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闻鼙鼓而思良将——纪念唐双津烈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2 次 更新时间:2018-07-31 15:46:10

进入专题: 唐双津  

梅新育 (进入专栏)  

  

   美国军事开支达到历史新高;周边主要国家军备普遍大规模更新升级;域外大国海军持续在南海水域寻衅滋事;恐怖主义等对华非传统军事威胁与日俱增;台湾尚未回归,已经统一区域面临分裂主义暗流涌动;……当今世界并不太平。与此同时,中国海外经济利益急剧膨胀,海外长期就业中国公民人数已经数以百万计,……新的形势又向中国军队提出了一系列新的史无前例的跨境保卫中国利益及国民安全的使命。

   重任在身,但拥有光荣历史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尚能战否?海内外不少人怀有这样的疑虑。毕竟,这支军队三十年未战了。

   “和戎诏下五十年,

   将军不战空临边。

   朱门沉沉按歌舞,

   厩马肥死弓断弦。”

   长期无所事事的和平对一支军队战斗力的侵蚀常常是毁灭性的。十八大以来的全面军改开创了强军兴军的新局面,即使是一介平民,也能从日常生活中一些细节感受到军队围绕“实战化”取得的长足进展。在组织结构、装备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展的情况下,我们对将才分外渴求,分外痛惜那些本来大有希望、却英才早逝的国之栋梁,而唐双津烈士就是其中之一。

   唐双津烈士,湖南省郴州市安仁县人,男,1949年2月生于天津,1968年10月入伍,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35201部队战士、班长、参谋等职,中共党员,1975年8月在执行战斗任务中牺牲,追记二等功。安葬于开远市三台寺烈士陵园。

   有知情者评价,唐双津烈士生前是所有红二代中最优秀者,没有之一;张又侠上将很有能力,然难望双津项背。在沙甸平叛中阵亡于最后的车白尼之战,真是可惜啊!

   又称,唐双津烈士自幼习武,力能扛鼎,体检握力器可以轻松握到底,是十四军拼刺冠军。中学时文武全器,是北京四中作文第一,担任班长。每个暑假,唐双津都只身赴河北农村,或下矿挖煤,或种田,或为农民改善水质,深入了解民情,雄心雅志。

   双津在十四军提干后,仍睡只有一张床单的木板床,铮铮铁汉。本无参战任务,但主动请缨参战平定沙甸叛乱。没有枪,组织掉队战士两人,以挎包装手榴弹为武器,冲锋陷阵,后来捡了牺牲战友的枪,血战七日,立下大功。平沙甸后,再平车白尼,全军冲锋最前,遇冷枪牺牲。

   得知这些情况,再读到他在司令部和部队野营拉练时的表现:

   在军司令部机关工作五年,走遍全军各个连队;

   部队野营拉练时,他主动要求到基层连队去拉练,和战士一起步行。白天他帮助体力不支的战士们背背包和枪支,一人身背数个背包和几杆枪还要在队伍中跑前跑后地照顾他人。连队出发前,他分别抽测了战士们的体重,待拉练结束,再进行复测,以检验在亚热带气候中作战战士体力消耗的数据。在拉练中,战士们每日的口味、饭量的变化,伙食应作些什么改变,他都要和炊事班的同志共同细心研究,记录下来,以备将来战时参考。晚上宿营时,他仍然点着煤油灯或打着手电筒看书。

   ……

   凡此种种,不能不感到,此人大有古之名将风度。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培养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时代革命军人”(第十章“坚持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唐双津烈士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若非死于沙甸平叛,这样的栋梁之才能为我军建设作出何等贡献?他又能带出多少新一代的优秀将才?

   呜呼!天夺我英才!

   “诚既勇兮又以武,

   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

   子魂魄兮为鬼雄!”

   向唐双津烈士致敬!

   同样值得敬重的是唐双津烈士的父亲——开国中将唐天际。唐双津牺牲后,部队领导考虑到唐天际年高多病,怕他承受不了老年丧子之痛,预先在301医院为唐天际安排了一张病床,准备随时急救,然后才向他通知噩耗。

   得知爱子牺牲,唐天际悲痛不已,但很快平静地对身边工作人员说:“为革命而死重于泰山,只是感到他还年轻,正是出力的时候。”他向妻子耿希贤和子女唐如开、唐双延、唐双和、唐双星等人交代:“一切听从组织安排,不提任何个人要求。”

   家人要去云南处理唐双津后事,唐天际对他们喃喃自语:“双津牺牲在战场上,是光荣的。虽说他年纪太小了一点,为党和人民所做的工作少了一点。”

   然后,他抬起头,对家人说:“你们去云南,我给你们约法三章:第一,你们这一去不光是去办理双津的后事,主要是去向烈士学习,要以革命事业为重,帮助部队做好其他烈属的工作;第二,双津的后事一切由组织安排;第三,双津的遗物先由部队挑选,剩下的你们再带回来。”

   有人提议说,把唐双津遗体运回来,单独安葬,唐天际坚决反对,说:“他是为国家执行任务不幸牺牲了,没有什么可说的,理所应当,和其他牺牲的战士一样安置就行,不能搞特殊。”

   而且,类似唐双津烈士这样的情况,我知道的、发生在我认识人家的就不止一例。

   一位友人,开国将军之子。对越自卫还击战爆发时,他姐姐本在远离战场的北京军区,坚决要求参战,上了战场。翌年,在执行任务时牺牲,被追认为烈士,年仅19岁。

   直到国家已经全面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1980年代,西藏军区副司令员仍然活活累死在巡视边防线的风雪路上,我父母老领导刘伯伯的女婿仍然牺牲在南海一线,这位烈士本人身为海军高级军官,其父曾担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刘伯伯的丈夫也先后担任过武汉军区和沈阳军区的炮兵司令。

   我们享受的和平不是从来就有的,也不是我们无所作为仍可以继续享受的。

   愿英烈精神永远激励我们!

   2018.7.30

  

进入 梅新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唐双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277.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