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丰:资本形而上学的三副面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0 次 更新时间:2018-07-24 20:57:31

进入专题: 资本论   形而上学  

王庆丰  

   内容提要:资本形而上学作为同一性形而上学在现实生活领域里的复活,具有三个本质性的特征:主体形而上学、欲望形而上学和权力形而上学。作为主体形而上学,资本拜物教的实质就是“抽象成为统治”,在这种统治下,资本具有独立性和个性,而活动着的个人却没有独立性和个性。作为欲望形而上学,资本是力图超越自己界限的一种无限制的和无止境的欲望,资本的增殖本性不仅决定着资本无止境地追逐剩余价值,并且把整个人类的物质欲望放大到极致。作为权力形而上学,资本作为一种权力是对无酬劳动的支配权,最终演化成资产阶级社会中支配一切的权力。资本形而上学的三副面孔构成了现时代的理论表征,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在哲学意义上首先是要从这三重维度对资本形而上学进行批判。

   关 键 词:《资本论》  主体形而上学  欲望形而上学  权力形而上学

  

   “拒斥形而上学”是20世纪哲学最为响亮的口号,并逐渐成为当代西方哲学的主流话语。正当哲学家们以为彻底摧毁了传统形而上学之时,同一性形而上学却在另一个领域复活了,并且展现出更为强悍的宰制力量,这个领域是被马克思《资本论》揭示出来的。因此,对形而上学的批判远非现代哲学家们所认为的那么简单。对同一性形而上学的批判不是一个战场,而是两个战场。如果说第一个战场仅仅发生在思想观念领域,那么第二个战场则关涉现实生活领域。传统形而上学利用强大的理论概念在思想观念领域里发挥着整饬有序的同一性力量,从而把所有的多样性吞噬为“一”。“一”既是原理和本质,也是原则和本源;在现实生活领域里,“资本”逐渐获得了传统形而上学的同一性力量。“商品”、“货币”和“资本”三大拜物教充分展现了现代社会中“抽象”对人们的统治。传统形而上学与资本形而上学的同质同构构成了我们这个时代最深层的生存论本质。从存在论的意义上来讲,《资本论》完全可以被看作一部反省和批判资本形而上学的理论著作。

   资本作为传统“同一性形而上学”在现实生活领域里的“复活”或“显现”,具有三个同构型特征。第一,相对于传统形而上学的“本体”,“资本”或“货币”构成了现代社会中人们全部生活的终极价值。现实中的一切都可以追溯为货币,货币衡量着现实世界一切东西的“比重”,成为其是否具有价值或者具有多大价值的标准和尺度。第二,相对于传统形而上学的“概念逻辑”,资本逻辑体现为敉平一切“同质化”和“总体化”的同一性逻辑,现实中的一切都被纳入到资本增殖的逻辑当中。第三,相对于传统形而上学的“理论体系”或“概念王国”,资本主义社会营造了一个庞大的“物体系”,这个“物体系”不断地向人们发布着“物指令”。资本成为了“资本形而上学”。如果我们想深刻地洞察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就必须从其形而上学的理论表征中捕捉到这个时代最为本质的理论特征,对资本形而上学的内涵作出进一步的分析和规定。

  

