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念祺:从洪武开国到“仁、宣致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9 次 更新时间:2018-03-20 00:30:30

进入专题: 仁宣致治   朱元璋  

程念祺  

引言

  

   明朝从建立到灭亡,前后二百七十六年,十六个皇帝。明太祖朱元璋,是个具有雄材大略的君主。他建立了明朝,并一改宋、元的“宽纵”,一意实行“严猛”的治国方略。他的目的,就是要通过严刑峻法,使所有做官的人不敢心存歹念,勤勤恳恳地为朝廷效忠。此外,他还建立了一整套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制度,希望能一劳永逸地奠定明朝的万世基业。为了强化中央对地方的控制,朱元璋专门设立了三司,作为中央的派出机构,分管地方的民政、军政和司法。

   而为了贯彻绝对皇权,朱元璋甚至还废除了行之已久的丞(宰)相制度。他为明朝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赋税征收体系,希望能使国家财政有一个长期稳定的税源。对于明朝的军事及其供给制度,朱元璋也有独到的创设。他建立了卫所,以卫所统辖军队和军户;军户是世袭的,有人当兵,有人种田纳粮服役。这样的创制,目的是要使军人和军费有固定来源。

   朱元璋死后,皇太孙朱允炆继位。但不久即发生了由朱棣发动的“靖难”战争。朱棣是朱元璋的第四子,封燕王,王府设在北平。他最终夺取王位,并对朱元璋创建的制度作了一些重要的改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迁都北京。它使明朝的首都,先后暴露于蒙古和满族军队的直接打击之下。以至于迁都以后,两百多年中,北京和北部及西北部边境的军事防卫,几乎消耗掉明朝的全部财政。明朝历史上的财政危机,主要就是由此引起的。

   有明一代,中国的北部和西北部的经济,始终难以从五代以来战争所造成的破坏中恢复过来,与迁都北京也有极大的关系。而因为北部和西北部的经济难以恢复,明朝的财政,自始至终不得不主要仰赖于江南。这就严重地限制了江南地区经济的发展。但更为严重的是,北部与西北部的经济不能恢复,最终导致了明末的流民暴动和明朝的覆灭,并使得满族的军队可以轻而易举地入关。

   朱棣对朱元璋所立制度的另一项重大的改变,就是通过司礼监和内阁,来控制政府各部。严格地说,朱元璋只是废除了丞相之名,而没有废除丞相之实。他把原来丞相做的事情,都拿来自己做,实际上扮演着一个皇帝兼宰相的角色。而朱棣则是让司礼监宦官和内阁大学士,成为协助皇帝处理机要的两套相互制约的秘书班子,这才真正从制度上废除了相权。但是,允许宦官参预机要,为明朝政治中的宦官专政埋下了伏笔。

   成祖死后,继位的是仁宗皇帝,在位仅一年。然后是宣宗皇帝,在位也不过十年。仁宗、宣宗的统治,明史上称为“仁宣致治”。但是,仁宗、宣宗之后,明朝就进入了一个长期而缓慢的衰颓过程。这种衰颓,典型地表现为帝国几乎在其统治的一切方面,都不思振作,听之任之,以至于积重难返。个中主要原因,一方面是迁都北京对明朝的军事和财政以及南北经济,自始至终所产生的恶劣影响;另一方面则是皇权在制度上的彻底强化。

   毫无疑问,明朝的皇权,是一种绝对的皇权。在此绝对皇权之下,除了皇帝本人,其他任何集团或个人,都难以成为改革的发动者;而皇帝本人,则因为这种绝对皇权所造成的信息传递上的问题,也难以成为改革的发动者。

   始于英宗统治时期的宦官专政,到了世宗朝就结束了。此后大约百年之间,明朝宦官的势力受到了严重的压制。但是,这并不能挽回明朝的颓势。在这一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中,明朝内阁的权力开始扩大;而内阁之中,为争首辅之地位,权力之争也随之加剧。在这一过程中,神宗皇帝初年,内阁首辅张居正,因为某种特殊的机缘,全面地控制了朝政,终于得以对明朝的积弊,实施某些局部性的改革。

   然而,在随之而来的清算张居正的过程中,明朝的官僚集团内部,又形成了朋党之争。从那时起,一直到明朝灭亡,朋党的争斗一直没有中断过。正是在这种朋党的争斗中,明朝的一切,都只好眼看着它继续坏下去。

