。我们把央行这些操作放在一起,还是要回到一个基本认识:这些操作更多只能解决总量上的问题,即在当下更多解决适当松的问题,而适当松的同时怎么样处理好结构优化的问题,这一定是财政要唱主角的。积极财政政策更加积极,一定要在结构优化的方面,利用我们现在财政政策的内在功能,充分体现它怎样在结构优化这方面有所作为。我觉得如果在徐忠博士讨论问题的时候把这点加进去,他的框架其实跟财政部门就可以达到更多的一致了。财政政策这方面不能够否定说必要的时候我们要提高赤字率,提高发债这方面的力度,但是一定要结合着提高赤字率和更多的发债,把资金筹集起来、运用起来的时候,到底怎么样合理区别对待,怎么样补短板,怎么样通过结构优化支撑中国的高质量发展,支撑中国在升级版的轨道上发展。这种从宏观视角来看的、面对全局由财政政策更积极地去推进结构优化,是财政部门无可替代的、义不容辞的职责。

   再往下,我觉得对积极财政如何更加积极,就可以具体讨论一下应体现的各个方面。

第一,赤字安排。我是觉得既然今年似乎看不到管理部门有类似的口风或者讨论这个问题的迹象,但我们现在可以接着往前看。年内不做赤字率的适当调整可以理解,因为现在如果说贸易摩擦对年度GDP的影响一般认为不会超过0.3个点,上半年已经是6.8了,下半年如果按照年度0.3个点,或许我们下降0.15个点,如果再翻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贾康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积极财政政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制度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952.html
文章来源:贾康学术平台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