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哈特:其实,尼采和康德非常接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1 次 更新时间:2018-08-12 19:10:14

进入专题: 尼采   康德  

格哈特  

   文/罗亚玲(文汇-复旦-华东师大联合采访组)

   被访谈人:福尔克·格哈特(Volker Gerhardt),德国柏林洪堡大学荣休教授,以下简称“格哈特”

   访谈人: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罗亚玲副教授,下简称“文汇”

   访谈时间:2018年5月-6月

  

   最早听闻格哈特教授是在2002年。我在柏林自由大学留学,新结识的几位台湾学友中便有其弟子,每每谈及导师,敬意溢于言表。这位1944年出生的教授,在两德统一后不久的1992年来到洪堡大学,担任哲学所所长,为该所后期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同时还是柏林-勃兰登堡科学院尼采和康德委员会主任、科学院版康德著作集收尾工作的主要负责人,对尼采和康德都有深入的研究。我曾经听过他讲康德道德哲学的课,剖析康德绝对命令第二公式中“人格中的人性”概念,非常深入独到,让人印象深刻。

   我与格哈特教授真正的交往则在回复旦任教之后。2009年9月,格哈特教授以德国八大科学院轮值主席(2002-2012)的身份,带队先后访问了北大、武大、中大、浙大和复旦,我参与了复旦的接待工作。闲余,我们从中国印象聊到德国哲学大咖的逸闻趣事,他无所不谈,特别放松,完全颠覆了我心中高高在上的形象。在参观上海博物馆之后,格哈特教授感叹,中国古代的青铜器都是礼器和生活用品,几乎没有一件兵器,这与欧洲很不一样,“中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归途中他还喃喃自语沉思良久。临别前,他赠我一本刊有他访谈录的《哲学动态》,相约柏林再见。后我再去柏林,听闻他已经退休并定居在汉堡便未去打搅。

   此次因采访再次翻开十年前的记忆,他欣然接受,每次邮件晚回还会解释原委。交谈中,得知他近年连着推出了几本康德研究著作,眼下正收尾的明年新书,主题就是基于康德“人格中的人性”概念而对人道观念所做的阐发。当年蹭课场景再现,心中不由喜悦和期盼——更多的人将分享格哈特教授多年研究结晶和深邃解析了!

  

哲学之缘与轨迹

  

   文汇:格哈特教授,很高兴您在这次北京世界哲学大会召开前夕接受我们的采访。您1992年获得了柏林洪堡大学的教席,此后您曾在较长时间内担任洪堡大学哲学研究所所长,为该研究所的重建做了很多工作。当时是一个怎样的处境?您为哲学所的重建做了哪些工作?您如何评价那些工作?

  

   洪堡大学哲学所所长的贡献:重建制度,重提马克思精神

   格哈特:您肯定知道,我从1967年以来一直关注大学政治问题,从学生代表到助教,最终到大学老师;从明斯特到科隆、哈勒,始终如此。这为我后来在洪堡大学的重建工作打下了基础,重建工作面临非常迫切的制度建设要求。

   制度性重建的工作之所以必要,是因为它必须应对较大的挑战——解决人事问题、建立大家相互之间的信任。首先要和民主德国的学者在专业上进行沟通,确立共同的规划。很遗憾这些只有少数几个成功的例子,年轻的同事尤其难以适应科学体系的改变。有些同事能够继续他们的研究方向,比如逻辑学和哲学史的研究,并且能够与国际性的研究接轨,这是比较成功的。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才得以在洪堡大学引入研究20世纪哲学的新学科点,也才能把恩斯特·卡西尔遗著的出版工作带到柏林。

   对我来说有意义的是我们当时还做了一些避免卡尔·马克思在柏林被遗忘的工作。这些工作体现于1996年和2001年的两个跨学科的系列讲座中,我后来结集出版了这两个系列讲座的论文集。在1933年和1945年两次的历史性中断之后,重新激起人们对洪堡大学哲学传统的记忆,这种哲学传统在我看来已经变得非常重要。

   对我个人而言,最为重要的是,在这些任务不轻的研究所工作之中,我没有因为大学和科学政治而偏离哲学。因此,我继续发表我的康德和尼采研究成果,我于1999年和2000年在两本专著中,将不同的论题分别与个体性理论做了关联,这些工作具有一定的原创性。

  

   柏林-勃兰登堡科学院:编撰尼采和康德著作,做项目规划

   文汇:除了在洪堡大学的工作,您1998年后就是柏林-勃兰登堡科学院的成员,还担任过科学院的主席。柏林-勃兰登堡科学院是一个怎样的机构?其与大学的区别何在?