   本书的宗旨,在于强调明朝在仁、宣以后持续衰颓的原因。

  

从洪武开国到“仁、宣致治”

  

   公元1368年的正月,朱元璋在应天府(今南京)即皇帝位,国号明,年号洪武。此距1345年,元朝为亡宋修成《宋史》,仅仅二十三年。按说中国历代都注意为前朝修史;而修史的目的,是要记取前朝治乱兴衰的教训。但《宋史》修成之后,不过二十三年,偌大的一个元朝,竟亡于一个本来注定会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一个曾经因饥寒交迫而投身于佛门的和尚之手。殷鉴不远,无奈世事难料。对此,明朝洪武皇帝朱元璋,是非常忧虑的。

   朱元璋,这个穷苦人出身的开国皇帝,当他于1344年入皇觉寺为僧时,元朝的天下已开始大乱,地方上不时有造反的事情发生。入皇觉寺后不久,因为寺内没有饭吃,他只好托钵外出“化缘”。数年之间,他游历过好多个州县,对元朝的腐败和天下的乱象,有着切肤的感受。后来,他返回皇觉寺。到了1352年,当他感到天下大乱再难挽回,就又从皇觉寺里跑了出来,投奔了当时正占据着他家乡濠州(凤阳)的郭子兴的造反队伍。

   在郭子兴的队伍里,朱元璋战功卓著,逐渐被提拔为这支队伍的副帅。后来郭子兴病故,他的儿子郭天叙和另一员大将张天祐,也被叛将杀死。于是,朱元璋当然地成为这支队伍的首领。

   从1356年到1368年,朱元璋最先是率军攻陷集庆(今南京),在江南站住脚跟;然后就是与西面的陈友谅和南面的张士诚较量,并最终将他们消灭;接着就是北伐,驱除元朝的势力。如果要回忆这一段历史,那将是非常耐人寻味的。然而,作为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甚至根本没有功夫享受胜利的喜悦。马上得天下不易,而马下治天下更不易。胜利一经实现,他真正关心的,就是使他的大明江山长治久安。

   “杀运”下的“严猛”治国方略

   究竟怎样才能使国家长治久安呢?元末明初,人们普遍认为,宋朝和元朝之所以会亡,就是因为国家对社会和官吏都过于“宽纵”了,所以明朝一定要有“三十年杀运”。宋朝的“宽纵”,史书上已记得很明白。宽,纠之以猛,宽猛相济,这是圣人古训。可是,这样的道理,要让蒙元的统治者懂得,却并不容易。这些来自大草原的马背上的统治者,骄悍而能征善战,习于用武却疏于文治,“马上得之,马上治之”,似乎与他们有着不解之缘。

   所以,尽管他们仿造了汉人的制度,并且有所创建,但由于他们对中国一贯的“文治”精神不甚了了,在他们的治下,政治只能依旧“宽纵”。而现在,太祖洪武皇帝朱元璋,鉴于宋、元的“宽纵”,坚信明朝的“杀运”,遂决意用最“严猛”的手段,来奠定明朝的治国基础。

   洪武皇帝的“严猛”,至今想来仍令人发指。朱元璋在位期间,有四个大案,都弄得极其惨烈。其一为“空印案”,发生于洪武九年,即公元1376年。按照当时的制度,每年各地布政司、府、州、县,都有专人到朝廷户部,将这一年地方财政军需的各项收支“上计”。而户部对地方上计的考核,是根据地方上一年的上计数据,与地方当年的上计数字往往会出入较大。

   为此,地方上计的官员,通常都预备了盖有地方印章的空白账簿,以便根据户部的要求重新造册。这套办法,是元朝遗留下来的,行之已久,也的确容易产生弊端。但是,从地方到京城,毕竟路途遥远,地方上的情况又复杂多变,若往返核查,既费时,又费力,只能是得不偿失。然而,这样的事情,被朱元璋在无意中注意到了,遂断定其中一定隐藏着重大奸弊,马上立案侦察,把地方上数百名主管上计的官员都杀了,把辅佐他们的官员也杀了,而受到牵连、被用刑和流放的官员,总也有几千人。

