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国荣:从“道”到“事”,中国哲学可以为世界哲学提供资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9 次 更新时间:2018-08-20 21:47:23

进入专题: 实践智慧   学以成人  

杨国荣  

   文/贡华南(文汇-复旦-华东师大联合采访组)

   被访谈人:杨国荣,国际形而上学协会主席、IIP院士、华东师大哲学系教授

   访谈人:华东师大哲学系教授贡华南;上海师大哲学学院教授郭美华,下简称“文汇”

   访谈时间:2018年4月-5月 面访

  

   实践智慧,这两个都看得懂的汉字词组,在哲学里有特别的含义。亚里士多德曾论证过,康德也提过与之相近的“实践理性”,杨国荣以逻辑分析与辩证思维为方式,同时又引入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的资源。《人类行动和实践智慧》一书因为中西融通又富有原创性,2016年,1683年就创建的荷兰博睿学术出版社将此翻译成英文出版。同样的原因,《成己与成物》一书由有百年历史的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

   该年9月,59岁的华东师大哲学系教授杨国荣收到国际哲学学院(IIP)的通知,他被评为该院院士。1937年成立的IIP素有国际哲学界“参议院”之称,常年保持着104位院士名额。在中国仅有古稀年的杜维明和耄耋年的邱仁宗两位。

   1978年入学到1988年师从冯契先生获得哲学博士,杨国荣在华东师大度过十年求学路后留校,30岁的他依然孜孜不倦,从中国古代哲学梳理到近现代哲学,主攻儒学和理学;从西方古典哲学研究到现代哲学,深谙分析哲学和现象学,一条会通中西的为学路徐徐展开。好思辨的他吸收了英美分析哲学的逻辑推理、析义论证,又做中国哲学的挖掘浚发。近年的“具体的形上学”三书被誉为具有概念建构的原创性,杨国荣着力构建起自己的研究体系:以元哲学研究见长的他近年又融入“道德之善”维度,不分中西、史思统一、形上形下的治学始终指向现实的意义追问。

   2014年,因罹重疴,杨国荣经历了生命旅程的坎坷。不过,虽经此重大变故,但在访谈中,对“感受”、“事”概念的辨析中,我们分享着那种时不我待的生命体验,这让严谨的理论辨析多了几分温度。

  

哲学之缘与轨迹

  

   文汇:大家都知道您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1978年2月进华东师大政教系,今年正好是入学40周年。更重要的是,您是20世纪著名哲学家冯契先生的第一个博士生,在1988获得了博士学位。您何时开始对哲学感兴趣的?何时决定以哲学为志业的?

  

   读中学时,天马行空逢书就读,好理论思维

   杨国荣:我的哲学缘分或许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当时身处特殊岁月,接受正规教育几乎无可能,只能天马行空,逢书就读。那些文学作品、包括历史、经济、哲学在内的理论读物,抓到都读。最早读过的哲学书,有艾思奇的《辩证唯物主义》(当时是大学教科书)和王若水的《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是实践论》(书名也许记得不很准确)。这两本书的论述比较清晰,让我初步领略了哲学的思维方式。那时同时倡导读点马列著作,由此机缘,马列著作我也读了很多,包括《反杜林论》《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国家与革命》《共产党宣言》等。我也粗粗浏览了一遍《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其中的内容有的理解,有的不甚了然,但至少有了一定的印象。黑格尔的《小逻辑》当时只是看看目录,没有正式读进去。对于中学生来说,似乎太难了一点。中学时代后期,读得比较多的是历史方面的书,如《资治通鉴》等。这一阶段的阅读也谈不上学科定位,杂乱无章,有什么读什么,哲学则是其中一个方面。我的头脑可能更偏重于理论化思维,由此也形成了对哲学的一定兴趣。

  

   冯契的《逻辑发展》让我有点震撼

   当然,真正把主要关注点转到哲学,是大学以后的事了。当时所在的是政教系,课程涉及社会科学与人文学科的不同方面,哲学也是其中之一。两年后分专业,我选择哲学专业。冯契先生的影响在这一阶段凸显起来。当时冯先生的《中国古代哲学的逻辑发展》以油印本的形式流传,我看了以后有点震撼的感觉。以前尽管看了不少中国哲学方面的通史性著作,如任继愈的《中国哲学史》、北京大学所编《中国哲学史》,等等。但比较起来,冯先生的书更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他阐释中国哲学的理论深度,确实非常人所及。后来又读了他的油印本《逻辑思维的辩证法》,从另外的角度了解了他的理论系统,冯先生著作的思辨力量、理论洞见,再次给我深刻的印象,从中我不仅了解了多面向的哲学观念,而且逐渐地对如何做哲学有了比较深切的体会。

  

哲学特色与贡献

  

   文汇:由中国古代哲学入手,后扩展到中西哲学比较,近年来,您从中国哲学史转到具体概念的构建,发表了“具体的形上学”三书,在学界被认为是“领原创之风”,其中《道论》还获得了“思勉原创奖”。这些代表作是否和您兼备中西视野有关?