一、主体形而上学


   传统形而上学所追寻的“本体”作为一种“实体性”存在,是终极存在、终极解释和终极价值的统一。哲学家们寻求和确认终极存在不仅仅想获得一种对世界的终极解释,更重要的是想为人们的全部思想和行为确立合法性的根据、标准和尺度。但事情的吊诡之处在于,这种传统形而上学所确证的“终极实在”逐渐沦落为一种“同一性的暴力”。阿多诺深刻地洞察到了传统形而上学的这一同一性思想的理论本质,并指出同一性哲学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理论根源。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谋取了这种“终极实在”的地位。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明确指出:“在一切社会形式中都有一种一定的生产决定其他一切生产的地位和影响,因而它的关系也决定其他一切关系的地位和影响。这是一种普照的光,它掩盖了一切其他色彩,改变着它们的特点。这是一种特殊的以太,它决定着它里面显露出来的一切存在的比重。”①在资本主义社会形式中,资本支配和决定着整个社会的生产方式,它成为了一种“普照的光”和“特殊的以太”,决定和衡量着一切存在的比重。换言之,资本是资本主义社会中统治一切的“绝对存在”或“绝对价值”。在现代社会中,资本具有了形而上学的特征,更确切地说,资本成为了一种形而上学。“资本形而上学”正是我们这个时代在存在论意义上的理论表征。马克思的《资本论》及其相关著作深刻剖析了这种形而上学的思想本性、表现方式和理论后果。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分析商品概念的时候,就已经超出了纯粹的经济学范畴的分析。在古典政治经济学家看起来毫无任何奇特之处的“商品”,却被马克思认为是一种很古怪的东西,充满了形而上学的意义。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第1章“商品”中指出:“最初一看,商品好像是一种简单而平凡的东西。对商品的分析表明,它却是一种很古怪的东西,充满形而上学的微妙和神学的怪诞。”②马克思将商品的这种“古怪”称为“商品的神秘性质”,并表明这种神秘性质根源于商品所采取的形式。劳动产品一旦采取商品形式,便具有了商品这种谜一般的神秘性质。“商品形式的奥秘不过在于:商品形式在人们面前把人们本身劳动的社会性质反映成劳动产品本身的物的性质,反映成这些物的天然的社会属性,从而把生产者同总劳动的社会关系反映成存在于生产者之外的物与物之间的社会关系。由于这种转换,劳动产品成了商品,成了可感觉而又超感觉的物或社会的物。”③从劳动产品向商品形式的这种转换构成了“拜物教”形成的基础,而实际上这两者之间却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反映为或贬低为物与物之间的关系。“商品形式和它借以得到表现的劳动产品的价值关系,是同劳动产品的物理性质以及由此产生的物的关系完全无关的。这只是人们自己的一定的社会关系,但它在人们面前采取了物与物的关系的虚幻形式。因此,要找一个比喻,我们就得逃到宗教世界的幻境中去。在那里,人脑的产物表现为赋有生命的、彼此发生关系并同人发生关系的独立存在的东西。在商品世界里,人手的产物也是这样。我把这叫做拜物教。”④

   作为劳动产品的商品,本来是人手的产物现在却成为人们崇拜的对象,因为商品不仅仅体现物的使用价值,更重要的体现的是其交换价值。交换价值虽然是以商品的使用价值为基础,但是更多却是与人们在市场上对商品的认同有关。例如黄金制品或钻石制品,就其使用价值来说,仅仅具有装饰的作用,但由于人们将其看作富裕和高贵的象征,进而将其看作社会地位的明显标识,因此就会对其产生一种膜拜心理,而实际上这和其自然属性没有任何关系。在现代消费社会中,商品不再以单纯“物”的形式存在,而以“符号—物”的形式存在。人们首先看重的也不是“物”本身,而是“符号”的象征意义。符号(品牌)成为人们崇拜乃至相互认同的根据。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在消费社会中被推到了极致,不是人主宰物,而是物统治着人。这就提示我们:商品作为劳动产品没有任何新奇之处,劳动产品一旦采取了商品这种神秘形式,便获得了形而上学的意义,是资本主义把商品给形而上学化或神秘化了。

   《资本论》之所以把“商品”作为其论述的开端,就是因为资本主义社会的拜物教性质直接体现在商品拜物教中。货币拜物教只是商品拜物教进一步的抽象和变形。我们知道,货币是作为“一般等价物”而存在的,如果我们拥有了货币,我们则有可能拥有所有商品的使用价值,因为货币可以用来购买一切商品。货币这种强大的购买能力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被放大了,我们利用自己的肉体所不能做成的事情,通过货币的购买能力几乎都能做到。在马克思看来,“我”是什么和“我”能够做什么,绝不是由“我”的个人特征决定的,而是由我所拥有的货币决定的。当人们把“上帝”这一神圣形象消解之后,人们却把货币作为万能的神来崇拜。简言之,货币成了“有形的神明”。货币拜物教的形成使得现代社会的拜物教性质更加鲜明和直接。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也指明了货币拜物教的这一理论特征:“货币拜物教的谜就是商品拜物教的谜,只不过变得明显了,耀眼了。”⑤