   格哈特:科学院可以说是雅典柏拉图学院的重要后继机构,前者于15世纪中叶被逐出雅典,不得已迁至佛罗伦萨。16和17世纪的时候,欧洲很多首都城市都建立了科学院,柏林在1700年也建立了科学院,当时叫普鲁士科学院,就是今天的柏林-勃兰登堡科学院。科学院不但旨在开展国内前沿科学家之间自由的跨学科交流,还追踪一些研究项目。1998年,当我到柏林的科学院任职时,我已经清楚地认识到,科学院的研究是对大学研究的一个重要补充。科学院更多主持一些长时间的出版工作,大学则往往没有足够的金钱和时间去做这些工作。

   我在完成我自己的康德著作时也想做一个科学院的规划项目,因此我很关心这一所谓的“长久规划”。后来我成了柏林科学院委员会主席,主管30个规划项目。2002年,我被所有8个德国科学院委员会选为主席,这一职位涉及总共160个规划项目。

   这一职责我一直履行到2012年。在这十年中,国家预算从3千万增长到6千万。康德著作的出版工作计划于2024年康德300周年诞辰时完成。

  

哲学特色与贡献

  

   文汇:您在学术管理领域的作为泽被了诸多德国学术人。我们回到您的学术研究,您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尼采和康德思想的专门研究,您如何理解这两位气质迥异的哲学家的思想及其现实意义?具体来说,您对康德和尼采哲学中的哪些问题最感兴趣?

  

   尼采和康德都是当代世界的批判者

   格哈特:康德和尼采都很引人注目,他们也都是现代世界的批判者。尽管尼采自认为是康德的反对者,但他其实比他自己所意愿的形象更接近康德。因此值得将他们两人关联起来进行阐释。通过比较可以发现,康德也能够被称为“生命哲学家”,因为他发展了一种生命理论和一种文化理论。而尼采与康德的关联之处在于,他是一个“批判的”思想家,他尽管不遗余力地批判知识和真理,但最终坚持认知和逻辑的检验。他的身体哲学始终认定感官和理智的生发性功能。

  

   尼采使哲学不依赖于科学而重新获得声望

   尼采的特殊贡献在于,他使哲学不依赖于科学而重新获得了声望。尼采摧毁了日益狭隘的学院哲学的边界,并把哲学和艺术结合起来。因此,直到今天,他还不断地吸引年轻人以及有教养的艺术家和作家来学习哲学。

   事实上,正是尼采思想中的前后不一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阐释空间。他批判真理,但在其真理批判中还是包含了真理性的有效性要求。尼采宣称那个在康德那里被证明是不可证明的上帝死了。正如他在上帝的死亡宣告书中所说,关于这个上帝,我们无法再如此言说。尼采把意识仅仅视作肉体的傀儡,但又在其《重估一切价值》中将之奉为“未来哲学”的主要介质。尼采认为“人道”是“胡扯”,并在其所有的伟大愿景中押注于人的未来。尽管如此,其挑衅性的思想中包含了哲学需要去面对的一个巨大挑战。

  

   康德试图将科学和道德协调为一致

   康德早在尼采之前100多年就以一种清醒的方式表达了尼采的洞见,并且致力于寻找各种与科学和道德协调一致的解决方案。康德的重大贡献在于,他对自然做了历史性的解释,将自然(即使是质料性地理解的自然)视作生命和精神的起源,以此消解了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形而上学对立。康德对“经验实在论”和“先验观念论”或“自然王国”和“理性王国”的区分就涉及人的“立场”,这些区分从认知和行动中的问题出发,试图基于一定的“视角”去解决这些问题,但并不因此主张某种普遍的二元论。在康德这里,尤其是在其生命理论和文化理论中,二元论已经得到了克服。因此,当康德把艺术视为文化的引领者,将艺术视为科学的方向标时,这对人的此在而言意味着什么就已经很清楚了。这同样也表明了康德和尼采有多接近。

  

   全球康德研究各有长短,系统性思想依然有待发掘

   文汇:康德哲学眼下依然是全世界哲学研究的热门主题之一。您如何评价今天的康德研究,尤其是英美的康德研究?

   格哈特:在德国、瑞士和奥地利,以人物为主题的康德研究最多也就走到历史性和批判性研究的地步。零星地也有对于自我意识问题、伦理学、政治学和法权理论的论证问题的系统性研究。康德重要的美学思想也引起了重视。最近终于有一部研究康德宗教哲学的巨著要完成了。虽然这些研究成果颇丰,但康德政治理论、生命理论和文化理论的系统性思想还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掘。

   在英国和美国,尽管以人物为主题的康德研究比较强些,但在我看来,早期那些在系统性问题上的创见则被丢失了。

  

我看中国哲学和世界哲学大会

  

   文汇:您如何理解当今世界?在您看来当今世界的主要特征何在?

  

   当代世界:技术造就了交往型和技术密集型的文明,但潜伏着核武威胁

   格哈特:当今世界的新颖之处在于技术造就的统一性。古代就有将人类视为一个整体的学说——把所有人统一于一个国家之下的理念。中世纪的时候,在亚洲、非洲和欧洲,人们信仰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些宗教也都有这样的观念,即人类统一于一个唯一的宗教之下。

近代以来,地球逐渐成了一个发现、认知和体验的空间,欧洲人更是把地球当作服务于其各种目的的行动空间加以利用。因此殖民主义愈演愈烈,直到各地此起彼伏地爆发战争才慢慢偃旗息鼓。这些战争一直延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尼采   康德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587.html
文章来源:文汇讲堂 2018年8月12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