  

   “具体形上学”四书被誉为兼备中西视野

   杨国荣:如果要说代表作,大致可能涉及两个方面:中国哲学史和哲学理论。史与思不能相分,但在具体的著作中可以有所侧重。就中国哲学史而言,儒学方面或可举出《心学之思》与《善的历程》,道家方面则可提到《庄子的思想世界》。就哲学理论而言,到目前为止,应该说主要是四种著作。除了收入“具体的形上学”的《道论》《伦理与存在》《成己与成物》之外,还包括《人类行动与实践智慧》。具体的形上学实际上已是四书了。

   至于是否兼备中西视野,则或可简单转述德国学者梅勒(Hans-Georg Moeller)的若干看法:“杨国荣追随二十世纪重要的中国思想家的研究走向,努力复兴宋明理学的哲学传统,会通儒道释,同时吸纳康德、黑格尔、海德格尔等人所代表的现代西方体系哲学中的形上学的、历史的和存在论的进路。”“杨国荣直接上承熊十力(1885-1968)、冯友兰(1895-1990)、牟宗三(1909-1995)、特别是其导师冯契(1915-1995)等二十世纪的中国哲学家。所有这些先贤不仅精通中国哲学史,而且熟悉古代与现代的西方思想(杨国荣亦是如此)。对于当代西方主流学术机构所教授的‘哲学’,他们采纳了它的形式与部分内容,同时成功地将中国古代思想纳入到这一(在他们看来)新的样式之中。(学院的)中国哲学就此诞生。”(梅勒:《情境与概念——杨国荣的“具体形上学”》《社会科学战线》,2014年第9期)。以上看法是否确当,可由学界评说。

  

   未来计划:考察“事”的概念,世界基于“事”、人因“事”而在

   文汇:自从王国维提出做学问“无古今中西之分”后,已经成为学术人普遍的价值追求,您师承金(岳霖)冯(契)学派,又有所拓展,是我们后学的榜样,对人文学者而言,六十到七十是学术的黄金岁月,可以静心撰写自己的构思,能否谈谈您今后十年的学术计划?

   杨国荣:这是个大题目,这里只能简单一提。最近这段时间考虑的问题,主要是“事”的哲学意义。这个题目也可以说是接着《人类行动与实践智慧》而论。“事”从一个方面来说与行动有关联,但它还是有更广的意义,按照中国传统哲学的说法,“事”即人之所“作”,引申为广义上人的各种活动。就人之所“作”而言,科学研究、艺术创作也是“事”,通常所说的“从事”科学研究、“从事”艺术创作,也从一个方面体现了这些活动与“事”的关联。这一意义上的“事”既包括中国哲学所说的“行”,也包括马克思主义传统中的“实践”。

   从哲学的不同领域看,中国哲学中的“行”更多地与日用常行、道德实践联系在一起,并相应地呈现伦理学的意义,马克思主义所说社会实践则往往比较多地侧重于认识论的意义,前面提到《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是实践论》,便比较典型地指出了马克思主义视域中实践的认识论意义。就广义而言,“事”同时包括以上两个方面,并表征着人的存在:人并非如笛卡尔所说,因“思”而在(所谓我思故我在),而是因“事”而在(我做故我在)。“事”既包括做事,也涉及处事。做事首先与物打交道,处事则更多地涉及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总体上说,“事”在人的存在过程中,具有本源性的意义,这是我最近所关注的问题。

  

   “事”可成为哲学讨论的重要论题,并为世界哲学提供资源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我可能会比较多地去集中讨论上述问题,包括现实世界与事的关系。现实的世界不同于洪荒之世,洪荒之世在人做事之前已存在,人生活与其间的现实世界则与人做事过程息息相关。另外,人自身也是因“事”而在,我刚才提到的,不是我思故我在,而是我做故我在,也体现了这一点。广而言之,哲学层面关于心物、知行关系的讨论,其本源也基于“事”,哲学上一些基本的问题讨论,都可以从“事”中找到源头。这一意义上的“事”,是中国哲学中的独特概念,在哲学上,似乎没有十分对应的西方概念。宽泛而言,“事”包含了affair、engagement、humanized thing等多方面的涵义,但其哲学意义又非affair、engagement、humanized thing所能限定。前面提到中国哲学可以成为世界哲学的资源,“事”这一概念可以说提供了一个具体例证。确实,可以从中国哲学已有的传统中,梳理出“事”这一类具有普遍意义的哲学资源。金岳霖在《知识论》中也谈到“事”,并与“东西”、“事体”等联系起来讨论,这无疑值得关注。当然,他主要偏重于狭义上的认识论、知识论,这多少限定了“事”这一概念的哲学意义。

   引申而言,我以前考察过的“势”、“数”、“运”、“几”等中国哲学观念,也蕴含类似的意义。

  

   “事”与工夫论的关系:事上磨练

   文汇:“事”的概念梳理确实是中国哲学对世界哲学的资源贡献,此外您还会聚焦哪些领域?

   杨国荣:宽泛地说,中国哲学走向世界、中国哲学在当代呈现新的意义,需要作多方面的切实工作,中国哲学的重要问题、重要概念、范畴的确需要进一步的梳理,经典也需要更深入的诠释,这些都是不容回避的工作。我当然也会就此做一些努力。

   文汇:您把《存在之维》改成《道论》,把道当作思想的核心。一谈到道,人们就会想到修道问题。

   杨国荣:修道之谓教。

文汇:是的,修道、教或者工夫论的问题与道密切相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实践智慧   学以成人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804.html
文章来源:文汇讲堂 2018年8月19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