   同商品拜物教一样,货币拜物教也还仅仅停留在资本主义社会的表象领域,而没有深入到资本主义社会的内部结构。随着马克思向我们揭示了货币转换为资本的逻辑过程,资本拜物教也就呼之欲出了。资本的增殖逻辑是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原动力,同时也是资本拜物教成立的理论根源。资本的魔力毫无疑问首先根源于货币的巨大的购买能力,但更重要的是来源于资本自身的增殖能力。正是资本增殖的逻辑使得货币的购买能力得以无限扩展,几乎把现实中的所有一切都转变为可以购买的商品。用马克思的话来说,资本能够“兴妖作怪”:“这是一个着了魔的、颠倒的、倒立着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资本先生和土地太太,作为社会的人物,同时又直接作为单纯的物,在兴妖作怪。”⑥在早期工业资本主义时期,资本的“兴妖作怪”尚能被资本主义社会控制在相对合理的范围内,虽然是以对工人的残酷剥削为代价,但也实现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快速发展。在马克思看来,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着了魔的、颠倒的、倒立着的世界”。现代社会呈现出这样一种假象:似乎资本会自动地产生利润,社会财富的增加是由资本增殖的逻辑实现的。马克思在《资本论》第3卷中洞察了资本主义社会的这一幻觉。“在生息资本上,资本关系取得了它的最表面和最富有拜物教性质的形式。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G—G',是生产更多货币的货币,是没有在两极间起中介作用的过程而自行增殖的价值。”⑦仿佛利润、地租和利息都是由资本本身带来的,而实际上却是在生产领域由劳动创造的。如果抛弃了两极间起中介作用的过程,就意味着抛弃了社会生产过程。

   无论是商品拜物教,还是货币拜物教,都还仅仅是资本主义社会拜物教性质的表层症候,资本拜物教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深层结构,集中体现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特征。换句话说,商品拜物教和货币拜物教也可能出现在前资本主义社会,但是资本拜物教只能出现在资本主义社会,因为它是和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联系在一起的。资本拜物教对现代人的控制就是资本形而上学的统治。从哲学史的角度来看,个人受到抽象的统治要么表现为个人受到绝对精神这一抽象理性的统治,要么表现为个人受到上帝这一神圣形象的统治。黑格尔哲学集中向我们展现了个体理性是如何消融在普遍理性之中的。拒斥传统形而上学归根结底就是要拒斥“抽象”对人的统治。而在现代社会,个人受抽象的统治,这个“抽象”就是作为拜物教的商品、货币和资本。马克思早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就已明确指出:“在现代,物的关系对个人的统治、偶然性对个性的压抑,已具有最尖锐最普遍的形式,这样就给现有的个人提出了十分明确的任务。这种情况向他们提出了这样的任务:确立个人对偶然性和关系的统治,以之代替关系和偶然性对个人的统治。”⑧从马克思的这一判断中我们可以看出:资本形而上学统治的实质就是“物的关系对个人的统治”,而这在现代社会中已经具有了最尖锐和最普遍的形式。人与物的一切关系都被颠倒了,因此现代人的根本任务就是把颠倒的关系重新颠倒过来,重新确立“个人对偶然性和关系的统治”。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马克思进一步分析了这种物的依赖关系的表现特征。马克思指出:“这种与人的依赖关系相对立的物的依赖关系也表现出这样的情形……个人现在受抽象统治,而他们以前是相互依赖的。但是,抽象或观念,无非是那些统治个人的物质关系的理论表现。”⑨

“个人现在受抽象统治”理论地表征了现代人的生存状况,导致了另外一种全新的“主体形而上学”。在这种主体形而上学中,主体指的不是抽象的人或主体理性,而是一种新的抽象物——资本。被资本形而上学统治的个人渐渐丧失了主体性,资本却反而获得了主体性的地位。个人丧失主体性,不仅仅意味着工人,就连资本家也丧失了主体性。因为作为资本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资本论   形而上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116.html
文章来源:《哲学动态》2017年08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