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宏:作为社会哲学的共生经济学ABC

——从“中兴之芯”反衬单纯经济学思维的缺失谈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1 次 更新时间:2018-05-15 21:53:17

进入专题: 共生经济学  

钱宏  

  

   钱宏,全球共生研究院院长、中国作家恊会会员)

  

  

  

   引子

   为什么要提出共生经济学?

   什么是共生经济学?

   简述GDE价值评估核算体系

   从共生经济学看怎样“补短板”?

   城乡共生体的思想(认知)层面

   城乡共生体的政策(操作)层面及现实

   三大经济形態如何相互作用共襄生长

   城乡共生体的实践(科技)层面

   中美关系:尊重事实,诚实面对!

   纠结于有没有“中国芯”有多大价值?

  

   引子

  

   据新华社报道:5月3日至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总统特使、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的美方代表团就共同关心的中美经贸问题进行了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讨论。双方均认为发展健康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对两国十分重要,致力于通过对话磋商解决有关经贸问题。双方就扩大美对华出口、双边服务贸易、双向投资、保护知识产权、解决关税和非关税措施等问题充分交换了意见,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双方认识到,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需要继续加紧工作,取得更多进展。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

  

   有人说,就这?我说,还能非这?这意思就是:中美双方都要各自调整,竞争又合作的“竞和共生”格局,需要推陈出新。

  

   最近一段时间,无心之芯的“中兴事件”,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在一系列非议中,除了遣责其假爱国真欺骗行径之外,原“中国在线”CEO谷峰先生指出,中兴、华为的问题,从根本上看,是源于国家八十年代形成的“市场换技术”战略这一单纯经济学定势思维,抑制了中国内生性创新动力。

  

   人民大学的贾根良教授,则从经济思想上寻找原因,他从经济学学理结构、经济现状历史演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等方面,对林毅夫教授“新结构经济学”进行了剖析,直截了当地指出:在中国流行了三十多年的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反对从新兴产业价值链高端入手实施国家追赶战略,反对研发核心技术,反对中国发展芯片产业,主张“我们可以等发达国家研究成熟后再引进技术”。结果,一味倡导“比较优势”机会主义的新结构经济学,在“中兴事件”和这次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和技术战中终是轰然倒塌。

  

   “全球共生论坛”公众号,曾经发表钱宏先生撰稿的《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的现实长项与理论缺失》一文,在分析了新结构经济学的现实优长之后,认为,撇开地域性“横向国别比较研究”、中国“区域比较研究”、城乡市农比较研究、社会阶层比较研究这些“结构遗漏”不讲,单就中国市场与政府、经济与政治、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关系定位而言,新结构经济学尚明显带有六大“理论缺失”[1]。

  

   有朋友指出:如果贾根良教授指出的新结构主义经济学在结构、演化和创新方面的缺陷,以及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钱宏指出其在三大关系上的六个理论缺失,能够弥补——那么,它就既不是新结构经济学,也不是演化发展经济学,抑或政治经济学3.0版,而是蕴含了新老结构主义和新老自由主义经济学合理性,又突破其工具地板和哲理天花板,而获得当代性初始条件与心物条件的“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

  

   为什么要提出共生经济学?

  

   共生经济学的提出,就是推陈出新。

  

   Symbionomics认为,经济是一个基于价值评估核算体系的动态开放生态系统。因而,将生态文明建设贯通到政治建设、经济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组织建设全过程走进社会主义生態文明新时代。

  

   马克思主义“自然观”常识告诉我们,在“物质变换”意义上,“人与自然”,既指“人与自然”物质变换关系,也包括“人与本身”的物质变换关系,即具有自然与社会生态双重意义。基于此,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基本方略中的第十三条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the community of shared destiny),是第九条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Harmonious symbiosism between man and nature)亦即“全体共生”“全息共生”“全球共生”思想的逻辑延伸和历史展开;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亦即“全体共生”“全息共生”“全球共生”,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哲学基础和本质属性。

  

   因此,“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涵义,在民族(主权)国家世界秩序与全球生態化共时性存在的条件下,必然要注入“全球共生”(Global Symbiosism)的精神内蕴,通俗地讲,即:“谋求自己过得好,必须也让别人过得好”(live and let live),亦即,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人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

  

   2018年4月9日,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主题报告中说:自己发展得好,生活的舒适,也要让别人同样发展得好,生活的舒适。新华社每日电讯记者,以《习近平:世界大同,和合共生——集体会见博鳌亚洲论坛现任和候任理事,强调建设一个包容和谐的世界》为题综合报导。我理解,这是习近平用不同方式,倡导他的“全球共生”理念。

   我们相信,和合共生思想,将成为中国与世界乃至全人类处理内外事务的新范式。

  

  

  

   中国要成为一个共生崛起的大国,参与联合国改革,要“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地球村“善内亲邻,远交近睦”,实现人人“付出成本最低而尊严度和幸福效能最高”的共生社会,一定要全面普及共生智慧,培养共生人才!且“普及共生智慧、培养共生人才”,得从大人(成年人、官人、精英)再教育入手!特别是,中国要真正推动“一带一路”倡议,也必须实施一个“全球共生人才计划”!