   空印案后,公元1385年,亦即洪武十八年,又发生了郭桓贪污案。郭桓是户部侍郎,其罪名是内外勾结,贪盗官粮共七百余万石。这个案子牵涉的面很广,朝廷各部和各行省的要员,许多都被牵连进去了。死于此案的,前后有数万人;民间中等人家,也大都被所谓的“追赃”弄得破产。朱元璋曾亲自开列郭桓等人的罪状。但当时就有大臣抗言,说法司对郭桓刑讯逼供,造成冤案。为了安定朝野人心,朱元璋不得已,一方面将郭桓的罪行公示天下,另一方面又把审理此案的吴庸等人杀了,算是对此案的善后。

   除了上述空印案和郭桓案,洪武期间的另外两个大案,就是胡惟庸和蓝玉的“谋反”。明朝是在长期坚苦卓绝的战争当中建立起来的,颇有一批功勋卓蓍、胸有轁略的人物。这些人,往往专横跋扈,各自结成帮派。对他们,朱元璋当然更要“严猛”了。公元1380年(洪武十三年),朱元璋以“擅权植党”和“通倭”等罪名,开始追查丞相胡惟庸谋反案。此案前后共杀了三万余人,直到十年之后,身为开国功臣之首的李善长被杀,胡案的追究才算基本结束。

   但是,三年之后,公元1393年(洪武二十六年),又发生了蓝玉案。蓝玉此人骁勇善战,军功卓著,但颇有些桀驁不驯。他曾因强占民田而被御史按问,最后是他把御史给轰走了。他出征蒙古,俘获了元主妃,与之通奸,受到朱元璋的训诫,却一点也无所谓。有一次,他出塞征讨蒙古军队,回来时过喜峰关,因为城门开得慢了些,他就命令士兵毁关入城。所有这些事,都给朱元璋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当这一年有人告蓝玉谋反,朱元璋求之不得,马上严加追查。他不仅杀了蓝玉,平时与蓝玉直接或间接有点关系的人,也都受到株连,死者达一万五千人。

   上述四案的特点,就是滥杀。但朱元璋在位期间的滥杀,又何止这四个案子。“用刑太繁”,而且“刑用重典”,是他的一贯做法。那时,许多读书人,都不愿为明朝做官。但不愿做,并不等于可以不做。贵溪的夏伯启叔侄,苏州的姚润、王漠,都因为不肯做明朝的官被诛杀,家产也被藉没。而一旦做了明朝的官,也够提心吊胆的。洪武时做官的人,那怕并不贪暴骄横,而且小心谨慎,競競业业,未必就能够免遭刑戮。让读书人做官,又视之为奴仆,任意杀戮,这也是洪武政治的一个特点。

   对付读书人,朱元璋还有非常厉害的一手,就是“文字狱”。他怀疑读书人,觉得这些人总是话里有话,对他们的言词总是非常计较。有官员上书,文中有“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等语,朱元璋就起了疑心。他是做过和尚的,就怀疑臣下用一个“光”字,是讥刺他曾经剃光过脑袋。而“生”字与“僧”字偕音,则是暗指他做过和尚。

   至于“则”字,听起来好像与“贼”字同音,分明骂他是靠造反才做了皇帝的盗贼。因为用字涉嫌攻击皇帝的历史,许多文臣都蒙冤而死。中国历史上,以帝王之尊,这样对片言只字捕风捉影,大搞文字狱的,就从朱元璋开始。

   明朝还有一种制度,叫“廷杖”。就是在朝廷之上,当众杖(或鞭)击大臣。洪武时,有一个叫薛祥的大臣,曾经立过不少战功。他在地方上做官,不仅办事很有效率,对百姓也仁慈。后来,他升任工部尚书。一次,工匠犯法,无端牵连了很多人,朱元璋下令全都处死。薛祥以为不可,坚持要求分清有罪无罪、罪轻罪重,竟救了上千人的命。这是个正人君子,朱元璋一度确也很欣赏他,但他最终就死在朱元璋的“廷杖”之下。

   朱元璋崇奉佛教,用僧人为朝官,放任僧徒在朝廷上横行。朝官李仕鲁犯颜直谏,并掷还官笏,结果被朱元璋令武士当场打死。儒士叶伯巨,也因为批评朱元璋封子孙为王太多,又滥用刑罚,而且求治心太切,硬是被下狱折磨至死。

   在洪武朝“杀运”的笼罩之下,宋元以来对官员的“宽纵”,的确风光不再,贪官污吏也确乎近于绝迹。但滥杀之下,明朝的士气也遭到了严重的摧残。

   开国制度

对官员滥用刑罚,是洪武统治的一个方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仁宣致治   朱元璋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89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