   这样一条思路,大大丰富了“可持续发展和公平增长”的内涵。概括起来讲,就叫“生态统领,共生为魂”。基于此,我们将可持续发展与公平增长进一步,概括为四个字叫:“共生发展”。

  

   于是乎,作为社会哲学的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2],应运而生!

  

   我所谓的“共生经济学”的起因,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期间赵启正先生与我的通讯中,讨论“生態文明”和“生態经济”的参量,应当与“工商文明”和“工商经济”形態有所不同时,提出来的概念。我2010年6月8日在上海社科院经济所接受特聘研究员[3],第一次讲述把共生法则(Symbiosis rule)注入经济学基础理论。

  

   此前,2009年月应杨鲁军邀请为他的《里根经济学》再版作序,受Reaganomics先例的启发,我就为这个新兴的共生经济学造了一个英文单词:Symbionomics。Sym-bio-nomics这个词,也是由“共生论”或“共生主义”Symbiosism[4]和经济学economics组合而来。由三部分构成,一是词头“Sym”,意为“在一起”(together),已经有“社会”(society)的意味;二是中间的“bio”,意为“生物”及“有品位的生活方式”(style of life);三是后缀“nomics”,意为“经济学”(economics),和合而成英文Symbionomics,来对译中文“共生经济学”。

  

   当我提出:“社会学将取代经济学的显学地位”命题,并发问:“共生论”如何接着新老“资本论”说时,就注定了“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一词在其概念构词中,已经是“社会论”或“社会科学”(漆琪生)的,也是“经世济民学”(陈岱孙)的,而且既是具有哲学意味,又能具体化为政策制度和大众实践。所以,《共生经济学·绪论》的标题,是《作为社会哲学的“当代经济学”刍议》。

  

   因此,只是考察经济运行背后的“财产权利结构”及相应的“五次分配”[5]方式,即运行的制度基础,远不足以处理好经济运行中属于社会生活范畴的人权、事权、物权三大关系,而必须扩大到文化,上升到哲学,才能找到合适的有针对性的经济学方法。

  

   借用“天赋人权”的表达,世间万物都由天赋生命自组织的共生之权。共生之权,将包括每种生灵(尤其是野生动植物)、每个人都有免于遭受严重的贫穷和饥饿的权利涵盖其中。共生智慧,不舍弃任何人。所以,我们将基于宪政制序“以国民事权为核心”的人权、事权、物权三权,合称为“共生权”(Symbiorights)。

  

   共生权,是将“共生法则引入经济学基础理论”(钱宏2010)建构的共生经济学[6]基础概念之一。共生权,简单说就是个体与共同体、自然人与法人、官与民,即所有人,生,且共襄生长的权利。需要强调的是,共生权范式,是对“共产”“大同”乌托邦理想及“产权理论”框架下的“公有制”与“私有制”、“政府管制”与“市场自由”、“官粹(本位)”与“民粹(本位)”这种两极对立思维的选择性“政治正确”的超越与融合,因而在政治上,也就超越了革命权(你死我活)与强势产权(权力资本)的纠结。

  

   什么是共生经济学?

  

   这样,共生权范式,就成为人民、国民、公民、社会,保留对强势产权者进行革命“底线权”的前提下,所拥有的对非“自己活,也要别人活”( 何兆武、习近平,2012)的政治、经济、文化体制机制状况,进行实时揭露曝光,实施有序改革、改良、改变,使之实时恢复live and let live活力,实现同处蓝天下的人民win-win-win的正常状况的权利。

  

   接下来的理论任务是:

  

   一、将共生法则引入经济学基础,改变单纯经济学思维方式,无论「宏经」「微经」的学科划分,还是「新自由主义」「新结构主义」的优越性,都将需要进行价值重估——用共生价值观为一切硬道理导航!

  

二、Symbionomics提倡“让生产回归生活”——从重数量、重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共生经济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96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